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叶萝莉之灯光下的友情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9 9:15:03 作者:只爱千纸鹤 来源:17K小说网
叶萝莉之灯光下的友情
叶萝莉之灯光下的友情
作者:只爱千纸鹤来源:17K小说网
来啊,成为我的主人,来啊。你的主人?你在哪?我叫叶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从小没有人会疼我,只有姐姐疼我,我们的母亲因为场病去世了,三年前,姐姐出来车祸,经过医生的救治,虽然活着,但成为了植物人,在那一天,我从医院回家,路过花坛,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娃娃,我捡起来,娃娃活了,我与娃娃缔结了契约,成为叶萝莉战士,而我的友情也显现了。

金锁陪紫薇吃完早点后,让紫薇在房里休息,然后陪在紫薇身边坐着仔细考虑了一下。她发现夏府现在留下的下人不多了。夏老太爷还在时就在的下人只有夏来福老头一家,这也是下人里最忠心的。夏来福年纪有些大了,只能守守门,福妈平时帮忙厨房,顶不了什么大事。夏来福的儿子夏继福是家生子,目前帮忙管家,平时感觉也还算踏实。但夏管家的婆娘继福嫂却不算是太稳当。继福嫂是十来年前才买来的。买来时已经二十来岁了,到府里不到一年就嫁了夏继福,接着夏继福就成了夏管家。夏管家夫妇还有个八岁的儿子,叫夏满仓小名石头,平时也当家里的小仆人,会帮忙做些杂事。平时这个继福嫂有些偷懒,在府里不怎么做事,却当自己是半个主人般,指手画脚。就是金锁,小姐身边最亲近的大丫头,也不是不忌惮她的。但王嫂虽然有些偷懒好占小便宜,总的还说也还没发现有过分的行为,对紫薇和刚过世的夏雨荷,也还算是诚心当主人的。而别的五六个仆人丫头,却找不到个忠的伶俐的。或许是因为那些仆人丫头近几年才找的缘故?看来夏雨荷真的也是属于不当家的啊。

于是金锁开口对紫薇说:“紫薇,等下是不是把夏管家叫过来,吩咐他把除了夏管家一家,別的下人都卖了或者遣了?”

紫薇沉吟了会儿说道:“都遣了吧。別卖了。”

“卖了还能得几个钱呢?”金锁不以为然。不是说自己不善良,而是觉得,那些下人反正也是仆人,在夏家也是干去別的家也是干。遣散回家也不见得能过得比当下人好啊。

“算了,都遣了吧。別老是钱啊钱的,那些俗气的黄白之物,计较起来没的辱没自己的身份!”紫薇对于金锁的意见看起来反而很不赞同。

“紫薇啊,钱不是万能的是不是?”金锁笑着问。“当然了!”紫薇接口。“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虽然钱很俗,但没这俗的东西,能让很多清高的人变成更俗甚至污秽!”金锁一边说着这刻薄话,一边却笑得很是清纯。

紫薇微张着嘴巴,带点傻意的看着金锁,随后赌气般的转过头说道:“都是你有理!随便你好了!”

金锁再笑笑,没理会紫薇的小脾气。随后把夏管家叫到大堂中,对夏管家说道:“夏管家,小姐有事情吩咐您做。我和您商量下看如何办理可好?”

夏管家态度诚恳的说道:“金锁你客气了。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你就说吧。我一定会办好的。”

金锁知道家里的下人都只知道夏雨荷是未婚生子,但夏管家一家人却知道的更多一些。他们知道紫薇的父亲还在,但不清楚到底是谁,或许是一个大人物,不知道为何没来寻回夏雨荷和紫薇。而原来的金锁因为,夏雨荷感觉金锁是个忠心的,紫薇上京找父亲还得金锁一路照顾,临走前遗言要求紫薇上京找爹没避开金锁,金锁才得以知道。所以现在,夏管家他们还不清楚紫薇要准备上京找父亲的决定。

于是金锁谨慎的斟酌着说道:“夏管家,是这样的。你也知道自夫人走后,就剩下了紫薇小姐一个人。小姐年纪还不大,当不了家。因此夫人临终前让紫薇去寻找她的亲生父亲。”说完这几句,金锁先停了下来,查看夏管家的神色。

但夏管家的神态很平静。他说:“是的,我想也可能会是这样。小姐去找亲生父亲也好,毕竟小姐还小,没人照顾也太可怜了。”

金锁暗暗徐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因此,小姐觉得这边的家业要好好处理一下。田地和这宅子可能都要卖。首先就是下人要处理。小姐的意思,除了您夏管家一家人,另外需要找个老实可靠的下人在夫人坟边守着,別的下人都要卖了去。夏管家您看怎么样?”

“下人倒不着急立刻就卖。等田庄和房子都安排好后再卖即可。毕竟小姐没动身前还需要人照顾。”夏管家给了自己的意见。

“恩,还是夏管家您想得周到啊。”金锁小小的给了个马屁。

“至于说守坟的人,金锁可否去禀告下小姐,让我父亲母亲他们担任?”

金锁听夏管家说夏来福老汉夫妇要留下,却与她原来准备的不一样。她原来想让夏来福夏管家一家五口都随紫薇一起上京的。所以她迟疑着对夏管家说道:“夏管家,这我可做不了主。看来小姐还没考虑周全呢。我先回去和小姐商量一下如何?那首先,您让继福嫂出去找个裁缝过来,帮小姐做几身孝服。旁的事等小姐有了决定后再来与夏管家商量。”

却说紫薇,吃完早饭后,金锁让她好好休息,她却没那心思。娘刚去世,内心的悲痛无与伦比,却没办法开解。刚刚早上金锁一连串的疑问更让紫薇感觉脑子发懵。她感觉自己真的很没用,什么都不知道。感觉自己真的好可怜,没人疼爱,要她独自一人承担这一切。可事已逼在眼前,不得不考虑如何办理。烦乱中,却没了心思继续悲痛。她仔细的考虑金锁的话。舅舅的意思到底如何?究竟是不顾亲情的夺自己的财产,还是真关心自己被误会了?紫薇知道这所房子是爹当时离开娘亲时买来送给娘亲的,而并不是金锁以为的是外公留给娘的,但田庄却真是外公留给娘亲的。房子当然可以自己做主卖,但田庄,她真的能卖吗?舅舅不会夺了走?卖给谁?他们外人会不会欺骗我?难道真的要送给舅舅?虽然黄白之物俗气,自己不在意,但真被外人抢了走心里总是不甘心的。好在有金锁。看来金锁比自己能干呢。但金锁毕竟比自己还小一岁,她真能为自己把所有事情都办理好吗?

紫薇叹了口气。想到金锁,刚才把卖身契给了金锁并且说要结拜,好像是有些冲动了。但现在却没后悔。自夏雨荷死后,紫薇就落入世上只剩一个人的恐慌中。虽然夏雨荷让她去找爹,可毕竟她知道,那爹是那么高高在上,红颜知己更是众多,能不能记得夏雨荷并且认下她还不一定呢。万一她爹不认她怎么办?这些思量,让紫薇目前丝毫没有感觉自己还有亲人,所以对于一起长大平时就认为情同姐妹的金锁,越加的依赖。听到金锁拒绝和自己做姐妹,慌乱中做了给金锁卖身契拜姐妹的决定,此刻却毫不后悔。并且内心觉得安慰,这样一来,世界上就不在是自己孤身一人,自己还有亲人。

正在内心纠结着各种情绪,金锁推门进来了。“怎么样了金锁?继福管家怎么说的?”紫薇连忙的追问。

金锁毫不客气的坐下,喝了一口水以后才说道:“紫薇,不怎么好办呢。夏管家说下人不忙着卖。先把田庄和房子处理好了再卖。卖下人是小事,你上路前还需要人照顾。但守坟的人,夏管家想让来福老汉夫妇两个担任。”

“嗯。可以啊,他们在府里几十年了,还是外公留下的奴才,是忠心的。有他们守着娘的坟,我也可以放心了。”紫薇赞同的点点头。

“可是,我们上京需要下人啊。我本来想让来福老汉和夏管家他们一家五口人都一起走呢!”金锁表示不同意。

“来福老汉年纪大了,肯定不愿意离开济南的。我们就自己走可以了。何必要求别人离开故土呢?”紫薇为难的说道。

“就我们自己?”金锁呼的拔高了声音,“你以为我们是多能干的?就我们两个弱女子上京?千里迢迢啊!你就不怕路上有个好歹?”

“那,要不然让夏管家他们三口和我们一起走就行了。”紫薇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我的好小姐啊!夏管家他们正当壮年,路上是能照顾得了我们。但就他们一家三口,万一路上他们起个什么歹意你怎么办?他们毕竟没有来福老汉老夫妻来的忠厚可靠啊!他们一家五口全部一起带走,有了来福老汉压制着,也更放心啊!”金锁感觉对紫薇恨铁不成钢。

“怎么可能那么多万一的。夏管家也是家生子,有什么不放心的!有他们夫妇两个照顾已经很好了!”紫薇的态度依然是轻飘飘的。

“那么小姐你忍心来福老汉他们夫妻俩到老了还和儿子孙子分别吗?”金锁只能另外寻找说服的道路。

“夏管家他们送我们到京后就可以回来和来福老汉团聚了呀,怎么会分别?”紫薇很无辜的问道。

“我们在北京暂时找不到你爹也需要人照顾啊!哪怕紫薇你找到了爹,也需要自己忠心的仆人在旁边守护照顾啊!到时候你全部麻烦你爹吗?”金锁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可是,让来福老汉夏管家他们离乡背井的也不好吧?”紫薇仍然犹豫着。

“他们是下人!有什么乡?你是小姐,你的家就是他们的家,你家所在就是他们的乡!”金锁说着这话,丝毫不觉得自己理亏对不起夏来福他们一家五口。毕竟现代人的意识,对于家乡的怨念可能确实不如古代人来得强烈,所以对于什么离乡背井,金锁是丝毫不在意的。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紫薇幽幽的眼神看着金锁。

金锁差点就崩溃了。只能说:“紫薇,那么这样。我先去征求一下来福老汉和夏管家的意思,到时候再说。怎么样?”

“好吧你去吧。”紫薇轻轻挥了挥手,无力的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看来想继续伤冬悲秋去了。

金锁继续找到夏管家,开门见山的说道:“夏管家,是这么回事。小姐的父亲在京城。因此小姐想带您一家五口一起去京城寻亲,您意下如何?”

夏管家有些意外,考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们一家也商量过了。让小姐自己去寻亲我爹娘也说很不放心。小姐是主子,要我们跟随着照顾,我们也算尽了自己的职责帮些忙了。金锁,你知道小姐的意思,是让我们一直跟着呢还是等小姐找到老爷后就让我们回济南?”

金锁听到夏管家这么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天哪天哪,这夏管家一家还真是忠心哪。看来夏雨荷能十几年平平安安的,夏来福和夏管家一家人功劳很大呀!于是放下心的金锁说道:“夏管家,您这么说就见外了。刚刚小姐还在纠结,说要你们全家陪同上京城寻亲,怕委屈你们呢。其实小姐说寻亲去,也是没什么头绪。您看是不是,我们把这边都料理好再安安稳稳的上路,到京城后如果能找到老爷,到那时候,如果你们愿意继续跟着小姐,小姐自然是开心的。如果你们想回济南,小姐肯定也是不会拦着的,只会帮你们料理生活,让你们过得更加稳当些。”

“只是我爹娘年纪有些大了。。。”夏管家欲言又止。

夏来福老汉才50来岁好不好,这在现代还是正当壮年呢!金锁内心反驳,嘴里却不露一丝风:“小姐是个善心的。到时候我们带上两辆马车,你们一家都坐车走!路上也不会太着急赶路,一切以大家的身体为重你看可好?”

夏管家再次沉思半晌,才开口说道:“小姐体恤下人,考虑得周到。那我们就义不容辞了。那夫人的坟该谁守,咱家的下人没合适的了怎么办?”

金锁挠了挠头皮,真麻烦。“夏管家,现在小姐没在,您跟我实话实说。小姐对舅老爷不是很信任,您觉得舅老爷那边可帮忙不?”

夏管家有些奇怪的看着金锁说道:“舅老爷那边,虽说平时没往来,但在我看来舅老爷对夫人还是有情分在的。原来夫人在的时候,我事务忙,田庄的事有时忙不过来管理,舅老爷的田庄就在边上,还不声不响的帮过几次忙,帮忙后也不见舅老爷说什么。”

“那您看现在夫人不在了,舅老爷对小姐,还有没有那份亲情愿意多照看些?”金锁追问。

“这个我也不好说。”夏管家很为难。

“这样夏管家,小姐也提过舅老爷的事情。您抽空去找舅老爷,探探他口风。如果舅老爷还念着小姐是外甥女,那么卖田庄和房子的事情就多麻烦舅老爷一些。还有守坟的下人,也问问舅老爷的意思。但如果舅老爷真不想再关照小姐了,您就啥也别说回来咱自己办理。”

“我看这样可行。小姐能这般考虑我就放心了,原来还担心小姐不解世事,看来小姐果然是个聪慧的!”夏管家看起来很欣慰。

小姐聪慧?那是本姑娘我聪慧好不好!金锁看着夏管家离去的身影想道。哎呀糟糕!我的卖身契!还想让夏管家带着去衙门销案的金锁才想起自己卖身契的事情,懊恼得不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撩的道长他翻身了之第十章(10)

    月落乌啼,凉风阵阵。床的旁边是一块褥子,那是沈含娇这几日的地盘。此刻,她正盘着双腿,坐在褥子上,“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崽”酣然入睡。与此同时,她也没闲着。她一边发射来自母亲的“慈爱”目光,一边数着手心的果干往嘴里塞。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捂死他算了?幽幽的狠戾狼光瞬间替换了那温柔的目光,但是只一瞬,她便

  • 穿成反派他老婆[娱乐圈]在线阅读千年战争

    黑夜公路上:“你到底是什么人?普通的人类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力量”赛琳娜一边开车,看向哈利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们吸血鬼和狼人不也是其中的一员么”哈利看了一眼后面昏迷过去的迈克尔,轻声说道“我施展的是巫术,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巫师!”赛琳娜目光一凝,说道。“不错,而我只是一个初学者罢了,

  • 万古天帝第三章

    第三章节听到有声音传了过来,沈白起身探出头去看,就看到有人三三两两的从会议室走出来。不好,会议结束了。还没等到他收回自己的目光,江城泽就从会议室走了出来,两个人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沈白有种王八瞅绿豆看对眼了的感觉随即他就看到江城泽的脸上绽放出一丝冷笑,这让沈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韩安

  • 穿书后我成了炮灰的白月光六尾狐之乱的详情(1)

    “你...你醒了啊。”赵松孤听到那声音后死死的攥着匕首,然后转过了身。然后便看到了那头聚神境洛狼,只不过这时的洛狼不再威风凛凛,反而虚弱不堪,但赵松孤清除,自己即使在这头洛狼最为虚弱的时候和它正面决斗,也不是它的一合之敌。“你不用紧张,我要是想杀你,你见不到今天的太阳,其实你就算不救我,我也能自己恢

  • 重生雍正皇后路(上)在线阅读第二节

    警察局贴出的villain信息一般都会比较详细。长相,身材,身高,甚至是名字和曾经出没地点都会标出来,便于民众自我保护和识别举报。这也为维尔提供了最好的猎场。villain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做些阴私事情的,这类villain大多不太好抓,但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另一种是自我表现欲极强的,维尔又在心里把

  • 那啥,我在修真之第七章(7)

    来不及多想,我捏碎了小球。一个保护罩及时出现。刚一抬眼,就发现红殿里那飞舞着红发的身影。此刻,他正很不爽地看着安然无恙的我。想到那个娃娃的话,我笑道:“我是来闯关的。”而后听到这句话,他似是气恼的一挥手,后面高大的红柱立刻哗啦地满碎在地上。……“你刚才说什么?”他没好气地问我。“怎样才能过关。”说完

  • 穿越对上重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什么情况,游戏怎么变成这样了,老子攒了二十个仓库的装备和道具呢?”林轩看着手游的角色面板上穿着白色大裤衩贱兮兮跳着舞蹈的游戏角色,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对于他这个靠游戏收入生活的职业玩家来说,游戏里的装备和道具就是林轩生活的全部。而没有了这些,林轩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意义。想想看还有半个月就

  • 我在冷宫斗地主(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八,真相云梦泽城东,在这片建筑群不太宽敞的地方搭配着时隐时现的月。按照妖界的传统,这种夜色,宜杀生。那消失许久的老道闯入了那个人类的家庭……貌似还有打斗的痕迹……。次日……。老板娘的心肠还是很好,念我也是同类,也是狼族的贵族,只是扣了我的全勤奖,满打满算,算了,我又不是人类,计较那些作甚。有些时候可

  • 荒天真帝在线阅读第三节

    王德边走路边说道:“王瑞,今天晚上,家族考核测试,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差下?”王瑞跟在王德身后,回答道:“爷爷,这么快吗?”王德笑了笑,说道:“怎么?退了?”说完停了下来。王瑞和老人一同停下,王瑞回答道:“爷爷,怎么会呢?我最近可一直在修炼捏!”王德欣喜的说道:“好好好!今天晚上,可别让我失望,这也到

  • 夏氏王妃第四章在线阅读

    脚下踩着波斯产的羽绒地毯,周围是丫头们的窃窃私语。大概是因为另外的雅间也来了惹不起的客人,何妈妈早就离开了。唐云芽如站针毡,后背被汗浸湿了个透。她佝偻着腰微闭着眼睛,恨不得立刻化成一滩水蒸发在这间屋子里,一了百了。“你叫什么名字?”忽然问话声起,窸窸窣窣议论声戛然而止,琵琶声顺势而停,就连深埋着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