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魔药师之第三章

2021/4/9 8:23:45 作者:伍陆柒捌 来源:3G小说网
都市魔药师
都市魔药师
作者:伍陆柒捌来源:3G小说网
张小二有点二,被小指粗的蛇咬晕了,醒来后居然成了闻所未闻的黑魔药师……你见过会耍流氓、耍酒疯的向日葵吗?你见过精通各国语言、能撒娇会卖萌的大萝卜吗?你见过成天范二还能美女环绕的愣子主角吗?

第一章宿命的相遇

宇智波斑,十九岁。

风华正茂的年龄,拥有风华绝代的容颜,以励志做一名出色的眼部外科手术医师为目标,是雨隐城区医科大的一名大二学生,也是校区一群不良少年的领导者,更是一个已经没落的宇智波一族的年轻的族长,唯一的幸存者。

雨隐城区的气候,永远是温暖而湿润,时晴时雨的无常亦不少见,而今夜,天空只是作美的一味绽露月光的颜色与光芒。多年后的斑才读懂自己的全部,宇智波斑,不留余力的挥霍着的温度,其实是他能给予的全部。他才是最傻的那个,如果当初肯收藏哪怕是最微小的一束暖的光,自己的昨天今天与明天也不会冷成荒芜。

相逢,恨早也恨晚。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九岁的小鬼,纠缠不清的扯上关系。

哗啦啦————

雨开始下。

华丽与简单的相遇,灵魂与灵魂的吸引仿佛是上天安排的契约。

这一次有点不同。

二月十日,晚冬。

雨隐城区中心医院大门口。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洗礼过城区的街头。刚下课的斑,在雨中漫步,即便是没有带伞,也没能让他像常人一样在雨中匆忙的奔跑,只是不紧不慢的走到附近的大门雨棚下避雨。

不远不近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婴儿哭声,很凄凉,很绝望。婴儿?应该不会吧,这么晚了,哪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忍心在这寒冷的严冬抛弃自己的血,自己的肉。也许只是叫的像婴儿哭声的小猫咪吧,斑想着,脚却不受控制的追随寻找着哭声而去。靠近后的哭啼声逐渐转变成微弱的抽泣声,在耳边若隐若现,斑低头往脚下的臭水沟里瞟了一眼。

啧,真要命,还真是一个婴儿!

斑上下打量了一番,浑身上下沾着臭水沟里污水和垃圾的婴儿的身体,眼睛都还没有睁开,貌似是刚出生不久,年龄不过周的可怜的小东西,它呼吸微弱的仿佛只剩最后一口气。斑走近身去,蹲下,一股臭水沟的恶臭顿时混入嗅觉,胃酸顿时反流,腹部开始痉挛,斑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啧,真脏,自己有洁癖,还是不要管了吧。狠狠心,就当自己是瞎的,是聋的,斑站起身来转身就走,没有回头。

哗啦啦————

雨开始下的更大了,斑被淋得睁不开眼。

他已经走到很远再也听不见,那撕心裂肺到令人心碎的哭声。弱小的生命,是死了吗?斑的心骤然一紧,他迅速转身,不顾头顶的倾盆大雨,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

呜哇哇————

哭声还在,它没有死!

它还坚强的活着,仿佛自己还可以听见它那微弱的心跳。

刹那,月亮升起,月光照亮了婴孩的脸。

被暴雨淋去了满脸的污垢和垃圾,干净粉嫩的婴儿皮肤暴露在皎洁的月光下,令斑瞪着深邃漆黑的双眸,盯着它挪不开眼。多好看的皮肤,多精致的五官,斑嘴角微微上扬,幻想着似乎自己可以触碰眼前婴儿,那充满牛奶异香和糖果甜蜜的梦境。

嗯,洗洗还能用。

斑蹲下身,伸手从阴沟里抱起浑身被冰凉的雨水冲刷后,四肢皮肤被冻的青紫的小可怜。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轻柔的裹住婴儿的身体,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又把它整个放进自己的贴身T恤里,以此为它挡住倾盆的大雨。

——————————————————————

宇智波宅。

回到家已是凌晨。

没有豪华的轿车,没有成堆的仆人前呼后拥,宇智波斑孤单的抱着怀里的弃婴,站在雨后昏冷的夜空下,大宅门前掏着钥匙,偌大的一个家,冷冷清清的只有斑一人住,却依然华贵的令人心痛。

斑把裹着自己衣服的,已经冷够,哭累了的小东西,轻轻的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走进浴室,打开了热水阀门,放好一缸热气腾腾的洗澡水。

回头望了一眼沙发上的小可怜,不如一起洗吧?省时间,更省事。

浴室里。

斑一件件褪去了身上早已湿透了的衣服,顺手甩进了旁边的洗衣机。修长的大腿,棱角分明的轮廓,几乎白皙到透明的皮肤,和刚被捡来的婴儿相比,斑甚至略胜一筹。斑望了一眼浴室地板上的小鬼,一泡淡黄色的液体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溢了出来,在自家干净整洁的浴室间里扩散,蔓延。

脸一沉,斑漆黑的眸子刹时蒙上了一层寒冰,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华丽丽的把这个该死的,让人头疼的小鬼又扔回又脏又臭又冷的阴沟。

“脏死了!”

婴儿被像斑用两根手指倒提了起来,像扔垃圾一样,直接甩进了浴缸。

沐浴中。

斑一边用热毛巾擦着婴儿的柔软身体,毛茸茸的黑发,还未睁眼的小脸,微笑着一边低声呢喃着,“喂,小鬼,我的家族没落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没有钱,没有家势。你说你为什么要遇见我,你就不怕你活下来后,我会养不起你吗?”

婴儿没有回答,只是之前一直紧闭的双眼,在布满蒸汽,水雾朦胧的浴室里,开始微微的半眯起,笑逐颜开。它应该是觉得很舒服,很温暖,很安全吧。

“你敢嘲笑我?”

斑收回了暗自悲伤的沮丧,回归了冰山依旧的冷漠。

斑,你的义气丰发容不下尘世间无妄的忧伤。

斑,你的自大狂妄目下无尘不适合悲伤沮丧。

曾经站在巅峰的男人,推致顶端的寂寥,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自己看的如此透明透彻。

一直在擦拭着婴儿的热毛巾,被放下了。

“说吧,想要什么名字。”

婴孩的小手,开始扑打热气腾腾的水面,溅起的水花热气呼的斑满脸都是水。

“斑斑”婴儿开始哼哼唧唧起来,叫着似乎是自己的名字。

斑?宇智波斑。

你想要我的名字吗?

斑怔在原地,犹豫了一瞬,两个小字明朗的出现在眼前。

带土,宇智波带土。

“带土?”斑试探性的叫了他的名字,温柔的抚摸着婴儿圆润光滑的背脊。

婴儿没有回答,乱舞的小爪犹如无声的反抗。

“带土”斑欲言又止。

啪嗒————

浴缸旁的一盆花落地,应声而碎。

斑斜睨他一眼,丁点大的婴孩,已经将挑衅模仿的得入戏三分。

他,宇智波斑,心高气傲的心骨,凡人岂能轻易入眼。他目光转了一圈后,停留在浑身冒着热气的小带土身上,漂亮的皮肤,晶莹又洁白,透着淡淡的婴儿粉,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十九岁的宇智波斑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决定,他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来,一脚踏进了浴缸里,紧贴着带土坐下。“我决定了,带土,以后你是我的,跟着我,也许没有富贵奢华的人生,但是从今往后,你将冠以我姓,做我的影子。”等着看小带土受宠若惊。

“不要?嗯?”斑把湿漉漉的热毛巾,直直的甩在了小带土头上,“自己洗。”

——————————————————————

翌日。

因为小带土整夜的哭闹,一晚没睡好的斑,顶着浓浓的黑眼圈,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心里骂着,这个该死的小鬼。

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斑,怔站在原地。

犹豫着回头望了一眼,昨晚睡在自己旁边的罪魁祸首。小带土的眯起的眼睛睁开,漆黑如夜,仿佛星辰大海闪耀着天地间的灵光,清澈干净的眼眸里,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影子。

不舍,不愿意。

不忍心留他一人独自在家。

斑走回卧室,打开单间的超大号书包,厚厚的教科书被稀里哗啦的全部掏出。随之一个张牙舞爪,热乎乎,圆滚滚的带土被硬塞了进去,拉上拉链。

呜哇哇————

狭小的书包,密闭不通风的空间。里面的小带土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以表抗议与不满。

斑打着呵欠,完全无视里面小鬼的哭闹,背上挎包出门了。

雨隐城区医科大操场上。

天气意外的晴朗,冷冽的风撕裂了他干裂的唇,苍白毫无血色。

他,宇智波斑今天居然意外的逃课了。

却是因为书包里,过于吵闹的小东西。

“嗨,老大。”远处黑绝,白绝两个孪生兄弟异口同声,招着手,朝斑走来。

两人走到旁边,一左一右的坐下。

“老大今天居然旷课了?”白绝似问非问的说。

“包里什么东西?”黑绝戳了戳鼓起的单肩包问道。

没有得到回答。

只见斑坐在操场的楼梯间,单手托腮,神情慵懒,顶着着两个浓厚的黑眼圈却似睡非睡。他在楼梯间一坐就是整整一上午,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不仅有他喜欢吃的豆皮寿司,却还有软软的棉花糖,甜甜的牛奶,糯糯的红豆糕,简直让他爱不释口,甜蜜入心,甜蜜入戏,香甜的幸福感从梦境里往外泄。

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从斑的嘴角流出。

斑缓缓睁开眼,只见黑绝正偷偷摸摸的拉着拉链,试图打开他圆鼓鼓的单肩包。

他的脸沉了下去。

啪————

黑手被瞬间狠力弹开。

“你想死吗?”冷冽的目光似乎是要杀人。

居然敢动他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老大,嘿嘿嘿。”哥哥白绝笑眯眯的,立马站出来劝架。

一手推开了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白绝。

斑站起身,背起单肩挎包,离开了操场。

黑绝,白绝两兄弟。

表面朋友而已,不值得深交。

宇智波宅。

夜。

呜哇哇————

无休止的吵闹,无止境的拳打脚踢。

斑站在崩溃的边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原来失眠的滋味这般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骨头像在被蚂蚁啃咬,血液像在被蚂蟥吮吸,身体像在被野兽践踏,那种脑神经被细针挑拨般的尖锐痛感让他几乎发疯。

酒精无效。

尼古丁无效。

安眠药无效。

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去尝试□□或是其他麻醉品。

而现在,他只有躺在床上,一块洁白干净的手帕,硬生生的塞进了旁边嚎啕大哭的带土嘴里。把他埋进白床单,像被送上祭坛的羊羔,只等着众神烹煮享用。

“不许哭!”

哭闹停顿了一瞬后,爆发出更大声的哭喊,如惊雷,如闪电。

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但更多的是绝望。

带土,我想知道,现在你到底想做什么?

折磨自己吗?

斑一轻揽过小带土的身体,一手抚过带土毛茸茸的黑发,起身,走向厨房。

泡好的牛奶,斑亲自试过温度后,粗暴强硬的塞进了小带土的嘴里。

嘟起的小嘴,吸吮,可爱至极。

斑又开始喃喃自语起来,“还记得昨晚第一次见面吗?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呆住了,就一个字形容你,脏。真没想到洗干净后的你,居然这么白净好看,完全超乎我想象。不过话说回来,你要这样一整夜无休止的吵下去吗?信不信我真的把你赶出家门,丢回又冷又暗的臭水沟?”

被奶水呛到的小带土,开始轻声的咳嗽起来。

是刚刚说的话被他听懂了?

斑有些不忍,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我的意思是,你我都是孤单的一个人,我救了你,所以我对你的恩情,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你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和我一起,一辈子。

斑是这么说的。

在此相遇,从这里开始。

不再悲伤,不再迷茫,不在孤独中老去,不在匆匆失去的年华里,暗自忧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惊婚:嫁给男闺蜜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季准请客,韩斌在旁边嚷嚷,强烈推荐吃火锅。陈松想起季准那十级洁癖,还吃火锅?绝对不可能。果然选了家装修高大上的烤肉店,肉有服务员烤好端上来,一点烟火气息都不会有,还是分餐制。韩斌一边抱怨季准龟毛,一边将一大片淋着酱汁的牛肉塞进嘴里,口中瞬间爆发出的美味,让韩斌吞下了抱怨,大快朵颐。原本略带拘束

  • 前世今生守梦人第九章

    09。。。。。。。。。。。。。。。。。。。。。。。。。。。。。。。。。。。。。。。。。。。。。。。。。。。。。。。。。。。。。。。。。。。。。。。。。。。。。。。。。。。。。。。。最后一刻,肖思紧紧抱住叶右,停留在他体内久久不愿退出,发现叶右一动不动呼吸微弱,肖思心里咯噔一下,扳过他来看到他脸色苍白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节

    秦川十七岁之时,偶然间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商朝末年,他以强大的能量帮助武王姬发击败了商纣王。战国时期,他又帮助秦王嬴政扫清六合,统一华夏。从那之后,他沉睡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人了,他也成为修行高人心目中的神话,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一位觉醒的王者。………………东汉末年,各地群雄并起,统治了四百多年的

  • 网游之幻凝世界第五章

    阮茵茵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明明陆止砚也没有说让自己帮忙解围,自己还上赶着说出那种话。她躲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想着等会出去绝对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就好。补完了妆,她推开卫生间的门,刚准备往前走,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身材高挺瘦削,站姿虽然随意,但却像是有备而来。阮茵茵不认识陆匀墨,况且陆匀墨和陆

  • 四方艳谭之 枕竹在线阅读第三节

    耳边嗡嗡的噪声搅得张略头疼欲裂。不过他的意识倒是渐渐恢复了一些。但同时身体剧痛也同时涌上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经。“哼……”张略忍不住的**了一声。若是平时,再痛苦他也不会吭一声。可此时他毕竟刚从昏迷中恢复了一些神智。**声也几乎是无意识下发出来的。“队长!他醒了!”张略听到一个有着闽南那边口音的人用普通

  • [黑篮]心跳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瑾阳住院第三天后醒来,他腹部被捅了个大口子,听说肠子都要漏出来了,是有人用毛巾绑着,这才把伤口堵住了。进病房前程勇先去问了医生,确定瑾阳没什么大问题后,才进去。麻药已经过去,缝针的伤口撕扯着疼痛。瑾阳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他妈让医生给他打麻药,好睡得舒服点,可他不愿,生生挨了一晚上。程勇进来的时候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彻夜,你在看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传进耳里之时,齐彻夜正在发呆。显示出某个网络页面的平板电脑就放在膝盖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盯着“传奇的美国精神——美国队长的来源始末”这篇人物介绍长文看了半晌,两眼放空,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天边。在美国队长之前,他依次搜索了“复仇者联盟”“奈特·戴维斯”“詹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第8章在线阅读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长呢?苏晓风可以告诉你,很短,短到他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司马姗岚的床上!?【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鬼:别看我╭(A`)╮我什么都不知道)慢慢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被灌醉了?好像是姗岚姐硬拉着他喝酒,结果自己喝完一杯就醉倒了?对于这一点苏晓

  • 民间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片石林,有风,微弱,恰似无声,点星幽冥火,在星空摇曳,宛如来自幽冥的鬼魂一般。这时,一个佝偻的人影,悄然出现。他黑衣裹身,步行沉稳,漫步向东而去,一座阴森而又诡异的墨色宫殿,逐渐在他眼前浮现。天魔宗,九幽魔殿,魔道至尊的埋骨之地!在那邪气森森的魔殿之中,昔日纵横整个东荒大陆的魔灵,就在此地安息

  • 千年之后才开启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叫连翘奇巧儿等人守在门外,将司信唤了进来,外面的下人往门里望去只能看到大小姐再与司信说着话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司懿久久不曾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司信一开始也是耐心等待,可是到了后面却发现司懿还是不曾有人和说话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却不曾说出任何的疑问,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但偶尔却感觉到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