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点末旧尘

2021/4/8 14:58:09 作者:望三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作者:望三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已更新啦!][全文完结,全订的小天使给个五星好评叭!]1.如果废物重生,就能焕然一新吗?裴云舒觉得自己还是废物,他只是变聪明了,不去奢求自己得不到的。平静看着师父捡回以后会得到整个师门上下宠爱的师弟,平静等着所有人为了师弟疯魔。他不想再与小师弟相争,也不再渴望重新变成师门中最受宠爱的那一人。师父和师兄们对他好,他便记得一件件还回去,省得变成前辈子那样,被一字一句打成白眼狼。2.以往是红尘气息过重,现在一重生,连个红尘味都快没了。师兄们和新来的小师弟担心裴云舒,终于这一天

Chapter.9 点末旧尘

青懿买菜回来发现家里已经有人了,大门微敞,露出一线光亮。

推门问了一声,才知道是大儿子居然过来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她大儿子,不过目前看来,似乎就是这样。

“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啊,没烧你饭。”

“妈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在外面吃过了。”青玄正撸袖子洗碗,水槽里积了起码三天的量,他看着心烦。“缘姐还没回来吗?菜放着我来做吧。”

“你缘姐估计又被手术拖住了。”青懿把购物袋堆在厨房角落里,靠着门打量自家高高大大的儿子,“最近怎么样,同事关系处得好吗?”

青玄点点头,“还可以。”打开热水冲洗餐具,“妈,缘姐不会家务,你也懒得很,要不还是请个保姆吧。我工作了肯定会越来越忙,现在住单位宿舍也不方便总是回来——这家里不能总是乱糟糟的啊。”

他把洗好的碗筷送进消毒机里,正要再劝青懿几句,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动静。

青懿去开门。

“阿懿,谁来了呀?”

“缘姐,是我。”

“玄玄!”一身浅绿及膝连衣裙的缘甩掉高跟鞋赤脚跑进厨房,扑进青玄怀里给了一个拥抱。“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工作了就忘了你缘姐呢。”

“怎么会。”青玄把怀里娇娇小小的女人摘出来送离厨房,“缘姐你去歇歇,厨房热,我炒两个菜,马上就好。”

缘听话地踩上拖鞋坐到沙发上等着开饭,青懿在她边上开着笔记本电脑,键盘敲得飞快。

“又加班了?”

“嗯也不是,临时手术拖住了……今天一天排了三台手术,还要带实习生,好累啊。”

青懿点开视频,空出来的双手替缘捏着肩膀。“累你辞职嘛。”

缘斜过身去锤青懿的大腿。青懿笑着受了,注意力又放回了视频。

吃饭的时候没人说话,规矩还是挺严的。饭后青玄接了个电话,打声招呼就要走,缘再三挽留,青玄无奈地解释是工作需要,最后还是洗完碗走了。

晚上缘没什么事,看看电视洗澡上床,睡前敲敲青懿书房的门叮嘱别太晚,青懿嗯了一声,缘帮她带上门径自睡去了。

缘没睡熟,半梦半醒间一个散着水汽与热度的身子躺进被窝,她含糊着问工作完了?回应是一个湿漉漉的吻。

缘推拒了一下,那边唇舌却不依不饶,缘知道青懿这是想做。

她也就继续了这个吻,反手去解青懿的睡衣。眼睛都没睁开,前戏做没做完她都没注意,听见青懿压着调子说让我进来,直接顺从地张开腿,完整地接纳了正抱着她的Alpha。

“你、你好久没碰我了……”缘在颠簸间隙仰起脸细碎地吻着青懿,青懿动作有些急,她觉得有点疼。完事后缩在伴侣怀里微微地喘,青懿把玩着她浅棕色的头发,声音听着带了一丝倦意:“最近有点忙。”

“我知道的。”缘打了个呵欠,出了汗身上黏黏的,但她不想下床再去洗。

她抬头亲了一下青懿金色的眼睛,“晚安,阿懿。”

青懿看着身边已然熟睡的小女人,想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她直直地看向头顶,黑暗里轻轻一声叹息。

“考研吧。”

游浩贤从汤碗里抬起头。

“什么?”

“考研。你争取留校或者再往北边去,毕业后再念几年书。”

“……为什么。”

“希望你上进还要理由?”

何熙说得轻轻巧巧,熟悉他的游浩贤却知道一定有其他原因。何熙什么时候关心自己了,他肯定连什么时候司考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说考研,是觉得学校里的自己比较好控制吗?

“我不想考研。大三我要司考,大四我准备实习了。”

“你必须要考研。读完研究生回去进公检法,再考个公务员,以后就轻松了。”何熙看游浩贤的汤碗见底了,伸手拿来给他又盛了一碗。“我是为你好……”

游浩贤抿了抿唇,心里被那句“我是为你好”刺了一下。所有的大人都一样,口口声声的为你好为你好……他为什么要进公/检/法,是,他原来是希望以后做个法官,但这跟何熙无关!怎么现在成了何熙的要求了?要是他毕业去做了律师是不是何熙还会不满还会阻挠啊?

“……毕竟以后我顾不到你了。我现在——工作上有调动;你是个成年人了小律,以后自己生活,我也会托朋友多照看你,你读研的话在学校里我也放心一点。”

——看吧,还不是觉得一个学生比较好掌控。

……他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以后就不管我了?”

“我没这么说过。”何熙放下筷子。“我忙起来的话肯定不能像现在这么关注你。”

游浩贤嘟囔:“用不着你关注。”

“是吗,不用我你出了那档子事?没我你饭都吃不上,更别说还有那些不知道什么货色的朋友。你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要是吗啡中毒了你哭都没处去!”

游浩贤没话反驳他。

何熙停了几秒平复呼吸。“好了,话就说到这里。放假我带你回去休养,好让你认认人,毕业之后还要多仰仗人家。”

“……知道了。”

盛夏如约而至。

远远的天边一朵孤云凝滞,轻絮一样,是整片天空唯一的遮蔽,南方的夏季如果是这样的天色大概不会太好过。酒店包厢里冷气尽职尽责地工作着,游浩贤甚至觉得有点冷,后悔没有多加一件衬衫。

他在这里坐着等了起码有一个小时了,只知道他师父请了大人物,连具体会来几位都不清楚。等待的时间总显得格外漫长,又摸不清底细,心里平白生出一丝焦躁。

何熙则显得淡定许多,手机面朝下扣在桌上,似乎极笃定对方会来、而且是准时来。

门被推开了。服务员引着三个人走进来,两男一女,游浩贤感觉了一下,都是Alpha。

走在前面那个女性容貌端丽气场强大,让游浩贤想起了以前的同桌墨律,同样是女性Alpha差别还是有一些的……后面跟着的一个高高大大面容沉静似水一个——

——是霍琊?

师父为什么要请这个人吃饭,是因为上次的事吗?

何熙站起来向那位女性伸出右手:“青厅长,我们好久不见了。”

青厅长随意摆摆手,并没有去和他交握。“诶,老同学,你这么喊我不是生分了。”她瞟了一眼游浩贤,“这是你小孩?”

“哦,我是他监护人。”何熙笑笑收回手,拉过游浩贤,“这是你青懿阿姨,是省公安厅厅长。”又对青懿道:“他叫游浩贤,现在在帝都读法,以后回来了还请老同学留意一下就好。”

“游浩贤是吗?”

“阿姨好。”游浩贤赶紧点头,被这位的来头惊着了。

青懿笑眯眯地,“老同学啊,你看你赶得这个巧;我想着今天你请客我怎么着也得吃回本,就把我两个儿子带上了,正好,浩闲呀,你们今天就认识认识,以后一起工作了彼此还能多顾着。”

她话音刚落,那个面容沉静的就开了口:“何先生您好,我是青玄,现在在检/察/院。”

他转向游浩贤,“你在哪所大学?”

游浩贤报了名字,青玄微笑:“你们民法还是老谢吗?心理学选修课特别抢手吧。”

“你——”

“我比你大两届。”

“——师兄!”

青玄笑意更深。“嗯。”

旁边的霍琊冷不丁插了一句:“我原来也是啊。”

“……”游浩贤不能再装作不认得他了。“你跟我一届,怎么就是了。”

“原来是啊。后来不是有其他原因吗。”

游浩贤看了他一眼,没有如他所愿问下去,转头就跟青玄聊上了。

霍琊:“……”

久别重逢为什么不能对他态度好点?!

饭间何熙跟青懿似乎聊了很多,又或者没有,只是久别重逢闲话家常;游浩贤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到旁人的对话上去,有一道直白的视线黏着他,灼灼似火,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正被这道视线的主人仔细把玩一样,怎么可能留心其他。

游浩贤迅疾而细微地抬眼,坐在他斜对面的霍琊一怔,随即对他露出一个笑来。

眼神却不改直白炙烈,游浩贤看着霍琊端过手边的酒杯抿了一口,然后舌尖滑过嘴角带去残余的液体,唇边勾起的弧度仿若一个难掩得意的笑容。

游浩贤想,他这是成了这位的下酒菜了么?

他正要发作,青懿忽然曲指敲了敲桌面,不看向这边,语气平淡:“霍琊,收敛一点。”

霍琊应了一声,往座位里退了退,游浩贤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身周已经被某位Alpha独有的信息素给包裹了,难怪他的情绪一下子出现了克制不住的波动。

……这该死的不知道控制气息的Alpha,还是说他就是故意的?

他瞪了一眼霍琊,没有羞恼愤恨是假的,但同时他也注意到在包厢不算太宽敞的环境里只有自己一个Omega,心底的阴影让他本能地排斥与那些Alpha们相处。

——Alpha。那些事在他心里留下了如此可怕的阴影,被觊觎的恐惧让他过分警惕。

“游浩贤?你还好吗?”

青玄有些疑惑游浩贤垂着头失语一样的沉默,关切地低声询问,听见这个看上去乖巧听话的小学弟语调含糊地回答他:“没事啊。就是有点……不太舒服。”

然后小学弟身边的监护人倾身握住他蜷缩的手置于膝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淡而温柔:“小律,不要怕。我在这。”

不知道为什么,青玄感觉这对父子的相处模式怪怪的。交互的眼神与动作细节太过亲昵,给出反应的节奏却陌生疏离;总之,就是不太正常。

——不过呢,这是别人家的家事。自己一介外人,就不好过多参与了。

“阿玄,时间差不多了。”

青懿适时地提醒了他。青玄起身拎过桌上的酒杯,“妈,这算是唆使吗?”

“唆使?”青懿似笑非笑,“陈院长选在这还不是给了你一个巴结的机会。怎么,你是突然想通了,觉得跟我喝两杯会比较有用?”

青玄认栽,“我现在就去了。”他先给自己倒了半杯向何熙赔了个罪,“抱歉啊何先生,领导来了,我去跟他打个招呼,您不介意吧?”

何熙自然没有异议。青玄喝完酒拿着空杯出了门,游浩贤很有些好奇他这是要干什么去,何熙在边上向他解释说这是要去陪领导喝酒的,游浩贤懵懂地点头,心想工作不是这么好做的啊。

何熙摸摸他的头,笑得温温和和,“待在这是不是难受了?吃饱的话,你可以先走,我跟你青懿阿姨再聊两句,我们好多年不见了。”

游浩贤站起来立刻就要道别。他想赶紧到外面去,跟这些Alpha们坐在一起吃饭简直令他食不知味。

“我跟你一起吧。”

一只手忽然牵住了他。游浩贤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想要推辞,手上的力道却愈发紧迫。

反正能出去就好了,他这样想。

于是也就顺了那家伙的意,两人一起走出了包厢。

何熙低着眼,视线飘忽,倒是一直追着那两只交握的手,直至它们离开视力范围。

身边传来一声笑:“怎么,心疼了?我的——老同学?”

何熙顿了一下才唤道:“小懿。”

青懿可以说得上是冷笑了,“你心疼的是哪个?”

“小懿,我没有你那样乐见其成。”

何熙转身正视她,包厢里人少了,他音量却越发的小:“即使霍琊是我的儿子,这么多年你也照看得很好,我还是不愿就这样把小律交给他。对我来说这个孩子是特别的,能多护一时我情愿把他留下来自己护着。”

“……你还是喊他小律。”青懿心里一时五味陈杂,微微转身,曲指轻敲了下桌面,“不要这样讲。当年的事,我该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还轮不到要你来帮我还这份人情。”

她单手撑着下巴,手肘搁在桌边,歪着头看他:“不是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或者你觉得咱们同窗情谊这层关系能任由你挥霍,有事没事都要找我?”

金色的瞳眸里流光溢彩,咄咄逼人。

何熙不由得暗叹一声。多少年了,这个女人依然耀眼夺目,不容忽略。“就是刚刚吃饭跟你说的。小律这边还要你多留心了,接下来我大概会很忙,没那个功夫仔细照顾他。”

青懿一挑眉。他忙?这家伙是省城乃至沿海地区数一数二的优秀掮客、毒/品贩子,忙起来可不就意味着他们要有大动作了?

“或许我把它理解成一个暗示。”

何熙只是笑笑。

果然,他们之间依然有着无法逾越的阻隔。青懿决定换一个话题。

“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吗。”

“……也许。”何熙顿了顿,“我应该问你的。看霍琊的样子,你并没有告诉他。”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忘了就忘了。”

“他迟早会想起来的,他们都会想起来的。”何熙对她的态度有些无奈。“你不让霍琊知道还要把小律推给他,他们该怎么相处呢?”

“这有什么不能相处的,我看他们现在就处得不错。”青懿无谓地摆手,“一个Alpha追求一个Omega还要理由?”

何熙静静地望着她。

“我们当年也是这样吗?”

青懿顿时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

何熙不说话。

青懿忽然间就烦躁了,手指无意识地搓了搓,在衣兜里几下翻拣摸出一包烟来。

她拈了一支,女烟洁白细长,夹在指尖仿若有些招摇。点着之后吸了几口,青烟立刻地弥散开来。

“你怎么还沾了烟——”

“何熙,别他妈跟我说这个时候了你后悔了。”青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怎么着,觉得当年不该跟了我?”

何熙苦笑一声,“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没有继续解释下去,“霍琊都这么大了,再瞒着也不是个事啊。”

“……他总会知道的。”显然青懿不想跟他讨论这个,“我说,你似乎还挺了解我啊何老板。有十年没见了吧?”

“十几年了。”何熙知道她想问什么。“你不是也了解我么,青厅长?”

分别多年,却还是要查探对方的一切相关。

两人对视一眼,没忍住都笑了。

在这呼吸之间,似乎所有恩怨都暂时消散。

“回到正题吧。”青懿咳了一声止住笑意。“真舍得把游浩贤交给我?我听说——你对他很是关心啊。”

这很是两字音咬得格外重,何熙要装作听不懂也是难。

“毕竟是他的儿子。”

点到即止。

青懿哼了一声,倒没抓着不放。“你太在意了。这会给那孩子惹来祸事的。”

“我明白,所以要你来啊。”

何熙转开目光,轻声道:“我——会试着放手。”

一出门游浩贤便挣开了霍琊的手。

“你跟出来干什么。”

“我想跟你说话啊。”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聊的。”

“有好多的,”游浩贤步子迈得很大,霍琊只得加快速度跟上,“而且留在里面也不合适,他们肯定要说别的,不方便我们听。”

游浩贤瞥他一眼。我师父跟你母亲说话有什么不方便的,难不成他们还有私情?

“游浩贤,我们好久不见了,你没有想对我说的吗?”

“我们不是才见过。”

“那次不算,你神志不清的,都没认出我。”霍琊的语气颇有些委屈,“你一点都不想我吗?”

“……”游浩贤最不愿想起的就是那事,嗑/药到发情昏迷,这家伙还非要提。“你能不能不说话。”

霍琊简直是哀怨了:“你不能不让我说话。游浩贤,我很想你,在学校训练的每一天我都想你,我喜欢你,你不想我,居然还不许我说出来……”

他们正走在街上,霍琊这一句告白声音大了,路人纷纷侧目。

游浩贤有些慌乱地一把捂住他的嘴。“叫你别说了!”

霍琊眨眨眼。“唔唔唔。”

“……我真是搞不懂你。”见他不再叫唤了游浩贤才松开手。“我们相处才多久,你甚至不那么了解我,你的喜欢这么轻易吗?”

“可我觉得你很熟悉。给我机会,我会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霍琊重复了一遍,“只要你给我机会。”

“熟悉?”游浩贤心念一动,“高中以前我们见过?”

“……大概?”被他这么一问霍琊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只是一种感觉,他怕说了让游浩贤笑话。“我的神经不敏感,你也知道的……可我能闻出来你的味道,你不觉得这是证明吗?”

信息素的味道吗?“那你说,我是什么味道。”

“薄荷花。”霍琊没有半分犹豫。“对我来说,你很特别。”

他盯着游浩贤的眼睛。“独一无二,与众不同。我记得这个味道。”

游浩贤却避开了这道灼灼的视线。他细细地品着霍琊的话,心里转过几道弯,终究还是不敢确认。

“你真的记得我吗……”

霍琊没听清他的轻声呢喃:“什么?”

“没什么。”游浩贤不愿去回想那些疯狂的记忆碎片。“除了这个,你没有其他要说了吧。”

“哦,有的。”霍琊牵住他的手。“游浩贤,我可以成为你的Alpha吗?”

“……”

游浩贤一脸茫然。

“你听我说,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等我工作我们就结婚,反正你肯定要回来的,到时候还能挑一套学区房先供着,首付我可以找我妈解决……”

游浩贤:“你别……”

“孩子随你高兴,生几个都无所谓,我会去学做饭家务,肯定不让你累着,哦还有……”

游浩贤:“霍琊你等等——”

“你的工作我肯定无条件支持,绝对不把你关在家里,一切都随你嘛……”

“……够了。”游浩贤不得不再次捂住他的嘴。“不要那么自作主张好不好,是不是孩子上哪所大学你都要说给我听?”

霍琊拉下他的手双眼闪闪发光,“诶你有建议吗?我觉得邻省的金大就不错,没必要去帝都对不对……”

游浩贤实在是没话了。Alpha都这么能瞎想吗?

“你就答应我吧,我说的都是真的。”霍琊觉得自己足够情真意切了,“我妈一定会照看你的,万一以后就成了同事了呢?那多方便啊。”

——话题到底是怎么转到这一步的,恋爱关系都不是就要谈婚论嫁了?!

……等等,自己是被洗脑了吧,居然想着要恋爱了吗。

还是说,他愿意相信他的一切言语,包括这场有些莫名其妙的求爱?

心里存了隐约的猜测,再次对上霍琊直白炙热的视线,游浩贤发现他似乎拒绝不了这个Alpha的请求。

“霍琊,你说的是工作以后,对吗?”

“对。”霍琊点头。“我不会打扰你学习的。”

“我要读研,你也愿意等我?”游浩贤掰着手指数给他听,“读完研我快要二十五了,你还比我大,这也愿意吗?”

“当然。”

“那好,我答应你。”游浩贤对他微笑,却不自觉得想起了另一个人。“如果你能等,我会遵守我的承诺。”

青涩年代曾经的约定,在那个沉默的夏季雨夜中被狠狠撕碎。为此他躲藏了很久,久到如今也不愿面对。

现在他想再赌一次,赌得更大更狠,压上他后半辈子;赢了,他逼自己记起所有,输了,他就抛却一切,做个糊涂人,糊涂着过一生。

“你答应了?”幸福来得太快霍琊一时反应不能,“你不能反悔的。我就认定你了,绝对不找别人。”

游浩贤眼中浮起笑意轻悄:“嗯。但愿……你不会让我后悔。”

说到后悔,霍琊一下子想起了被游浩贤打岔的那件事。他想了想,好像明白了游浩贤为什么要回避,却迈不过心里那道坎,还是问了出来。

“我知道你大概不愿说……不过我还是要问的,上回见你你到底是怎么搞的——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可那种东西毕竟……你可以告诉我吗?”

游浩贤心说,早晓得他要问。怎么偏就遇到他了呢?

转念一想,幸好是他,换了别人姑且不说自己可能会被强行标记,更大的可能性是自己会因为那吗/啡进了局子等着何熙保释。

“那是个……意外。”游浩贤深呼吸,“被一个朋友给骗了——我是说以前的朋友。现在肯定不是了。”

再见面,过往稀薄的情分也便就此散尽。

也许,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霍琊一直注意着游浩贤,见他提起那朋友神情奇异,危机感油然而生。

“暑假你会留在这里吗?”

“嗯?会。怎么了?”

“既然你答应了我,那我可以标记你吗?”

“……”是不是太快了?!“呃,你说的是哪种……?”

他发/情期刚过,如果继续接受加深标记程度可能会引起再度发/情。

霍琊伸手抚过他后颈,凹陷的齿痕依稀。游浩贤瑟缩了一下,Omega腺体太过敏感,就算他逼着自己全然信任面前的Alpha还是让他有逃离的冲动。

“这里,可以吗?”

携了温度与力度的指尖一点点绕着扩散的圆圈,Alpha的气息氤开,刺激着被重点关照的Omega。

“不、你别……”游浩贤不得不抓住霍琊的手拼命往外带。“你看到了,我以前有过,你这样我会疼……”

再次被确认,霍琊有些沮丧又有些愤怒:“所以那个人为什么不负责任?”

“……”游浩贤摇摇头。

他不想说,霍琊也不能硬逼他,只得说点别的,心底到底留了梗,让霍琊时刻在意着。

……霍琊还是挺想标记他的。早点打上戳,省得别人再来抢。

何熙已经忘记他跟青懿到底在聊什么了,最后两人同时陷入沉默,许久没人说话。

“你的儿子们,很优秀。”何熙直接摘了青懿手里的烟,碾在烟灰缸里。“小缘是个很好的女人。”

青懿笑了一下。

“你妒忌?”

“我说有你信吗?”

“信。”青懿向后一靠,翘起腿,露出一截脚踝。“其实你可以找一个。我又不介意。”

“可我介意,小懿。”何熙停了一停,“我介意你的态度,妒忌你的身家,更恨你身边的人换过一个又一个。”他没什么表情,“但这些事,以前我不会告诉你。”

青懿哼笑,“你现在怎么说了?”

何熙不答。青懿也马上反应过来他不说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个约定,这次如果不是游浩贤他何熙恐怕也不会主动向她低头,这个男人骨子里一直是那么骄傲,他们的性格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何其的相似。

“好,你介意,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你改变不了现状。”

“是啊,我改变不了。”说完这句话何熙站起来收拾了一下随身物品,“我去结账,青厅长,请自便。”

他走到青懿边上时顿了一下,声音轻而有力:“我曾经在很多地方,对很多人,说过很多话;但只在那时那地,对你,说的话最真。”

然后径直走出包厢,一路背对着青懿,掩去了表情。

青懿一愣,回过神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她有些无措,突如其来的说明让她有些慌,有多久没听他对自己这样说话了?在头脑中反复追忆,一时茫然。

心底烧起的火是烦躁,是愤恨,是悲哀;青懿简直无所适从,重新点起一支烟,大口吐息,郁结不能稍减。

亲爱的,是不是再也无法挽回你。那个记忆里笑容温和的少年渐行渐远,她真怕哪天永远地失去。

又或者,已经失去。

涩然忽的上泛狠狠击打神经,青懿单手捂住眼,无声无息地哭了出来。

哭得用力过猛,一口气卡住,半天不能平复。

而等接到电话的小秘书赶来酒店时,推门看见的,又是一位仪容无可挑剔的青懿厅长。

他们终归要走上两条不同的路,她,早该看清。

青懿到家时已经快七点了,不仅缘等在客厅,青玄和二儿子青岚也在。

她有些奇怪今天儿子们怎么回来了,不过她没问,看饭桌上晚饭好了,招呼一声就要开饭。

缘却拉住了她。

“阿懿,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把舜舜送去警/校了?”

青懿抬眼扫过沙发上默默坐着的两个儿子,显然缘能知道这事某两位居功至伟。

“还不是怕你担心……”

“那你偷偷送去我就不担心了?!”缘拔高音量,“你可不可以想想我,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不心疼吗?啊?阿懿你为什么不心疼?”

“小缘,这也是小五的选择,我没有强迫他。”

“怎么可能!”缘似乎想到了什么,眼泪直往下掉。“舜舜多乖巧听话,怎么就想要上警/校了……一定是你跟他说的!警/校那么苦,警/察又危险,你居然舍得……你怎么舍得呢……”

“小缘。”青懿扶着她的肩膀,“别这样,孩子们都看着。”

“看着有什么!我问你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懿皱眉,“先吃饭。一会回房说。”她转头,“阿玄阿岚,去盛饭盛汤,别在这干坐,等谁来伺候啊。”

两个儿子闻声而动如得解脱,心说老妈终于是回来了,这种娇娇小小的女性Omega最柔弱了,他俩怕话稍一说重就惹哭了缘,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

这顿晚饭可想而知的不太美味,每个人都味同嚼蜡,心思全不在饭上。

青玄青岚动作很快,填饱肚子后迅速离开战场躲回房间,生怕被波及。青懿叹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缘先抢了她的话头:“你今天跟谁吃饭去了?”

“……”这是要查岗?“算是应酬。一个同学托我办点事。”

“同学?党/校同学还是警/校同学?”

“初中同学。”

“那你们关系很好了。我认识吗?”

青懿再次皱眉,“小缘。你以前没这么重的疑心。”

“我疑心怎么了,我现在连疑心的权利都没有了?”缘冷哼一声,“你又心虚什么,同学也不能说吗?”

“你怎么回事,我不想说行不行。在外面跑了一天你不累我累,赶紧洗洗睡吧。”

“你又想搪塞。”缘甩开了青懿搭上来的手,“小陈都跟我说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忘记过他?”

青懿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好,看来秘书要换人了。

这种事怎么能告诉夫人呢,开玩笑,哪个Alpha没有个把小蜜的,更何况那人还是她前任。

缘见青懿不说话心里更难过了,Omega本来就是容易敏感脆弱的生物。“你根本不爱我!分开那么久你还对他有感觉吗?”

“……小缘你听我说,小缘,我真的只是跟他吃了个饭,阿玄和霍琊都跟着,他还带了儿子,我还能干什么。”

“你还想干什么?!”

“……”青懿一个头两个大。“你不是在指责我擅自送小五念警/校吗,怎么着不追究了啊。”

“哦还有这事。”缘恍然,“真是被你气糊涂了。我就生了舜舜一个儿子,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当时你在跟一个课题,那么忙,我不敢打扰你嘛。”

“你就编吧,我再忙会这点时间没有?分明就是你存心要把舜舜推进火坑……”

“我的错,我的错,小缘你别气了,气大伤身……”

“我告诉你今晚别想上/床……”

“啊?呃,好好好,你说了算……”

躲在卧室门后听壁脚的玄岚两人忍不住同时对自家老妈伸出大拇指。

干得漂亮。

看见了没,Omega,就得这么哄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前世今生守梦人第九章

    09。。。。。。。。。。。。。。。。。。。。。。。。。。。。。。。。。。。。。。。。。。。。。。。。。。。。。。。。。。。。。。。。。。。。。。。。。。。。。。。。。。。。。。。。最后一刻,肖思紧紧抱住叶右,停留在他体内久久不愿退出,发现叶右一动不动呼吸微弱,肖思心里咯噔一下,扳过他来看到他脸色苍白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节

    秦川十七岁之时,偶然间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商朝末年,他以强大的能量帮助武王姬发击败了商纣王。战国时期,他又帮助秦王嬴政扫清六合,统一华夏。从那之后,他沉睡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人了,他也成为修行高人心目中的神话,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一位觉醒的王者。………………东汉末年,各地群雄并起,统治了四百多年的

  • 网游之幻凝世界第五章

    阮茵茵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明明陆止砚也没有说让自己帮忙解围,自己还上赶着说出那种话。她躲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想着等会出去绝对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就好。补完了妆,她推开卫生间的门,刚准备往前走,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身材高挺瘦削,站姿虽然随意,但却像是有备而来。阮茵茵不认识陆匀墨,况且陆匀墨和陆

  • 四方艳谭之 枕竹在线阅读第三节

    耳边嗡嗡的噪声搅得张略头疼欲裂。不过他的意识倒是渐渐恢复了一些。但同时身体剧痛也同时涌上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经。“哼……”张略忍不住的**了一声。若是平时,再痛苦他也不会吭一声。可此时他毕竟刚从昏迷中恢复了一些神智。**声也几乎是无意识下发出来的。“队长!他醒了!”张略听到一个有着闽南那边口音的人用普通

  • [黑篮]心跳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瑾阳住院第三天后醒来,他腹部被捅了个大口子,听说肠子都要漏出来了,是有人用毛巾绑着,这才把伤口堵住了。进病房前程勇先去问了医生,确定瑾阳没什么大问题后,才进去。麻药已经过去,缝针的伤口撕扯着疼痛。瑾阳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他妈让医生给他打麻药,好睡得舒服点,可他不愿,生生挨了一晚上。程勇进来的时候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彻夜,你在看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传进耳里之时,齐彻夜正在发呆。显示出某个网络页面的平板电脑就放在膝盖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盯着“传奇的美国精神——美国队长的来源始末”这篇人物介绍长文看了半晌,两眼放空,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天边。在美国队长之前,他依次搜索了“复仇者联盟”“奈特·戴维斯”“詹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第8章在线阅读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长呢?苏晓风可以告诉你,很短,短到他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司马姗岚的床上!?【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鬼:别看我╭(A`)╮我什么都不知道)慢慢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被灌醉了?好像是姗岚姐硬拉着他喝酒,结果自己喝完一杯就醉倒了?对于这一点苏晓

  • 民间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片石林,有风,微弱,恰似无声,点星幽冥火,在星空摇曳,宛如来自幽冥的鬼魂一般。这时,一个佝偻的人影,悄然出现。他黑衣裹身,步行沉稳,漫步向东而去,一座阴森而又诡异的墨色宫殿,逐渐在他眼前浮现。天魔宗,九幽魔殿,魔道至尊的埋骨之地!在那邪气森森的魔殿之中,昔日纵横整个东荒大陆的魔灵,就在此地安息

  • 千年之后才开启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叫连翘奇巧儿等人守在门外,将司信唤了进来,外面的下人往门里望去只能看到大小姐再与司信说着话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司懿久久不曾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司信一开始也是耐心等待,可是到了后面却发现司懿还是不曾有人和说话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却不曾说出任何的疑问,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但偶尔却感觉到有那

  • 女朋友是个剪刀手[娱乐圈]成人贩了~

    子乔:我靠,本以为只有我吕小布行走江湖,是个十足的性情众人,风流~浪子,没想到黄丹这个家伙连未成年人都能下手,真是深藏不漏啊~小小一间公寓,同时隐藏他我卧龙凤雏二人,真乃风水宝地啊~增小贤:哇塞,本来为新来的住友只是口头说说,没想到居然真得这么本事啊~真心令人羡慕嫉妒和恨啊~胡一菲:敢勾引未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