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宠冠六宫(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2021/4/9 7:57:03 作者:春溪笛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宠冠六宫(重生)
宠冠六宫(重生)
作者:春溪笛晓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烂尾,黑历史,写的时候状态不好,无以为继,请不要购买。颜家长女颜舜华,貌美,胸大,腿长,上马能张弓,下马能书画,一手厨艺征服无数能人异士,唯有他独独爱上一朵白莲花!重来一遍,她还是个小豆丁,没有大胸,没有美腿,没有貌美如花。睁眼一看,是他、是他、又是他,他还没遇到他的白莲花!只要乖乖宅在家,努力束胸,不学骑马,天天当个乖娃娃,一定可以成为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莲花——宠冠六宫指日可待!颜舜华:“好了,我选美貌大胸大长腿。”公告:跟编辑商量后决定在本周四(09.01)入V,入V当日更一万,蟹蟹支持!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萧寒平一直保持沉默。

死后被冠上那种称号……

还是死了干净的好,至少不需要面对这样的噩耗。

邵君浩则难以置信世界上真的还存在不认识萧寒平的人。

他思来想去,板起了脸,勉强为这个欠揍的小鬼找‘’出一个借口:“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直接翻译星网上一些老外的用词,你记不住也正常。”

孟魏提醒他:“咳,邵队长,现在地球一家亲,已经没有老外这个说法了……”

“城主怎么叫,我就怎么叫。”邵君浩不以为意,继续对萧寒平说,“咱们华夏人,必须要记住的称呼只有一个。”

萧寒平对这唯一一个的称呼并不抱太大希望。

邵君浩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城主,他是我们的,战神!”

一旁孟魏好像被邵君浩的情绪感染,忍不住接口:“没错,如果不是城主,哪有现在的圣光城,我们哪里还有命在?”说完拍了拍萧寒平的肩膀,“明锋,做人千万不能忘本,我们一辈子都要牢牢记住城主的大恩大德!”

萧寒平:“……”

邵君浩这时也顾不上萧寒平的反应,扭头就和孟魏聊了起来:“那是当然,如果没有城主力挽狂澜,曙光之城的资料、设备怎么可能保存的那么完整,那群弱鸡一样的研究员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来,目前市场上还能流通这么多新型野外生存装备,可都是托了城主的福。”

听到和东方地下城相关的话题,萧寒平忽略其中多余的修饰语,主动问:“这么说,研究院的人当时全部安全撤出了?”

“去去去!”邵君浩不耐烦地摆摆手,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大人说话,小屁孩插什么嘴。”

萧寒平:“…………”

如果不是死过一次,他还不知道,一个怯生生的孩子能变得这么飘。

只可惜邵君浩却再也没有提过三年前的任何状况。

没了想要关注的内容,这左一句右一句的推崇又格外不着边际,让他倍感头疼。

尤其是邵君浩,说起这方面的事来简直没有止境。

“灾变之后,城主就是黑暗中的那一盏指路明灯!”

“现在圣光城抵挡异兽潮还要靠外援,但是三年前的曙光之城,我告诉你,只要有城主在的地方,异兽?那算哪根葱,根本不是个事儿……”

萧寒平体力不支,几度放弃用拳头教他闭嘴的简单方法。

直到天色渐晚,他们回到能源车旁,邵君浩终于归队,世界终于安静下来。

然而。

系统开始表演。

【宿主,你种的土豆需要浇水了。】

萧寒平权当没听见。

【宿主,你种的土豆需要除草了。】

【宿主,咱们没钱买化肥了。】

【宿主,土豆再不管就枯死了!】

“让它死。”

系统:“…………”

耳边终于清净,萧寒平上车闭目假寐。

之后只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破晓猎团的车队就到了圣光城。

远远看到圣光城的轮廓,萧寒平眸光深沉。

这就是代替曙光之城守护东方的基地。

用时三年打造的城池雏形,看上去也有模有样,只是不知道内里会是什么风景。

因为霍深的目的地是城内办事大厅,需要走主干大道,和原身的家并不顺路,所以萧寒平和孟魏在城门口就下了车。

看着能源车渐行渐远,萧寒平正要转身,就听到孟魏突然说:

“你先自己回去吧,我明天再去找你。”

“嗯。”

萧寒平以为他是有什么事需要处理,也没有多问,只继续转身离开。

系统的小恢复术没有针对伤势,他背后的伤还没愈合,混着细密麻痒的酸痛从没间断。

坚持了一夜,他现在迫切需要休息。

这种时候,原身的家在地上反而成了优势。至少距离城门够近。

到了住处,看见门缝里漏出的灯光,萧寒平脚步微顿。

以季明锋的身份重活,季明锋的家人他自然责无旁贷。

只是,第一次面对“家人”,难免觉得陌生。

正想着,身前轻轻一响,房门突然被向内拉开。

屋内暖色灯光没了遮挡,倾泻而下,洒了萧寒平满身。

“明锋回来了?”握着门把手的女人见到萧寒平,先是惊喜,可看到他满身狼狈,衣服上还有斑驳血迹,吓得险些愣住,“这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吗!”

在她身后,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听到动静跑了过来,探出半个脑袋。

这看样子就是原身的弟弟季嘉瑞,和原身的母亲,柳琴。

柳琴一双眼睛里裹着浓浓关心,语气难掩焦急,下意识过来扶住他:“我都说了城外很危险,你偏不听我的!以后不要再去了,我们留在基地里帮着做点事,就算贡献点少了一些,可是起码安全啊……”

她不清楚原身在城外的遭遇,这样想无可厚非,萧寒平也没打算把发生过的事说出来,让她徒增烦恼,只随着她的力气进了门。

这所住处的面积小得可怜,一眼就能看尽全貌。

不过,尽管稍显拥挤,金属制作的各类家具却一应俱全,看得出来房子的主人经常打扫,视线所及的每一处都干净整洁。

萧寒平刚走到桌边站定,就被柳琴一把按坐在凳子上:“快让我看看,伤在哪里了!”

一边说着,她三步并做二步,从柜子上取下医药箱,又折身快步回来。

见她处理药物的手法熟练,萧寒平把滑到嘴边的拒绝咽了回去:“在背后。”

柳琴于是转到他身后。

看到这道因为反复开裂而血肉模糊的伤口,她单手捂住嘴,眼里立刻涌上水光,声音里也带上哽咽:“伤得这么重……都是妈妈不好,才害的你这么小就要出城……”

说着话,她也不敢拖延,轻手轻脚剪下伤口周围的衣料,又拿起摆在桌上的消毒液,正要动作,手突然一颤。

她以往都是给丈夫处理伤口,这些步骤当然烂熟于心,所以也知道这么大的伤口,浇上消毒液该有多痛。

看着昨天才成年的儿子,她心中钝痛……

“铃铃铃——”

一阵闹铃突然从柳琴腕间的通讯器中响起。

九点四十分到了。

如果迟到,要扣掉一天的贡献点。

柳琴咬了咬牙:“明锋,妈妈得尽快出门上夜班了,你忍着点。”

话落,抖着手给萧寒平消毒。

她不敢抬头去看萧寒平的表情,自己眼里的泪却一滴一滴往下掉:“对不起,明锋,都怪妈妈没用……”

萧寒平萧寒平沉默片刻,生疏地安慰:“我没事。”

该怎么回应这份来自亲人的炽热爱意,他毫无经验。

因为家里的变故,季明锋渐渐从原本的活泼开朗变成寡言少语,柳琴把萧寒平的话当做强撑,就越发难过。

季嘉瑞这时跑上前来,擦掉柳琴脸上的泪痕:“妈,你别哭。”

萧寒平转脸看他,才发现他身上有明显的青紫和划痕。

对上萧寒平的视线,季嘉瑞瑟缩一下,下意识想躲。

柳琴也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手又一紧,才低声说:“你弟弟今天摔倒了,摔得满身是伤,真是不小心。”

萧寒平没有开口。

他拥有原身的所有记忆,知道自从失去了异能者这座靠山,原身一家从不愁吃喝的人上人,沦为需要日夜工作的普通人,这一年间,没少被以往素不相识却嫉妒着的人孤立,针对。

季嘉瑞会受伤,无非就是这个原因。

柳琴不愿意说出实情,是怕原身冲动,不顾伤势去为弟弟讨回公道。

从前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但以原身的实力,在圣光城,根本谁也打不过。

柳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选择把一切都憋在心里,今天也是一样。

只是,帮萧寒平处理过伤口之后,她心痛更甚,内心左右摇摆。

请一天假要扣三天贡献点,可明锋受的伤这么严重……

“去上班吧。”

看穿她的想法,萧寒平道,“我没事。”

“可是——”

“去吧。”萧寒平抬手按在桌面起身,“我想休息一会。”

柳琴还在犹豫,她腕间的通讯器又响了起来。

萧寒平对她颔首示意,转身去了里间。

里间和客厅之间只有一道布帘隔着,良久,萧寒平才听到柳琴低声嘱咐季嘉瑞的声音,后面的动静断断续续,他没有听清。

一浪高过一浪的疲惫与困意已经淹没了他。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

耀眼日光透过布帘,在床被上铺了一层金黄。

布帘外有刻意放轻的响动。

眼前陌生的场景和背后依然酥麻的痛楚提醒萧寒平,昨天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

过了一会儿,季嘉瑞钻了进来。

看到萧寒平已经清醒,他眨了眨眼:“哥。”

萧寒平翻身下床。

他牵起季嘉瑞主动伸来的手,掀帘出去。

小方桌上摆着早点,还冒着热气,客厅内却空无一人。

萧寒平看向季嘉瑞。

小家伙人精似的,好像看懂了他的眼神:“妈妈去工作了。”

萧寒平蹙眉看了一眼时间。

上午十一点。

贫穷和两个孩子压榨着柳琴的每一分每一秒。

系统适时跳出来刷存在感。

【农场系统,一夜暴富的系统,宿主了解一下?】

它话音刚落,门外爽朗笑声由远及近。

“明锋啊,在家吗。”是孟魏,他敲门进来,笑意没减,“昨天那六块兽晶,你猜卖了多少贡献点?”

系统:“…………”

它苦口婆心。

【宿主啊,六块晶石能卖多少贡献点,那只能撑一时,不能长远啊!】

不过,孟魏的消息还不止这一个。

他也不卖关子,直接说:“还有,听说霍深大人亲自点你去基地护卫队,消息马上就到。”

见识过萧寒平的身手,对于这项任命,他打从心底里高兴。

“好好干,那可是能和破晓猎团并肩战斗的大肥差,等异兽潮过来,贡献点绝对少不了,不说别的,改善你们家这条件绰绰有余!”

系统:“………………”

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在线阅读第8节

    索菲娅带领人来到一片空地:“就在这里,形状么……”她用枯枝在雪地上画了个长方形:“和这个差不多就行,至于面积就在四十个平方左右,深度大约要五米,记得把泥土运回城堡的仓库。”“一定要运回仓库?”这个嘛,由于系统的原因,她建造时只能使用仓库里的材料,不然就无法建造,她展现出坚定的态度:“嗯。”莱斯利自然

  • 神豪从买比特币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捷来爸爸这。”张行之向倪捷伸出手,“我原是想和妹妹谈一些话,让小捷在鬼屋工作人员那边待一会儿的,只是忽略了小孩子的感受。”“谢谢文先生和你的同伴了。”“不用谢。”两拨人各自演着戏互相道别。“你是怎么知道张行之想杀苏娜的?”白黎问。“我没有说过啊。”“可是你不是说怕他对苏娜做无法预计的事情,刚才又

  • 盗幻天机之第九章

    翌日。颜彦打来电话时,秦书还在睡梦里,昨晚被韩沛那番话给彻底搅乱了,好不容易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着。结果颜彦给她来电话了。她眯着眼,问颜彦是不是回北京了。颜彦:“没,还在上海。”她在上海一家企业做尽调,估计元旦前回不去了,就是一大早公司微信群里炸开了锅。秦书:“什么事?”颜彦怒其不争:“还不是跟你

  • 哈利波特之驯兽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店小二死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冲击着何欢的第六感,就如这夏日的艳阳,越来越浓烈。赵捕头一脚跨出客栈大门,后院那一角柴房前已没了人影。借着巷角街尾的隐护,何欢疾行于院落与墙角之间,几起几落,终到了那个回形巷子的角落。虽没刻意打听,但要知道哪里出了人命,倒也不难。耳听,眼观,只须捕风捉影,再加察言观色,便

  • 神医九王妃之鬼打墙(4)

    这是我太爷讲的故事,我太爷也就是我爷爷的爸爸。以下以我太爷的口吻讲述。那天晚上,我和你(指我)太婆正在火炉烤火,大冬天的早早天就黑了,我从屋里看出去便看到河对面有火把。往年没有电灯,人们照亮便把竹子用石头砸烂点燃照亮,这是很平常的事。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对面那个人拿着火把,一会从河那面走到河这边,一会从

  • 侠圣在线阅读第三章

    陈文没有理会众人好奇的目光,淡定的拉着薛幼容的手一脸淡然的朝放烟花的工作人员那边走去。陈文倒是一脸淡定,只是苦了薛幼容被这么多人围观,一张脸低着几乎快挨到胸口了!围观的人太多,凌婉婷又是处在最中间的位置,等到陈文两人穿过人流走到工作人员那边的时候,她才发现陈文好像还牵着某人的手?她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

  •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单刀赴会西元继续浏览下去。“疑似名人堂第二玩家,此单刀赴会是彼单刀赴会吗?”一个红红的标题引起了西元的注意。下面是一段视频及几句评论:随着巅峰出世,《强世》已然到了穷途末路,名人堂第一的玩家西元的退出也引起了连锁反应。既西元乌江自刎后排名第二的单刀赴会也宣布退出《强世》,此单刀赴会会是《强世》

  • 穿越之伪仙女发家记第5章在线阅读

    “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的窗琴声的远方是谁弹奏安详时光逐渐的流淌很久以后的街上擦肩而过一瞬熟悉的模样却不曾回头望弹起华丽的乐章阿悄:撕下最后的伪装两个人依偎在不同的身旁回想着同样的时光风中折断的翅膀找不到你的方向一道伤两扇窗不同的晚上涣散着同样的月光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

  • 痴情相公,惹火侠妻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过这回还好,目光过去,只看到几个行动的人影,离我们大概有个几百米远,在这种沼泽地中,没有太多的植被,所以看得还是比较清楚。“望远镜。”我立即向那个小弟伸了一下手。那小弟立即从背包里翻出我们之前买的望远镜递了过来,拿过望远镜向那边看去,立即清晰了许多,那边果然是一支队伍,看样子,大概有个二十来人。我

  • 秦时明月之羽筱歌衫热闹庆功宴

    今日,魏家将最好的山珍美味全都拿了出来。山中珍稀猎物中,诸如有虎、狼、豹、熊掌等等;湖中珍稀鱼类中,诸如有,鲟鱼、刀鱼、鲥鱼等等。不过,这些都算不上什么,有样东西最稀世珍贵,那东西是一罐窖藏之酒,此酒乃是魏继友父亲当年所酿造,名为仙露果酒。这罐窖藏美酒是在魏继友刚出世不久,他父亲用最好的高粱、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