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红楼穿越成林之孝家的在线阅读第2章

2021/4/8 15:52:39 作者:鱼际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楼穿越成林之孝家的
红楼穿越成林之孝家的
作者:鱼际来源:晋江文学城
乔茜穿成红楼梦中王熙凤的丫鬟,赐给林之孝当老婆,一次困境却给了她一个空间,本想一走了之,却被林之孝打动,想起贾府的结局便留下来努力和林之孝脱奴籍,好不容易在贾府办事脱籍后出府一路走,却总有红楼中人跑出来,究竟是穿越的蝴蝶效应还是什么?注:请不要考据历史著作,此文为自由发挥( ̄ˇ ̄)/n(*≧▽≦*)n

而此时的后院里,女眷都已到齐,趁着这满园春色,花团锦簇,热闹非凡。

麟王妃微笑着招呼各府夫人,还把人一一介绍给叶容认识。

“王妃好气色啊……”

“这是容小姐吧……”

麟王妃微笑点头示意。

这些命妇浸淫内宅多年,麟王府的后院是个怎样的光景,不用想也知道,但是麟王妃的面子还是要顾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让麟王妃不痛快的事和人。

“相国夫人也来了,容儿,快来见过相国夫人。”

相国夫人可以说在整个权贵圈都是出了名的稳重贤淑,持家有方。更主要的是,秦相国只娶了相国夫人一人,正所谓琴瑟和鸣,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见过相国夫人!”礼数周全,叶容的礼仪是麟王妃手把手教出来的,一举一动都是名门闺秀的典范。

相国夫人看了眼站在麟王妃身边淡妆素裹却依然十分出挑的叶容,笑着说道:“容小姐可真是个标致的人,王妃真有福气!”

虽是第一次见到叶容,但是相国夫人对叶容的印象不错。她看人一向很准,这女子的容貌气度都是极佳的,只是败在了出身上,真是可惜了……

叶容打量了一眼这个大兴的传奇女子,虽然上了年岁,但是保养得宜,丝毫不显老还散发着成□□人岁月积累的风韵,一身绛紫色流云锦装,稳重却不落俗,益发衬得相国夫人出身百年世家的沉稳大气。

相国夫人与叶容对视的时候温和一笑,叶容不禁感慨,这气度……

麟王妃笑道:“相国夫人才是福气满堂,我听王爷说昨日圣上夸奖了府上的大公子公务办的好,可见相国夫人教子有方。”

相国夫人谦让道:“为朝廷自当尽心尽力才行。”

秦相国家的两位公子才思敏捷,深的皇上信任,虽然在朝中职位不高,但是毕竟年轻,再有秦相国的指点,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

麟王妃敛了笑,又道:“昨儿沛国公府来人说国公夫人身子不爽利,我还说明日过府去看看国公夫人呢。”说到沛国公夫人时,麟王妃脸上带着淡淡的担忧。

相国夫人是沛国公夫人的远房侄女,虽是远房但是相国夫人与沛国公府一向走的近。

“劳烦王妃挂心了,我昨日去看过姑姑了,太医说只是中了些暑气,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麟王妃明显松了口气:“最近暑气是愈发重了,国公夫人是长辈,我理应去探望。”侧身对叶容说:“容儿,明日你跟我一起去探望国公夫人。”

叶容冲麟王妃行了一个礼,回道:“是!”

叶容眼眶微红,王妃的举动是何意,叶容如何不知,她竟不知这个养母待她至此,这份恩情,让叶容心里泛涩又带着温暖。

相国夫人闻言一怔,看向叶容的眼神中那可惜佳人的神情已经变成了微微的震惊,起初听到外界的传闻,她只当是人口相传夸大其词,如今看来,外界的传闻根本就没有表现出叶容小姐的真正受宠程度,麟王府的容小姐真的很是得王妃宠爱!

单就麟王妃只带了叶容来招呼她们这些女眷就足以表明叶容在麟王府独特的地位,而麟王妃又当着自己面说要带叶容去沛国公府,便是代表了麟王府,还表达了另外一层意思,叶容背后,站着的还有镇国公府。虽然镇国公府势力大不如前,但是威信依然在,谁要是敢挑衅镇国公府的权威,那后果必然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就是这么须臾的功夫,相国夫人对叶容的看法便发生了大转变,以叶容如今的情形,只要麟王妃尚在,她的一生必然是富贵荣华。

嘴角一弯,相国夫人看叶容的眼神更加柔和了,没了先前的惋惜,她觉得堵在自己心里的这口气顺畅多了。

相国夫人细微的变化,麟王妃自然察觉到了,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外界的传闻毕竟只是传闻,她要的是叶容实实在在的在权贵圈站稳脚步。

“容小姐去的话,想必我那姑姑身子会好的快些了,容小姐这么标致的人,看着都让人心情好上不少,那可比灵丹妙药都管用。”相国夫人打趣道。

叶容耳根红了红,低着头不说话了。她前世今生加起来有也三十好几了,但是不表示她脸皮厚,被人这样夸她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脸。

相国夫人一看叶容脸红了,轻笑出声。

麟王妃也笑道:“容儿脸皮子薄,相国夫人过誉了。”

看了一眼别处道:“相国夫人先坐着……”

“王妃请。”相国夫人道。

叶容再次冲相国夫人福了福身子,才跟着麟王妃去招呼其他人。

看着叶容娇小却坚韧的身影,相国夫人总觉得她跟一个人很像,尤其是她眉眼间的神色……带着点点傲气上扬着自信却洋溢着恬淡。

“这是太师夫人……”

“这是……”

……

没有见到兵部林勇的家眷,叶容心里有点遗憾。她得到消息西南驻军主帅谢天磊半个月后回京,这一回便再无离开的可能,根据她的猜测,最有可能派去西南边关的将领便是林勇。

西南……林勇!

这对她来说或许会是个契机。

趁着王妃与人热聊的间隙叶容偷偷溜了出去,她是一个有着七窍玲珑心的人,王妃刚刚的举动,无外乎是想让她在各夫人诰命面前露脸,为的是给自己找个好人家,王妃为她打算的是很长远,她心领了,只可惜,她怕是要让王妃失望了。

沿着一条回廊,没有目的的往前走,风吹荷花香,夏日里最能宁神的就是莲花的淡雅了。

叶容回头看了一眼热闹的院落,如果娘亲还活着的话,应该也是这其中的一位。

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姹紫嫣红的的美景,她的心思,从五岁开始就只关注一件事,就是她的父亲顾顷之。

顾顷之,曾经赫赫有名的东军大将军,最后却以私通外敌叛国的罪名被先皇诛九族,当时不到五岁的她--顾榕笙,在父亲亲卫兵的掩护下出逃,才留下了一条命。她的父亲,是战场上的王者,是最忠于朝廷的人,通敌卖国?她不相信!她此生唯一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为她父亲平反。这条路有多难走,她想象的到,就算是铺满荆棘,她也要往前走,这是她此生的目标。

于是就有了叶容的存在。意外的她被麟王收养,成了麟王府的容小姐。

叶容,是她取本名顾榕笙前两个字的的一半来组成的,在她看来,她的名字就是她身份的象征,就算是隐姓埋名也要保存之前的痕迹!

所以她不顾麟王妃的反对,毅然决然选择了习武,因为她知道,终有一日她会代表顾氏子孙展现顾氏的风采。王室贵族里习武的千金小姐真的少到可以忽略,叶容恰恰就是那个特例,当然权贵里还是有不少千金小姐习武的,但是多是出自将门,这样就更加显得叶容特立独行,好在她也确实按着麟王妃的期望长成了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样。

名字和武艺,是她最后的念想。

她依稀记得父亲最后抱她时所说的话:

“榕儿,等父亲打完这场仗就教习武教你骑马好不好?”

“好呀……”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天真的躲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小女孩,声音里是孩童独有的软糯清脆……

“哈哈……”

这一切仿佛发生在昨日,只是为什么什么都变了,她什么都没有,连自己的姓名都要抛弃。

不知不觉,叶容已经行至花园深处,静坐于凉亭慢慢的平静自己的心情,或许是因为看到别人家享天伦之乐她才会那么烦躁吧。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经历过家破人亡,看透内宅的纷争,在叶容的心里,善良有时候是对自己的残忍。

麟王妃发现叶容不见时已是用饭的时间,心底轻叹一声,叶容的性子她清楚,如果不是为了她,叶容是不会和府里的人,尤其是后院的那群女人有任何瓜葛的。

她一个没有孩子傍身的王妃,照看不了叶容一辈子,所以才希望叶容能有个好归宿,后半生有个依靠。而麟王妃给叶容挑中的良人便是沛国公二儿子的长子,再有个分量不轻的保媒人,这事就成了。

不知道坐了多久,前院的喧哗声渐渐变弱,于她而言恍若未闻,耳边只剩下蛙声和蝉鸣。

左手拂了拂被风吹落的青丝,精致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双唇,睫毛在微风中颤动。这一幕定格在高阁中的男子眼里。

美人他见得多了。

这种自成一个世界,与周遭格格不入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可能是一个姿势坐久了,叶容转身,抬眸就看到不远处的高阁中,一个绛紫锦袍男子迎风而立。

衣摆猎猎,青丝飞扬。

叶容被这人惊艳了一把,不光是因为他那俊如玉的容颜,更多的是被他的气场震住了。安静宁和中又透着高不可攀的高贵气息,而叶容敏锐的发现,那温和的外表下透着冷漠和疏离。

叶容微微蹙眉,心里纳闷,这是哪家的公子?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前院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被一个男子如此盯着,叶容有点尴尬,起身,向着男子行了一个礼。

男子颔首回礼。

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

看着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不过这也只是她一瞬间的念头而已。

叶容起身,径直往回走,今日府中人多,她还是低调些好。像眼前的这个男子,她叶容就惹不起。

看着叶容离去的背影,男子对身边的小厮丁白说:

“查一下刚刚那个女子。”

“是,王爷!”

王爷,没错,他就是当朝的景王爷司马泽,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无数少女的钦慕对象。用了午饭出来散步好巧不巧撞上叶容。

丁白退下后,司马泽的嘴角上扬,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浮现,这一笑,天地失色,如果叶容现在还在的话,肯定会说:妖孽!

丁白要查个什么人,也就是一会的事,不消片刻,丁白便跑了回来:“爷,那位就是麟王府的容小姐。”

司马泽唇角扬起一抹淡笑,微垂下双眼幽幽道:“原来是她啊。”

原来是她是什么意思?好还是不好?丁白讶异的抬头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于是乎司马泽那微扬的唇角勾勒出的美好画面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映入丁白眼中,丁白就觉得眼前一晃,唉,主子太英俊了也不好,时不时的就会被晃眼!

“爷,这会宾客都散了,咱们要回府吗?”

丁白也搞不定主子这会是怎么打算的,便小心询问了一声。

司马泽转头说:“去拜访一下皇婶吧,本王有好久没拜访皇婶了。”

丁白张着嘴看着司马泽,拜访麟王妃?真的是去拜访麟王妃的吗?为什么他觉得自家主子其实是想去“拜访”麟王妃最宠爱的容小姐呢!

麟王府的三位郡主自出生之日起便受世人瞩目,而这位容小姐更是传奇的存在。只因为,这位容小姐并不是麟王的亲生女儿,却深得麟王和麟王府的宠爱和重视。丁白作为景王的随从,自然要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叶容的真正受宠程度在清贵圈都是令人震惊的,外界传的神乎其神的女子,原来竟是这样一个清新绝色的主。

丁白走在前面给司马泽带路,司马泽又回头看了一眼叶容刚刚坐过的凉亭,眉头微不可察的动了两下,旋即走下阁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落地一本葵花宝典在线阅读第1章

    清晨,晨曦微露,雾气还没散去。章老五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从郊区进了一大批蔬菜和鲜肉。他在大学城开了一个小店,辛苦经营,还能赚点钱。回到店门口,他发现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鲜嫩的红色肉片,肉质紧致,稍稍带一点肥肉,看着像是牛肉。可能是某位邻居掉的,这一袋子可值不少钱,章老五赶快把袋子藏进店里。学

  • 卮罹之第三章

    温妮莎头发中间夹杂着几点白花花的玩意儿,估计是从犯人脑门上的弹孔溅出来的脑花,一想到这她就拱起腰干呕,幸亏没吃什么东西,只是恶心了一会。“我们让你来GCPD呢……”老男人说着,但是故意停顿了一会,引得温妮莎直起腰身,抹了一把嘴巴——除了唾沫之外什么都没有“是为了让你办理一下暂住证,这样你在哥谭就可以

  • 后世书之修炼准备

    从厅殿退出后,苏宸四人便被张执事带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收拾东西后就该搬到合欢宗内门去了。虽说尚未开始修行,可在苏宸他们见过各大长老后,光凭“宗主之子”的身份,就应该按照规矩换个符合身份的住处。当张执事谈及各个弟子居的环境时,苏宸微笑道:“既然我是兄长,自然是要让着弟妹们的,便由弟妹们先选罢了。”果不

  • 受之无愧(G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没想到师长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只好讪讪笑了笑说:“师长,一个人没有水,没有食物,在沙漠里,失踪时间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找不到他能活着的理由!”师长点点头说“你这分析,也不能说错,换做别人色话,的确没有任何的生还可能,可他不一样,他是彭加木!”我一脸糊涂的问道:“彭加木是神吗?难道不是人?”师长冷

  • 零班档案第四章在线阅读

    “多谢大哥讲解!”里央听罢,再次拱手。那男子却摇摇手道:“好说好说,下次有江湖上不懂的都可以来洛城找我,我叫做百晓生,专门解答各类江湖问题。”“一定再来请教!”里央拱手道。“好说好说,老弟客气了!”百晓生在自己的袖口掂量着银子,眉间那自是得意的笑。.....大概了解这血字排行榜之后,里央转头就拉着柰

  • 回到八零年代打排球第二章

    宾利先生很给力地说:“莉奇,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简也说:“莉奇,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啊有木有!伊丽莎白激动地看看宾利,又看看简,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倒是班内特夫人很感兴趣地问宾利:“亲爱的宾利,那位先生的庄园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家人都在庄园过圣诞节吗?那位先生结

  • 随身携带酷狗听听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系统想了想,忽然觉得好像也是耶。直接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一个陌生人是有点不安全。“那...那为什么要叫亡啸呢?”系统还是不解。“好听,霸气。这解释怎么样?”白啸反问。“呃,好像是这样。”结束了与系统百无聊赖的对话,白啸心中对着苍天一声大吼!老子拼了!!!再次对那些天材地宝一一叮嘱,白啸决定粉碎所有天材地

  • 云城赋缘分

    2深秋的月亮又白又亮,透过玻璃,冷冷地洒进车内。路野看着主副驾驶的俩人,此时此刻,他非常后悔。洛言偏头低低笑了声,为了缓和车内的气氛,他率先开口:“表哥,这是我朋友,我们刚才真的是在玩游戏。”在这之前,洛言已经解释很多遍了,他们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路哥抽到了大冒险,要求强吻下一个开门进来的人,

  • 猛鬼实习生之第五章·什么是社团活动 2

    吉他社第一次活动结束,夏有凡带着懵懵懂懂的情愫回了宿舍,发现张恺华正要穿衣服出门,古里古怪地望着他。“你怎么了,社团活动结束了?”张恺华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夏有凡皱着眉头说:“小怪兽你告诉我,你也报名吉他社了?”“哦!”张恺华一声大叫,这才想起来。“对啊我都给忘了,那天从外面回来顺便报了名。”“啧啧啧

  • 鬼王压身:我的鬼崇夫君全明星周末

    NBA全明星周末,那可谓是众星云集的时刻,全明星赛分为新秀挑战赛.投篮之星、技巧、三分、扣篮大赛还有全明星正赛,分为三天进行。在受伤之前,周宇凭借着场均15.7分8.5篮板7.9助攻2.1抢断1.0盖帽的全能表现,基本是稳进新秀挑战赛的,因为伤病,他将无法出战,这成为今年新秀挑战赛最遗憾的一点。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