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分手了别把锅拿走啊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4/8 16:17:48 作者:宿千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分手了别把锅拿走啊
分手了别把锅拿走啊
作者:宿千苓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和死对头相爱相杀的日子》,点击专栏可见处了一年的男友突然和他说分手,顺手把厨房里唯一一口炒锅给带走了。分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谢喧心里想着,一把揪起前男友的衣领,微笑。“吃了我的请给我吐出来。”据说作死会狗带,追妻火葬场。秦北:我才不信。然后?当然是跪着被打脸。我留给你的机会,就是——我永远爱你。——一些事情——(1)大学恋爱的矫情故事(2)矫情攻×总是很淡定然而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受(3)读者群:千苓哒窝。微博:晋江宿千苓。(4)避雷注意:攻很作,而且矫情,但不渣,真心喜欢受,介意点×,

第七章

——顾杨中将有许许多多在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其中热度最高的,是一位战地医生无意间拍下来的一幕。

那是刚刚全歼了一支在蒙雷帝国边境星系作乱的星盗的中将,他浑身都是血与硝烟的痕迹,身上挂着几个忙碌不停的微型医疗机器人,正在无比简陋的医疗站里安静的忍受着没有麻醉的治疗。

一个失去了一条腿的小女孩儿在这个时候慢腾腾的挪了过来。

这是在比较混乱的边境星系之中随处可见的战争孤儿,她看着将这颗星球从星盗的骚扰中拯救出来的英雄,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他:“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

那时的中将想了想,抬起还淌着血的手臂,轻轻点了点自己的额头,答道:“我感觉有些疼,可以给我一个吻作为安慰吗,这位小小姐?”

顾杨看着眼前的谢凌秋,问他:“你哪里疼?”

谢凌秋小声抱怨:“哪里都疼,我伤刚好,早上那么冷……”

他话音未落,旁边正准备给他上早餐的机械臂突然发出了一连串叮铃哐啷的响动。

谢凌秋和顾杨倏然警觉,转头看向发了羊癫疯一样疯狂抖动的机械臂。

“五号?”

“五号为您服务,中将。”

五号应了一声,恢复了对机械臂的控制,餐盘落在餐桌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

顾杨轻轻出了口气:“刚刚你出故障了?”

“没有,中将。”

“那你……”

“我刚刚去查阅了数据库,少校的行为属于职场性.骚扰,中将。”

五号的声音平缓而冷静:“需要我报警吗,中将?”

“刷你的碗去。”

“好的,中将。”

顾杨仿佛从五号没有感情的电子音里听到了那么一点遗憾的意味。

他重新点燃了一支烟,对谢凌秋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坐下:“吃饭,吃完回去办出院手续。”

谢凌秋看着桌上中规中矩的培根煎蛋和热牛奶,嘟哝着问:“那我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杨看了看谢凌秋拎过来的行李箱,“就今天吧。”

这是同意让谢凌秋利用他的面子来跳过那些繁琐的流程,直接出院了。

不然能怎么办呢?

顾杨想。

这小鬼可是他的老师所看重的人,搞不好真能成为第二个不败战神。

谢凌秋抬起头,看向坐在他对面满脸懒散的顾杨,整个人都变得快活起来。

顾杨听着谢凌秋吃着免费的早餐还挑剔五号做的早餐的口感和味道,而话痨设定的AI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眼看着就要吵起来。

顾杨没兴趣当两个熊孩子中间的和事佬,他无精打采的垂着眼,看着指尖的烟一点点燃尽。

家里倒是很少这样热闹。

保密住宅区很少有客人,即便有,素质和礼貌程度也堪称教科书一般的标杆。

标杆到连走路都会细心的不去发出什么响动。

像谢凌秋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还很熊的小鬼,打从顾杨搬回帝都起,这还是第一例。

睡眠不足的中将靠着薄荷烟提了提神,打开自己的终端,开始确认今天的训练菜单。

他刚点开备忘录,就听到谢凌秋跟五号的吵嘴里提到了他的名字。

“我的餐食都是按照中将的口味定制的,少校,如果您想,您也可以把您喜欢的味觉参数录入给我。”五号说。

谢凌秋撑着脸看着眼前的烹饪机械臂,吃着煎蛋慢吞吞地说道:“不,你的参数肯定是错的,因为你做成什么味道老师都会说好吃的,他以前就这样。”

“……”

五号卡了壳,它搜索了一番自己的储存库,发现的确如此。

它不论送上什么样的新菜式,它的主人都会全部吃下去,然后夸赞它做得很好吃。

因为顾杨每次都吃完了,从不浪费,也不挑食,也没有表情变化,更没有什么改进意见,于是根据人类行为分析,五号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些都录入到了顾杨的味觉喜爱里。

“老师是贫民窟出身,刚出来就上了战场,他对吃的本来就不挑啊。”

谢凌秋的餐叉戳着煎蛋,举起来轻轻晃了晃,对着机械臂补刀:“但这不是你不给他做好吃的食物的理由。”

五号发出一串意味不明的声音,自闭了。

顾杨稍微有些惊讶,他看了看谢凌秋,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见面的时候,这小鬼就曾表露出与他见过他的模样。

顾杨没有管五号,伸手点了点桌面,提醒道:“不要玩食物。”

“哦。”谢凌秋乖巧的放下了餐叉。

顾杨打量着表露出乖巧神态的谢凌秋,觉得对方对他的这种了解程度,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见过”了。

他对食物的确不挑,对于自己的食量把控得也很好,因为深知食物得来不易,所以他永远都是将碗里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的,从不浪费。

不管味道怎么样,食物对于顾杨而言,饱腹的重要性远超于味道。

哪怕非常难吃,只要能填饱肚子,顾杨就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至于瞒过AI对于人类行为的分析,这就更简单了。

任何一个校官级别以上的军官,微表情和行为控制管理都会被纳入日常训练里。

顾杨身为将级,更是在这一门训练上花费了很大的功夫,要瞒过非军方规格的生活AI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但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些。

因为拥有喜好和弱点的人,在别人认知中的威胁性会低上很多,所以顾杨对外时,总是有意识的表露出一些喜好,以此来显得不那么高高在上难以接触。

“你知道得不少。”顾杨慢吞吞地问道,“我们在哪里见过?”

“南89号边境星。”

顾杨听到这个回答,微微一滞,捻灭了手里的烟。

他倒是没想起谢凌秋。

但他记得边境南89这颗星球。

他从前线撤离退居后方时,所驻扎的最后一颗星球就是那里。

他永远记得那灰扑扑的土黄色的大气,灼热干燥的温度,还有被大气朦胧成一团光晕的恒星。

那两个让顾杨至今辗转反侧的预知梦,也是在那颗星球上做的。

沉默了小半晌,顾杨才缓缓回过神,怏怏地说道:“没想起来。”

“小事而已。”谢凌秋一眨不眨地看着顾杨,带着点试探的意味,“抱歉,看起来唤起了您不太好的回忆。”

“还行。”顾杨并不搭理谢凌秋的试探,同时也失去了探究谢凌秋到底跟他什么时候见过的欲望。

他重新低下头,点开了备忘录,漫不经心的翻阅起来。

他垂着眼,也没看到谢凌秋在这一瞬间露出了失落与被刺痛的神情。

但随即,那点失望与刺痛又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被青年人跳脱而甜蜜的语调而掩盖了过去。

他问:“想不想试试我的手艺?”

顾杨抬头:“你想降级当勤务兵?”

谢凌秋笑嘻嘻地:“如果是您的勤务兵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不了。”顾杨利落的拒绝了他,看了一眼终端上新发过来的讯息,“我的勤务兵来了。”

顾杨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开门的动静。

很显然的,这个勤务兵拥有自由出入顾杨的院落和房子的权限。

通俗一点来讲,他有顾杨家的钥匙。

意识到这一点,坐没坐相的谢凌秋倏然挺直了背脊,他转头看向门口,微微眯着眼,神情像是面对敌袭时一般警惕和戒备。

顾杨坐在他对面,看着这小鬼瞬间褪去了那副家犬的温驯,像头被侵犯了领地的猛兽,目露凶光张牙舞爪的,连脚下的阴影都不安的翻涌起来。

勤务兵的等级是士官,虽然属于后勤,但应有的作战训练也并不会缺席。

他刚一进门,就迅速察觉到了异常。

多余的鞋,没见过的行李箱,还有让他毛骨悚然、不知从何而来的森然凉意。

勤务兵在玄关处停顿了两秒,便看到阴影里探出了一条漆黑的蛇,吐着墨色的信子,示威一般的张大嘴,露出了无比尖锐的毒牙。

是没有见过的天赋,在顾杨身边见多识广的勤务兵十分冷静地想。

——大约是属于昨天中将说过的那位客人的。

他小心的绕开了那条阴影之中生出来的蛇,一进入客厅就听到了一道从未听过的声音懒散地说道:“勤务兵的工作,高智能家居就能完成吧?”

而他服务了两年的中将微微颔首:“嗯。”

“那不要勤务兵好像也可以。”

那位没见过的客人用那口软绵绵的清甜语调说完这话,就偏过头来看向了站在门口的他。

那是一个从脸到身躯,细致到头发丝都难以挑出什么错处的人。

他的发丝像是阳光倾落而下的碎金,身体大部分都被藏在宽大的病号服下边,但裸.露出来的部分还是展露出了相当优美有力的线条,他正微微偏过头来,浅色的蓝眼睛带着些许好奇打量着他。

这个人出生的时候,负责创造他的神明一定是将所有一切构成人的要素都精挑细选过无数次,然后将最顶尖、最光明的部分糅合起来,才诞生了这样一个人。

被打量着的勤务兵这么想着。

——可这个人表面看起来再多么美好,也无法掩盖他刚刚试图使他失业的事实。

“早安,中将。”

勤务兵给顾杨打了声招呼,得到顾杨颔首之后,转向了谢凌秋。

他记得昨天中将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这位客人的名字叫谢凌秋,军衔少校,将会成为顾杨中将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一个学生。

“早安,谢少校。”他招呼道。

谢凌秋笑眯眯的冲他挥了挥手:“早呀。”

这友好的态度就仿佛刚刚他根本没有试图让人家失业一样。

顾杨扫了一眼谢凌秋脚底下一路蔓延到玄关去的浅淡影子,伸手敲了敲桌面:“收回来。”

谢凌秋一顿,将探出去的阴影收了回来,把碗碟里最后一块培根鸡蛋吃掉,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温牛奶。

接着,他宛如家犬一般摇着尾巴,讨好的向顾杨说道:“老师,要看看我的天赋具体如何吗?”

顾杨掀掀眼皮,站起了身:“可以。”

谢凌秋跟在顾杨身后往外走,在路过勤务兵时,向对方展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就像是阳光下发酵的蜂蜜一样甜美,却让人感受到了与蜜糖的香甜截然相反的浓稠恶意。

他抬起手来,指了指顾杨的背影,以口型无声地说道:“我的。”

接着,不等勤务兵回神,他就转过身去,一蹦一跳的追上离开了屋子的顾杨,向家里的训练场走去。

被抛下的无辜勤务兵注视着他们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同样作为男性,他不至于不明白这种过度的占有欲和无差别的示威是怎么一回事——但竟然有人把这种占有欲放到顾杨中将身上,就让人觉得无比的违和起来。

顾杨中将怎么可能变成某一个人的……

勤务兵一顿,想起昨天中将对他说的春.梦,张了张嘴,倏地一个激灵。

“……”

……我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先生今天成功离婚了吗契机

    好久没更了,献给那些默默关怀我的读者。——光照我心————————————————分割线————————————————上线,又砍杀了两个小史莱姆。南宫雪也上线了。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寒山城进发。走着走着,突然,膝盖中了一箭,我不由想起了一个游戏(额,忘了什么了)。不由得向箭来的方向看去,一个弓箭手立

  • 带着军队到异界第1章在线阅读

    银河系内部,第二旋臂边界。银古时代第96宙期9603年。“轰~轰~轰~”一击击的重炮轰击在战舰的护盾上,磁力场级的量子护盾已近濒临击溃。“超空间跳跃引擎修好了没?我们快撑不住了!”舰桥内,舰长卡洛尔•亚特兰朝工作人员大吼道。此时的舰桥内乱成一片,各种警报声回荡在嘈杂的舰桥内。“报告舰长!只完成百分之

  • [综]真的不是渣之第四章(4)

    游客发出低低的惊呼,敬佩地说:“这位教授真是伟大,他是建筑学的教授吗?所以努力保存这座江南建筑?”导游说:“不是,这我不太清楚,但不是建筑学教授,好像是理科方面的学科。听说因为晏家大院的原主人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是为了与朋友的承诺。”听到这里,晏白却是一怔,然后缓缓回过神来……纵然他与叶梦舟之间有再多

  • 爱神是芳心纵火犯之烟雨路(3)(4)

    只见金媞媱缓缓走进了正厅,福了福礼,坐在了母亲身旁。仿佛时间就这样静止了。所有人放下手中的酒杯,注视着金媞媱,注视着这个最幸运的女孩,降生于金家的女孩,出生便被破格封为长公主的女孩。从窃窃私语转变到了句句惊叹,竟有如此妖,而不艳的女孩。略带惆怅的媞媱的另一种美。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三顾频烦天下计

  • (数码宝贝)和你在一起在线阅读第3节

    “砰”窗外巨大的撞击声和警笛连绵起伏的声音将凌晨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怎么了,怎么了,拉丝儿,发生什么了?”“你的主角之路开始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脑海里传来拉丝儿甜美的声音,就是听起来怎么贱贱的。“开心你妹啊,正经点好么,到底发生什么了?”凌晨看向窗外,公路上散落着毁坏的汽车,车祸发生的痕迹充斥

  • 宠婚蜜恋:迷糊娇妻任性宠在线阅读第9章

    “陈胤,你怎么在这?”叶雪一脸惊奇看着不远处背靠大树,环抱长剑的陈胤。“看来,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陈胤看着眼前的三男二女,平静地说道。前几天,自他突破到淬灵境后期后,在这妖山外围猎杀妖兽更是十分容易,如同切菜砍瓜一样。只不过收获的妖兽内丹大约只值一百五十多点功绩点,只有目标三百功绩点的一半。为了加

  • 甜宠贴身辣妻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火车上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终于到站了,刚下车,许攸然跟了过来,问:“咱们去哪?”“先去买点东西,我至少要在封门村待上几天,你呢?”“我也差不多,我要揭开那什么太师椅之迷啥的,我会用行动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没有鬼。”许攸然道。“那走吧!”说完,我们两人带着各自的东西走出火车站,准备找家宾馆先好好休息一下

  • 爱情公寓:太受欢迎了怎么办秘密任务? (求推荐!求收藏!)

    李刑下了直播,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道“哎,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呢!今天的直播也算是成功了吧!”说着李刑便起身离开了座位,向门外走去。直播间【刚才我把小零的整集都录了下来,看来下集《主播真会玩》的素材有了!】【哈哈哈!通道中人啊,楼上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看见小零那气愤的表情,我就有点儿小兴奋!大

  •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第七章

    第七章季延卿睡得很沉,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全是关于他和宋扬的。大学时,宋扬每天晚上都要去图书馆蹲守,季延卿看书复习,他就坐在远处随意翻开一本书,撑着下巴光明正大的看季延卿。怎么看怎么都好看。低头的样子怎么那么迷人,眉头微微蹙起的样子也特别赏心悦目,就是翻书的指尖都看好的不像话,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 首之道之小鸟朦胧(8)

    “这怎么办啊?难道早饭要给他们做海鲜粥吗?这时间也来不及啊,白粥已经做上了!”正在这个时候,一班走了过来集合吃早饭,看到这些海鲜之后,一班长开始眼馋了。“哇,洪班长,你真是我的知音啊,我昨天说要吃海鲜泡面,今天你就让大周采购回来了,看来我以前错怪你了!”“你没错怪我!”胖洪毫不客气的回怼说,“我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