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八零海鲜大王在线阅读第6章

2021/4/9 6:41:32 作者:寒小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零海鲜大王
八零海鲜大王
作者:寒小期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书《七零错位人生》求收藏丈夫出事后,刘秀红独自带着俩年幼的孩子艰难生活,不仅面临着来自婆家的责难,还要面对命运对她时不时开的恶意玩笑。*终于,在她立志终身不改嫁后,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金手指。问题来了,怎么把放出去的话再憋回来呢?*#真香#食用指南:①年代文,慢热型,咱不种田咱捕鱼。②作者无逻辑星人,本文背景架空,不喜误入。③设有官方防盗,比例≥60%,时间≥72h。④同系列已完结文:《六零年代好生活》、《七零年代美滋滋》。⑤其他完结文:《农门福女》、《重生中考后》、《芸芸的舒心生活》、《猎户的娇

袁绍势大,董卓被迫放弃虎牢关,连夜班师,逃回洛阳。

回到洛阳的当天凌晨,董卓连喘息的机会亦不给众将,便召集起文武百官,把酣睡中的汉天子刘协架上早朝,宣布午后开始迁都。

迁都前,董卓更亲口吩咐吕布,去将汉帝陵墓掘开,带走所有的陪葬品。

一时间整个洛阳阴风惨淡,乌云蔽日,龙脉地气涣散,汉代四百年先皇之灵卷成一片黑雾,冲上天际。

麒麟摇头唏嘘,叹了口气,钻进车内。

吕布亲自前去掘坟,吩咐麒麟留在大部队中等候。

不片刻洛阳城门大开,文武百官依次出城,各个恸哭流泪,悲痛欲绝。董卓部下则凶神恶煞地在城外侯着,呵斥声不绝,将官员们押上了车驾。

高顺前去调度并州军全队,唯剩麒麟一人孤零零地坐在车上,他扒在车窗旁,好奇地朝外张望。

“天亡我汉朝江山呐——!臣子无能!愧对先帝呐!”一老人仰天大哭,哭得声嘶力竭,扑倒于地。

一西凉军将领上前吼道:“哭什么丧!快走!耽误了时候!”

那是谁?麒麟心想,观其官服颜色,腰带,是名大官……难道是……麒麟忙掀开车帘,正要下车,高顺便匆匆赶来,喝道:“休得对王司徒无礼!”

果然是他!麒麟伸长了脖子眺望,却不见那老者身旁有女人,料想家小都已起行,高顺把那老者扶上车,朝并州队看了一眼,便转身行来。

“那是王允?”

高顺点了点头,答道:“司徒大人是忠臣。”说着坐好,朝外发了号令,并州军即刻起行。

“吕布呢?”

“……”

高顺随手拍了麒麟脑袋一巴掌,训道:“要叫主公!”

麒麟忙不迭地告罪,高顺又道:“主公着我带你先走,他随后赶到。”

麒麟忽道:“王允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高顺疑惑看了麒麟一眼,道:“王司徒鳏居多年,膝下无子,怎么?”

麒麟又问:“你知道一个叫貂蝉的女人不?”

高顺蹙眉道:“不知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正说话间,赤兔长嘶一声,吕布翻身下马,追了几步,钻进车中,高顺忙躬身行礼,让出座来。

吕布看了高顺与麒麟一眼,漫不经心道:“你下去。”

高顺应声去了,吕布打了个喷嚏,全身是墓室内带出来的尘,便在马车中脱靴更衣。

麒麟上前伺候,吕布脱了外袍,露出纠结健美的背肌,问道:“在说什么?”

麒麟不答,只道:“你为什么不先找我商量?应该找个借口推掉这事的。”

吕布微一愕,继而道:“推不掉,董贼说此事关系重大,必须让我亲手去做。”

麒麟道:“你刨了献帝祖坟,这档子事可是惊天动地,来日都得算你头上。”

吕布漠然道:“无妨,本侯名声原就够臭。”

麒麟啼笑皆非:“董卓让你做这事,便是要你声名狼藉,只得与他站在同一边。”

吕布沉吟片刻,点头道:“明白了。”

吕布随手交给麒麟件首饰,道:“这是从殉葬品中私藏的,你好生保管着。”

麒麟接过那物,见是对白玉蝴蝶,一大一小,栩栩如生,仿佛展翅欲飞,便好奇道:“死人身上来的?”继而凑到日光下翻来覆去地看,道:“这是殷商时的古物,当可卖不少钱,送我了?”

吕布换好便服,不再理会麒麟,攀在车窗边,一声呼哨,赤兔马神骏如风赶来,吕布跳出车去,稳稳当当骑上马,朝麒麟吹了声口哨,得意洋洋地骑马走了。

“去哪!我还有话没说!”麒麟想起一事,忙大喊道。

“守天子座驾!”吕布遥遥答道。

黑烟滚滚而来,董卓最后的迁徙队离开洛阳,千年京都,銮殿广厦尽数被点燃。

全城大火熊熊,灼气于一里外仍能清晰感受,夏、商、周三朝故都,大汉京城,伏羲故里,便如此付诸一炬。

纵是早知历史,麒麟看在眼中,仍忍不住唏嘘道:“真是造孽。”

车行一天,麒麟无事可做,玩了会玉佩,便将其小心收好,蜷在车内睡了。

山路崎岖颠簸,麒麟睡得不太舒服,半醒间也不知是高顺还是吕布上了车,将一袭温暖的薄被盖在自己身上。

忽然车外叫嚣,混乱将他彻底惊醒,火把之光从车帘外映入,麒麟蹬开身上薄被,认出那正是吕布的战袍,便迷迷糊糊地抓在手中,车停了。

“怎么了?”

吕布片刻回转,勒停赤兔马,在车外命令道:“不可出来!曹操引兵前来追击!”

“等等……”麒麟只觉未睡醒,神智恍惚,忙喊住吕布:“曹操是……来劫天子的?”

吕布“嗯”了一声,似乎十分满意麒麟的判断,催促道:“有何话说?”

麒麟眯起眼,不断努力回忆,而后道:“金蝉脱壳……换马,对!曹操打不过你,逃跑的时候会换马!他被你打败后,会换上曹仁的马和兵士衣服。”

“你追击时……会抓住个小兵,问他曹操去了哪……小兵会告诉你……曹操在前面,但你别去追!直接抓那小兵回来!他就是曹操!”

吕布朗声大笑,一催赤兔,“驾!”朝山下冲去。

麒麟嘴角抽了抽,扯来战袍,蒙头继续睡。

战袍上有吕布极淡的气味,闻起来十分舒服,像是钢铁,汗水与奋战后的气息,麒麟突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他睁开了双眼。

不……对。

不对!麒麟这时间才醒悟过来,按照历史的演变,曹操追截董卓迁都大部队,于山间埋伏杀出,遭到吕布黑夜逆袭,全军撤退……曹操应该是成功脱逃才对。

麒麟瞳孔倏地收缩,如果因为他的预言,曹操没跑成,被吕布抓住押去见董卓,又被董卓杀了,那……这笔帐该算谁的头上?!

曹操要是死了,以后三分天下不就……

麒麟傻眼了。

方才刚睡醒,满嘴跑火车地一通仙人指路,现回想起来,却是造成了自己无法收拾的局面!

麒麟连滚带爬地起身,朝车外叫道:“吕……主公呢?!高大哥!快去把主公追回来!”

高顺还未转身,吕布已提着一人回转,扔进了车内,沉声道:“高顺守车,谁也不许靠近!饕餮!认清楚了!”

麒麟道:“我……叫麒麟。”

吕布扔了个人进车,道:“且看看是此人不?”

麒麟诧道:“你俩不认识?”说着低头端详那小兵的脸,那人摔了个五体投地,正要起身时吕布伸脚踩在其背上。

“天色昏暗,看不清,他声音不像……”吕布狐疑道,显是对曹操仅有数面之缘,下不了判断。

麒麟好奇地端详那男子,只见其满脸污泥,披头散发,被吕布踩在脚下,两手两脚不断抽搐,活像只被踩扁的青蛙。

麒麟与那兵士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片刻。

那兵士意识到了什么,忙叫唤道:“温侯饶命!”

吕布道:“是他?”

这下可苦了麒麟,从未见过曹操,怎知是他不是他?

麒麟忽道:“你学几句话我听听,学一次,便放你走。”

“你说‘与豺狼战,焉能讲究道义?’,说。”麒麟道。

兵士闭嘴了,麒麟的嘴角略翘了起来,伸出手:“你好,曹操,我叫麒麟。”

“哈哈哈——”曹操大笑三声:“未料莽夫手下,亦有此——”说着伸手要拉着麒麟站起。

“莽你娘亲!”

吕布一脚踹在曹操后脑勺上,曹操昏倒了。

麒麟嘴角抽搐,与吕布对视一眼。

吕布吩咐道:“高顺将他押下去,先关着。”

麒麟大喜道:“正想跟你这么说,不能把他交给董卓。”

吕布不置可否,吁了口气,双手握拳,捏得指节作响,活动脖颈道:“睡觉了。”

麒麟会意,便上前帮他卸盔,道:“你为什么不打算把他交给董卓。”

吕布沉声道:“不知道。”

麒麟欣然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吕布想了想,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但要怎么处置?放了?再让他前去行刺老贼一次?”

麒麟眯起眼,想了片刻,茫然摇头,道:“让我先想想,再给你意见。”

吕布身材高大,在马车中休息,登时令狭小的车厢显得十分拥挤,麒麟换了几个位置,俱有点不舒服,便转过身,把头枕着吕布的大腿躺下,睁眼望着车厢的上隔板,静静思索。

吕布不自然地动了动,最后默许了麒麟的行为,片刻后抬起一脚,架在对面的坐位上晃个不停。

吕布盔甲除下,赤着胸膛,只着一条短短的薄裤,身上仍带着淡淡的汗味与血气。他的脖颈上系着一条红绳,垂下的吊坠置于古铜色的胸膛中央,吊坠是枚纯金的珠子,并随着马车的前进微微晃动。

麒麟仰头看着金珠,球面折射出他的面容,显得十分滑稽。

“李儒送你的?”麒麟轻声问道。

吕布以鼻音含糊地“嗯”了声,道:“你什么都知道。”

麒麟又道:“你就是为了这枚金珠,与一匹赤兔,杀了丁原,投奔董卓?”

吕布嗤了声,麒麟道:“你知道天下人怎么评价你不?豺狼之性,贪财无义,为一匹马背叛了义父,又……”

吕布冷冷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麒麟也冷冷道:“我是为了你好。”

换了以往,随便哪一名小兵口出不逊之言,吕布定会伸指捏断他的喉骨,然而不知为何,他对麒麟这明目张胆的挑衅,却总是发不出火来。或许是对那句激得自己怒火中烧的“三姓家奴”记忆犹新,吕布知道麒麟接下去还会说点什么。

果然麒麟道:“仁义这玩意儿看上去无足轻重,却是争霸天下的一面大旗。”

吕布:“???”

麒麟:“……”

麒麟叹了口气,伸手去玩吕布锁骨下的吊坠,修长的指头摩挲金珠,问道:“你为什么恨董卓?是因为他诱你杀了丁原?”

吕布沉声道:“不足为外人道。”

麒麟又问:“董卓对你不好?”

吕布沉默了,仿佛在回忆过往的人生,麒麟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吕布脑袋耷拉下来,打起呼噜。

麒麟:“……”

翌日早上,马车停了,麒麟不舒服地调整了睡姿,觉得被一根硬物抵着脑袋,遂伸手将其拨到一旁。

那玩意颇有点弹性,拨开后又弹了回来。

麒麟再拨,那玩意再弹,如此两三次,吕布呼吸重了些许。

麒麟迷迷糊糊地抓着头上抵着那玩意,朝下一扳。

吕布惨叫一声。

“放肆!”吕布恼羞成怒地醒了,一手捂着胯\间站起。

麒麟咕咚一声摔到座位下,继而睡眼惺忪地再次爬起,明白过来何事后便哈哈大笑。

长安到了。

汉献帝的车驾被董卓押着进了未央宫,高顺带领并州军前去城北驻营,吕布则跟随董卓,前往殿中议事,并安排汉廷群臣住处。

麒麟一个人被扔在城西的街道上。背后便是错落的宫殿群——上林苑。

时隔近两百年,刘彻亲自主持建造的上林苑仍是气度恢弘,金碧辉煌,时值初秋正午,八水绕长安,无数河流出入殿群,淙淙水声恍若江南之景,桂香远飘,令人心旷神怡。

吕布去不到片刻,又匆匆回转,把一张黄布交给麒麟,吩咐道:“你带他们搬东西。”说着派给麒麟十名亲兵,麒麟尚且云里雾里,问:“搬什么?”

吕布不耐烦道:“搬家!自去选一处落脚,看何处喜欢,把住着的人赶出来,将侯爷的家当搬进去……”

“……”

麒麟展开那布,见正是天子亲笔下诏——迁居令,持此御旨,可随意驱赶城内任一家住民,霸占其财产,房屋,据为己有。

麒麟哭笑不得,只得带着十名亲兵,赶着载有温侯家当的马车前去寻找住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名字叫童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孟云山山洞里,一普通仙族士兵,被抽干了血,皮肤干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对面一位深绿色女子手中,一血色圆球在缓缓转动。“哼,本想直接给你个痛快,没想到还有点用处。”说着,素鸢双手翻转几回,血球迅速褪色,继而转为金色,只是颜色非常黯淡。素鸢嫣然一笑,收回金球。往洞外走去。孟云山山洞,隐在一片翠绿的藤

  • 我眼前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5章

    步羡于人间再次见到辛古时,但见少年满眼的狠厉,通身还透着一股子倔强,发干的嘴唇裂开来,头发也打髻中散开来。暗红的衣摆被浸湿,甚至可闻见算不得浓的,似有若无的血腥味。辛古背倚着一株枯木,嘴角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目光凶狠,不远处还有几具尸体,和辛古面前这群家伙身着相同的暗紫色的衣服。步羡搭着散云偶然路过

  • 三国:我就是NPC在线阅读灾难

    异形龟注视着二人,朱天豪发现后,手里开始聚集火焰。虽然知道不会有任何作用,不过不能随便死了对吧。然而,异形龟看见火焰后,竟伸头到了地上,朱天豪十分茫然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然而异形龟就这样一直低着头,朱天豪壮着胆上前摸了一下,异形龟纹丝未动,朱天豪似乎明白了什么,背上青鱼坐在了异形龟的头上,果然,异形

  • 孤独网游第三章

    第三章纪雪:“……”她有那么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眼看着顾大少就这么越哭越悲伤,越哭越难以抑制,纪雪沉默了。林晟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终于停下来,抬头,用湿润乌黑的眼睛望向纪雪,说话带着鼻音:“还好有你在,不然……小七要真的出了事,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纪雪:“……”她再次确定

  • 契月吻之约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年8月,正值暑假天气最热的时候。城市像篜笼一般闷热无比,人们则像刚刚上锅的馒头,在篜熟之前纷纷四处逃亡,争先恐后前往雾山去躲避酷暑。雾山是近两年才被开发出来的风景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神秘。据说开发之前,这里常年烟雾缭绕,宛如仙境。四年前,一支探险队徒步去雾山,也不知是碰到什么机关还是触动了

  • 我在三国登录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有人出生,有人死去,有人退休,有人升职,有人成长,也有人堕落。星际移民最终没有实现,类地行星难找,大批量太空运载也难以实现。漫威中灭霸的一下弹指,宇宙间的生命随即少了一半。二十年这个不长不短的时间,也像灭霸的弹指,清除掉了人们的痛苦,担忧记忆,人们只愿意活在美好的回忆里。

  • 不良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清场看着蒋凌西冷下来的俊脸,颜钟意笑笑,放缓语气,踏回了导演与女主演之间应有的关系节奏里,转移话题问道:“蒋导,不是要讲戏吗?”“你需要我给你讲这场吻戏吗?”蒋凌西抬眸,毫不退让地看着颜钟意,并不肯让往事过去,更不肯让她缩回剧组同事关系的外壳里,“递给你的电影剧本,为什么不接?”颜钟意在大热电

  • 妙手医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黄昏二(下)“历史未必完全是人写的”,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1941年,流亡在西迁路上的某学者在日记中写道:“如果相对论基本正确,那么,在一个时空之外,肯定存在着类似时空。就像多维函数中的不同维,彼此相似,却不尽相同。如果其中某一维的存在投影到另一维之上,由于各维发展的不均衡性,对历史发展的影响将是

  • 东方演义之第四章

    “那么轮到我表演了!”千羽冲向翼人,翼人见状,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往下降,千羽怎么放过,也跟了上去,翼人转身甩出几片羽毛,千羽左手凝盾,挡住了这些爆炸羽毛,他甩开爆炸的烟雾时,发现翼人不见了。千羽缓慢的飞行,寻找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靠!跑了?”这时千羽听到他上面传来一阵破空声,立马转身双手格挡,

  • 推倒与反推倒公式真武荡魔真诀(跪求收藏)

    ※※※看看自己此时的状态,真武心中不禁暗道:“以我现在的脚跟想要化形而出,恐怕至少也得太乙境的修为才行...”要知道真武身为先天神魔,其脚跟即便是比之后世的那些天道圣人,他恐怕也丝毫不差。后世的三清圣人,乃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元神所化,大名鼎鼎的十二祖巫,乃是盘古精血化形,妖族的东皇太一,帝俊是盘古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