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这个本丸不太对劲在线阅读Chapter Five.

2021/4/9 9:16:29 作者:明月与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本丸不太对劲
这个本丸不太对劲
作者:明月与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遭受过第一任主人暴虐对待的付丧神们,会对接手本丸的审神者报以何种态度呢?愤怒,怨恨,憎恶?被宠到生活不能自理的青年审神者听着旁边三日月宗近的魔性笑声,看着眼前气氛融洽,温馨和谐的大家,默默望天。——这个本丸绝对有哪里不太对劲。审all,主攻,非攻控文,爱看看不看滚,又没收你一分钱吐槽你马呢。

【带你一起去看海。】

168.

孀居多年的Bering夫人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家庭教师。

这位来自西班牙的贵妇人很讨人喜欢。

据说她家祖上曾是西班牙的贵族。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她的一举一动这般姿态翩翩,以及为何由她抚养成年的你也那般举止优雅。

只要她不拿我开玩笑,我都发自内心地尊敬她。

169.

“看到来的人是我,”Bering夫人垂眸喝茶时,语调戏谑地发问,“James好像有点遗憾呢。”

圣诞节前一周的周二,来给Bella讲课的,换回了Bering夫人。

你没来,我的确是有点小遗憾。

妈妈给她续茶:“可不是,您一来,他倒着拿书读《福尔摩斯》的打算就泡汤了。”

亲妈。确认完毕。

170.

“当时我还奇怪,为什么一到冬天就懒洋洋的孩子,一听到Barnes这个姓氏居然立刻就答应帮我了。”Bering夫人笑道。

我尴尬地别开头。

亲妈带着戏弄完儿子之后的满足离开了。

书房里沉默片刻,Bering夫人突然说:“James,你是不是邀请了Sherry圣诞节来做客?”

这个她都知道了。我讪笑着点点头。

哪知Bering夫人叹了口气:

“可是Sherry可能不能来赴约了。”

171.

这就是为什么隔天一大早我就去你们学校等着的原因。

当然,你并不住在学校。

可是有人住在学校。

比如说,校长大人。

172.

我跟门卫大爷一人一根烟,一边瞎扯,一边静等。

大爷说:“年轻人,追到手了吧?”

我说:“是的,追到了。”

大爷说:“年轻人,你的任务完成了一半了。”

我说:“……还有一半呢?”

大爷说:“在接下来的暗杀中活下来。”

我说:“……您可真会开玩笑。”

173.

好吧,其实我知道这不是玩笑。

那些写情书的家伙肯定会对我这个啥也没写的后来居上者不服气。

为人身安全着想,我该减少来你们学校的次数了。

174.

八点一过,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到校门口。

车门打开,红光一晃,系着红围巾戴着红帽子,裹得像熊一样的你慢悠悠地下了车。

我把烟掐灭在大爷的窗边,拔腿朝你走去。

大冬天的,我居然这么早等在校门口,你很惊讶。

但你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手给我。”

175.

你把手套一摘,双手拢住我的手,还低头哈了口热气:“看你傻乎乎的,不冷吗?”

原本冻得僵硬的双手被你软绵绵、热乎乎的手裹着,立刻就变得滚烫了,连带着我满心的焦虑都烟消云散:“有你在就不冷啦。”

你白了我一眼,松了一只手摸摸我的脸:“这么傻呆呆的,你不是发烧烧糊涂了吧?”

我任由你摸我的脸:“Sherry……你要回南方了?”

176.

你明显一愣:“Bering夫人告诉你的?”

我默默点头。

你盯着我看:“你舍得我回南方吗?”

我默默摇头。

你露出笑容:“我当然也不舍的离开你。”

177.

可是为什么……?

我疑惑了,想要询问,校内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啊——咳!”

我转头,看到一位一看就是文艺界人士的儒雅老男人踱步走来,削瘦的下巴跟你如出一格,看着我的目光带着堪称刀锋般的审视,仿佛连花白胡子上都挂着上位者的“尊严”一词。

我立刻知道了,这位就是Verona校长、你的父亲。

刚要把手抽回来,不曾想,被你抓得更紧了。

“Sherry……?”我小声喊你。

你平静地看着,雪后初晴的蓝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在翻腾。

我的第一感觉——你在叛逆你的父亲。

178.

在用刀子一样的目光把我看得后背发凉后,Verona校长终于转向你了:“Sherry,我的女儿,你确定不同我一道回休斯顿吗?”

我立刻看向你。

你慢慢地转头:“父亲,您确定不同我一起留在纽约吗?”

Verona校长严肃道:“不要胡闹,你该回去看望你母亲了。”

你无所谓地回答:“她怎么没说来看望一下我这个残疾女儿?”

Verona校长说:“你已经看过冬天、看过下雪了,你必须回家过圣诞节!”

你说:“你也可以把他们喊来纽约过圣诞节呀。”

Verona校长音量一抬:“Sherry!”

你抓着我的手扭头就走:“不回!”

179.

我被你拽着走出去很远。

你步伐快得很,但是一如既往地一瘸一拐,所以并不难追赶。

可是你的父亲在身后喊了你很久,却始终,没有来追你。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也是我第一次对他失望。

180.

你有些莽撞地走着,直到听不到Verona校长的呼喊。

你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还好你还记得抓着我的手。

我反手一拉,另一只手一揽,把你扶正,想要跟你说说话:“Sher——”

你突然的拥抱打断我的话。

“——ry.”我说完了。

181.

我刚开始很僵硬。

因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拥抱。

“你傻了?”你埋头在我胸膛,沉闷地说道,“机会难得,快抱抱我。”

我连忙把你抱紧。

在这个过程中,我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亲爱的,你身上的香味真有品味!”

你说:“那是我父亲的专车里用的香水味。”

我说:“……哦。”

强行拍马屁失败,啧。

182.

你抱着我的腰,抬起头看我。

我低下头看你,这个角度看去,你淡金的卷发柔顺地贴着额头,大眼睛蓝汪汪,看得我心软成烂泥。

“嗨亲爱的,”你说道,“你比我熟悉布鲁克林,带我去个能吹吹风的地方吧。”

“……你一个南方人,确定要在北方吹冷风吗?”

“你不带我去,自有人愿意带我去。”

“……你赢了。”

183.

说到最棒的吹风地点,海滩说第二,没有别处敢称第一。

我说道:“你去过曼哈顿吗?”

你说道:“只知道在布鲁克林北边——一个岛对吧?”

我抓起你的手,与你十指紧扣:“走吧,我带你去看海。”

184.

我与你在东河海滨走着。

这里的东西对你来说,全是新奇的。

我指着布鲁克林大桥说道:“不会吧?你来纽约多久了?住在布鲁克林多久了?这么标志性的东西没来看过?”

你看得目不转睛:“那不是没遇到你嘛——哥特式风格,好漂亮,我该带纸笔和眼镜来的。”

“得了吧,”我摇摇头,“你看你冻得手都发抖了,有笔你也握不住。”

“那,那,那可不一定。”你在瑟瑟海风中哆嗦着嘴硬。

185.

与你病弱的身体相反,你有相当强硬的性格。

倔强,不服输。

而且很喜欢嘴硬。

一旦嘴硬起来,相当可爱。

我有没有说过,我最喜欢你的嘴硬了?

186.

不过南方人就是南方人。

帽子、围巾、手套,样样齐全——你都把自己裹成熊了,但是还是冷得受不了。

瞧瞧我,一件加绒的风衣即可潇洒走天下。

187.

我说:“我看,我得收回你像企鹅那句话了。”

你说:“我本来就不像!”

我说:“是呀,企鹅可不会像你一样,一吹冷风就冻成筛子。”

你说:“有本事,你夏天的时候跟我去休斯顿。”

我说:“……你赢了。”

188.

冬天在纽约冻成狗。

夏天在休斯顿热成狗。

事实上,我完全不热衷于变成狗。

189.

我手撑着岸边的防护栏,一屁股坐在到栏杆上,一边解着风衣的扣子,一边向你伸出手:“Sherry,你过来一下。”

你警惕地看着我:“做什么?说不过我,就要打击报复?”

我翻白眼:“不是!过来、你过来一下嘛!”

你狐疑地看我,最后还是哆哆嗦嗦地走过来了。

我把你摆成背对我的姿势,然后双手插兜,将风衣掀开,从后面把你抱进怀里。

你的靠近,带来了一丝凉意,顺着我穿在风衣里的毛衣直触皮肤。

190.

我乐呵呵地把下巴支到你戴着帽子的脑袋上,手插口袋,揽得你更近些。

你在我怀里扭了扭,找到了舒服的姿势,向后一靠。

我问道:“暖不暖?”

你笑道:“暖。”

191.

你笑问:“软不软?”

我回答:“……软。”

隔着风衣贴近你胸部的手,再不敢随意乱动。

192.

你又说:“Bucky你别抱太紧哦。”

我奇怪:“不抱得紧一点,会有风透进去的。”

你一本正经:“可是你要是起反应了怎么办?”

我花了半分钟才搞清楚你黄暴的意思,瞬间涨红了脸:“卧槽!你,你说什么呢!不会有反应的!”

你说:“万一呢……”

我叫道:“你不闭嘴我就把你扔海里去!”

你笑道:“你舍得吗?”

我语气一滞:“……我自己跳下去还不行吗?”

193.

我转移话题地抬头看向远方:“Sherry你看那边。”

“那边怎么了?”你歪头看过去。

“那个几乎隐藏到天色下的绿线,你看到了没有?”

“嗯……实在太模糊了,看不清。”

“那就是自由女神像。”

“啊!纽约的标志!”你的语气立刻兴奋起来,“这么多年了,她还用右手举着火炬吧?”

“……没听说自由女神用左手拿火炬。”

“她也该换换手拿了,多累啊。”

“……你管得比太平洋的警察还宽。”

“不要当着大西洋的面说太平洋嘛。”

194.

你静静地看着远方的自由女神像。

而我偷偷看着你的脸颊。

趁着你心情不错的样子,我问道:“Sherry,你……不回去过圣诞节好吗?”

你一时没有回答。

我又说下去:“我的意思是,Verona校长说的没错,你出来这么久,的确该回去看看你母亲……她会想你的。”

“你错了,James,”你说话了,“这世上念着我的人不多。可笑的是,我的母亲注定不会是其中一个了。”

195.

不挂念子女的母亲。

这还是我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母亲。

我想起Steve的妈妈Sarah去世前,一边流泪一边不放心地盯着Steve看的样子。

还有平日里不停地戏耍逗弄我的妈妈。

虽然表达爱的方式不同,但她们是爱我们的。

196.

我小心翼翼地猜测:“你母亲与你不和吗?”

你平静地回答:“并没有不和。希望彼此间不存在任何关系的双方,哪有机会产生‘不和’这种宝贵的情感?”

我顿时有种被噎到的不爽感觉。

当然啦,不是不爽你。

197.

“因为什么?你太流氓吗?”我问道。

“你看我的长相,”你没有回答,而是突然一转话题,“你觉得单看长相,我像哪里人?”

我一边思索着你这话有没有什么深意,一边试探地回答:“呃……苏联人?”

198.

这是我真实的感觉。

在我印象里,大部分苏联人就是漂亮的脸蛋,淡淡的金发,白白的皮肤,几乎透明的蓝眼睛。

就是你的样子。

不过,苏联人应该没有普遍黄暴。

199.

“我母亲是苏联人。”你说道。

“……有点意外。”我说道。

“我母亲今年四十岁。”你说道。

“……有点意外。”我说道。

200.

我妈妈二十二岁嫁给了大她三岁的我爸爸,二十四岁有的我。

我们的年龄差是二十四和二十七。

但是你母亲跟你的年龄差是十七。

而你父亲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

也就是说,你的父母之间年龄差相当于我跟我父母的年龄差。

“所以嘛,老夫少妻,与其说我父亲疼爱我母亲,不如说是溺爱她。”你说道,“不客气的说,她简直是不懂事的孩子。”

201.

我问道:“你母亲……不喜欢你吗?”

你做了一个类似于芭蕾的姿势:“我母亲芭蕾跳得很好,自小强迫我练习。只可惜我六岁得了小儿麻痹症,残废了,让她很失望。”

“这有点过分。”

“哈,还有更过分的——小儿麻痹症可以传染,我这个不懂事的母亲以为会传染成年人,所以直到我病情稳定,她都没有来看我一眼。”你笑了笑,“呵,母爱,这世上最伟大的东西。”

你的话讥讽得堪比寒风,又平淡得几乎可以随风而去。

我不由得把你抱得更近了些:“没关系,你可以传染我。”

“……你的常识也为零吗?小儿麻痹症不会传染大人的!”

“而且你不是也好了吗?”我笑着捏捏你气得鼓起的腮。

超软的。

202.

其实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有这样病痛的身体,却又不巧的有这样不懂事的母亲,也难怪你不愿意回家过圣诞节。

不过也正好,圣诞节你就有机会来我家啦。

不,不只是圣诞节。

203.

我抱住你:“忘了这些吧,Sherry。不只是圣诞节,平安夜也跟我一起过好吗?”

你笑了笑:“你愿意收留我的吧?”

“我的荣幸,女士。”我吻了吻你额头。

204.

我跳下栏杆:“走吧,我们穿过布鲁克林大桥,去曼哈顿,我请你吃饭。”

“好啊,我想吃芝士蛋糕。”

“没问题。”

你问:“那么,接下来,咱们是牵着呢,还是挎着呢?”

我说:“背着。”

说着,我蹲下去,展开胳膊:“上来吧,我的公主。”

你停顿片刻,笑出声:“好的,我的王子。”

205.

我高兴地说:“圣诞节前可以跟你一起刷碗真是愉快啊!”

你冷漠地回应:“闭嘴蠢货,下次请客记得带钱。”

我:“……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我!贾琮!在线装逼!在线阅读第7章

    很快,师徒二人坐上了前往昆仑山的直升机,一路上,二人屏气凝神,时间飞快,等二人回过神,已经到达昆仑山。“老师,这里就是昆仑山吗?怎么这里没有多少雪啊,而且刚刚在天上,我发现这半座山往后都没雪,好像分割出来了一样。”秋阳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昆仑山上有妖王级妖兽,它们统治者昆仑山,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是

  • 仙秦修真洪荒!先天人族!(求收藏!求鲜花!)

    “圣母慈悲!”“圣母造化之恩人族永世不忘!”“圣人圣寿无疆!”……当杨昊辰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阵洪亮的声音,震得耳膜都有些生疼!“圣母?造化?人族?圣人?什么情况?难道跑到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了?不对啊,最近没听说过有哪个剧组拍摄洪荒影视剧啊?而且这声音至少也得有数万人一起喊,哪个剧组能

  • 幻仙凶猛在线阅读第六章

    方醒完全不知道,一场让她啼笑皆非的,关于她和孙博义的八卦,已经在年级里无声无息地酝酿开了。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将餐盘里的最后几粒米饭用勺子盛起来,放进自己的嘴里。最后她吃完的餐盘光可鉴人,连一粒米、一个葱花都没有剩下。然后方醒走到窗口面前,在打饭阿姨略带诧异的目光中,说道,“我再打包一份,一道白切鸡、一

  • 2058孪生地球在线阅读第五章

    Part5就这样闲聊着,他们的飞机已经落地,再看看另一边的情况吧。西西里“。。。。就是这样,沢田大人留书。。。出走了。”巴吉尔将自己昨天早上看见纲的书信的事情转告给了闻讯赶来的Reborn大人,虽然他很想说是逃走了,但是感觉这样说是对沢田大人的不敬。“很好!阿纲!居然给我来这套。看来是很长时间没训练

  • 逆天不朽神在线阅读第8章

    “程大哥,我回来啦。”叶寻在门口喊。“回来就好,快来歇歇。”程文华正在厨下烧火做饭,叶寻已经从镇上回来了,正好,饭也快好了,不必再放在锅里怕冷了。此时他们已经在村子里住了两个多月,和村民们也相对熟识了,程文华的腿伤也好的差不多,两人一直分工明确,一个烧火,一个做饭,叶寻再负责把两个人的衣服洗了。没有

  • 剑尘之孙掌柜的心病

    安逸的日子总是容易消磨人的斗志,尤其是一个人突然有了名气以后,四周人的恭维会渐渐的让人迷失。不过现在的沈暄不是那种人,或者说当一个人身上有条沉睡的恶龙的时候,都会变得心里特别有逼数。从这方面看,圣主的存在应该是件好事。每天除了开书场讲讲故事,沈暄的修行路也没耽误。不过渐渐的挑水劈柴已经满足不了沈暄的

  • 龙契纪元在线阅读第9章

    李忘津坐在贺明对面,语气深沉了几分,“你已经完成了那副《寒江雪》?”《寒江雪》是许放翁最出名的画作,据说在十年前被一个神秘富豪拍下了5.6亿的天价,曾有香江富豪想要一掷十亿买下,最后却铩羽而归。他今天就是收到这则消息,所以才放下公司的事务匆忙赶了过来。这些年来,他和贺明合作过许多次,不过像这样大手笔

  • 穿越异界的驭兽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逢过年,街头人烟稀少,路灯旁都挂起了红灯笼,本意是想给这冷清的街道衬上一些暖意,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反倒把这周围寥寥人影托得更加寂寞。一辆黑色大众停到了路边的临时停靠点,不多时就打起了双闪灯。车窗打开,一只手臂抵在窗边,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微微凸起的窗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节拍。车子里没有

  • 太古神庙在线阅读第7章

    这个据说一向不喜过多应酬的周大总裁都愿意给他这分薄面,亲自来为他庆祝生日,那他又怎么会吝惜那两瓶红酒了,现在把人伺候好了,随便拨给小工程给他君越建筑,也够他整个公司吃上三两年了。这么简单一想,丁志华立即眉开眼笑地接过管家手上已经开瓶并且醒了一小会儿的红酒,拿过两个空杯子,分别往里倒入大概三分之一杯样

  • 写作方法总结第十章

    上辈子悠闲,她看过不少医书。因着陛下子嗣艰难,她还特地看了看关于妇科和孕产方面的知识,不说精通医术,这点简单的小伎俩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不过马齿苋也只是个别体寒瘦弱的孕妇食用容易滑胎,旁人食用全当清热解毒,倒是没有大碍。柳沁一听苏轻窈的话脸儿就白了,不是害怕,而是气的。“这吃里扒外的贱胚子,居然敢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