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都市透视仙医第六章 沦陷的避难所

2021/4/9 7:54:42 作者:海蓝 来源:3G小说网
都市透视仙医
都市透视仙医
作者:海蓝来源:3G小说网
林阳是中海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为了新学期学费打暑假工,却遭遇无良老板克扣工资,被打重伤,无意中却获得上古医仙传承,从此开启悬壶济世,为美按摩,装逼踩人的究极套路。

阳光,从窗口撒进了卧室,照在了吴常的脸上,一丝泪痕,被阳光所照亮,折射出淡淡的色彩。

随着时间的逝去,吴常逐渐苏醒了过来。起身的瞬间,泪水,自他的眼角顺着脸颊滑落……

吴常呆呆地看着滴落在手背的泪珠,久久无语。最终叹了口气,起床开始了洗漱。今天,他要去一趟避难所,看看那里的情况。至于地点,吴常在昨天已经去查过了,就位于这附近的一所叫做圣安娜的贵族小学。

随意啃了一块面包,然后拿上了一把挺锋利的水果刀,吴常踏上了去往圣安娜小学的路上,毕竟总不能一直用扳手吧?一路上,吴常发现附近的丧尸已经开始越来越多了,这一发现,让吴常更加确定在做所小学里有幸存者藏于其中。

但,现实是残酷的。当吴常按照手机地图的指示来到了圣安娜小学门口的时候,吴常发现校门口原本该关着的铁门已经被推到在地了。在铁门的下面,压着数只丧尸,估计是原本在这里堵门的人吧。

整个校园都充满着气死,除了丧尸的低吼和虫鸣声之外,便只剩下了偶尔呼啸而过的风声了。

虽然,在看到这门口的情况之后,吴常已经不觉得这个避难点还能保持着原本的效用了,但吴常依旧打算进去看看。说不定就能捡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了,比如说收音机。

在大型灾难发生的时候,防灾频道也总该开启了吧?也许,可以通过这个来找到其他的生者,把那个混蛋丫头送过去,好让自己可以不用整天忙这忙那的……

不在多说,吴常走进了学校的教堂,一般来说,幸存者不都躲在教堂么?至少电影是这样的。

来到了教堂门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吴常皱了皱眉头,捏住了鼻子。虽然吴常以前也经常闻到血腥味,但如此浓重的血腥味依旧是第一次闻到,仿佛面前的并不是一座教堂,而是一片尸山血海似得。

“!”刚刚踏入教堂门口的吴常吓了一跳,因为,那一股若隐若现的窥视感又再次出现了。缓缓抽出别在后腰的水果刀,尽量放轻脚步地走入了教堂内。

不过这股窥视感依旧和原先一样,一触即离,让吴常也无法判断这股窥视感究竟从何而来。不过吴常依旧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待会突然又出现那一股窥视感。

小心翼翼地向四周看去,吴常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简直不是一个教堂了,而是一座屠宰场。干涸的血液,凝固在了墙上,座椅上和地板上。在座椅和座椅之间,还3徘徊着数只丧尸。

“……”吴常沉默了,看样子,这里确实是沦陷了,不然,教堂也不会这样子……

收起了水果刀,吴常叹了口气,右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既然是在教堂里,那就按照教会的方式来为这些逝者表示哀悼吧。

做完哀悼,吴常开始寻找这里还可以用的道具和食物饮水。毕竟,死者是用不到这些东西的。与其放在这里还不如让他来发挥这些东西所剩余的价值。

吴常的目光首先锁定的是放在教堂角落的一个淡灰色的背包上,挺大的一个背包。不过不是吴常想先选那个背包,而是这个教堂里只有这么一个可以装东西的玩意……

快步走向背包,吴常略微有点无奈,自己现在过着的,简直就是一个拾荒者的工作啊……

打开了背包,吴常开始翻着背包内的东西。

化妆盒……?吴常看了看刚刚翻出来的小盒子愣了愣,然后随手丢了出去,一个大男人要化妆品也没什么用。不过这背包的大小也不像一个女人会用的东西啊?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继续翻找,不断地将没用的东西取出背包。最终,整个背包里只剩下了不到10%的物资了……看着丢在地上的各种防晒霜啊,化妆品啊之类的无用之物,吴常欲哭无泪,卧嘞个大草,这家伙是出来逃难的还是出来玩的啊……

剩下的那10%也就只是淡水和一些吃的。嗯,还有两瓶藿香正气水……

这些物资吴常现在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本着不浪费资源的念头,吴常背上了这背包。带走的,自然是有用的那10%了。不过吴常依旧是差点没哭出来,本来还想着找一些有用的东西,结果带这个包的人却是一个极品……

离开了教堂,吴常走向了教学区,教学区里说不定也有点什么东西……比如说一些在外面很难找到的一些化学试剂,可以用来制做一些液体**,当遇到特别多的丧尸群的时候可以起到一些作用,而且有时候用来爆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吴常到了化学教室的时候,发现门已经上锁了。推了推,发现虽然锁有一些老旧,但却纹丝不动。这说明里面一定有重物堵着,恐怕这里有幸存者居住着。

试着敲了敲门,里面发出了一声低呼。不过那人好像并没有过来开门的意思,估计是把吴常当做路过的丧尸了吧。

“里面有人吗!”吴常低声喊了一句,他不敢太大声,如果把附近的丧尸吸引过来了的话,恐怕就没办法就被关在里面的人了。

“吴常?吴常是你么!”门后发出了激动的叫声,然后就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

突然,不远处的一只丧尸仿佛听到了声音,转过头向着门口的方向跑来。

“快停下!你的动静会引来丧尸的!”吴常看到了冲过来的那只丧尸,大声向门内喊了一声,然后抽出了水果刀,冲向了那只丧尸。

与丧尸错过身的一瞬间,吴常收起了刀,紧接着一个转身然后用力地用刀背敲章了丧尸后脖上,只听“咔”的一声脆响,丧尸倒在了地上。他的颈椎骨已经被吴常敲断了。不过只要没有损坏到大脑,丧尸便不会死。不过,它的颈椎骨已经被敲断了,整个身体都动不了,倒也和死了没多大差别了。只是一个会咬人一个不会咬人而已。

吴常转身打算回到化学教室门口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到了一个大家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幻西游:打图就变强在线阅读第9章

    “你别瞎嚷嚷,好好说话!”把失魂落魄的苏强请到屋子里,给他泡了杯热茶。山猪把老婆孩子都赶到卧室里去看电视,坐到他面前,语气严肃的问道。“我,我刚才,真的见了鬼了……”捧着热茶,感受到热腾腾的温度,苏强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跳渐渐趋于平缓,飞散的三魂六魄也聚了回来。把刚才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全部说给山

  • 极品小村官第2章在线阅读

    琴雨召唤出来了一个小狐狸,然后琴雨问小狐狸一切东西知道了,那个小狐狸叫小莫,然后三条尾巴的叫小奴,五条尾巴的叫小肖,七条尾巴的叫小吘,八条尾巴的叫小黑,九条尾巴的嘛我们知道。三年后,巨大的死亡森林里。一位穿白色上衣,白色短裤,白色忍鞋,蓝色长发直到腰部!上衣背后镶嵌着一把扇子,这时宇智波家族特有的标

  • 暮云收尽第6章在线阅读

    我们嘱咐两个女生,有什么情况马上叫我们,而我吴悔,陈宇三人睡在隔壁房间。吴悔爱干净,就提议打扫一下再睡,我倒觉得没什么,倒头就睡,我以前苦日子可比他过的多了,倒是吴悔,明明家境显赫,书香门第的,为什么要来蹚这浑水。吴悔点燃盗墓贼遗留下来的煤油灯,就叫我和他去找两把扫帚把屋子打扫一下,我不同意,他就使

  • 时光许我一世倾城在线阅读第1节

    在高三这种学习氛围最紧张的阶段,只有八卦和零食能够消除一些压力。“她上次还跟张珊说我喜欢她对象,我都无语死了好吗?当我对象是死的啊!”“真的,她把跟她对象说过话的女生全怀疑了一个遍!真是醉了。”江月一手拿着试卷,一手晃着笔,听她们两个叨叨班上的八卦。这节课是物理课,老师让小组讨论昨天的月考试卷。都说

  • 英雄联盟之冰凤涅槃第10章在线阅读

    某日,黄钞在课堂上无精打采的样子,章明泰要其背诵前日的文章也背不出来,让其解今日所习得字义,也答得风马牛不相及。待放学后,章明泰留下黄钞,问道:黄钞,今日你与往日大不相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你家中是否出了什么变故?黄钞回答道:没有,先生。章明泰又问道:那你今日缘何这般模样?黄钞欲言又止,章明泰道:

  • 我不是一只猫第4章在线阅读

    普莱舍星人编辑怪兽人普莱舍星人(プレッシャー/Pressure-seijin)身高:1.95米-47米体重:80千克-29000吨登场:第26集《奥特之王对魔法使》中文名怪兽人普莱舍星人外文名プレッシャー/Pressure-seijin其他名称普莱舍星人登场作品《雷欧·奥特曼》身高1.95米-47米

  • 篮球之2k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09我回到家里时,发现这次来蹭饭的只有泉奈,而且家里的气氛也不太对劲,老爸直到现在还没回家,老妈也没有用没有像往常一样用锅铲教训我不要乱跑,而是坐在一旁叹气。泉奈的眼眶红得厉害,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我好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曾经族里一个跟我们家关系很好的小哥哥死在战场上时,也是这种感觉。他是家族里

  • 网游之失落的军团在线阅读修罗座

    张北和唐筱柔骑着马跑了半天,直到夜晚终于看到一座小城,随即两人在一家酒馆住了下来。“呼,我还以为要完了呢,今天谢谢你了”,唐筱柔看着张北说道,“不过害你损失了一件法宝,等我到了天云宗后,我一定会用同等级的法宝赔给你的。”“哈哈,没事,不用赔给我,你看这是什么。”张北右手一伸,只见一点光芒在他的手中闪

  • 网球王子之超级天才在线阅读第二节

    雪如柳絮飘飘荡荡的落下,迎着飘雪,一朵朵不染人间污秽的雪莲悄悄绽放。雪莲簇拥着一座美妙的水晶宫殿,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着七彩的光。在这座宫殿里的一扇门外,一个青衣的妇人焦急的来回踱步,门内,不断的有痛叫声传出。“公主,使劲啊,公主……”“啊……啊……”听着屋内的声音,门外的妇人更是焦急。突然,一群衣

  • 一世歌之王妃不回家在线阅读第1章

    在无名小镇中,有一个灰头灰脸的少年,在药铺里清点着草药。他一身灰色的粗麻破衣,人看起来瘦瘦的,一双不知补了多少次的烂布鞋,他的手上是长期与药打交道留下的老茧。远处,躺在椅子上的肥胖药铺掌柜对陈凡高喊着“陈凡,草药清点的怎么样了?明天他们就来拿药材了,你动作麻利点”陈凡唯唯诺诺地说道“掌柜大人,我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