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名为希望之山上有神仙

2021/4/8 16:35:50 作者:宇泽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名为希望
名为希望
作者:宇泽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些我们曾经所忘记的过去,先人曾为我们走了过来一条充满血与荆棘的道路,现在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为了生存也为了未来的他们。

雁北城外百里处有一道观,就坐落在凉山旁支千丈高的桃花峰上,道门作为中原传承千年的底蕴门户,与佛教并驾齐驱为中原正气鼎柱,同一般小家小户的江湖流派不同,道教枝叶几百年已经深入中原大地,比较起其他门派弱肉强食的昙花一现,又或者想保证门派悠远传承而入门森严,道家几乎都是一生杏黄袍,一把拂尘在手无论相识不相识,都是一声道兄,一声师弟,一副年辰久远氤氲出的大家气象。

在周皇朝建立之后,通过道家丹药延年益寿活了两甲子的始皇帝,曾以道门为诸子百家之首,封道门掌教为护国公,在遣派道教门徒远去传说中的蓬莱仙山寻求长生不老丹药的期间,还亲自在道门圣地青城山三清观斋戒休沐九九八十一天,以鉴心意。

也就是那时,道教一部分不愿终老庙堂生性逍遥的道士便跟着喜欢山林野趣红尘烟火的吕真人去了西北,在凉山这边扎下根来,偏安一隅。虽说道门从此一家两派,却也没到分道扬镳的尴尬地步,反而更像是和睦的两兄弟,一个出尘,一个入世,齐头并进。

而且据传言,只要是三步一叩上的桃花观,那写在红绸上挂在千年香樟树上的心愿便会灵验,由此传言之后,清莲峰桃花观便由此香火鼎盛,经年不息。最繁盛的时候,更有不远千里,举家上山沾沾神仙气息,以求全家平安的陵州老香客。

其实陵州周边也有道观,而且是赫赫有名的道庭祖山青城山三清观,更不要说周围依靠大树好乘凉的闲散小庙,更是数不胜数。只是每次这些寒民老香客,每次见到青城山那种雕梁画栋,龙檐凤角的肃穆道观便暗自更显卑微不堪,还有那些泫然霞举的年轻道士,祭酒之内的神仙人物。说起话来和和气气,但总觉得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作态。尤其是捧香拜祭之后将香火插祭到巨大紫金香炉之后,身心放松想讨口茶喝,却发现周边全是让人心生敬而远之的闭目道长,这种感觉更甚。尴尬之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再瞅瞅自己家的这点杯水车薪般的香火,天上神仙似乎也眷顾不上,只好讪讪离开。

清莲峰可没有那么多闲散的真金白银去建个仙家府邸,更像是个随意道观。尤其十年前那次西夏与金辽的倾尽国力的比拼中殃及池鱼,香客凋零,连道士都离去很多,一下子便从原本万人空巷到后来的门庭冷落车马稀。

只是还好,原本的老道士,道童都是习惯了清苦日子,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不是?自己育上几亩菜地,衣服修修补补也是讲究,香火清减之后也不见得山上的日子有多么捉襟见肘。

而徐江南年幼的时候与李先生赌气,便跑的这家道观看一位年纪相仿的道童习剑,记下剑招,下山后再做练习。记得有一次碰见个倒骑山羊的邋遢老道士,似乎是瞧着有趣,便逗着说要拜他为师,好教武艺。

那会的徐江南虽然年幼,跟着先生也走过一些茶馆酒肆,耳濡目染下也是小半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像这种再拿个竹幡就是实打实街头抓鬼算命的方士,徐江南狐疑的摇摇头。

邋遢老道士看到这么一个谨慎机灵的小鬼,也是玩心上来,一伸手,落在桃树下的桃花竟然在手掌凝结成了一柄剑。顺势一推,精致的桃花剑便在头顶悠悠绽开成一朵莲花状,几许时分后,才消弭不见。

回过神来的小江南眼眸泛着光,老神仙,好师父喊了半天。眼见骑羊老道士趾高气扬昂着头不搭理,小江南眼睛一转,转身下山。

就在老道士奇怪间,徐江南面容古怪,带着一手拿着剪刀的山间悍妇上山。而这凶狠妇人一见到邋遢老道士,快步向前伸手便抓。

老道士见势不妙,也是深知双拳难敌四手,好汉难架双-乳的道理学问,竟然嘚嘚嘚地转身骑着山羊溜之大吉了。躲在山后心惊胆战的听着山门悍妇委屈嚎啕道不活了啊,这些年清白身子竟然被无耻的老道士给看了啊。

一连好几天,老道士没敢下山。

还好那些日子山上的香客并不多。

而桃花观这几年的安稳之下,其实香客也没有回到多年前的繁盛状况,就连桃花观的道士,也就一老一少,还有被年轻道士收留的小道童。

也常常看到,一身麻布青衣草鞋的解签道士无所事事以后,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同一群眉清目秀的小道童讲经说道,有时候夹杂上一些听闻的桃花观老祖宗的事迹,见天真无邪的小道童时不时就传来一声惊呼道原来我们的老祖宗是神仙阿,解签的年轻道士也很是得意。

等看到上山拾取柴薪的孤寡老人之后,便站起身揉揉那些小道童的头,驱散开去。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独自走到老人身边帮忙背起柴火。起先老人确实不好意思,但拗不过年轻道士的气力,再加上看着年轻道士的轻松作态,也不像作伪,便放下心来。心里负担小了很多的老人明显话也多了起来,一路上拉着年轻道士眉飞色舞地说起自己当年在这山上打大虫的英雄事迹来,可能是想到年轻时候有着几拳就能撂倒大虫的气力,如今背着一点柴薪就得走走停停的下山,便又面色悠苦唉声叹气感叹到时间真是得理不饶人。

中年道士听了一路老人的龙门阵,也就略显憨态的笑笑,也不说话。

到了老人家门口之后,感恩戴德但日子清贫的孤身老人,突然发现一时半会又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招待,眼角的皱纹又深了几分。

年轻道士将柴火放下之后,似乎看出了老人的窘迫,抹去面颊的汗珠笑着问道:“老丈人,能否打赏几口清水喝喝。”

老人闻言急急忙忙回应:“有的,有的,道长稍等一会。”说完就佝偻着身子转身进屋。

草屋朝北而建立,所以屋内并没有什么光线,一片阴暗。

过了一会,孤寡老人勾着背捧了碗清水过来,小心翼翼的不让清水从小碗破裂的口子里淌出去。

年轻道士见状立马一个小跑过来,正想接过小碗,佝偻着背的老人却尴尬一笑,将小碗转了一下,将缺口对准自己,这才递了上来。

年轻道士由衷道了一声谢,囫囵饮下。品味了下清凉泉水流经身体的舒畅之后,这才将小碗递回。

也是这时一批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老香客正好上山,不只走了多少台阶的老香客气喘吁吁扶着千年老牌坊休息。年轻道士见此也是老人一个歉意的微笑。老人也是理解,用微笑回应,眼角皱纹又深了几分,摆摆手,声音苍老道了句去吧去吧。

年轻道士立即过去走到老香客面前,帮忙提拿行李,顺势上山。

孤寡老人等年轻道士转角不见之后,这才蹒跚着将柴薪背进茅草屋子,关门之前返身看了看深翠的青山,意味深长地喃喃道:“这山上有神仙阿。”

……

年轻道士带着老香客原路返山,老香客似乎也只是听闻过莲花观,并不熟悉,一路上问了很多江湖传闻。

年轻道士却不敢同开始对着小道童一样言词怔怔地胡诌,谦虚地回应约莫是有的。没得到心里所要的答案的老香客也没怎么失望,反而因为年轻道士的谦良而对清莲峰好感倍生。相较与江湖流传的言论,似乎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也不论现在一路上看见清冷的木道台阶,在百年前,也是道教真人开山立牌的地方,对于这点,香客们尤其是心生敬仰。

后面便开始问起山上景点,得知开始休憩的牌坊是道门老祖吕真人亲手立下,饱经几千年风霜不倒之后,先是啧啧称奇,再然后就互相打趣邀约一起过来的老伴说错过了。随后后突然好像又想起什么,转身问年轻道士:“道长,起先我见牌坊上有字,写的啥阿,能说道说道?”

年轻道士实诚点头道:“听师父说那是吕真人用剑刻下的,右边是依山傍水居若泰,左边是临水伴泉隐如仙。”

老香客咀嚼半刻之后拍手惊道:“好联阿!”

正想再掏词掏句来夸赞一下,却被身旁的老伴拿着上山用的竹拐捅了下腰间。“老头子,你说的什么废话,老神仙说的话能不好么,这么大声也不怕打搅神仙修行。”说完又转身和年轻道士和蔼道:“小师父,别听我家老头子瞎乱叨叨。”

老香客见婆娘发威,起先受痛的时候还骂咧了句死婆娘,又发什么神经。眼见老伴又有作势再来一次的样子,缩了缩腰,也不出声了,同年轻道士讪讪一笑。

年轻道士忙不迭抽出一只手挠挠头,良善笑道:“不碍事。”

想着上山路还久,年轻道士便带着老香客去桃花涧那里休息休息,顺道赏赏山景。

相传这桃花涧是吕真人种下的,几千年的来头了,当年吕真人便是靠着采摘桃花去山下换取酒钱。桃花观也是因此而得名。唯一可惜的是,这会春天过了大半,山桃花大半都谢了。

———

桃花观后山山崖上,云海弥漫之内正好有面貌清癯的老道士,腰间挂着一个葫芦,发簪用桃木别起,倒骑山羊。

好一副江山道士悟道飞升的景图。

只是可惜,这老神仙正做着把白尾拂尘从背后衣领口深入,上上下下的挠痒痒的扫兴动作,舒适之后,又把酒葫芦提起,倒灌了一口清酒,还没入喉,又给吐了出来,骂骂咧咧道:“呸,那小子又往里面掺水了。”随即又可惜的望了望袖子上的酒渍,贪婪地闻了闻,说一句可惜了。这才将葫芦重新挂回腰间。

坐在山羊背上喃喃自语闭目吐纳起来,只见原本坏绕山头的云雾徐徐朝着后山崖漫去,像四海朝奉的信徒一般。

山风似剑,老道士独立云端,摇摇晃晃,衣玦翩跹,却始终倒不下去。云海渐渐厚实,竟然结成双鱼太极的模样。

只听老道士呢喃自语。

“红尘朝马醉,一梦是故人。

回首凉山远,二梦阴阳别。

南柯江山老,三梦天下月。

四梦已三载,归时过春秋。”

等老道士鼾声如雷的时候,原本由云雾凝结的双鱼太极,轰然炸开,在凉山上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甘霖。

———

而此时正在桃花涧欣赏山景的老香客,约莫也是觉可惜,没来对时候,没见着桃花满山的盛景。

也是这时,被雨滴不痛不痒地砸在身上,正想起身撑伞。突然听到老伴的惊呼,转身一看,娘咧,这原本谢了的桃花又渐次绽开,水珠从花瓣上轻轻滑下,娇艳欲滴。

云雾环绕下,青林松脆,像身处仙界一般。

老香客惊了半晌之后,说出了同山下孤寡老人一样的语句:“这是蟠桃仙会么?这山上有神仙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千金归来狐假虎威

    第七章李然一肚子火,特别想摔了手里的本子当场骂人。然而他刚抬脚要进屋的时候,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是陆寻发来的一条信息:【如果有选手不配合,直接让他们走人,不要发火。】李然看着那行字微微一怔,瞬间便领会了陆寻的言外之意。事到如今,选手人都来了,真让人家走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一旦李然表现出“爱

  • 大宋之最强老爸第1章在线阅读

    殇州,通天河旁,一座无名峰下,风声渐渐呼起。一个身穿漆黑衣服的人影依靠在古树上,双瞳微闭,睫毛微微颤动,仿佛是在沉睡一般。清风一扬,一枚落叶从树梢上缓缓而落,忽然那人猛地睁开眼睛,右手一把将那落叶抓住,微微抬头,淡然说道:“如何?”“禀圣女,一切皆如计划那般,如今万事具备。”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人凭空

  • 媚婚之嫡女本色之第二章

    她不禁疑惑,究竟是何等情景,竟会令临天国的帝王和一干臣子,在一刹那间,生出如此多的表情?她忍不住回头去望,先是看到步入殿中的九皇子,他俊美的面容带着僵硬的笑,那笑容仿佛是被人生硬的拉扯着嘴角一般,目光闪烁,似是在逃避着不敢看高位之上的帝王,只是硬着头皮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前进,就好比砧板上的鱼,明明看着

  • 熙雪沁烟陵在线阅读故事的开始

    未来,某年,初夏,C城。公交车上,“诶诶,我给你门说,神坛老好玩了,我的游戏仓前天晚上送来的,连夜建了个号,进了游戏,诶油!那感觉……”车后面一个胖子正唾沫横飞的给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前后几个青年人都一脸艳羡的凑了过去听着。“嗨,你们知道的,一个游戏仓价格不菲,我可是借了我两任女朋友的钱才凑够的,昨天

  • 小城记事在线阅读第3节

    等到敖三公主放弃了纠结,恢复了神智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在某个茶庄的厢房里坐定了。一壶上好的清茶,几碟精致的糕点,很有杨戬的风格。望望一边打着折扇一边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杨戬,敖寸心觉着自己的压力颇大,于是很自觉的为某位真君大人泡起来茶水……烫壶,置茶,温杯,高冲,低泡,分茶,敬茶,动作一气呵成,素手端

  • 薄凉在线阅读柳若

    我往旁边一看,是我的同事柳若,柳若是我高中时代的学姐。她比我大一岁,工作中很照顾我,我平时喜欢开玩笑喊他若姐。柳若今天穿的很正式,戴着金丝眼镜,小西装,窄裙高跟鞋,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职业ol的妆容,非常大方漂亮。我赶紧闭上了眼镜:“哎呀,大美女,大美女啊,我快认不出来了我。”若姐笑着打了一下我肩膀:

  • 女婢在线阅读恶魔的宣言(求收藏,求鲜花)

    “21世纪,我们生活的时代正在发生变化,地球是否也会随之发生巨变呢?相继出现的怪兽和巨人的光临,这可能是给过分沉溺于和平的人类的一个警钟呢”旁白说道“那两个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两个巨人,听说你们把这两个巨人叫做迪迦奥特曼和赛斯奥特曼是吗?居间惠队长这两个奥特曼,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呢?有没有可能是我们人

  • 都市之道教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王大牙子唾沫横飞的介绍着,伸出手捏住那姑娘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的更高一些,同时眼睛也不停的在台下人群里搜索着,希望能有个人把这个赔钱货给带走。“八两……八两呢?买回去当个粗使丫头也不吃亏啊!”台下有人挥了挥手,笑骂着怼了回去,“王大牙子,你这坑人呢!她这小身板,买回去当丫头,万一三天两头的病着痛着,

  • 都市之全能修真在线阅读第2章

    李半再次被电话吵醒。前面被封矜矜吵了一次使得他这一觉的质量太差,脾气也因此有些不好,所以接起电话的时候也没看是谁,出口就不耐烦:“又怎么了?”“又?”岑清溪在电话那头懵了一会儿,不过从李半说话的态度就把今天热搜上那爆炸性的两条新闻想通了个大概。“你怎么回事?今天不是要陪矜矜回老家么?你在睡觉?跟苏伶

  • 叶罗丽:开局万亿魔法值在线阅读第一章

    “外门弟子凌炎,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天海宗,终生不得再踏入天海灵山半步。”雄伟的大殿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下方,凌炎静静伫立在殿中,神色苍白如纸,听着那无情的宣判,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兴许力道过大,指甲都插进了手心,浸出了鲜血。丹田破裂,无缘仙修。凌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