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斗战三国之第三章

2021/4/9 3:36:14 作者:暴打初中生2333 来源:飞卢小说网
斗战三国
斗战三国
作者:暴打初中生2333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次突如其来的旅游事故,李凡不幸横死,灵魂未灭回到东汉末年,。再世为人的李凡只想好好活下去,有吃,有喝足矣,可惜时年风雨飘曳,灾祸连绵,,庙堂之上,宦官当权,把持朝政,地方城邑间豪强环视,乱军丛生,天下之大,竟然没有一处容身之所。但是李凡却发现这是一个玄幻三国。重生三国,神奇到武道力量,儒气与武道,谁能一举夺得天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烈日下,木奇遇从来没这么讨厌过自己的脸,她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对“站好别动”这几个字过敏,教官说“军姿半小时”她什么事都没有,只要一听见“都站好别动”,脸就开始痒。

痒比疼难熬多了,而且她感觉脸上就像蚂蚁似的在到处爬。木奇遇只能通过调整面部肌肉缓解,夸张到从额头眉毛到嘴角,脸上就没有不动的地方,同时眼球上下左右来回转,时而狰狞时而搞怪。

苏柠初发现对面的顾星一直在憋笑,不明所以,她还没来得及提醒顾星教官来了,顾星一个扑哧笑喷出来,引得大家纷纷侧头。

其实对着木奇遇的几个人都想笑,可惜顾星忍耐力最差。

三国里的这一拜是生死不改,他们几个这一笑是向死亡前进,全班多站了二十分钟军姿,“罪魁祸首”比大家更多十分钟,还是夹扑克角不许掉的那种。

“我头一回知道十分钟这么长。”顾星瘫坐在地上,语气绝望。

“诶你笑什么啊?”木奇遇不解地问。

“你还说,都赖你的四川变脸。”

“我?四川变脸?”

“对啊,你就在那……”顾星说着学了起来,面部表情极其夸张,差不多模仿了半个动物园。

苏柠初捂着脸笑出眼泪,木奇遇则哈哈哈的笑到肚子疼。

“你还好意思笑,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四川变脸我就让教官给我换位置。”

“谁会四川变脸啊?”陈柏像幽灵似地突然蹲在顾星旁边,递给她和苏柠初一人一瓶冰水。

肖毅楠蹲在木奇遇旁边,“给,常温的。”

木奇遇讪讪地接过,“谢谢。”

常温就常温,强调什么啊。

“你还没说谁会四川变脸呢,致远果然人才辈出,还有会绝活的。”

顾星用下巴指了指旁边,陈柏视线随即移来,肖毅楠也侧头看向木奇遇。木奇遇立刻咽下嘴里的水,“我不会。”

“表演一下呗,又不用你喷火,要是能喷火的话我也不介意。”

“喷你个大头鬼。”

见变脸是看不到了,陈柏转移了话题,看向顾星“诶,你夹扑克挺厉害啊,没想到你还有这技能。”

“是,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有这技能。”

“感觉怎么样,有时间教教我呗。”

顾星皮笑肉不笑,“感觉特别好,”特别两字加了重音,“而且不用等有时间,现在就能教,”说着举起手喊“教……”

被陈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拦了下来。

“你别挡着我啊。”

顾星终是被陈柏挡的严严实实的,索性放弃,“算了,放过你。”

陈柏收回手臂,顾星站起来拍拍陈柏的肩膀,语重心长,“这是一场勇气与耐力的考验,错过真的很可惜。”

木奇遇坐在地上抱着腿歪着脑袋,“这画面真的很像我拍花生的头。”

“木奇遇你竟然说我是狗。”

“我可没有,是你自己说的。”木奇遇站起来拍拍屁股,一蹦一跳的走向集合地,不太长的马尾上下翘动。

气人的很。

陈柏一屁股坐在地上,“肖毅楠你连帮都不帮我,你就这样抛弃我了?”

从情况来看,是的。

顾星走了几步后想了想又退回来:“看在冰激凌的份上,我等你一会儿,省的你尴尬。”

“你不伸手扶我一把?”

顾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几秒后她把手缩到军训服里,嫌弃地伸了出去。

陈柏双手拄地起身,贱兮兮地说:“不用,男女授受不亲。”说完一路小跑。

顾星站在原地咬牙切齿,“陈柏,我去你姥姥。”

原本以为很难熬的军训转眼过半。稍息,立正,原地踏步走,向右看齐,前后左右转,齐步走。

“这排不齐。”

“这排挺齐。”

“不错比昨天强。”

木奇遇觉得军训第一天开始自己就像个机器人,还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机器人,也是从那天起“今日天气,晴”成了顾星开启新一天的名言。

“你们都不知道,我天天早晨和我爷爷守在电视前等天气预报。”

“有那时间多睡一会儿多好,我看太阳格外敬业,根本不可能休息。”木奇遇从老板娘手中接过卷饼。

“哪有,今天就阵雨。”

木奇遇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你确定?”

苏柠初拎着豆浆,木奇遇和顾星不顾形象争分夺秒吃着卷饼,快到楼门时,顾星的卷饼没拿住,土豆丝撒了一地。

顾星咽下嘴里仅剩的饼,看着狼藉的地面,“大兄弟,我今天真没吃早饭。”

木奇遇咬着饼看着楼前浩然正气的值周生和值周老师,还不小心和其中一个对视了,“大兄弟,快点捡起来吧。”

殊不知,要不是苏柠初在她俩呆住的时候捡的差不多了,她俩将会很荣幸的和值周生有场关于态度问题的较量。

整个上午万里无云,晴空万里,去吃午饭的路上顾星十分不甘心。

“不对啊,说是有阵雨啊。”

“没准晚上回家才下呢,你再磨蹭食堂都没菜了。”木奇遇拉起顾星,还有她身后的苏柠初,像车夫一样低头用劲,重心不稳,角度一个偏差,撞上了一个刚走上台阶的男生。

“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木奇遇抬头恰巧与被撞到的男生对视,脑中霎时闪过一句,“我去,真帅!!!!!!”

男生走进食堂,她小声问:“这是宣誓的那个男生吧?”

“对啊,我们初中的,今年咱们市中考状元,长得帅学习还好,贼优秀。”顾星语气里满满的自豪,就好像荣誉都是自己的似的。

对于学渣而言,骄傲与自豪产生的很容易,只要和学霸有那么一点点联系,就够吹高中三年。

饭吃一半,顾星忽然停住,“不对啊”,语调上扬,好像发现了个大秘密,“宣誓不听名我都不知道是他,你比我还往后呢,你咋知道那是他?”

“我看轮廓像啊。”

顾星显然不信,用肩膀撞了下木奇遇,挑了挑眉,“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据我所知,他没女朋友,你可以试试。”

木奇遇放下筷子,“说真的,我真心建议你和陈柏组一个八婆联盟组织。”

“你看着我的眼睛。”

木奇遇毫不闪躲,丝毫不心虚。那个男生好看归好看,但她一见钟情可没兴趣。

顾星不知道,光明正大的打探多半都是不喜欢,因为少女时代的喜欢往往都是隐而不发,偶尔提及心事也会绕个山路十八弯,然后听大家说,自己逃离话题。那时候的开心和难过,都是一个人的事。就像今天没人发现苏柠初中午特别开心,言语动作的确和平时无二,可那细微的笑意,就好像石子在水面溅起的涟漪,久久散不去。

散不去的涟漪自然有连锁效应。

吃完饭苏柠初问,“我们可以从那边下楼吗?”她说的是回班级绕远,可以经过二十三班的方向。

此时只剩她和木奇遇两人,顾星早已飞奔到校门口取她早上忘带的军训帽。

“好啊,正好我买杯喝的。”

苏柠初走到第一节台阶时看见了端着餐盘起身的林睿泽。

林睿泽刚出食堂不久,木奇遇拿着柠檬芦荟冻蹦跶出来,“走吧。”

苏柠初点头,脸上又藏不住的笑意,像是得到了意外之喜,她看了一路他的背影,这次不是遥遥的,只是隔了几步。

按理来说,一班和十班在一楼用餐,十一班到二十三班在二楼用餐。

天知道班主任说他们班和十四班换食堂位置时苏柠初有多开心。

说的时候张晨还特意把门关好,“告诉你们,二楼的菜比一楼好,你们别往传,让十四班老师知道该要换回来了。”

大家都被班主任逗笑,苏柠初也笑了。

在二楼吃饭意味着只有她可以不显刻意地从二十三班的位置经过。

她喜欢他的这几年,光明正大遇见的机会不多,光明正大的看他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

略带达成目的的开心淹没在班级的欢声里才不显莫名其妙,不用担心别人问你笑什么不用编理由搪塞的感觉真好。

顾星午睡都睡的不踏实,隔一会就坐起来看看天气,隔一会就坐起来看看天气。皇天不负有心人,下午分组练习踢正步时一阵阴风刮过,随之有雨滴落在挽起袖子的手臂上,冰冰凉。

顾星悄悄伸出手,真的下雨了。

“我就说今天有阵雨吧!”她对不远处刚要齐步走的木奇遇和苏柠初说,激动就容易控制不好音量,于是呐喊声回荡在操场。

教官扫来一个凛冽的眼神,不用说二话,操场上立刻此起彼伏的响起“一二一,一二一”的节奏声。

为了即将到来的休息格外卖力。然而,小、雨、没、用。

只要天上不下刀,军训分秒不会糟。

教官说这点雨根本不算什么,他们刚入营时顶雨训练都是家常便饭。所以民以食为天,他们这些新生也得“吃雨”。

又站了十分钟军姿,开始整体练习正步走,喊口号的“一二一”听起来永远像“要二要。”

顾星像神婆一样在队伍里小声地絮絮叨叨,“天灵灵地灵灵风雨雷电快显灵。”这是她从宝莲灯里新学的。

绝对是赶巧,仿佛前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是探路者,确定没危险了,大部队蜂拥而至。

顾星愣住,“我不会有超能力吧?我妈没告诉我啊。”

大雨拍打在脸上,还是木奇遇和苏柠初拉着她跑到食堂。

杨叶青已经坐在门口的位置上,木奇遇坐到了她旁边。

“我要去买豆浆,你们喝吗?”杨叶青问。

木奇遇和顾星齐刷刷摇头,苏柠初轻轻地摇了摇,好像在犹豫什么。

杨叶青刚抬脚,苏柠初下定决心,“我和你一起去吧。”

她们前脚刚走,陈柏一屁股坐到木奇遇旁边,肖毅楠坐到陈柏旁边。

“找你们一圈了。”

“找我们干啥,你这儿有人。”木奇遇说。

“谁坐不是坐,那边不是有位置吗。”

致远中学的食堂是每两个桌子并在一起,一排能坐四个人。

杨叶青买豆浆时苏柠初朝食堂外看了又看,望了又望。

没有,什么都没有。二十三班的训练场地在前操场,必然是回到教学楼,怎么可能冒雨跑到后面的食堂。

她不过是不想错过任何一次“看到”的可能。关于他,她永远怀抱希望。所以哪怕早想到了结果,依然免不了失望。

所以,失望本身和结果是否如意无关,失望的前提,是希望。不过她不会在像以前那样控制不了地把难过映在脸上,毕竟她习惯了。

无奈即便如此反复数次,情绪还是会被影响。这个世界,不是每件事情都能百炼成钢。

食堂另一边。

“我同桌马上就回来了,你赶紧换个位置,小心她拿豆浆泼你。”木奇遇特别不愿意挨着男生,没什么理由,就是不习惯,这也是她让杨叶青坐里面,自己坐边上的原因。

“我就不得。”

肖毅楠越发疑惑,他和陈柏从小一起长大,陈柏是喜欢和女生打打闹闹,可以前也没像现在这样啊,刚刚他装作漫不经心环视木奇遇坐哪时,陈柏突然问了句,“木奇遇她们坐哪了?我还想找她们唠嗑呢。”

这小子不会……?不行,这可不行。

后来他才知道是木奇遇说没事多看点小品,他觉得爱看小品不看偶像剧的女生挺有意思的,并且有点像他爷爷,他爷爷就爱看小品。

木奇遇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否则她一定会问陈柏她是性格像他爷爷,还是长相。

“你那边对着门口冷吧,要不你坐这边来?”肖毅楠隔着陈柏问木奇遇。

木奇遇摇头,“不冷,没事儿。”她说完继续撵陈柏,“你赶紧的,我同桌要回来了。”

陈柏还是不走。

“你粘凳子上了啊,是它自带502还是你裤子带101啊。”

“都不是,是你撵我我就走的话,我没面子。”

面无表情拿着豆浆的杨叶青越来越近,顾星用下巴示意了下木奇遇。

木奇遇回头,“我同桌回来了,你快让座。”

几秒后,走回来的杨叶青本人什么都没说,就是看了看陈柏。

不出一秒,陈柏扭过头看肖毅楠,“突然有点渴了,走,买瓶水去。”他觉得自己反应要是慢点,杨叶青那杯豆浆可能真容易转移到自己身上。

面子,面子就是鞋垫子。

“你自己去吧,我不渴。”

“快走,不渴什么不渴。”陈柏大力拽起肖毅楠,肖毅楠不情愿地站起来。

顾星忍俊不禁地朝陈柏喊,“诶,给我带一瓶,凉的。”

“他一会儿还要回来?”杨叶青问。

“对啊。”

杨叶青皱眉。

“同桌,你是和他有什么过节吗?”木奇遇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我就是觉得他聒噪而已。”杨叶青神情严肃,一本正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虚掩的青春喵教萌萌哒

    “师傅,我已经很努力了。”楼萌拿着两百遍明教教义痛哭流涕:“我抄了整整半年啊!半年啊!”“半年?每天两遍都用不了半年。”卡卢比哼了一声:“说吧,在丁君那里怎么样?”楼萌想到半年的生活,哭的更加厉害:“不是对木桩,就是对练,师傅你逗我呢没有幽月轮,明明可以有……”“我以为你蠢到已经忘记日月灵的转化运用

  • 变身从学霸开始之第一章

    《他可不禁撩》本文又名《老男人贼几把好撩》京鲵/文首发晋江,谢绝转载。第一章神仙美人九月初的H市,空气依旧闷热,已至傍晚,如墨的黑云滚滚而来,吞噬着天空仅存的光亮,暴雨将至未至。南嘉私立高中却是灯火通明,尤其是德业楼的会议厅,此时正举办着一场迎新晚会。冷调色的灯光将整个会议厅照得通亮,林今今不适应地

  • 相亲大逃亡[无限]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居然认得我。”张一指的目光冷漠的扫了周择善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竟然让周择善汗如雨下,这就是上位者的威严。“我……我有幸参加过两年前的华夏医学论坛,恰好当时您在主席台……您是整个华夏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我一直在向您学习。”周择善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笑着说道,只是笑的比哭都难看。“学习我什么?”

  • 长官的竹马空降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锅炉房房间很大,中间是一个圆筒形状的锅炉,侧面有铁梯螺旋围绕着向上蔓延。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控制台,再向上看,才发觉空间很高,完全超过了一般的工厂,上方有几截搭出来的钢架,看上去就像建筑工地上的脚手架一样,但较之要更为结实。此时那只断手正掌心向上仰躺在锅炉前,干瘪又苍白,微微蜷曲的五指仿佛在向世间进行最

  • 青莲道经第10章在线阅读

    房间仍然没拉窗帘,屋子里黑漆漆的。这别墅的隔音很好,听不见外面的声音,里面时不时传来的“啪嗒”声,就显得格外清晰。陈元坐在床上,一双眼睛透着冷光,仍是对外界的不屑,以及一股,浓浓的恨意。她的胳膊一抬一放,门后的飞镖上就多了一只镖。此时,敲门声响起,陈元喊了一声“进”,但手里的飞镖并没有放下,相反,她

  • 怪医传说在线阅读第九节

    林清和循声望去,竟然是昨天晚上他救下然后给打车送回家的那个姑娘,真是无巧不成书,他笑着打招呼:“真巧啊,你好!”“你竟然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们还真是有缘呢!”那姑娘就是为了闹事的那几个姑娘而来,最近后援会人心浮动,会里有人告诉她有几个姑娘情绪不对,可惜她还是来晚了一步,没有在事发之前就将人劝阻,还好

  • 网游之天玄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楚烨对他伸出了手。顾尘逸看着楚烨,神色不变,眉毛却抽动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真的是他的师弟?确定不是他做的一场荒唐大梦么。不、他觉得就算是做梦,自己也一定不会梦到楚烨的。“师兄。”软软糯糯的嗓音呼唤回了他的神智。心中有些嫌恶,可还是伸手把楚烨抱起来,上辈子两个人都很少这么亲近的顾尘逸有点尴尬。“睡吧。”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之离开酒店

    方亦然把脑子里的信息过滤了一下,现实里也只过了几分钟而已。她现在躺在酒店的房间里,根据剧情,经纪人找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带着摄像机进来了。她要尽早离开这个房间。方亦然撑起身子,突然身体一软,又跌回了床上。这具身体之前喝下的药效还没有消失,她的头脑是清醒的,但是身体不听她的指挥,现在浑身酸软,没有

  • 我的电竞时代第10章在线阅读

    大家好,我叫贾三,贾是贾三的贾,三是贾三的三。作为一个热爱赌博,喜欢吃喝*嫖的四好成年人,我成功地将所有的家产全部奉献了出去。虽然在降家产挥霍一空之后,被这些场所全部踢了出去,但是我为了能吃喝*嫖*赌一辈子的梦想也只好努力的奋斗,终于有一天,我获得了东瀛的神奇秘术,分身之术!在那之后,我终于离梦想又

  • 我靠学习美若天仙学堂(中)

    天还未亮,元府中就已传出忙碌的脚步声,整个院子都携同种目的,有条不紊的准备中。连平日贪睡的琳儿也早早醒来,捧着李素巧为元软缝制的新春衫,为其梳洗打扮。“小姐,这簪子可真漂亮,像真蝴蝶似的。”琳儿小心翼翼的替元软簪上,生怕弄坏了分毫,“梳好啦,小姐可还满意?”尽管元软习惯早起,但昨夜失眠,还是使她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