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剑仙道法入手

2021/4/9 8:51:03 作者:飞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剑仙
剑仙
作者:飞翼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耻美化版:周天仙帝之三——南方天帝墨沉舟,又名墨重华,号魔剑天君、贪狼星君,初封重华郡主,累晋覆海王。后正位天宫之南,领南宿七十二星宫、掌帝庭百万仙兵,节制天南。性暴戾,诸仙皆惧,帝夫……呃帝夫……真相绝对版:兴冲冲飞升到了仙界墨沉舟先见识了一把拿着仙器拦路的天仙劫匪更让人下巴掉下来的是堂堂一个玉仙,居然抱住她一个天仙的大腿哭喊上仙救命!墨沉舟:……这个仙界真乱套……墨沉舟:仙石交出来,仙器交出来,牙齿里迸出半个不字,管杀不管埋!劫匪众:……不是作者君吊各位亲胃口,而是这女主的cp,是真的不好

姓名:秦羽

身份:茅山第23代弟子

能量点:0

......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个月了,看着这毫无变化的单调界面,秦羽一阵无语。

“师弟,师弟”

“小师弟,小师弟”

咋咋呼呼的呼喊声从外传来,秦羽收拾心情,迈步走出大门步入院子。

迎面而来的正是小帅哥秋生和妹妹刘海头的文才两位师兄。敢于如此大呼小叫,基本就证明师父九叔已经出去了。

三兄弟年龄相仿,秋生性格跳脱、古灵精怪,文才性格迟钝、懦弱,偏生秦羽小小的身躯里面藏着一个成年人的意识,如此一来秦羽反而是最沉稳的。这一点更像九叔,让秦羽更受九叔喜爱。

“师弟,师父出去了,正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好时机,听说最近田园里的田鸡又大又肥,我们去抓一些孝敬师父怎么样!”

秋生一双小手拍在了秦羽的肩头,虽然秦羽的年纪最小,但个子最小的反而是落在了年纪最大的文才头上。

秦羽翻了个白眼,不着痕迹的拿开肩头上秋生的手,道:“师父出门之前可是吩咐我们好好练功课,我刚回屋休息一下准备继续练练,要不你们去吧。”

“师弟呀,别这么古板嘛!再说了,我们是为了孝敬师父,没事的。”

秋生一脸无所谓的摆摆手。

“对呀对呀,小师弟,练功这么辛苦,玩一会儿再练嘛。”

“师弟我入门最晚,得加紧练习才是,对不住了两位师兄。”

说完不给他俩继续纠缠的机会,赶紧跑到一边背对着他们练习起来。

“切,师弟真是无趣,成天就知道练练练,文才,咱俩去!”

秋生是个急性子,看着劝不动秦羽,无所谓的拉着文才就跑了出去。

路上隐隐约约传来:“要是师父回来,小师弟告状怎么办?”

“可惜,我的童年的早已经过了......”

由于年龄小,处于打基础的状态,秦羽拜师成功后和两位师兄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九叔的监督下联系扎马步、站桩等。

上辈子童年已过,女人也不是没碰过。

这辈子倒像是赚来的,颇有一些无欲无求的感觉。所以格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只为见识一下超凡的风采!

“砰砰砰”

“秋生,文才,秦羽,快出来拿东西。”

秦羽闻言无奈一笑,停下身段打开院门。

“师父,你回来啦。”

看着眼前的秦羽一身大汗,明显是在练习功课,九叔颇感欣慰。

“还是秦羽你最懂事,你两个混蛋师兄呢,是不是又打秋风去了?”

“额,这.......”

“好了,你不用吞吞吐吐的,这两个臭小子,一会儿回来我打死他们。地上还有一些蔬菜,都是街坊领居的好意,你帮忙拿进来一下。”

九叔边说边抱着一个酒坛子进了院子,秦羽眼尖发现酒坛子上贴了一道不知名的符纸,心里隐隐有些猜想。

夜幕降临。

不出所料,秋生和文才浑身是泥偷偷摸摸的回来了。刚进门就被九叔抓了个正着。

一顿惨不忍睹的尖叫过后,义庄渐渐归于平静。

躺在床上,秦羽习惯性地打开系统界面看看,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出现奇迹,万一三清大佬一个高兴,功能点直接爆炸了呢!

姓名:秦羽

身份:茅山第23代弟子

能量点:0

依然是熟悉的界面,熟悉的味道。

秦羽苦笑一声渐渐入睡,眼前依稀浮现一个贴着符纸的酒坛子......

第二天一大早,练完功课后,秋生去他姑妈家帮忙,文才在厨房倒腾着。

秦羽在门口来回踱步,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侧头瞄了瞄正在屋里喝茶的师父九叔,有些心虚,有些激动。

“看见我,看见我,快问问我为什么在外面缩头缩脑的......”

“秦羽呀,有什么话就进来说吧!”

“哈,机会来啦,唔,我是不是心思太深沉了。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拼了!”

挺了挺胸,尽量摆出一副沉稳的模样进到屋子里。

“师父,准备什么时候教我功法呀,昨天你拿回来的酒坛子里面装的是啥呀?”

“嗯?”

九叔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盯着秦羽看,秦羽心里自然是惴惴不安。

但是展露在九叔眼中的就是秦羽好奇宝宝的样儿,两只眼睛眨呀眨的,尽显天真、无邪以及渴望!

“这小徒儿天资不错,又最是刻苦,比秋生和文才两个捣蛋鬼更适合继承我的衣钵。”

“想当年我是快到二十岁才跟随师父学习道法,既然秦羽根基现在已经不错,早点接触道法也许更好。”

九叔思考着下了决定。

“晚上你到我屋子来,至于酒坛子,里面装了一只恶鬼,为师准备明天把它油炸了!”

秦羽眼前一亮,有戏!

深深鞠了一躬,谢师父。

“你这臭小子,还不去厨房帮忙。”

入夜,九叔房间。

“这本茅山练气术你拿着,我先给你讲讲练气的基础,回去后仔细学习,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

接过泛黄的小册子,秦羽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强忍着激动深深拜下。

“谢师父,徒儿一定不让师父失望。”

九叔点了点头,语气带着欣慰:“理当如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在洪荒当始尊大帝在线阅读第10节

    时值盛夏,深山里的夜风清凉似水,令人心旷神怡。观中树影婆娑,一轮水蓝色清月高挂在头顶,正西天穹的边上则另有一弯银月与之交相辉映。据老一辈说,这蓝白双月本是对情人,后来闹了意见,因而总是你来我去,远远地对望着,却是不肯碰面。李墨饭后习惯多走动,就着银灰色的月光,在观中信马由缰地晃荡,穿堂过门,走着、走

  • 我成了暴君的彩虹屁精[穿书]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节

    话这才说完,便看到有一块石头从墙外砸进来,直直的朝着虞笙的方向飞来……虞笙当小混混的时候也没少得罪街上的那些个同为小混混的人,所以这反映速度还算是快,直接便躲开了那个石头。小兰看到那个石头之后皱了皱眉头,“小姐,这肯定是四小姐搞得,竟然还暗器伤人!”不是小兰针对虞卿卿,只是她比较护主,原来她不过也是

  • 我,快穿,大佬!第九章

    祝曜渊不负项目组员工们众望,披荆斩棘半个月,陪了几场酒局下来,到底是把钟文冉的批准书弄到了手。他知道这个难弄,但没想到上面根本就不松口,钟文冉的顶头领导人是某个管辖部长,一听要钟文冉,脸色都变了,死活不答应。钟文冉的身上仿佛埋着什么秘密,按理来说,比他资历深、经验丰富的教授不是没有,可别的他说两句话

  • 黑子的篮球之奇迹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天阑诚,试炼之地里,李凡和杜星还有陆丰三个人配合默契的猎杀者独角牛,却不知道外界因为突然涌现出大量的独角牛材料已经闹的沸沸扬扬,最近一段时间,只要过了傍晚六点之后,就有很多小贩开始蹲在试炼之地竖起一块块收购的牌子,小贩的消息是很灵敏的,对于商机来说,他们往往就像是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本来试炼之地北面

  • 撩的道长他翻身了之第十章(10)

    月落乌啼,凉风阵阵。床的旁边是一块褥子,那是沈含娇这几日的地盘。此刻,她正盘着双腿,坐在褥子上,“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崽”酣然入睡。与此同时,她也没闲着。她一边发射来自母亲的“慈爱”目光,一边数着手心的果干往嘴里塞。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捂死他算了?幽幽的狠戾狼光瞬间替换了那温柔的目光,但是只一瞬,她便

  • 穿成反派他老婆[娱乐圈]在线阅读千年战争

    黑夜公路上:“你到底是什么人?普通的人类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力量”赛琳娜一边开车,看向哈利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们吸血鬼和狼人不也是其中的一员么”哈利看了一眼后面昏迷过去的迈克尔,轻声说道“我施展的是巫术,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巫师!”赛琳娜目光一凝,说道。“不错,而我只是一个初学者罢了,

  • 万古天帝第三章

    第三章节听到有声音传了过来,沈白起身探出头去看,就看到有人三三两两的从会议室走出来。不好,会议结束了。还没等到他收回自己的目光,江城泽就从会议室走了出来,两个人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沈白有种王八瞅绿豆看对眼了的感觉随即他就看到江城泽的脸上绽放出一丝冷笑,这让沈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韩安

  • 穿书后我成了炮灰的白月光六尾狐之乱的详情(1)

    “你...你醒了啊。”赵松孤听到那声音后死死的攥着匕首,然后转过了身。然后便看到了那头聚神境洛狼,只不过这时的洛狼不再威风凛凛,反而虚弱不堪,但赵松孤清除,自己即使在这头洛狼最为虚弱的时候和它正面决斗,也不是它的一合之敌。“你不用紧张,我要是想杀你,你见不到今天的太阳,其实你就算不救我,我也能自己恢

  • 重生雍正皇后路(上)在线阅读第二节

    警察局贴出的villain信息一般都会比较详细。长相,身材,身高,甚至是名字和曾经出没地点都会标出来,便于民众自我保护和识别举报。这也为维尔提供了最好的猎场。villain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做些阴私事情的,这类villain大多不太好抓,但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另一种是自我表现欲极强的,维尔又在心里把

  • 那啥,我在修真之第七章(7)

    来不及多想,我捏碎了小球。一个保护罩及时出现。刚一抬眼,就发现红殿里那飞舞着红发的身影。此刻,他正很不爽地看着安然无恙的我。想到那个娃娃的话,我笑道:“我是来闯关的。”而后听到这句话,他似是气恼的一挥手,后面高大的红柱立刻哗啦地满碎在地上。……“你刚才说什么?”他没好气地问我。“怎样才能过关。”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