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最后一个和尚之第六章(6)

2021/4/8 14:51:53 作者:dyzlala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最后一个和尚
最后一个和尚
作者:dyzlala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主角醒来,发现变成了一戒大师。还发现这是一个融合金庸十四本小说的大乱世。姑娘,你的笑容好甜;夫人,你的裙子好香;一样的人物,身负系统的宋洋搅动了这平静的江湖。(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太后?

薛妍穗微微皱眉,有些大意了,她先前并未考虑太后。

出手教训高婕妤,薛妍穗考虑过后果的,她能承担。

虽然薛成将原主当做了弃子,但她到底是辅命大臣齐国公薛成的女儿,不然,她也不能一入宫就封了贵妃。

只因原主自身性子弱,只会虐自己,在宫里才活得这么凄惨。

如今换成了她薛妍穗,她对薛成毫无孺慕之情,反而可以不带感情的充分利用薛成女儿的身份。

自两年前,薛成丝毫不顾忌原主,将薛华棣许给昌王,转而将原主送进宫,这也意味着薛成背叛了皇帝,选了昌王。

而樱桃宴上,她出手及时,皇帝的病掩饰了过去,没有大白于天下。

书中明确写了,皇帝的病无法隐瞒,朝中都知道他病入膏肓,时日无多,诸王、文武百官才投靠了昌王。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皇帝病得要死了,朝中大臣不会全投靠昌王。现在皇帝的病还能遮掩,那么这天下的权柄就还在皇帝手里。

至于薛成,他虽是辅命大臣,权势赫赫,却绝称不上一手遮天,他忌惮甚至惧怕皇帝。否则当年他就会默许崔氏杀了原主,而不是将她送入宫。

薛成只有两个女儿,原主这个长女再不得宠爱,她也是薛成的女儿,送女入宫,代表了薛成对皇帝的忠诚,哪怕是表面的。

所以,皇帝一日没有失去帝王的权力,薛成和昌王等人都只能暗中蓄势,默默等待皇帝的死期到来,在这期间绝不敢太狂妄张扬,引起皇帝的杀心。

薛妍穗冷笑,薛成要韬光养晦,她偏要嚣张跋扈,为了大局,薛成就算气得吐血,也得背下她捅出的篓子。

而皇帝,在她亲眼见了他发病之后,还能好好的活着,已经代表了皇帝的态度。

她既是辅命大臣薛成的女儿又是贵妃,区区一个高婕妤,她教训也就教训了。

唯独忘了还有个太后。

这也不能怪薛妍穗思虑不周,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她只见过一次太后,还是随同一众嫔妃一起见的,行了礼就被打发走了。

见过入宫的嫔妃后,太后就离宫了,据说太后身子不适,要经常泡温泉才能缓解,太后这两年长住行宫。

吴贤妃见薛妍穗沉默不语,以为她是心虚害怕了,“怕了?本宫告诉你晚了,太后娘娘最重规矩,一定饶不了你。”

她说话时,习惯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对方,这个动作充满挑衅,极其无礼。

看着那根晃来晃去的手指,薛妍穗蹙眉,越来越不耐烦,真想剁了它。

吴贤妃还在滔滔不绝,薛妍穗脑子里那根忍耐的弦终于断了,一把捏住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吴贤妃惊声。

“又粗又短,丑死了。”薛妍穗啧啧有声,还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故意和吴贤妃的手对比。

只见一只手手指纤长细嫩,堪称纤纤玉指,而另一只手本就有些短胖,平日里还不觉得如何,可最怕对比,一比之下,美得愈美,丑得越丑,简直有些不堪入目了。

上百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牢牢盯着,这美与丑的对比太直接,也太惨烈,就算吴贤妃的人,一眼看过去第一个想法也是果然又粗又短,丑!

吴贤妃羞愤欲绝,她自视极高,无论容貌、家世、才华,除了一个薛二娘薛华棣,她再没服过人。

可现在,这对比如一记狠辣的耳光扇在她脸上,又一次,她又一次因为薛妍穗丢尽了颜面。

吴贤妃目光恨毒,“贱人,你该死。”

薛妍穗捏着吴贤妃的手腕猛一用力,“这么丑,本宫真想替你剁了,省的丢人现眼。”

她的双眼认真的打量着,似乎在估量从哪里下刀最合适,吴贤妃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尖叫着抽回手。

薛妍穗看了看吴贤妃带的人,乌压压的一大片,一比,自己这点人太少了,她真情实意的叹了口气,真是遗憾。

瞧了眼躲在两个膀大腰圆的宫女身后的吴贤妃,薛妍穗意兴阑珊,无法用武力碾压,斗嘴也没意思,还不如回承嘉殿,想一想太后的事情。

“回承嘉殿。”

薛妍穗带着人走了,留下呕吐得快要死了的高婕妤和备受羞辱的吴贤妃。

“娘娘,您的手……,快松手啊娘娘,流血了。”

吴贤妃双手握得死死的,精心修剪的长指甲,刺破了掌心,手心流血。

“是薛贱人的手好看还是本宫的手好看?你说。”吴贤妃脸色可怕。

宫女吓到了,愣了片刻,才回答:“娘娘的手好看。”

“啪”一声,吴贤妃扇了她一个耳光,“你犹豫什么?是不是心里觉得薛贱人好看?”

“奴婢不敢。娘娘好看,宫里没人比得上娘娘,薛贵妃给您提鞋都不配。”宫女顶着半边发麻的脸颊,慌忙的说。

“你说!”

“娘娘好看。”第二个宫女吸取了教训,垂着头张口就说。

“啪”又一记耳光,“本宫好看,为什么不抬头看本宫?”

一句句询问,一记记耳光,不管怎么回答,都避免不了挨打,而吴贤妃身边的宫女没人露出怨恨之色,她们都习惯了。

只要吴贤妃受了气,都要拿身边人撒气。

吴贤妃恨极了薛妍穗,拿宫女发完火,立即写了一封信笺,命人快马送往行宫。

“万一太后娘娘不耐烦管后宫的事……”吴贤妃立即又写了一封信,从樱桃宴上薛妍穗的大胆写起,到今日薛妍穗的嚣张,命心腹宦官出宫,送给齐国公夫人崔氏。

“姨母极为厌憎薛妍穗,不会让她得势的。”吴贤妃从暴怒中清醒,她是个聪明人,擅长借力打力,给崔氏写了信,才算放心了。

对崔氏这位姨母,吴贤妃极敬重。她虽然自傲出门名门,家族清贵,但她心里清楚,要想家族不衰,且能助她,父兄必得身居要职,成为重臣显宦。

吴贤妃的父亲原本在殿中省,虽然官职清要,却没有实权。直到借着出身崔家旁支的母亲的名义,与齐国公夫人崔氏攀上亲,继而攀上齐国公薛成,吴贤妃的父亲才做了户部尚书,兄长也补了勋卫,历练几年,便能进禁军为将。

父兄得力,她才能入宫为贤妃,这一切都是因为崔氏姨母才得来,吴贤妃对崔氏既感激又佩服。

佩服崔氏姨母慧眼识人,当年执意下嫁不过一介寒门子弟的薛成,等薛成得封齐国公,奉先皇遗诏成为权势赫赫的辅命大臣,夫荣妻贵,羡煞多少女子。

……

齐国公府在皇城南边,门庭广阔、院墙高筑,内前列十六戟,魁梧的甲士分列两边守卫,这位当朝权臣的府邸大门,无处不透露着威严肃穆。

公府后宅,花木葱茏,俱是珍品,流水潺潺,精致的亭榭点缀其中,俏丽的婢女裙裾飘飘,如穿花蝴蝶一般来回穿梭,又是另一番富贵安乐的景象。

“不好。”

锦衣少女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婢女便将手里的诗卷撕成了两半。

“粗俗。”

锦衣少女继续摇头,地上的纸越堆越多。

最后,婢女手里只剩下了一份完整的诗卷,其他的都成了地上的一堆残纸。

“胜者已出。”

锦衣少女没了兴趣,挥了挥手,命婢女出去宣布结果。

公府前面的客院里,一群士子焦急的等待着,这群来自各州县的佼佼者,人人自诩才华出众,听到环佩叮当的声响,都一脸焦灼,甚至忐忑不安,期盼好运落在自己身上。

蓝衣婢女下巴高抬,面对这群士子,身为婢女她姿态高傲,只因她是齐国公府二娘子薛华棣的婢女。

“胜者复州王恒。”婢女大声宣布结果。

“哈哈哈,我王恒胜了。”

一个士子放声大笑,其他人神情沮丧。

只有在薛府掌珠薛二娘这里拿到头名,才能得到进见薛公的机会,而本朝虽开科举取明经、进士,但每年只取寥寥数人。且即便进士及第,也只是取得出身资格,还要到吏部参加关试,新进士只有通过了吏部关试,由吏部给关牒,才取得了到吏部参加铨选授官的资格,才能步入仕途。

高官勋贵子弟可以门荫入仕,他们庶族寒门子弟唯有这一条险阻重重的路。

而薛公既是先皇遗诏的辅命大臣,又是尚书令,掌六部,更出身寒门,故而天下有抱负没出路的庶族寒门士子都期盼能得他的青眼看重。

所以,薛华棣的品评才会让这些士子们如此失态。

婢女看过去,见这个复州王恒相貌平平,撇了撇嘴,写出那般绮丽诗句的竟是这么一副容貌,二娘子是不会见他了。

“小娘子留步。”一个中年士子拦住了婢女。

“何事?”婢女见他穿着褪色的袍服,语气冷淡。

“在下此次未中,还请小娘子将在下的行卷归还。”中年士子脸皮羞得通红,一场伤寒,他手里只余了几个铜板,没钱再买书写行卷用的上好宣纸,只得忍羞请求。

“什么?还你?”婢女惊奇的笑出声。

中年士子在她的笑声中脸色愈发的红。

“二娘子何等尊贵,不入眼的诗卷,当然得撕了,成了一堆碎纸,怎么还你?哪来的田舍翁。”婢女奚落过后,扬长而去。

留下羞惭欲死的中年士子。

“周兄。”同乡连忙上前,“勿气。”

中年士子瞪着红红的眼珠,“那是我多年心血,不止有诗,还有策问,是献给薛公的,不是让一个女子做儿戏的。”

“周兄,慎言。”同乡打断他,“薛二娘是薛公的掌上明珠,投献给薛公的行卷,都是由薛二娘评断。周兄不可妄议薛二娘,否则就是自断于薛公门前。”

“可她眼里只能看到绮丽浮华之句,钱粮税赋、农桑水利、军国大事、民生之艰,她根本不懂。”周姓士子低声嘶吼,一脸不甘。

“周兄,可你我这等寒门士子,晋身之途,唯有薛公啊。”同乡亦是一脸悲戚。

“没有其他路了吗?”周姓士子喃喃自语。

两个落选士子的牢骚,没人在乎,更不会影响到薛府的明珠薛华棣。

决定他们前途命运的大事,于薛华棣不过是一场消磨时光的游戏。

白昼漫长,品评完士子,薛华棣百无聊懒。

“奴婢刚听人报,胭脂园里的胭脂花开了,不如二娘子亲手采花做胭脂?”贴身婢女巧笑着提议。

薛华棣脸一红,她曾无意中说了一句外边铺子里的胭脂不干净,昌王便记在了心里,寻了最好的花种,巴巴的种了一园子,又淘了制胭脂的方子,说等花开的时候,亲自陪她制胭脂。

现在花开了,他却在外办差,薛华棣有些失落,婢女好一阵哄,才又露了笑模样,提了花篮去摘花。

价值千金的碧罗金缕裙拖在泥土上,精心养护的手指比花瓣还要娇嫩,薛华棣天生命好,生于富贵,长于呵宠,十多年的不识人间愁滋味,养出了她一身娇贵。

不远处,崔氏看着薛华棣,眼神宠爱,“阿棣让我养得太好了,天真纯善,不懂人心险恶,我做阿娘的得帮她除掉恶刺。”

“夫人的意思,不留了?”崔氏的乳母,也是她的心腹问。

崔氏点头,看了吴贤妃的书信后,她对薛妍穗就动了杀心。

“当年我留着她养大,因为我知道薛郎心里对那个女人有愧,哪怕只有一点点,可年深日久,难保那点愧不会越来越多。留着薛妍穗,她一点点长大,身上那个女人的影子也越来越清晰,她懦弱、愚笨、粗俗,一次次的连累薛郎丢人,薛郎在厌恶透了薛妍穗这个女儿的时候,也会记起那个女人的愚蠢不堪,心里的那点愧也就烟消云散了。”崔氏微微笑,“我要薛郎心里只有我。”

“夫人做到了。”

崔氏却叹了口气,“我做到了。可是阿棣未必。”

“夫人是说昌王?怎么会?薛妍穗比不上二娘子一根指头,夫人多虑了吧。”

“昌王若真对薛妍穗没有一丝眷恋,我反而要日夜不安了。”崔氏让人盯着昌王多日,才确定了昌王对薛妍穗并非全然无情,她倒放心了。

一点点的眷恋在阿棣和皇位面前什么都不算,反而证明了昌王不是没有心肝的人。

但这点眷恋绝不能成燎原的烈火。

如果薛妍穗老老实实的,在深宫里憔悴不堪、容颜凋零,在她临死前让昌王见一面,这点眷恋也就没了。

“可如今薛妍穗不肯听话,就留不得了。”崔氏吩咐,“将城北那座大宅献给太后身边的张五郎,除了她。”

……

承嘉殿里气氛沉闷,宦官宫女们领了赏,短暂的开心后,想到太后娘娘以及随时可能到来的惩罚,惴惴不安,再也开心不起来。

“太后。”

薛妍穗苦苦思索,懊悔自己看这本书不认真,一目十行囫囵的翻完,很多细节她根本没注意,只是气愤和她同名同姓的原主死得凄惨。

不对,皇帝崩后,男主昌王登基为帝,没有立即迎娶女主薛华棣为皇后,因为还有一道障碍阻拦。

“太后!”

男主昌王登基后,太后还是安享尊贵的太后,甚至逼迫为帝后的昌王封她的娘家侄女为妃。只因太后及她的家族助了昌王一臂之力。

昌王年少时,险些死在太后手里,他们彼此有仇,太后怎么会助昌王为帝?

薛妍穗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书里提了一句,昌王拿住了太后的大把柄,逼迫太后合作,那个把柄是……皇帝的身世。

“娘娘,不好了。宫正司传出消息,贤妃娘娘拿着太后娘娘的手谕,命宫正司来承嘉殿拿人。”张云栋奉薛妍穗的令,砸了重金,提早得了消息。

可就算提前知道了消息,又有什么用?

宫正司听命于太后,专门负责惩处宫女宦官以及嫔妃,落入宫正司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张云栋一脸绝望,他想不出办法。

“去紫宸殿,本宫去求陛下做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叶英同人]我待你,岁月静好遗愿

    悲伤肃穆的音乐在等离子火花塔下方的广场响起。此时距离瓦尔金入侵已经过去了三天,在光之国的战斗空域仍旧是一片狼藉。战舰的残骸,敌兵的尸体,飞出星球的地基、建筑碎片碎石,一切的的一切都在宣告这场战斗的惨烈。光之国警备队队员超过40万人战死,上百万的平民死亡,还有行星上已经脱离的第一板块和第二板块,那本是

  • 从爱情公寓开始出发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他在吐,但他一直抬着头。忽然间孤辰子的身子猛的射进了屋内,连被子带姑娘瞬间便被抱了出来。独孤星辰把人交到百里长鹰的手中道:“换个房间,擦洗干净,喂些姜汤,看看如何?”等他再回头时,已然看到那蟒蛇的魂魄,正在屋子内左冲右突。门窗上的两道符箓正在闪着金光。“我去你大爷的!”一小包雄黄粉,直接被他洒进

  • 无爱亦无心修仙大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扛着骷髅枪,开开心心的来到N.P.C面前“你交给我的任务做完了。”说完便点完成任务“谢谢你,勇士。如果没有你,我们村可能已经完了。”老人激动道我顿时觉得压力好大,这村不是没完么。而且这村子完不完管我什么事,我升到10级就走人。“叮~~”“系统提示、恭喜你把“保卫村庄”F级任务完成。获得1000经验,

  • [新网王]深爱在线阅读第10章

    自从确定悠成为他新的爱人,并且发觉自己的心态上变化后,妖狐都会盼望着夜晚的到来,然后赶在那个固定的时间之前到达朱红色的鸟居下,化为原型等着悠出现。然后他也确实每天都等到了悠,并且用自己可爱的毛绒绒原形成功得到了少女温暖又柔软的怀抱。柔软的,温暖的,泛着浅淡香味的少女真美啊。但是妖狐却没有以前那样,想

  • 造化之主在线阅读第7节

    下课后,柳浩与李宁健正在商量着放学后的逃跑路线,却不料,有一名女学生放下了手中的笔记,起身径直走到他们身前,敲了敲柳浩的桌子,说道:“听我男朋友说,你喜欢我?”柳浩闻询抬头望去,发现这说话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宁健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上官安琪!“安、安琪……”李宁健看到上官安琪,舌头都捋不直了

  • 我给世界首富守活寡之给各位大佬磕头了!

    先祝各位读者大佬新年快乐!然后开始说正是。新年新气象。这本书说实话,跟风了。但毕竟每个人的脑子都是不一样的。这本书我会尽量做到小同大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鲜花、评价票、评论,这些都是不需要钱的。新的一天了,大家有的话希望可以投给我。哪怕你有三朵鲜花,分一朵给我,那也是可以的~新书前期数据非常重要!只

  • 你比星光闪耀[娱乐圈]申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高三上学期都快过完了。班里还是老样子,学生们不犯大错,但小错却不断。我们班综合量化的分是全年级最低的,都扣在寝室内务上了。今天是被叠不好,明天就是床铺不平,再不就是地拖花了。总是能以各种理由被寝室老师扣分。好在他们在学习上都用心,我倒也不忍心在这些细枝末节上责备他们了,一直都

  • 虚海旅程之疾行鹿靴(7)

    “哈哈。”狼行天下忽然大笑,拍了拍洛杨的肩膀:“别紧张,不止这些。”又指着地上的三件装备,开口说:“你刚才帮了大忙,装备你拿一件,我让你先选。”听完这话,洛杨眉头才舒展开来,他还以为狼行天下想贪墨这三件装备呢。“好。”洛杨接过狼行天下手里的石头和银币,答应道。三件装备分别是衣服、鞋子和戒指,都是无色

  • 余世九安第九章在线阅读

    六号讨论区,十几个人正在盯着眼前的屏幕。刚才的那场战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不只是六号讨论区,其他的讨论区此时也是人头攒动。刚刚广场上播放的战斗视频一结束,众人便极有默契的纷纷挤向讨论区。在讨论区可以更清楚地还原整场战斗。”你们看出什么了吗?”六号讨论区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向众人发问道。“虽

  • 此生付你共黄昏(杀铃)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连数天过去,没有怪兽出没的日子是显得那么的平静。洛宇坐在别墅客厅,无聊的翻看着电视。这也难怪,哪部奥特曼里面的怪兽没事天天出来瞎逛啊?什么?加入EYES去泡副队长水木忍?开什么玩……恩……仔细想想,好像近代【奥特曼】的【特摄片】中除了【迪迦】里面的居间惠就属【高斯】里的水木忍还不错了。当然,加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