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所至在线阅读第1章

2021/4/9 7:38:53 作者:凤深 来源:17K小说网
所至
所至
作者:凤深来源:17K小说网
希望你不被什么所束缚,希望你的所有牵挂皆有所至,希望你在以后没有什么枷锁,愿你我再见之时,安好如初。可能这是最后一次看你,别后悔,我仍旧在。

天欲明未明。

夜半梦醒,谭璐予一把掀开被子,深吸一口气,带着些海边特有的潮湿气味。

窗外隐约传来海浪拍打的声音,就着被褥间的一丝汗腥味,她细细的回想着刚刚梦里恍惚是七八年前的一场往事。

谭璐予突然发现,除了年少时那个人身上的白衬衣和一条洗毛边的仔裤,她似乎连他的模样都记不大清楚了。

脚踩着拖鞋行至书桌旁,一手开电脑,另一手抽出夹在系解书里充当书签的皮筋,捞起身后漂染了闷青的长发随意扎了个丸子,拎起一旁的玻璃杯注满一杯凉白开,这才坐下。

在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间来回敲打修改,这篇大论文她已经磨了有小半年的时间,本来上个月就已经接近收尾,但因为一些原因让她迟迟下不了决心。

谭璐予探身摸出枕沿的金属烟盒,抽出一支噙在嘴边,却并不点燃。

猛吸一口未点燃的烟,没有海绵滤嘴的遮掩,干涩而浓郁的烟草味直冲鼻腔,眨下眼中呛出的湿意,她盯着眼前电脑刺目的白光,眼神复杂。这篇大论文是她为归国就职准备的其中一项,而现在她又犹豫了。

一晃神,脑海中又浮现出梦境里面,她站在人来人往的马路牙子上,踮着脚用脸颊去蹭面前人下巴上胡茬的样子,而那人勾起的唇角里满是无奈,手一抖,指尖下压backspace键直接删掉了刚码出的一大段结论。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谭璐予抽着嘴角,心里啐了句娘,一把压下笔记本的屏幕,发出“啪”的一声响。

厚重的暗花窗帘隔开了窗外冉冉的晨光,她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凉白开,缓缓起身,活动着呆坐三个小时僵硬麻木的四肢。

谭璐予右手揉按着僵硬的后颈,踢拉着步子到浴室冲了个澡,冰凉的水迎头而下,激的她浑身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往反方向调热,就着温水抹了把脸,这才感觉到了一丝生气。

抽了条浴巾披在身上,在客厅电视前的地毯上盘腿坐下。她手指间夹着之前未点燃的烟,懒散地伸着胳膊勾过桌上扔着的打火机,拨动扳机印了烟却也不抽,只倒着架在烟灰缸沿边的圆孔里,烟雾飘散间恍惚过去与现实交错纷乱。

肘关节抵着玻璃桌沿,她拿起一旁扔着的快递袋子慢条斯理的拆开,里面掉出一盒碟片,眯着眼睛打量一下外壳上的文字,但因屋内光线昏暗遂作罢。随手将碟片塞进DVD机里,便起身晃荡到厨房觅食。

乍一听见电视机里传来的中文念词,谭璐予楞了一下,嘴里叼一只面包在沙发上落座。

想到好友姜殊颜半个月前在电话里一派神秘兮兮的口吻提起的礼物,并在寄出后每天一通电话追问有没有收到的就是这一部电影,谭璐予就有些无力,但看在男主颜足够养眼的份上也还算认真的看了起来。

120分钟已经算是冗长,等谭璐予回过神来电影片尾的演职员表已经走了过半,默默捡起掉在沙发上的面包啃了两口,指弯触及脸颊竟是一片湿润,抽了张纸巾在脸上胡乱一抹,她抓起手机拨通了姜殊颜的电话。

“嘿亲爱的~收到我的礼物了吗?”电话那头的姜殊颜捏着嗓子扮嗲道。

谭璐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好好说话。”

“你不会还没看吧!”

“怎么,有什么特别的吗?”谭璐予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碟片外壳磨砂的颗粒,漫不经心道,“还值得你特地邮过来。”

“嗨呀,这可是wuli嘉宇小哥哥的银幕处女作!之前还被提名了华影奖的最佳新人,虽然没有得奖但也很不错了。”电话那头姜殊颜的声音快飘起来,俨然一副中毒颇深的迷妹模样,滔滔不绝的安利她家爱豆。

“扯淡,”她冷哼一声,“半年前你就放弃安利我入坑了。”

“嘻嘻嘻……璐予你是不是没看啊,你,你先看看啊。”

好友支支吾吾的说辞让谭璐予心“突”地跳了一下,她一手拎着手机,“刷”地一声拉开了客厅的落地窗帘,昏暗的屋子被阳光争先恐后地填满每一个角落,谭璐予抬手在眼前虚虚挡了一下,眯着眼睛瞧刚刚丢在沙发一角的壳子。

待视线重新聚焦,看着封面上醒目的那个熟悉的名字,她心底的荒草像是时隔多年终于汲取到了养料一般开始疯长。

情绪也像是被迅速发高的枝叶搔到,一阵痒又一阵疼,说不清。

“喂?璐予,你还在听吗?”

……”

她回神道:“嗯,我在。”

语气平静。

“……”

已经听不到对面在说些什么,随意的嗯嗯啊啊当做回应,目光涣散在窗外的阳光里,刺的眼睛生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的絮絮叨叨归于平静,脑海里不由又回想起凌晨的梦境。

那个白衬衫,眉目干净。

-------------

秋意已愈趋浓重的医学院里,除了纷飞的落叶,满目都是脚步匆匆的学子,不同的发色,各色的口音,唯一相似的就是眼底浓重的青黑。

小心翼翼地带上身后厚重的橡木门,刚刚直面了导师怒火的谭璐予长舒了一口气。

稍稍放松了些绷得有些僵直的脊背,一阵秋风袭过让她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逐渐接近的人影,并在他开口前迅速地在嘴巴前比出噤声的姿势。

来人莫名的挑着眉毛看她,谭璐予也顾不上给一个解释,快步上前扯起他的袖管往楼梯间走去。

等已经看不见那扇深色木门后,谭璐予停步,观察了一下身后人的神色,见不像是有要紧事的样子方才放心。

“……今天可能不是一个适合谈正事的日子。”谭璐予蹩紧眉头,好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

沈靖川好笑的看着眼前有些懊恼的女人,只耸耸肩,也不接话。

“……”

谭璐予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去围观现在正像一只喷火龙一样的教授,而且那火还是她点的。

索性叹口气,坦白道:“好吧好吧,我怕你进去被火燎到。”

“……”沈靖川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你干了什么好事?”

“嗯……我单方面向他宣布了一个决定,大概教授并不太能认同……于是,”她抬手指了指刚刚走过的方向,“‘砰!’火山爆发了。”说着双手还模拟着岩浆喷出的动作在空中胡乱挥动。

“……”

沈靖川喷笑出声。

“……”

谭璐予面无表情。

沈靖川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她,谭璐予心中默念这是我师兄,还是我老师,不能打,打了就没人收拾烂摊子了,总算按耐下了一脚踹上去的冲动。

“……再笑下去明天你就能在邮箱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的骚扰信件。”谭璐予慢吞吞道,“我保证。”

“……”

沈靖川勉强收敛些许,嘴角还是忍不住的上翘,刚准备开口又被谭璐予打断。

“请你吃饭,”斜他一眼,“你别说话,我怕我反悔。”

“……那我要吃贵的。”

“可以啊,上次你借给我那套病理图解就不还了。”

沈靖川被噎了一下倒也不气,三两步上前走在谭璐予身边,歪着头打量她。

“怎么了?”

“我觉得,”他想了一下,“你今天心情很好?”

谭璐予被他问的一愣,正想该如何回答,又听身边人开口道。

“我们去学校附近那家中餐馆吧?感觉还不错。”

扭头看了他一眼,专注于在手机上敲敲打打预约餐厅的沈靖川并没有察觉到。

“这说不定是我在这里请你的最后一顿饭了,沈老师。”

谭璐予自顾自埋头往前走,没有注意到身旁人已经从手机上转移到她侧脸的视线。

“我要回国了,定居的那种。”

她站定看他,将情绪满满堆在脸上。

沈靖川自认识她以来,头一次见到谭璐予笑的这样放松,仿佛一个疲惫不堪的旅人终于行至终点,一口气扔掉了所有的重担。

他眼神柔和:“想开了?”

“嗯!”她重重点头,“我任性的太久了,忘了青春期早就结束了。”

沈靖川闻言忍俊不禁,大手不顾眼前人的挣扎揉上她的发顶。

“所以就是因为这件事,你把我们彼得潘惹得要掀房顶了?”

谭璐予的导师丹尼尔教授年事虽高但性格如顽童,被学生们爱称为“彼得潘”。

“我推掉了教授给我的offer。”她摊手,“还说要回国上一线,教授觉得我简直是疯了。”

她是教授手下年纪最小的学生,一向颇得偏爱,从她开始撰写毕业论文时,教授就已经开始各种强势放话要她留在身边做科研,甚至连她的毕业论文都没有过于苛刻,虽然也有数次被狠狠打回,但比起她的师兄师姐们已经是好的太多了。

“那完了,看来这顿饭我是吃不上了。”

谭璐予挑眉,目含威胁。

“我可能帮不上你了,小师妹。”沈靖川作无奈状。

“因为,我也不想让你走啊。”

看着面前人一脸直白的你有病,沈靖川收起淡笑。

“长大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非要逼自己去面对,你强揪着过去不放只能证明还没有从过去走出来。”

“不要回头,往前走,往上看。”

谭璐予看着难得表情严肃的沈靖川,也不由得认真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逼过自己。”

“什么?”

她微眯起的眸子似乎有流光闪过,一旁的沈靖川似乎是被闪到了一般,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心慌意乱。

只听谭璐予话音清脆: “我不会回头,更不会活在过去。我的每一步都在往前迈,向我想去的方向。”

“因为有个人太傻,他舍不得我为难自己。”

倏地,她莞尔一笑,深邃黑眸里光彩熠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名字叫童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孟云山山洞里,一普通仙族士兵,被抽干了血,皮肤干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对面一位深绿色女子手中,一血色圆球在缓缓转动。“哼,本想直接给你个痛快,没想到还有点用处。”说着,素鸢双手翻转几回,血球迅速褪色,继而转为金色,只是颜色非常黯淡。素鸢嫣然一笑,收回金球。往洞外走去。孟云山山洞,隐在一片翠绿的藤

  • 我眼前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5章

    步羡于人间再次见到辛古时,但见少年满眼的狠厉,通身还透着一股子倔强,发干的嘴唇裂开来,头发也打髻中散开来。暗红的衣摆被浸湿,甚至可闻见算不得浓的,似有若无的血腥味。辛古背倚着一株枯木,嘴角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目光凶狠,不远处还有几具尸体,和辛古面前这群家伙身着相同的暗紫色的衣服。步羡搭着散云偶然路过

  • 三国:我就是NPC在线阅读灾难

    异形龟注视着二人,朱天豪发现后,手里开始聚集火焰。虽然知道不会有任何作用,不过不能随便死了对吧。然而,异形龟看见火焰后,竟伸头到了地上,朱天豪十分茫然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然而异形龟就这样一直低着头,朱天豪壮着胆上前摸了一下,异形龟纹丝未动,朱天豪似乎明白了什么,背上青鱼坐在了异形龟的头上,果然,异形

  • 孤独网游第三章

    第三章纪雪:“……”她有那么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眼看着顾大少就这么越哭越悲伤,越哭越难以抑制,纪雪沉默了。林晟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终于停下来,抬头,用湿润乌黑的眼睛望向纪雪,说话带着鼻音:“还好有你在,不然……小七要真的出了事,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纪雪:“……”她再次确定

  • 契月吻之约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年8月,正值暑假天气最热的时候。城市像篜笼一般闷热无比,人们则像刚刚上锅的馒头,在篜熟之前纷纷四处逃亡,争先恐后前往雾山去躲避酷暑。雾山是近两年才被开发出来的风景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神秘。据说开发之前,这里常年烟雾缭绕,宛如仙境。四年前,一支探险队徒步去雾山,也不知是碰到什么机关还是触动了

  • 我在三国登录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有人出生,有人死去,有人退休,有人升职,有人成长,也有人堕落。星际移民最终没有实现,类地行星难找,大批量太空运载也难以实现。漫威中灭霸的一下弹指,宇宙间的生命随即少了一半。二十年这个不长不短的时间,也像灭霸的弹指,清除掉了人们的痛苦,担忧记忆,人们只愿意活在美好的回忆里。

  • 不良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清场看着蒋凌西冷下来的俊脸,颜钟意笑笑,放缓语气,踏回了导演与女主演之间应有的关系节奏里,转移话题问道:“蒋导,不是要讲戏吗?”“你需要我给你讲这场吻戏吗?”蒋凌西抬眸,毫不退让地看着颜钟意,并不肯让往事过去,更不肯让她缩回剧组同事关系的外壳里,“递给你的电影剧本,为什么不接?”颜钟意在大热电

  • 妙手医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黄昏二(下)“历史未必完全是人写的”,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1941年,流亡在西迁路上的某学者在日记中写道:“如果相对论基本正确,那么,在一个时空之外,肯定存在着类似时空。就像多维函数中的不同维,彼此相似,却不尽相同。如果其中某一维的存在投影到另一维之上,由于各维发展的不均衡性,对历史发展的影响将是

  • 东方演义之第四章

    “那么轮到我表演了!”千羽冲向翼人,翼人见状,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往下降,千羽怎么放过,也跟了上去,翼人转身甩出几片羽毛,千羽左手凝盾,挡住了这些爆炸羽毛,他甩开爆炸的烟雾时,发现翼人不见了。千羽缓慢的飞行,寻找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靠!跑了?”这时千羽听到他上面传来一阵破空声,立马转身双手格挡,

  • 推倒与反推倒公式真武荡魔真诀(跪求收藏)

    ※※※看看自己此时的状态,真武心中不禁暗道:“以我现在的脚跟想要化形而出,恐怕至少也得太乙境的修为才行...”要知道真武身为先天神魔,其脚跟即便是比之后世的那些天道圣人,他恐怕也丝毫不差。后世的三清圣人,乃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元神所化,大名鼎鼎的十二祖巫,乃是盘古精血化形,妖族的东皇太一,帝俊是盘古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