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问天借酒第7章在线阅读

2021/4/8 15:39:06 作者:陈静之 来源:纵横中文网
问天借酒
问天借酒
作者:陈静之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老天爷让你当皇帝你怎么说?陈默是这样说的。…………天:“千古一帝,呼风唤雨。”默:“我没兴趣。”天:“富贵荣华,金山银山。”默:“我穷惯了。”天:“酒池肉林,佳丽三千。”默:“我性冷淡。”天:“拔剑而起,飞天证道。”默:“我怕摔死。”天:“青春永驻,长生不老!”默:“抱歉,我想早点死……”

南宫雄离开了,他已得到了他想要的。

看着不远处南宫雄留给自己的一对母女,李沐无奈地笑了笑。原本只是单纯地怜惜南宫忘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却没想到牵扯到这么多。不过对于这个丫头李沐是不会撒手不管的,至于南宫梦确实有些令人头痛。道心破碎注定他也沦为凡人,对于控制自己的七情六欲他可没信心。上次入世不正是因为自己的情感失控才导致自己踏入了忘情剑道吗?而且不得不承认,南宫梦由剑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世界对自己有着某中莫名的吸引力。活了两百多年,虽然一直醉心修道但他也不再是当初初入俗世的懵懂少年。重新体味人间百味,在无奈的同时也有份期待。百年前的那份情早已被融进了道心,而随着道心破碎那份情也终于放下。

“李叔叔,梦姐姐以后真要和我们一起住?”见李沐走过来,小讨厌兴奋地问道。 李沐只感到脚下一滑差点没稳住,小讨厌这句“李叔叔”真的很令他无语。要知道他虽然活了两百多年,但对一个曾差点成就大乘的修真者而言他一直保持着年轻的身体,特别是在经过劫雷淬炼之后,虽说不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但怎么也和叔叔联系不上啊!而且还有个“梦姐姐”作对比。“那个……小忘,能不能换个称呼?”

“这个啊!我想想……”小讨厌煞有介事地思考了下,然后在李沐满怀期待下说出一个令李沐和南宫梦都无比尴尬的称呼:“爸爸!嗯,我从小就想有个爸爸,既然以后你养我,那你就是小忘的爸爸!”说完不等李沐反驳就一蹦一跳地跑了,似乎是在为终于有了爸爸而高兴。尴尬的李沐和南宫梦都没有注意到小讨厌那狡黠的笑容。

“小忘不懂事,希望你不要在意。”南宫梦俏脸微红,忙开口道。

“女儿吗?貌似做会爸爸也是不错的经历。”看着小讨厌轻快的身影李沐的脸色浮现一抹温馨,直至发现一旁的南宫梦已脸红的快滴出血来才岔开了话题,“听你父亲说你以后想跟着我?”

“对!只要能让我和小忘在一起,我愿付出任何代价!”南宫梦的脸又红了几分,但眼神却非常坚定。

对于眼前的美景李沐没有太在意,其实在南宫雄提出这件事的时候他并不愿意接受。女人是麻烦的代名词,而显然南宫梦是个**烦,无论是来自南宫家还是李家。但最后他还是接受了,毕竟小忘是无辜的,南宫梦也是个可怜人。“我正好缺个打理生活起居的佣人,以后我和小忘的生活起居就交给你打理了。如果你做不来我会随时把你换掉。还有,你父亲让我告诉你: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南宫家的人。”李沐本不想这么绝情,但南宫梦实在让她有些失望,完全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

李沐的冷漠令南宫梦有些委屈,但她还是倔强地应道:“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

李沐还想说些什么却脸色骤冷,一个闪身已消失在南宫梦面前。

不远处阴暗小巷内小讨厌安静地睡着了,而在她的身边还有三个人貌似等待着什么。“不错的反应,难怪能得到南宫雄的青睐。”站在小讨厌身边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男子笑看着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李沐。

李沐打量着眼前三人,这三人竟无一弱者,特别是说话的男子那双眼中更是带着说不出的魅惑。看着一旁熟睡的小讨厌,显然这三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刚入俗世不久,除了南宫家根本没与其他势力接触,再结合对方的话李沐立刻想到了对方的身份。“李家?来的还真快。看样子你们也蛮在乎这对母女的嘛!”

“有些人即使自己不要的东西也不允许别人去染指,越高傲的人越是如此。”眼镜男子无奈地耸耸肩如拉家常般道,“自我介绍下,在下李靖,李家大公子李世民的书童。那边的肌肉男叫雷豹,异能电系,A级;另一个叫王虎,异能强化系,B级。”

李沐愣了愣,李靖如此的介绍还真让他意外。“李世民?李靖?看样子你家公子野心不小啊!”

“野心这东西是要与实力划勾的,如果有足够的实力再大的野心也不足为过。”李靖依然笑的很温和,“李兄你说是吗?”

“看样子这李家大公子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啊!不过这高傲的习惯却不怎么好!”李沐眼神变得锐利。

“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优秀的人有那么一两个癖好也无可厚非,越优秀的人越是如此。”李靖依然笑看着李沐,“看得出李兄弟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何必来趟这混水?对于这对母女我们同样没有恶意,只是我家公子不希望有人与她们过于亲近罢了,特别是男人。”

“没有恶意,只是看着她们自生自灭对吧?或者说看着她们如蝼蚁般为生存而挣扎?”李沐眼中寒光更盛,因为这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回去给你家公子带个话:欢迎他来找我麻烦,不过来而不往非礼,我一定会好好回礼的!”

“唉!看样子光说是没用了。说真的,我真不想动手,大家都是斯文人何必一天到晚打打杀杀呢?”李靖话落的同时身边的王虎已如猛虎般扑了过来。面对扑过来的王虎李沐从容地闪向一旁,但感受到身后的炙热李沐唯有叹息。虽有半步成圣的身体,却没有完全驱动的力量,力量与肉体的不和谐让李沐的实力大降。

“轰!”伴随着刺目的白光一声闷响中李沐已被击飞。白光散去,李沐现的有些狼狈。衣服多出被烧焦,身上依稀残留着几道电弧。看着挡在面前的王虎、雷豹二人李沐不由有些感叹。“人类真是这么可怕啊!两百年的时间,异能者已经进步到现在的地步。想当初,即使S级的异能者恐怕也伤不到现在的我吧。”人类的可怕在于可以通过学习不断强大,作为百多年前亲身经历过修真者横扫俗世的人,李沐能清晰的感受到异能者前后的差距。如果百年前异能者就有这样的实力,虽然结果不会改变,但恐怕也不会仅仅出动十名虚境修真者这么轻松了。

“小子,人要有自知之明!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异能强化系的吧!能挡住我八成攻击毫发不伤应该也已经到A级。但你若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恐怕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雷豹手中雷光闪烁,虽然话中是毫不掩饰不屑,但眼神却比刚才更加凌厉。

看着一脸感叹的李沐,李靖心中一突,“你是修真者?”

李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玩味地看向李靖:“哦?何以见得?”

“气度!”李靖长出了口气道,“我现在敢肯定你是名修真者,而且是名虚境之上的剑修!难怪南宫雄那老狐狸敢如此有恃无恐的和你见面。”闻言王虎二人皆是骇然,李家可与南宫家不同,他们更了解修真者的恐怖,而眼前如此年轻的少年居然是虚境之上的剑修,这让他们为刚才的举动心惊胆战的同时也第一次对李靖的判断出现怀疑。对方真的是那传说中可怕的剑修吗?为什么刚才如此不堪一击?

“见识不错!无愧‘李靖’这个名字”李沐不置可否的笑道,“不过你们也不用太在意,我现在和你们一样,只是个异能者罢了。”

“天悲!”李靖三人的反应不慢,很快理解了李沐的意思。王虎二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明白了为何俗世会出现虚境以上的修真者。然而李靖的眉头却皱的更深。被天悲所废的修真者他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有些还是天纵奇才,但像李沐这样的他还是第一见。虽然不知道具体为什么,但李沐的淡然让他感到忌惮,甚至恐惧!“原来是修真界的前辈,家主经常对我等念叨如果能遇见修真界的朋友一定要以礼相待,更何况是前辈。前辈是方外之人,这俗世的事还希望前辈不要插手了。他日前辈来我李家做客一定奉为上宾,我李家在蜀山得了不少赏赐想必还入得前辈法眼。前辈你看如何?”李靖最终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眼前的人绝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前辈?哈哈哈!也对,论辈分剑舞那丫头貌似也要叫我前辈呢?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了啊!不过你们这是在拿李家或者蜀山压我吗?”李沐玩味地对李靖问道。

“剑舞那丫头?”李靖闻言心中一阵惊涛骇浪。自家大靠山的名讳李靖如何不清楚,而敢叫那位“丫头”的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而眼前这位...李靖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出现了怀疑,难道眼前的少年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而已?

“前辈究竟是谁?能否告知名号,我等回去也好有个交代?”李靖冷冷地问道,态度已没有刚才的恭敬。

“名号吗?貌似以前有很多,但我更喜欢直接用我的名字——李沐!”

“李沐?”李靖仔细翻阅脑海中的记忆完全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不怪他,毕竟李沐在渡劫前已经几十年不在修真界走动,连修真界都很少提到,就算提也不敢直言其名讳。而渡劫后那些宗门关于其的信息还没来得及传到俗世,他自然对李沐一无所知。所以权衡利弊下李靖做出了选择。“虽然有些不敬,但我们这些做属下的也很为难。既然前辈执意要插手此事,那我们说不得就要向前辈请教一二。”李靖话落的同时,王虎二人已默契地一左一右攻向李沐。

李沐这回不再选择闪避,在A级雷系异能面前他如今的速度并不占什么优势。脚踩游龙步,后发先至出现在雷豹的必经之路上,毫不犹豫一拳击出。而迎接这一拳的则是一支闪烁着璀璨蓝光的雷电之矛。李沐并没有收回拳头的打算,即使没有真元护体他如今的肉体也不是这凡尘之类可以撼动的。“啪!”雷电之矛毫无悬念的被轰的粉碎,但雷豹也趁此间隙闪向一旁。李沐一腿扫向身后,正欲偷袭的王虎也被扫退重重的撞入一边的墙体。

“既然你们想向我请教,那我也不能太吝啬了。”李沐眼神凌厉地看向李靖,下一刻已到了他身前,又是一拳轰出!然而李靖的脸上出现诡异的笑容,李沐的这一拳直接击穿了李靖的身体。李靖既然如水中的影子般逐渐模糊最终消失,而随其消失的还有王虎雷豹。扫视了一下周围,确定对方已经离开后李沐才无奈地道:“精神系的异能吗?竟然瞒过了我的感知,应该在A级甚至更上吧!还真实了不得的能力啊!看样子如今的俗世比我想象的生动的多。”

夕城,李家。

“少爷,这次的猎物有点棘手。”

“哦!夕城居然还有能让你觉得棘手的存在?对方什么来头?”

“是名被天悲感染的修真者,初步估计应该是A级强化系,身体强度在王虎之上。而且我怀疑他之前应该是名虚境及虚境之上的修真者。”

“被天悲感染的虚境之上的修真者?他是不是叫李沐?”

“没错!少爷知道他?”

“暂时不要再去招惹他了,把监视那对母女的人都叫回来吧。”

“少爷?”

“修真界刚传回来的消息,你看看吧!哼!算南宫雄那老东西走运,不过我李世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的东西绝不会让人染指,即使对方是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林深时寻月一转再转

    香儿挨了一下,疼得小脸扭曲成一团,还是咬着牙重新跪下,看着颜心元,语气坚定:“老爷,小姐是无辜的……”“贱婢如此,主子更是下贱!”颜心元出声打断,盯着那道血痕,眼里全是血丝,似乎是被鲜血刺激到了神经,手中的鞭子再次落下。牛皮鞭打人本就难忍,更何况这鞭子是常年在战场的颜心元手中,顿时,带着破空之声,鞭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诡家仙逃跑的四张狂

    风正豪站在高处,看着何逸晨离开的方向,这时,风莎燕走了进来道:“父亲,您交代的事情,可能无法完成了。”“为什么。”风正豪语气奇怪的问道。“那个家伙,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风莎燕咬着牙,一脸的不甘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可能他并不贪图女色,想来也是,作为玄冥教的幽冥大帝,还有什么女人能让他看上眼的

  • 诡秘漫威在线阅读第5节

    城隍庙元宵庙会在上海弄的格外起劲,天还微亮时大小城隍庙就已经摆放上大大小小的灯笼。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这样的几日是格外的热闹。原本是在上海等待着父亲的回来,一直几个月后也未见到,又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回去也不是好时候,刘太太十分留恋这里,我也就不便好博了刘太太的心意了。日日与刘太太在这里,时不时

  • 我的世界之生存险境第3章在线阅读

    要不是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制止了目光主人的冲动,此时他都想冲到陆双双面前,好好的看看她的。不行,现在的自己对双双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不能贸然的跑过去的。不能走到面前去看,那就先远远的看着一解心头相思之苦也好。正看着呢,这时身后有人在喊了:“叶明翰,你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行李拿下去。”这是送他们过来的

  • 红颜风华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金钗雪里埋。勉强在马鞭挥甩的声音中移动,寒冷代表的不是温度而是身体一直以来的常态。白茫茫一片大雪,山上,地上,树上,天上,看上去可真干净啊!黑色的土地与黑色的河流被白雪掩盖,白到刺眼的山水间只有一行几个衣衫褴褛满身狼狈的人在小吏呼和声中茕茕前行。被看守的最严密、同时也是被嘲弄得最厉害的是走在前面的中

  • 斗世灵修在线阅读第1节

    “什么情况?”沉沉醒来,云痴看到周围的场景,不禁睁大了双眼,一阵目瞪口呆。这是一座位于山顶的宫殿群,看这规模,本来应是很是华丽和壮观,可现在,却是成了一片修罗场,说是废墟,也未尝不可。在这宫殿群外的广场上,有着一个被人为破坏出的又大又深的大坑,无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把整个坑底都填满了。粗略看去,这

  • 珍宝在线阅读福兮祸兮

    自从朝廷册封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李克用为云州牙将后,李国昌在振武道统领沙陀部众镇守一方,李克用则作为一名督边将领率领士兵巡守大同道的北部边界,防御北方契丹等部族的袭扰。按照隶属关系,此时的李克用并不在父亲李国昌的手下,而是归大同道节度使段文楚统领。好在振武道和大同道距离并不远,一个在今天的晋西北、一

  • 赛尔号之龙之传奇无锋

    胖子愤怒尖锐的声音在许浮生耳边响起:“废物,我的钱袋呢,你一个废物TM居然敢阴我?”胖子是在半路才察觉自己钱袋被人偷走的,回想了一路的情景,再联想刚才许浮生的动作他就明白刚才是被许浮生耍了。愤怒的他立刻带着两名护卫赶了过来,只是不敢进入玄吟阁闹事,圣元王朝规矩森严,不管什么人都严禁在店铺闹事。许浮生

  • 大道邪君之错位的邂逅(9)

    清晨的雨露悄然滑过,血色的枫叶沿着曙光飘飘而落。一股冷风撂起了九阳的胡须,此时此刻,他们一行人正守在血枫林的入口处。“这血枫林邪气极中,稍有不慎便将魂断九泉!老身得饮上一壶烈酒方可进入。”说完九阳掏出伴随了他一生的真气酒壶,“咕咚咕咚”的填满了肚子。这个酒壶可以吸取九阳多年修炼来的真气与上好烈酒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