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武道天尊洞房

2021/4/9 10:15:07 作者:摇曳红绳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道天尊
武道天尊
作者:摇曳红绳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资少年朱侍,三十六条王气主脉突然阻塞,修炼王气变得缓慢,人人皆是骂他废物。用桃花酿酒的老道儿,摆下两杯沉酒,郑重道:“跟我学武道吧,修炼王气的都是废物。”而后朱侍转修武道功法,一指翻山倒海,二指碎裂虚空,而骂他废物的人此时早已不知死去多少年了。骸龙窟勇夺龙骨剑。平奴山智取雪暝花。三戏调天心阁圣女。......拳打瀚元鼎,脚踢赤魂枪。武道洞天任我来,宝物通通入我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白桃吓了一跳,拢了托盘上的布连忙请安。

谁成想江煜看也没看她,挥了挥手便径直朝温初白走去。白桃缩缩脑袋,想起这一屋的精心设置,朝温初白扮了个鬼脸,关门走了。

“白娘子!”江煜许是喝了点酒,两颊带了些烧红,看人的目光也有些迷散,但却仍然澄澈,温初白瞧了眼桌上的加料点心,忽的有些于心不忍,但又考虑到之后的日子,心一狠,暗道,你要是吃了这点心,我就相信你是真傻。

她边想着站了起来,拉着江煜的袖子坐在了桌边,“饿了吧,快吃点东西。”

江煜不疑有他,当即坐好狼吞虎咽了起来,起初第一个还好,没有夹花椒,但第二个便是加了料的了。

时间紧迫,温初白与白桃的二次加工实在粗糙,江煜却一点也没发现,一整个桃花酥塞进了嘴里,呛得涕泗横流,“好麻!”

温初白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强烈,连忙给他拍着背顺气。

江煜两眼都是泪,许是也看不清眼前有什么,拿起温初白倒好的酸酒便一饮而尽,他实在喝的太快,快到温初白还没来得及拦他,他便已整杯下肚。

白醋在舌尖与花椒起舞,江煜愣了一瞬,脸色更加涨红,嘴里囫囵叫着,“好酸好酸!”,一把捞过装满酒的酒壶,对着壶嘴喝了起来。

温初白目瞪口呆,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夺壶,“你别!”

茶壶就在不远处,她提了过来,用溜圆的壶肚碰了碰江煜的手背,“喝这个,喝这个。”

江煜刚被壶嘴堵着嘴,说不出话来,这下被温初白叫得放下了壶,嘴里得了空,嚷嚷道,“好辣好辣!”

温初白顿时心生愧疚,“那喝点茶。”

江煜又是对嘴一口茶水,“哇”地一声吐了自己一身,“烫死我啦!”

平日里只会傻笑的少年如今眼含热泪的狼狈模样着实叫人心疼。

温初白正要安慰,忽听门外脚步声由远及近,浩浩荡荡的像是不少人马,她吓了一跳,起身去帮江煜去柜子寻衣服,“快将这身湿衣服换了吧!”

江煜机械地点点头,“阿鸿!帮我拿件衣服进来。”

门口脚步声渐快,募的响起了江桑的声音,原是皇帝、温偏安一行要走了,走前过来再看看新人,“煜儿,你的衣服怎么了?”

江煜答:“回父皇,弄上水湿了。”

江桑微微一笑,“不碍事的,湿了就脱了,上床去。”

温初白还在奇怪这房里的衣柜为何空无一物,便被江桑这话惊得脸上泛红,江煜则着实听到了心里,几步坐上了床。

“哎呀!”

“怎么了?”门口一阵慌乱。

“没事,没事。”江煜从衣服底下掏出两颗被坐得干瘪的枣子,“怎么有人在床上放了红枣呀。”

温初白暗道一句天助我也,连忙也走了过去,将床上撒着的桂圆剥开一个喂给了江煜,“还有桂圆呢,吃一个!”

红颜的唇碰到嫩若葱白的手指,一张一合之间,晶莹剔透的桂圆肉便在眼皮底下消失不见,温初白莫名地烧了耳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尚有桂圆汁水的指尖。

真甜。

她又瞧了一眼江煜带着相同汁水的唇。

不知道甜不甜。

外面的人听着里面两个人摸到了床上的桂圆红枣,便知道二人已经坐到了床上,至于进行到哪一步了,谁也没有个准数。

江桑想着不要耽误儿子的洞房花烛,一挥衣袖,“行了,回宫去吧。”于是门口黑压压的一群人便如同得了令的群羊,跟着他散了干净。

房里,温初白还带着江煜吃床上的红枣桂圆,两人顺着床往里摸,摸出了温初白一早藏在里面的那套衣服。

她本是这样计划的,先看看江煜能不能分辨出花椒点心,再试试他能不能闻出酸酒,要是这两关都过了,便再让他套上女装,唤自己一声好姐姐,怀川的男儿们最是好面子,如若心智正常,是断不会穿女儿家衣裳的。

可眼前,她打好的一通腹稿一句还没用上,江煜便吃了点心喝了酒,叫她不忍心再试探。

江煜对她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拿着那套衣服喜笑颜开,“白娘子你真好,知道我衣服湿了,还给我准备了干净衣服。”

温初白干笑两声,“……你!”

江煜竟然当着她的面就要脱衣服!

温初白吓得赶紧背过了身去,江煜一眼望过去,紫檀木床像是个优雅精致的画框,圈起了其中红艳的背影,温初白如瀑的长发散在大红喜服上,整个人都显得娇小玲珑,让人不禁想要拥她入怀。

“白娘子你可真好看。”他道。

温初白恍若未闻,自言自语道,“不是我逼你穿的啊。”

约莫半柱香后,背后悉悉索索的换衣声停了下来,温初白想回头却又不敢,问了句“换好了吗?”

江煜清脆地答她,“好了!”

白桃拿来的是套瓜红色裙子,不若大红那般耀眼,却显得人透白,江煜自身皮肤又好,这般一衬,更是让人惊叹。

与衣服同色的朱唇轻启,江煜问道,“白娘子,我好看吗?”

温初白点点头。

何止是好看,简直是仙人之姿。

简直让人……

简直让人想当他的姐姐,将他好好的保护起来!

江煜不知她心里所想,站起身来,扯了扯裙摆,“可我怎么觉得这身衣服有些奇怪,和我平时穿得不同。”

温初白与他并肩而立,学他的样子扯了扯裙摆,“哪里奇怪,我们穿得不是一模一样吗?妹妹。”

“妹妹?”江煜瞪大眼睛。

温初白被他惊讶的样子逗得再也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是呀,这是我的衣服呀,你穿了女孩子的衣服,我不得叫你一声妹妹?”

江煜拍了拍胸口,“我堂堂七尺男儿!”

温初白仍是笑,纯粹的笑,“妹妹可生得真高。”

“那是!”他像是受了极大的夸奖,拎起短了一截的裙摆转了个圈儿,“你看我的衣摆,再看你的。”

温初白低头,瞧见自己拖了地的长裙摆。

这是在嘲笑我的身高!

她做了个鬼脸,伸出两只手来作势要去挠江煜的痒痒肉,江煜忙着要躲,没想到一不小心踩中了温初白拖地的裙摆,脚下一滑,不受控制地压着她倒在了床上。

温初白只感觉自己的脊梁骨都要被床板硌断了,可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揉,一抹朱唇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了过来。

甜的,桂圆味。

温初白下意识地舔完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瞬间红了脸。

“你!”她伸手要去推他,却意外地受到了反抗,她正要开口,忽然一声巨响,身上之人亦为之一动,闷哼一声。

冰凉的水顺着江煜的发梢滴落到温初白的身上。

哪来的水?

不对!

是她打算泼床的那个铜盆!她本来好好的放在了床粱上,准备关键时刻踢下来的,没想到两人动作太大竟然现在就把它晃下来了。

“白娘子。”江煜狼狈的浑身是水,嘴里却念着温初白的名字。

“怎么了?”

“没砸到你吧?”

温初白瞧着江煜的眼睛,熠熠发亮的瞳仁里满满的都是自己。

小傻子。

温初白叹了口气,安慰道:“没有。”

果然,江煜听见这话后便立即笑了起来,“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温初白摸摸他的脑袋,“你先起来。”

江煜忙不迭地爬了起来,水珠顺着身上瓜红的布料往下滑,将它透成了和温初白一样的颜色。

“你转过去。”

江煜便转过去。

温初白解开外衣,搭在了枕头旁边,又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红亵衣足够严实,才钻进了被窝里。

“转回来吧。”

缩在床角只露了个脑袋的温初白瞧他转了过来,便道,“衣服在枕头上,你不能穿湿衣服睡觉,但我也没有别的可以给你穿的衣服了,你凑合一下。”

江煜瞧了一眼床头的喜服,“谢谢白娘子!”

瞧他又要解衣服,温初白连忙喊停,“嗯,那个,我先睡了,你上床的时候注意点,不要睡到水了。”

那盆水也算功成身退,虽然意外地浇了江煜一身,但也在床上留下了足够大的一滩水渍。

江煜点点头,“好,都听白娘子的。”

他三两下脱了身上湿透了的衣服,光溜溜地套上了温初白的外袍,实在有几分滑稽,可屋内唯一的看客却卷着被子背对着他,错过了这人间奇景。

“我上床啦。”江煜用气音道。

温初白丝毫不为所动,像是已经睡着了。

于是江煜便爬上了床,除去温初白和水渍占据的地盘,能剩给他的实在不多,他只得小心翼翼地贴在床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裹成蚕蛹的温初白翻了个身,转了过来——江煜已经睡着了,浅浅的呼吸着,胸膛一起一伏,包裹在不合身的喜服里。

只是……眉怎么是皱着的?

春寒料峭。

温初白心中没来由地冒出这句话来。也是,床上只有一床被子,他也便没有其余的保暖物件,可不得冷得皱起眉头吗。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层层包裹卸开,一边留在自己身上,一边搭在了江煜身上。

他定是睡着了,就连这么重的半床被子搭在身上也毫无反应。不过也是,应付那么多宾客,回来又被整了一个下午,不累才怪。

温初白笑了笑,指尖轻点江煜皱起的眉心,像是安慰。

又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重归寂静。

本该早就睡着了的江煜忽的睁开了眼睛,垂着的眸子先是看向身上的喜被,又望向不远处的睡颜,眼中划过沉思的暗光,哪有半分白日的痴傻样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吊车尾在线阅读第五章

    周白按落遁光,降落在这一片荒凉的太阴星上。“这盘古战意真是太凶悍了!”周白感受着自己体内已经只剩下三成的法力。这要是再飞得久一点,怕是自己要动用精元了。大罗金仙的修为,还是不够啊!得赶紧融合盘古战意,提升修为!周白盘腿坐下,将五道先天飞剑放出,拱卫在自己身边。他能感觉道,一道来自太阴星核心的意识,正

  • 我是萧十一郎崖底相遇

    莫天被逼跳下断魂崖之后,则飞快的掉落下去。四周迷雾迅速的吞噬其不见身影,只有耳边传来的呼啸声证明其还在快速下落,并没到底。莫天也尝试停顿下来,可是崖底就像是一头恐怖巨兽的大口,怎会让莫天逃脱,紧紧的拉住其坠落而下。很快,“砰”的一声撞击声响起,莫天坠落到崖底。黑暗暗的一片,能见度低的可怜,四周一股若

  • 渣女穿成白莲花在线阅读第2章

    柳岸见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漆黑的眼眸里波涛汹涌,沉默半晌后,从公文包里掏出文件夹递到花明手里,淡淡道:“为钱花愁吗?考虑一下这个。”花明看着印有合约两个字的文件夹,有些莫名其妙,手却比脑子快,不由自主的打开了它。契约结婚四个大字,顿时印入了他的眼帘。花明嗤笑了一声,这渣攻真好笑,居然还会玩这一套,

  • 圆满人生[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看着李柳一脸的讨好和小心翼翼,陶然感叹一番,声音略抬高,学着看到的别人轻蔑的样子说,“你以为别人的东西都和你的一样便宜吗?”李胖子看到阿标,自家又没凭证,知道今天这个哑巴亏吃定了,他轻给了自己一巴掌,“陶然姑娘,不管东西是如何遗失了,这是我们工作做得不对,请您大人有大量,小本生意,我们也为难得很,您

  • (穿书)我靠美食收割大佬之神秘的黑衣人(求收藏,求鲜花)

    网络上的热议在持续发酵,面对这个明显不符合人们认知的东西,绝大多数人觉得这是一个恶作剧。然而,曾仕强教授偏偏站出来,用他的声誉担保,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发现。基于他的名声,有物理学家从多源于中理论解释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途径。只是因为没办法证实,所以反而使事件传播更广。网络上关于“史前人类脚印”的观点,

  • 次元反派在线阅读第3章

    跟着晓岚,众人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同时流羽也获得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流羽没有任何在意。接下来就是随便整理一下,那效果比四周的女孩还要强大,她们不敢相信,这样的人真的是男人吗。在她们眼里,男人就是非常懒惰,不会整理,不会做饭等等。现在她们的观念已经大改变了,不过对于流羽,她们只是认为是一个新加入的伙伴

  • 捡个王爷回山寨在线阅读第1章

    温阳醒的时候夜色黑沉,窗外虫鸣不止,一轮硕白圆月挂在天上,照在人身上,苍白,寂静。她盯着自己的手发呆。虽然消瘦却纤细白嫩,手指骨架匀称,还有沐浴露淡淡的清香味道。天花板那盏熟悉的吊灯,打开时会发出暖黄灯光,灯盏是她喜欢的花瓣形。这是她的家。她的房间。末世前,她温阳的房间。因为不想再挖人晶核,她和刘梦

  • 一觉醒来我成了首富(穿书)序

    ☆星空的爆炸是否是为了引导人类前往更光明所作的预兆呢。?无数的恒星如果都在昭示着什么,人类为什么还未曾行动过。ㄍ水中的泯灭是否为了引导人类前往更绝望所作的预兆呢。ㄑ那些濒临死亡的水兽在深海里,在更深的海里,人类为什么还未曾发现过。Ω陆地的生存是否为了引导人类前往更未来所作的预兆呢Ψ所有存在有过的大地

  • 表面天下第一在线阅读第6节

    “禺阳”依旧僵直地躺在地上,而它身边的女尸赫然睁开双眼!尸变?可惜“禺阳”的主人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搜索四周,寻找凶手上,完全没有提防女尸竟会把两只手举起来,准确无误地扼住他的咽喉。女尸的双手的力量大到让人难以置信,而突如其来的恐惧,使得“禺阳”的主人瞬间全身麻痹。再想抵抗,为时已晚,那双手的拇指与食

  • 凶猛兽妃:逆天废材二小姐校友会

    校友会这天,天气好得让苏乐不去校友会的借口也找不到,她有种可怕的直觉,林琪与庄卫这对狗男女肯定会一起出现。林琪从小就喜欢与她竞争,这次她从自己手里抢走了庄卫,以林琪的个性,不可能放过这么绝佳的炫耀机会,毕竟庄卫在A大那也是要钱有钱,要貌有貌活脱脱的镶钻校草一枚。苏乐不知道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让林琪如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