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之地图编辑器在线阅读第8节

2021/4/8 16:23:25 作者:转折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地图编辑器
都市之地图编辑器
作者:转折来源:飞卢小说网
黑暗元年。全王牧天,东海边栽下一颗恶魔之树。全王牧天,收养了一条蛇,一头牛。全王牧天,收留了七名性格古怪的小女生作为员工。......千万年后,牧天回首发现。恶魔之树修练成神灵,蟒蛇化作金龙,黄牛变成仙骑,小女生们纷纷成为九天女帝。这是一个养成的故事,一个全知全能的造物主养成了妖神、养成了仙兽、养成了七个女帝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蒋锵锵饿得前心贴后背,却没有心思碰炕桌上的饭食。

她的右手下意识抚着左手腕,拇指比在腕间轻轻揉搓。同时,伸长了脖子往院子里看。仿佛看到那对母子的身影,心里就能踏实一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师娘才带着儿子回来,并向三人说出他们的决定:

戏班子如今没钱养闲人,两个女孩终究还是要走,却能保证帮二人找个好人家,承诺不会将二人卖到那种龌龊地方。

师娘将这个任务交给儿子,借机历练。

三秀抱着师娘的大腿一叠声欢呼:“师娘万岁!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蒋锵锵却呆呆坐在原地,虚弱地依着墙,大脑一片空白。

小小老板为人厚道,由他来办这件事,武生和冯爷不好再插手,她们的前程这回总算是保住了。

蒋锵锵事先做过很多假设,却不敢幻想这么完美的结局。她偷偷觑了冯爷一眼,从对方吃大便的神情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哼,谁让他放肆至此,逼得糊涂师娘也生出了戒备之心,他这才叫自作自受。

好开心,她终于可以开饭了!

蒋锵锵赢得了阶段性胜利,可她还没美上两天,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五岁的她对于主家而言,年纪实在太小,暂时做不来事。而五年的合约只不过能将将把人调-教出来,约期却转眼就到了,哪个主家乐意买这样的小孩子?

与蒋锵锵的无人问津相反,三秀的行情非常好。

一早便有几户人家相中了她,只是都不是豪门大户,对价格很是敏感,一个个全渗着不愿意出价,非要耗到戏班临走那天再狠狠地杀一杀价。

蒋锵锵和小小老板都沉得住气,偏三秀比哪个都着急,不想和蒋锵锵分开。

三秀拉着蒋锵锵当街唱对儿戏,希望被人看中,把两人一并带走。

蒋锵锵却不以为然,认为本地的戏班子没有实力培养小孩子。但凡他们有那种实力,当地大户唱堂会也不必舍近求远,大老远找冯师父的班子过来献艺。

三秀跺着脚急道:“那总得试试啊!锵锵,你拿手的只有唱戏。大不了……大不了我再多签两年。反正要是没有你,我早就签下死契,和那两个倒霉鬼一样被卖到那种龌龊去处。就算这回多签几年,也强过那里百倍千倍。总之,咱俩不能分开!”

蒋锵锵感动得红了眼眶,自然无有不依。

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三人直折腾到下午,还真让他们逮到了一位大老板。

白老板四十多岁,衣着体面,一张脸更是保养得有如妇人。他说话时总是掐着兰花指,手指上的祖母绿大戒指在人面前晃来晃去,想不注意都难。

蒋锵锵一下就听出他的京腔,猜测他是个京剧旦角演员。

三秀拿出百倍热情奉承,没一会就把白老板捧得飘飘然,笑得连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花。

可惜无论她怎么卖力,白老板却咬死只要三秀一个,对蒋锵锵全无兴趣。

蒋锵锵见他出价痛快,似乎对三秀极为中意,不想误了好姐妹的前程,不停给她使眼色,要她适可而止。

三秀却不肯放弃,磨着白老板带几人一同回了客栈。

小小老板悄悄给三秀竖起拇指,拉着蒋锵锵坠在后头,低声嘱咐:“我看他八成不是单人独行,待会要是见到其他老板,你可要好好表现。”

果然被小小老板猜中了,白老板一行共有七八位,合包了一所小客栈。

蒋锵锵才拐过院里的小影壁,就见一个秃瓢汉子扬声招呼起来:“哎我索,介是哪里拐来的小鬼女,脏得可多尊啊!”【谐音,小闺女长得多俊啊】

天津话在蒋锵锵心里等同于相声,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嗓子,噗嗤一下乐出声,招来三秀的白眼儿。

三秀恨铁不成钢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乐?给我机灵着点儿!”

两人说话的功夫,秃瓢的大嗓门已经引来好几个看热闹的。众人七嘴八舌的打听,恭喜白老板拣到了个宝。

白老板捻着兰花指,得意地笑道:“这算什么宝?听听这一嘴的怯话,回去且得拾掇呢。”

小小老板抓住时机向众人推销蒋锵锵,为了博取同情,把冯爷将另两个女孩卖到窑子的事也一并说了。

天津秃瓢非常捧场,吵吵着让蒋锵锵先来一段儿听听。

蒋锵锵会的戏不多,自认为只有《打金枝》中的“有寡人为山河非为容易”一段还能拿得出手。

当初为了给三秀搭档,师父多少指点过她几次。虽谈不上多精,好歹上过几次台,此时倒也能拿出来唬唬人。

两人牟足了劲表演,一段唱下来也算超水平发挥。

白老板抱臂观瞧,一脸的春风得意。

他身边的朋友也不住点头,低声赞道:“还真不赖!这丫头身上有戏,一看就是吃这碗饭的。啧啧,看那双眼睛多灵分,您这回可是抄着了!”

同样啧啧称奇的,还有天津卫的秃瓢汉子,一连声夸蒋锵锵聪明,小小年纪就能唱得有板有眼,激动得两眼放光。

二人才将将唱罢,便有好几个人哄着他买徒弟。秃瓢哈哈大笑,咋咋呼呼走过来,拉着蒋锵锵上下摸骨。

他蒲扇似的大手先掐上蒋锵锵的肩膀,捋着胳膊往下走,摸到下边突然收手,猛然向后一跳,扯着大喇叭嗓子怪叫:

“介尼玛是个小鬼女啊!骗钱啊?介弄得可叫嘛事儿啊!”

蒋锵锵和小小老板相顾茫然。

三秀慌忙摇着小手解释:“我们没骗人!这是我小师妹,名叫蒋锵锵。她剃头是为了洗头方便,怕长头虱子。刚才全怨我们没有说清楚。我给各位老板赔罪,您大人有大量……”

蒋锵锵听她一说才如梦方醒,摸着自己的毛寸,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好,唯有随着三秀一起向众人鞠躬。

误会说开,秃瓢搓着油光锃亮的脑壳大笑,一个劲摇头说“没想到”,还解释说他本想收个小秃瓢,结果却撞上个女娃娃。

此人口快心直,毫不掩饰对蒋锵锵的喜爱之情,却明确表示:他不收女徒弟!

直到此时,蒋锵锵和三秀才搞明白一件事:原来京剧和河北梆子规矩不一样,京剧台上鲜有女人的踪影,而且大多数艺人都不收女弟子。

近几年风气渐开,倒有一些旦角艺人乐得收女孩子,培养出来后,令其南下给自己扬名。

南方沿海地区风气开化,活跃着一批由女人组成的“坤班”。作为京剧大本营的京津两地,近两年没少向这些坤班输出好角儿。

买下三秀的白老板,正是京城的花旦名角儿,估计也是看上了南边的市场。

蒋锵锵暗暗叹息,看来她和三秀的缘份尽了!

三秀急得直抹眼泪,不管不顾地跪在地上,逮着谁就抱谁的大腿,求他们收留蒋锵锵,不住哀求道:

“小师妹是我家邻居,她家的事我最清楚。实在是穷人家活不起了,这才签的卖身契。她父亲可是一分钱也没拿,只是想让女儿找个饭辙。我们全是好人家的闺女,不想去那种见不得人的地方。求求各位老板行行好,就收下她吧!别看她年纪小,可比我聪明多了,戏词一学就会,吧啦吧啦……”

蒋锵锵上一世从没求过人,更别说下跪抱大腿这种。她寒着脸拉三秀,却怎么拉也拉不起来,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这时一个公鸭嗓问道:“赎她要多少钱?”

蒋锵锵诧异地看向小小老板,却对上了他的一脸蒙逼。

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人群中多了位高挑的白净少年,看似与小小老板年纪相仿,也正处在变声期。

小老板见到同病相怜的难友,热情地取出蒋锵锵的卖身契,又报出母亲定下的数目。

少年正要回话,一位相貌忠厚的中年人慢悠悠上前拦住他:“我说马泰啊,这丫头脑后音是不错,不是不能学程派。只是……她现在年纪太小,我一时也不大拿得准,只是听着似乎没有雌音儿。她这条嗓子要是唱老生,那才叫阔气呢!你可别好心办坏事,带她入错了行。”

马泰笑道:“瞧张师傅这话说的,我还没出师呢,要她干什么?这不是看她怪可怜见的,想还她一个自由吗。”

小老板连连作揖:“多谢马兄高义!你的好意,我代小师妹领下。可锵锵没了亲人,就是赎身也无家可归。若不投个好人家帮佣,或是找位师父学徒,日后靠什么活下去呢?”

马泰只想帮忙,哪里想得到那么远的事,一下子被问住了。

就在这边尴尬的时候,不知哪位在人群中喊道:“海老板不在这儿呢吗?您专爱收女徒弟的,快来看看这个小丫头,嗓子不坏呢。”

人群闻言左右分开,从通道中阔步走来一位魁梧的中年人。

此人大约四十出头的年纪,一身绸缎长袍,大热的天仍一丝不苟地套着黑马褂。他挺胸腆肚地站在那里,端的是不怒自威。

海老板生得方头大耳,鼻翼两边深深的法令纹,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昭示着主人不好惹的性子。他揉着一对保定府的大铁球,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动,垂着眼上下扫量了蒋锵锵几眼,大喇喇问道:

“是学新派直隶梆子的?平时都怎么练功啊?”

三秀闻言眼睛一亮,立即挺直身子抢着回话。可不等她说完一句囫囵话,却被对方喝止住了。

海老板沉着脸冷冰冰地问:“哪个问你了?难道她是个哑巴?”

蒋锵锵一见来人这么横,忙上前挡住三秀,站直身子鞠了个躬,这才规规矩矩地回答问题。

海老板挑眉:“咦,你会京腔?”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经他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么半天全是三秀在说话,蒋锵锵除了唱过几句直隶梆子,竟是一句话也没说过。

谁能想到一个唱梆子的小孩子,居然一口纯正的京腔儿。

秃瓢搓着光溜溜的头顶笑道:“介小鬼女可真哏儿,还留了一手儿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惊婚:嫁给男闺蜜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季准请客,韩斌在旁边嚷嚷,强烈推荐吃火锅。陈松想起季准那十级洁癖,还吃火锅?绝对不可能。果然选了家装修高大上的烤肉店,肉有服务员烤好端上来,一点烟火气息都不会有,还是分餐制。韩斌一边抱怨季准龟毛,一边将一大片淋着酱汁的牛肉塞进嘴里,口中瞬间爆发出的美味,让韩斌吞下了抱怨,大快朵颐。原本略带拘束

  • 前世今生守梦人第九章

    09。。。。。。。。。。。。。。。。。。。。。。。。。。。。。。。。。。。。。。。。。。。。。。。。。。。。。。。。。。。。。。。。。。。。。。。。。。。。。。。。。。。。。。。。最后一刻,肖思紧紧抱住叶右,停留在他体内久久不愿退出,发现叶右一动不动呼吸微弱,肖思心里咯噔一下,扳过他来看到他脸色苍白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节

    秦川十七岁之时,偶然间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商朝末年,他以强大的能量帮助武王姬发击败了商纣王。战国时期,他又帮助秦王嬴政扫清六合,统一华夏。从那之后,他沉睡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人了,他也成为修行高人心目中的神话,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一位觉醒的王者。………………东汉末年,各地群雄并起,统治了四百多年的

  • 网游之幻凝世界第五章

    阮茵茵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明明陆止砚也没有说让自己帮忙解围,自己还上赶着说出那种话。她躲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想着等会出去绝对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就好。补完了妆,她推开卫生间的门,刚准备往前走,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身材高挺瘦削,站姿虽然随意,但却像是有备而来。阮茵茵不认识陆匀墨,况且陆匀墨和陆

  • 四方艳谭之 枕竹在线阅读第三节

    耳边嗡嗡的噪声搅得张略头疼欲裂。不过他的意识倒是渐渐恢复了一些。但同时身体剧痛也同时涌上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经。“哼……”张略忍不住的**了一声。若是平时,再痛苦他也不会吭一声。可此时他毕竟刚从昏迷中恢复了一些神智。**声也几乎是无意识下发出来的。“队长!他醒了!”张略听到一个有着闽南那边口音的人用普通

  • [黑篮]心跳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瑾阳住院第三天后醒来,他腹部被捅了个大口子,听说肠子都要漏出来了,是有人用毛巾绑着,这才把伤口堵住了。进病房前程勇先去问了医生,确定瑾阳没什么大问题后,才进去。麻药已经过去,缝针的伤口撕扯着疼痛。瑾阳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他妈让医生给他打麻药,好睡得舒服点,可他不愿,生生挨了一晚上。程勇进来的时候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彻夜,你在看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传进耳里之时,齐彻夜正在发呆。显示出某个网络页面的平板电脑就放在膝盖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盯着“传奇的美国精神——美国队长的来源始末”这篇人物介绍长文看了半晌,两眼放空,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天边。在美国队长之前,他依次搜索了“复仇者联盟”“奈特·戴维斯”“詹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第8章在线阅读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长呢?苏晓风可以告诉你,很短,短到他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司马姗岚的床上!?【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鬼:别看我╭(A`)╮我什么都不知道)慢慢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被灌醉了?好像是姗岚姐硬拉着他喝酒,结果自己喝完一杯就醉倒了?对于这一点苏晓

  • 民间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片石林,有风,微弱,恰似无声,点星幽冥火,在星空摇曳,宛如来自幽冥的鬼魂一般。这时,一个佝偻的人影,悄然出现。他黑衣裹身,步行沉稳,漫步向东而去,一座阴森而又诡异的墨色宫殿,逐渐在他眼前浮现。天魔宗,九幽魔殿,魔道至尊的埋骨之地!在那邪气森森的魔殿之中,昔日纵横整个东荒大陆的魔灵,就在此地安息

  • 千年之后才开启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叫连翘奇巧儿等人守在门外,将司信唤了进来,外面的下人往门里望去只能看到大小姐再与司信说着话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司懿久久不曾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司信一开始也是耐心等待,可是到了后面却发现司懿还是不曾有人和说话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却不曾说出任何的疑问,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但偶尔却感觉到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