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人间失孤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4/9 7:06:04 作者:乌闲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间失孤
人间失孤
作者:乌闲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心中有一座遗失的孤岛,岛上有我,我仰望着一轮明月。——菲尼斯为追查一批离奇失踪的毒品,笼中金丝雀一样娇养的中国青年“莫清玄”离开日本去往中国云南,惹上一位自称“菲尼斯”的怪人。——“你不记得我?”“抱歉,我……”……莫清玄没有记忆失忆梗,集美貌才华与武力值于一身的命硬铁血小强的温柔穷受x看上去又衰又丧又颓废的神秘强大有异能的高智商鬼畜攻

话说自从上回石秀云一事之后,君舒雅和花满楼算是有了交情——勉强算是认识了。这么丁点儿交情,自然不够让人家富家公子带着自己的小丫头到处跑。不过,花满楼是个温和而不擅长拒绝他人的人,小桃又很擅长打蛇上棍。人家小姑娘摆明是赖上花满楼了。而君舒雅不曾露面,花满楼想将这丫头送回家都办不到。无奈之下,他之后允许小桃跟在他身边了。

花满楼身边多了一个小丫头,这小丫头的同伴还是“玩弄”过西门吹雪的。这神奇的来历,让陆小凤对小桃很好奇。陆小凤是花满楼的朋友。花满楼不擅长拒绝陌生人,更不擅长拒绝朋友。他无法阻止陆小凤对小桃的围观,只能看着他,不要闹得太过分。

小桃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姑娘,喜欢听故事。花满楼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却不是故事很多的人。万幸,这为温润如玉的花公子有一个朋友,叫做陆小凤,那位,大概是整个江湖上,麻烦最多的人了。而麻烦,在没解决的时候,是麻烦,解决之后,就只是故事了。

为了哄住闹腾的小桃姑娘,花满楼好脾气地将陆小凤的经历,当做故事,讲给她听。

“所以,陆小凤真的去挖蚯蚓了?”小桃惊叹地说。

“确实。”花满楼说。

“还浑身臭烘烘地去别人家里做客?那个苦瓜大师还是木瓜大师的,一定很生气。”小桃的笑容里带着显而易见的优越感——那样失礼的事情,她从没做过呢。

“他没生气。”花满楼说。

“为什么?”小桃问道。

“因为他们是朋友。”

“是朋友就不生气了?”小桃摇摇头,很笃定地说,“一定是人家不好意思说。其实啊,他早就记在心里了。”

“陆小凤的朋友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花满楼无奈地说。

“比如霍休?”小桃说。

“……”花满楼无语。

小桃得意地笑了。她说:“所以说啊,任何人都会生气的,陆小凤的朋友,当然会生他的气的。”说完,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十足小人得志的模样。

他们这是在南王府,在新上任的大总管金九龄的带领下,勘察了案发现场,眼下正在等陆小凤来踩点儿。看完了现场,金九龄说,要向他们引荐一个人。那人大牌得很,好久都不出现。小桃仗着自己是女孩子,蛮不讲理地逼问金九龄那人是谁。没想到后者看着挺和气,嘴巴却很严。小桃步步紧逼,他自岿然不动。最后还是花满楼看着丫头闹得太凶,主动出声引开了话题。他的话题,自然就是即将出场的陆小凤。

女孩子是需要哄的,当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摆出了等人夸奖的模样的时候,作为男人,怎么可以无动于衷呢?

花满楼笑着说:“小桃姑娘言之有理。”

“你知道就好。”小桃得意地说,随即,她似乎觉得这样不好,又说,“过奖了。”

花满楼和金九龄笑了。

“聪明的小桃姑娘可能猜出那绣花大盗是怎么进入宝库的?”金九龄问道。

“这还不简单?”小桃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上面进不去,地上进不去,那就是从地下进去的呗!”

“地下怎么进去?”花满楼说。脑中似乎闪过一道灵光,却总是差一点,抓不住。

“挖地道啊。我听说王公贵族的宅子,都有避难暗道,没准儿那绣花大盗连地道都不用挖,就进去了呢。”小桃说。

金九龄一愣,随即拍掌道:“这主意妙!”

“宝库下面当真有地道?”花满楼说。

金九龄摇摇头,说:“没有地道,但是,有一个酒窖。”

“酒窖?”花满楼的声调微微上挑,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酒窖虽然属于防守,却也需要钥匙才能进去。”金九龄说。

“区区一把钥匙有什么难的?想要弄,总能弄到手。”小桃说。

“是,一把钥匙而已。”金九龄笑着说。王府的钥匙不是那么好拿的,即使只是酒窖的钥匙。不过,这些话就不用和小姑娘说了。

就在这时,一位侍卫走了过来,对金九龄耳语几句。在场之人皆是耳聪目明之辈,怎么会听不见那侍卫说了什么?既然金九龄没避开,说明这话本是不渝被他们知道的。不过,那侍卫毕竟没正大光明地说出来,花满楼和小桃也善解人意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片刻之后,金九龄挥手命那侍卫退下。他笑着对花满楼及小桃说:“那位了不得的人物,来了。”

金九龄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人白面微须,穿着雪白长袍,一双眼在黑暗中,似两颗寒星。这不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人最特别的,是周身的剑气。花满楼和金九龄不自觉地绷紧了身子,即使知道这人对他们没有恶意。小桃盯着那人,眼中露出兴奋的神采。

大概是之前经受过这种气势的摧残,金九龄率先回过神来。他为双方做了介绍,原来,眼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白云城主叶孤城。

小桃百无聊赖地听着金九龄向叶孤城说明他们来此的目的,听这叶孤城对陆小凤的两根手指头起了兴致,听着花满楼的顾左右而言他——叶孤城的剑是杀人的剑,陆小凤是他的朋友。

小桃不耐烦这些,忽然开口,道:“你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叶孤城?我们打一架好不好?”

金九龄:“……”一个长相挺可爱的姑娘要挑战叶孤城,他被这样的神展开惊呆了。

花满楼也是震惊之极,他知道,叶孤城的剑和西门吹雪一样,都是杀人的剑。在他心里,小桃是一个单纯的需要保护的姑娘。他怎么能让她去送死。

叶孤城听了,饶有兴致地看了小桃一眼,说:“你是小桃,陶小桃?”

金九龄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短暂的惊愕之后,他回过神,正准备说点儿什么,把这件事盖过去,却不想,叶孤城竟然知道这姑娘姓“陶”。他方才的介绍,明明之后名字,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姑娘的姓氏。

花满楼也是同样的想法。他说:“你们认识?”

“不认识,更没见过。”小桃回答得很干脆。

叶孤城没有说话。他这样的人,应是不屑于在这种事上说谎的。他没有开口,就说明,小桃说的是事实。

金九龄听了,疑惑的目光在叶孤城和小桃之间游移。叶孤城是最顶级的剑客,却不是神仙。即使是神仙,也无法子说出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的名字。当然,有些人,不必曾经见过,只要一眼,就能认出他的身份,比如西门吹雪,比如叶孤城。但是,小桃这样一个有些粗俗的丫头……难道这姑娘其实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成?

花满楼则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人看起来,似乎是有交情的。那么,应该不会出现血溅当场的可悲事件了吧。

小桃的耐心并不好,她催促道:“喂,叶孤城,打不打?”

叶孤城微微摇头,说:“我不想杀你。”

“为什么你不想杀我,就不能打一场?”小桃问道。

“因为叶城主的剑是杀人的剑。”花满楼解释道。

“什么剑不是杀人的剑?不只是剑,武器都是用来杀人的。剑在你的手里,如果你不想杀人,那自然不会有人死。”小桃说。

花满楼意识到,他们习惯了的那种颇有高人范儿的说话方式,小桃似乎接收不良。于是,他耐心地解释说:“叶城主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即使本来没有杀人的意思,使出来,却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说完,他对叶孤城致以歉意的微笑。他知道,叶孤城不会介意。那本就是事实。然而,他终究是评说了他人的长短。

“哦~”小桃突然将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地说,“能发不能收,手中之器尚不能掌控自如,便是武功再高,也落了下层。”那模样,还真有世外高人的感觉。

花满楼忽然觉得十分头疼,这位小桃姑娘,真是一位叫人担心的姑娘,也不愧是那位胆敢挑衅西门吹雪的李婉娘的同伴。金九龄则十分为难。他已经能够料想叶孤城怒起拔剑的情景了,而他,双方的介绍人,以及南王府新任大总管,有义务让这纷争消弭于无形。

叶孤城并没有如花满楼并金九龄预想的那样愤怒。他说:“曾有人跟我说过这句话。”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小桃歪歪头,又变成了那个调皮的姑娘。

“她还好?”叶孤城道。

“她本应是很好的,可是,最近有人抢了她的东西,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好。”小桃忽然委屈的说。

“她不是小气的人。”叶孤城说。

“谁都有在意的东西。”小桃辩解道。

叶孤城说:“她不是喜欢抱怨的人,更不会对一个孩子抱怨。”

小桃哼了一声,说:“等你的陆小凤去吧。”她知道,这个叶孤城,是不会和她打架的,因为一个成名已久的剑客,是不会和小孩子比试的。

众人:“……”什么叫等他的陆小凤?花满楼再次确定,她不愧是李婉娘的好姐妹。

今日吸引了叶孤城的,本就是灵犀一指的陆小凤。提到了瞧中的对手,他又成了那个孤傲寂寞的绝代剑客,方才的交谈,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不久之后,陆小凤来南王府踩点儿,险险接住叶孤城有剑气无杀意的一剑,死皮赖脸地成了白云城主的朋友。之后,金九龄将小桃的办法说给陆小凤听,后者觉得,这晚受到的惊吓,真是冤枉得很。再后来,等他发现自己丢了红颜薛冰之后,那就只剩下担忧与后悔了。

陆小凤如何,和小桃无关。陆小凤先行一步,留在南王府的花满楼和小桃则与据说是叶孤城弟子的南王世子打了照面。小桃的一声轻“咦”,惹来了身旁之人的注意。

“这位姑娘有什么问题吗?”看起来很和善的南王世子问道。这人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眼睛里却是冷漠的,小桃一点儿都不喜欢他,那份不喜欢,比给宇宸公子的还要多。

“看你长得漂亮,不行吗?”小桃做出刁蛮的模样,说。“漂亮”是形容女人的,怎么能用在男人身上?小桃毕竟是君舒雅身边的人,虽然冲动,却也知道,有些事,是说不得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讽刺这个据说很尊贵的南王世子是娘娘腔。这么说南王世子,好像连某某人也一块儿讽刺了,感觉真好。

礼贤下士且素来敬佩江湖豪侠的南王世子怎么能跟一个口无遮拦的小丫头计较呢?他说:“多谢姑娘夸奖。”

小桃跟着花满楼离开了南王府。看着这位花公子微蹙的眉头,小桃知道,他在担心陆小凤,担心陆小凤的那位红颜知己。这事儿,小桃不是帮不了忙。很多事情,君舒雅并不瞒着她,比如她们在京中的人手。小桃知道调用那些人的法子。找人什么的,那些地头蛇最擅长了。不过,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暴露她们在这里的人手,值得吗?小桃不知道什么“得失”,她只知道,不能给她家君姐姐惹麻烦。她对花满楼的感官不错,如果她能帮忙,她倒是很乐意出手,但也仅限于她自己。找人,她不在行,而那个叫薛冰的女人,是圆是扁她都不知道,怎么帮呢?办不到的事情,不要应承——这是君姐姐教她的,小桃觉得很有道理。

能帮忙却不出手,小桃觉得愧疚,故而一直沉默着。花满楼心中有事,没注意这个应该很活泼的姑娘一反常态的沉默。

那个叫做薛冰的姑娘,有手有脚,有武功有脾气,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她出了事,没准儿,是小情侣耍花腔,自己走掉了呢。花满楼心中觉得不妥,还是稍稍放下心中忧虑。他终于注意到了小桃的沉默。

“小桃在想什么?”花满楼问道。

“在想谁是绣花大盗。”小桃说。

“想到了如何?去抓贼吗?”花满楼问道。方才小桃邀战叶孤城的行为,让她对这姑娘的惹事能力有了新的认知。

“才不要。想到了,就去问问君姐姐,我猜的对不对。”小桃说。

知道小桃对她家君姐姐的盲目崇拜,花满楼好笑地说:“难道你的君姐姐连谁是绣花大盗都知道?”

小桃想了想,说:“其实很多人知道绣花大盗是谁,只是,不想说罢了。”

花满楼心中一跳,说:“很多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说?难道……绣花大盗其实有很多人?”好吧,他想到的是团伙作案。

“这我怎么知道?”小桃说。

“那小桃知道什么?”花满楼略有急促地问。

“我知道‘贼喊捉贼’,可惜,这样喊的人太多,我不知道是哪一个。”说着,小桃露出懊恼的神色。

花满楼摇摇头,说:“为了钱财,把自己变成瞎子?而且,那么多人,都看见了绣花的大胡子……”

“捉贼的不应该是官差吗?什么时候轮到受害者自己动手了?”小桃疑惑地说。

花满楼明白了小桃的意思。他愣住了。官场,那是个比江湖更加险恶的所在。他也明白为什么会有很多知道绣花大盗的人保持沉默了。良久,花满楼叹了口气。他开始担心陆小凤了。

小桃完全不知道花满楼已经脑补到政治斗争方面。她只是想知道绣花大盗到底是谁。花满楼很聪明,有了自己的提示,他能很快找到答案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林江湖之天吟剑第十章在线阅读

    后排有对小情侣经过,脚步明显一顿,而后窃窃笑了下。真尔飞快地直起腰,端端正正板着脸坐回自己的位置,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巨大的屏幕。只是两秒后,舌头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角。一股草莓味卷入蓓蕾,真尔耳后根微微发烫。“好吃吗?”一道熟悉的嗓音软软窜进耳中,真尔险些栽倒,有种被人看透心思的窘迫。真尔扭头看过去,那

  • [全职高手]叶神裙下臣在线阅读第9节

    孔令欣的话音刚落,孟泽霄眼底立刻布满阴沉。下巴陡然绷紧,深黑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鸷。他上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瞪着她,那眼神能杀人。孔令欣能够感觉到他被激怒之后急促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又上前一步。之前一直远远观望的刘涵一生怕那个高出孔令欣一个头的男人会对她动粗,一个箭步跑上前,挡在孟泽霄和

  • 我的日常根本就不对劲九紫九珠凌空境

    “来,妈妈,赶快趁热把药喝了吧。不然一下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凌叶尘坐在床边,手上端着一个药碗说。躺在床上的刘尘心面露慈善的微笑说:“傻孩子呀,这两年可是苦了你了,这药先不急喝,妈妈我先问你个问题啊。”凌叶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嗯,妈妈你问吧,不过问完了可要乖乖的把药喝了呦。”“好,都听你的”。

  • 星罗天界在线阅读第3章

    洛风之所以不去计较,是因为他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三足小鼎上的那枚铭文,居然又再度变得金光闪闪!“难道是因为我使用医术救活了一个人的原因?”似乎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的通了。手术室内,张明松等人以为林雪雁已经痊愈了,但那只是表面现象。初步接收铭文医术的洛风,现在还没有达到融会贯通,手到病除的地步。原本

  • 混沌神衍第八章在线阅读

    她很期待。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和保姆住,后来有了怀怀陪她保姆就辞去了,可是她总是觉得少了什么。所以在winner找上她的时候,问她能否接受宿舍制,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甚至心里有几分激动。————时间分割线————第二天,余暖烟在吃完早餐准备补番的时候收到了来自dormant的微信。[战队经

  • 网游之暗夜之王在线阅读杀人报仇

    根据‘帝星’的提示,张自然要找的人正是眼前这位正在胡gao的凌少。两人正沉浸在YuWang的云端,突然听到破响声,齐齐看向窗边,冷生生的站着一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那女的美美突然尖叫声起,慌不择乱的把衣物往身上套弄。而凌少也套上kù子,泰然处之。这才仔细打量张自然,大一看张自然一身红蓝相加的锦缎长袍,

  • 穿越从神医喜来乐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打他,程坚!别让他跑了!”一所居于小巷之中的网吧里传来一个男孩的喊叫声。他叫陆煦,是程坚的铁哥们。而坐在他旁边的人便是程坚,二人此时此刻正在网吧里玩的不亦乐乎。他们玩的游戏更是千千万万青少年的最爱--英雄联盟。程坚喜欢玩中单,而陆煦因为实力的原因,一般玩辅助混分,当他实在是不想玩辅助的时候,也会选

  • 北辰逍遥仙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出意料,我求婚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去荷兰领证,然后举办世纪婚礼。我个人想先在巴黎圣母院,在“命运”的邂逅和天使的祝福中举办一次西式婚礼;然后我想要在沉入深海的亚特兰蒂斯中,在发光的水母、艳丽的珊瑚、斑斓的鱼群和人鱼的歌声中举办一次童话的婚礼;再然后……等等,刚才我喜欢的人说了什么?“虽然你长的很好看

  • 系统之修仙录在线阅读第7节

    顾明枭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陆南北在演戏,不管是想要偷懒也好,还是单纯的想要自己背他,他都愿意配合。陆南北趴在顾明枭的背上偷偷傻乐,还时不时巩固一下“剧情”,可怜兮兮地说:“真的好痛哦~”真是把谢尉宇说话的精髓都学到了!谢尉宇气到走路差点崴脚,干嘛腌臜完我的眼,还要模仿我说话啊!不对!我才不会那么做作哎!

  • 修仙奇缘之成就仙帝明老

    “哦,那我放弃这个机会吧,你连人都不知道在哪,怎么可能会知道出口呢。”刚说完,云远已经自顾自地开始摸索起来了。“你,你,你这个顽子,呼,呼……”如果不是洞窟之内一片漆黑,明老又是在云远的身体里,可以想象此时明老已经是吹胡子瞪眼了。此时云远看似在慢慢地摸索,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哈哈,哪怕你是个老前辈也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