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老九门同人此情可待成追忆在线阅读第8节

2021/4/9 8:37:20 作者:繆妙妙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九门同人此情可待成追忆
老九门同人此情可待成追忆
作者:繆妙妙来源:晋江文学城
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因为最近卡文,自己开学又很忙所以只能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现在改为隔日一更,(其实还是觉得因为自己赶文,所以写得不好看了,我也很苦恼,而且最近收藏也涨得少了。又觉得大家等文辛苦,就一天更一半。先这样,等我时间时间充裕,有了存稿,就改)但是大家放心,此文绝对不坑,毕竟是我的心血,还是希望它能有圆满的结局,同时我也要对大家负责,希望能写得更好一点。第一眼见到张启山,岳绮罗的心声,“他长得真是好看。”第一眼见到岳绮罗,张启山的心声,“请帖,我要了。”本姑奶奶可是童颜萝莉的大粽子,你竟然

白爷爷听到这里,重重的把拐杖砸到地上,发出“咚”的一声,正在一唱一和的母女立刻静住了。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直沉默了好久,白老爷子才开口说话。“楚楚还是个孩子,她说什么我可以不在意,但是陈锦,你是这个家的主母,你告诉我,这些年,萱萱究竟住在哪?”

陈锦在白老爷放下拐杖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一半,若是白萱萱还是傻子,他们还能继续控制白萱萱在老爷子面前演戏,可现在不行了,白萱萱经过之前陷害的那件事,似乎打通了任督二脉,不傻就算了,还把老爷子哄的一愣一愣的。

“爹,萱萱当然是住在青禾院的啊。”陈锦见这事兜不住了,只好赶紧圆场,“只是萱萱之前不是一直犯傻嘛,偏偏不愿意住在青禾院,要住其他地方,我跟正生觉得那院子空着就浪费了,也就让楚楚先进去住了。”

“那院子是南诏的能工巧匠,为了昭阳建造的,再怎么也不能让楚楚住啊。”白爷爷一听现在院子跟赵芸和母女一点关系都没有,心里有些恼火。

就算赵芸和当初是被南诏当做人质送来,也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公主。更何况现在两国交好,南诏每年也按时给北武送来贡品,这样做实在太对不起这母女。

“若是父亲觉得这样安排不妥当,那就让萱萱跟楚楚挤一挤,可好?”陈锦也不想放弃这处院子,就算是白萱萱病好了,就算是赵芸和是他国公主。

“这院子若是姐姐处的习惯了,那萱萱愿意继续住在原来的柴房。”

白萱萱知道白爷爷心软,听陈锦这样说肯定会同意,况且在白爷爷心里,即便他更喜欢白萱萱多一点,但也不能改变两人都是他孙女的事实。

“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白楚楚看白萱萱突然插嘴,也立刻接起话来,“若是妹妹觉得之前的住处不好,姐姐自然会从院子搬出。”

“既然姐姐都这样说了,妹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不知姐姐搬出青禾院之后,能住哪?”既然白楚楚都这么“谦虚”了,那她还推脱啥?

白楚楚也没想到白萱萱就这么接受了

“我……”

白楚楚想要继续说,可却被白爷爷打断了。

“好了,这院子本来就是萱萱母女的,也该还给他们。”白爷爷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说,“至于楚楚,就搬到怜玉阁住吧。”

怜玉阁是白府仅次于青禾院的住处,只是靠近朱雀街,白日里会有些吵,虽然年年维修,但由于没人住,也就闲了下来。

要白楚楚去那住,她肯定是不乐意的。

“爷爷,这怜玉阁虽说不错,可很久没人住,楚楚害怕。”白楚楚一脸委屈的给白爷爷递上一杯茶,楚楚可怜的说着。

“是啊爹,再说了楚楚在青禾院住了那么久,突然搬了肯定不习惯。”陈锦也适时的插话,“要不就让他们姐妹住一起,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白爷爷看了下白楚楚,又看了看白萱萱,虽然他心里不想委屈白萱萱,但陈锦说的这个方法,也的确没有理由让他拒绝。

白萱萱把爷爷的动作看在眼里,她知道爷爷更偏心她一些,可如果一下子就把白楚楚赶出青禾院,也确实为难了些。于是主动开口。

“爷爷,要是姐姐不介意的话,萱萱愿意和姐姐一起住在青禾院。”既然青禾院已经归属她了,那一起住又不会怎样。

若是白楚楚作妖,那就把她赶出去好了。

白楚楚把茶递到白爷爷面前后,就伏在白爷爷的膝盖前,小心翼翼的给爷爷捶腿。听到白萱萱这样说,眼里闪过一丝恨意。

但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

等这事商量的差不多时,白正生回来了。可当他看到自己的大女儿跪坐在老爷子腿边乖巧的捶着腿,心里也猜了个大概。

“楚楚,怎么在地上坐着,快起来。”白正生没正眼看白萱萱,而是直接扶起自己的大女儿。

“爹,我听下人们说了。不就是处院子吗?那就先让他们俩姐妹先住着,等我把怜玉阁收拾出来了,再让楚楚搬过去。”

“嗯。”老爷子之前听到白萱萱说不介意跟白楚楚住一起,现在自己儿子也这样说了,也不好再说啥。

“对了,我昨晚让你呈给皇上的退婚书,可有给了啊?”

“给了。”白正生恭恭敬敬的回了老爷子,但却白了白萱萱一眼。

“皇上怎么说?”

“皇上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三皇子的母妃有些微词。说是三皇子已经到了成亲的岁数,这突然退婚倒是让贵妃有些不满。”

“不满归不满,咱们萱萱既然跟奕云合不来,那就不要害了两个孩子。”白爷爷听了白正生的话,似乎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过几天的寿辰,就办在青禾院吧。楚楚也多叫几个朋友过来,让萱萱认识认识。”

白爷爷一边说一边拄着拐杖站起来,白萱萱立刻扶了上去,“萱萱,爷爷自己回去,你去安排一下搬院子的事,到时候在你的地盘过寿,可不能失了礼数。”白爷爷摸了摸白萱萱的脑袋,笑着走了。

白萱萱站在屋子里,看着逐渐远去的老人,只觉得泪水瞬间涌了上来。

一直到看不到白爷爷的背影,白萱萱才带上绿萝走出去。

离开正厅,路过府里池塘时,白楚楚叫住了白萱萱。

“白萱萱,站住。”

白楚楚的声音很凌厉,就好像在训斥下人一般。

“何事?”

“我不管你在那天到底是哪跟筋搭上了,青禾院,我不会让给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道巅峰宫殿守卫

    一路上,突击内心平静地走过阴冷的过道,前方的爆炸打破了沉默,在烟尘中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宫殿守卫!周围的门也瞬间封锁。“呵呵,明白了。宫殿已经被控制,能让宫殿守卫出来探路,想必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解决了我,那么女王也就会顺着这条路线逃生。可惜,斯代萨已经在外重重把守,自己也只是被忽悠过来陪葬的

  • 天琴帝国编年史第五章在线阅读

    讲话,分队,站军姿,军训第一天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教官们便带领各自的队伍去食堂用餐。训练场里有一个专门的食堂,菜谱都是帝国最顶尖的营养师制定的,特意聘请大厨掌勺,每一份餐不仅营养而且美味。适应γ射线很辛苦,所以在别的方面学院无意为难学生们。军训中的用餐时间,是最容易建立友谊的,其他学生们都三两结伴,

  • 荒古之上之孔雀的情书(4)

    俊美清雅的流云大神官对鸢泪的唠叨总是保持沉默,连句评论也不发表,对她熟视无睹。鸢泪一点也没有身为鸟族含蓄的自觉,明目张胆地发花痴,看流云的眼神活像一匹饿了三月的狼,一口能把他囫囵吞下。流云浑似没瞧见,依旧轻衣俊颜,眉眼清雅地舞剑,像晨光里妖冶的莲花。偶尔回头望过来一眼或是应一句,站在一旁观看的鸢泪便

  • 魔国驭夫记在线阅读第3章

    时值2017年的最后一天,面临元旦放假的团队人员心里更是轻松,大家纷纷举杯庆贺韩西得奖。“干杯!”一片觥筹交错中,大伙们一个个酒意正酣人微醉。“韩西姐,孔老师有事先走了,现在您就是头儿!您拿了大奖,又赶上今晚跨年!待会儿,不请大家去三里屯喝一杯?”“李登鸣,你看你脸喝得都成猴屁股了?还喝呢?”扎着俏

  • 乱世佳丽人之死神终结(2)

    观众台上议论纷纷,擂台上却是另一番情景了。往往高手比试切磋都不会打先手,可要是遇上性子急的而且虚荣心强的人,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死神怒了,就连死神也没想到自己对手的来历这么的强大。地下格斗场?排行第七?有意思!只见死神瞬间暴走,疾射而出,眨眼便到了白面小丑面前。拳拳到肉的攻势异常凶猛,一拳接着一拳轰

  • 重生之豪门误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当太阳爬上树梢的时候,鸟儿已在树上欢快的唱着,在喜庆的日子里,又增添了一分色彩,天气格外晴朗,道路两旁新生出的树叶上泛着悠悠的绿光。医院的诊疗室里,肖佚林面对着医生坐下,“医生,怎么样,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这几天经常会感觉眼前突然一黑?”肖佚林问道。“这个,呃,这个嘛,”医生吞吞吐吐

  • 科幻三百年之第二章(2)

    等叶楠沿着原路返回去后,发现之前给她指过路的姑娘们还在原地,一看到她还特别热情地对着她不停挥手询问:“小姐姐找到要找的人了吗?”叶楠走了过去,对她们微一颔首致谢:“找到了,多谢诸位姑娘出手相助。”结果她下意识往口袋里一掏,动作便僵住了:她没带任何东西可以作为酬谢。叶楠也不知道自己这次闭关究竟闭了多久

  • 金粟山盗墓笔录第10章在线阅读

    韩觉看着自己的手,时不时的朝着一旁的桌子挥手过去,很快,桌子上面就已经布满冰霜。“这能力倒是不错,不愧是天赐宝箱里面才能开出来的东西,尤其是可升级,估计以后真的可以掌控温度。”韩觉点了点头,看着林婉仪跑到别的屋子休息了,自己开车离开了这里,留下酸液蜥蜴保护这里。还有十个小时就是第二日降临的时候了,韩

  • 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第1章在线阅读

    八月,透蓝的天空,骄阳似火,树丛中的喧蝉不耐寂寞,高亢叫唤。夏日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灼灼烈日下,我穿着大裤衩坐在树阴底下,拿着一张写着招聘广告的报纸认真的阅读起来,天地网城招收网管三十名,底薪1200元,提成200……龙腾饭庄招收服务员,底薪1000元,外加

  • 南朝第四章

    林悦把房间亲自收拾了一遍,摆上了自带的热水壶和洗浴用品后,还没有看见季侑言的身影,疑惑地开门来寻。“季姐?”季侑言正在餐厅洗杯具,闻声应了一句,小心地把洗好了的杯子和碟子放回原位,才慢步往自己的卧房走去。“季姐,你眼睛怎么好像有一点红?”林悦打量了季侑言一眼,关心问道。季侑言关门的动作微不可觉地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