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婉悦郡主在线阅读铜钱之秘

2021/4/9 0:29:14 作者:小晨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婉悦郡主
婉悦郡主
作者:小晨潞来源:晋江文学城
季灏是个乞丐,为了活下去。小小年纪便学的投机取巧,两面三刀。遇见婉悦郡主那天,晴,万物明朗。季灏被人群拥挤着,迎上了一双淡漠澄澈的眼睛。他怔了怔,随即笑逐颜开,“姐姐,给点小钱使?”婉悦低头看他,无来由的心软了一下。做了个决定。于是,季灏便跟着婉悦郡主回了王府。再后来,她给他请先生。教四书五经。教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她一步一步,助他功成名就。然而,又弃了他。阅读指南:1男主是女主路边捡回来的小乞丐,心黑偏执,日常伪装小绵羊。2女主是男主的白月光。身份高贵,是皇上唯一的嫡亲侄女。3男主笑起

“知道,古希腊的数学家嘛。不过……”从这么一个古董店老头的嘴里听到这么高大上的名字,楚歌不可避免的感到非常违和:“老哥,你可真是学识渊博啊,毕达哥拉斯都知道。”

“嚯嚯…年轻人你太小瞧我老人家了。没两把刷子,你以为我可以在帝都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把古古玩店开下去吗?实话和你说吧,我们卖的不是古董,是忽悠。所以,东方的太乙神数、奇门遁甲、六壬神课、京房易、子平八字等;西方的神学、古数学、概率学……这些我们都要懂。而且…..我可是帝都本土人,嘴炮?不好意思,戒了很多年了。”说到自己的专业,老人看上去非常得意,脸上的笑容让楚歌很想给他一拳。

最终尊老爱幼的思想占了上风,楚歌打趣道:“这么说,你是想把我也忽悠住喽?”

“呃……”老人这才发现吹牛有些过了,脸色尴尬。说道:

“呵呵,当然不是。对于愚蠢的人我卖忽悠给他,对于聪明人,我向来是卖信息。显然你是一个聪明人。唔…我们刚说到哪了?”

“毕达哥拉斯。”

“不错。毕达哥拉斯认为数学可以解释世上一切事物,命理可以根据比率、平方和三角形去反映。西方把这称为数秘学。而如果把整个世界都看成由无穷多的固定数字和坐标组成的话,簒命铜钱,就是这世界上唯一的X。是异数,也是变局,是让命运的必然变成偶然的载体。”

老人紧紧地盯着铜钱,好像要就着肉汤把它吃掉的样子。

“而你之所以厄运缠身,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如何用这枚铜钱来改变命格,反而因神物自晦,导致你运气越来越差,命格越来越低。毫不夸张地说,你的命格用天煞孤星来形容都不够,简直是天煞孤星和杀破狼这两大绝命的结合体。所幸你还没有年满36岁,命格的影响还未达到显性阶段,所以只是影响了你身边的人。”

老人摇着头,看着楚歌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手上拿着存额几百亿的银行卡却不知道密码,最后落魄到要去街上乞讨的大杯具。

楚歌感觉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吐不快,本来一直带着的笑容看上去都有些僵硬了。他深呼吸,长舒一口气,一字一句道:

“可能我理解得不太对,你的意思是说,我天生拿了两王四个二,最后把牌打输了?”

“应该说,两王四个二,再加八张赖子。”老人的神情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

楚歌从锅里捞出一根大棒骨,恶狠狠地撕咬了几口,边嚼边说:“这枚铜钱,到底怎么用?”

“年轻人,别这么心急,我们先谈谈报酬的事。”

“咔嚓”这是楚歌捏碎碗的声音,他瞪着老人,阴测测道:“您老这锅汤熬得真不错,不知道用的什么材料呵。说吧,你要什么报酬,只要我给的起,你都可以拿走。如果我发现你骗我,哼。”楚歌瞪着老头,说道:“那说不得我得在你身边呆上个三个月了。”

老头脸色难看,然后说道:

“不要紧张,我的要求并不高。”老人表情总算是严肃起来了,不再带着那种幸灾乐祸,继续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怎么使用这枚铜钱,作为回报,我希望你用这枚铜钱也改变一下我的命格。”

“这倒可以。”楚歌没有半分犹豫。

老人颔首,说道:“年轻人就是爽利。老头子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使用方法说穿了不值一提,你应该听过信则有,不信则无这句话吧。其实只要你潜意识里相信这枚铜钱能带来好运,铜钱自然会潜移默化改变你周围的气场,用数学里的话来说,你只需要自己将这个x赋值就行。”

……

……

“法克谢特碧池我丢你老唔!”楚歌忍不住一套素质四连,咬牙切齿道:“所以我这二十多年的杯具全是自找的?”

“唔…”经过了短暂却又慎重的沉默后,老人十分真挚地说:“确实如此。”

“不过……事情当然不会真的这么简单,人是很难控制自己潜意识的,你越想睡着,反而越睡不着。就像这锅汤一样,明知道是一锅正常的汤,但我说,这锅汤是用人的翔熬出来的,你还能淡定的吃下去吗?”

楚歌感觉胃里有些翻滚,嘴上却不服软道:“少废话,就算真是屎熬出来的,我照样吃的下去。”

“呃...好,我们换个说法。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你潜意识里是不相信命格这一说的,就算这么多年你饱受厄运的煎熬,也总以为是各种巧合。这就是障——你自以为受过高等教育,自认为命运是封建迷信,命格更是扯淡,只有科学才是真理,所以你潜意识里根本不相信铜钱能改变命运,自然无法激活铜钱的威能,神物也将继续自晦,你终究难逃厄运。”

“……你直接说要怎么做。”楚歌算是看出来了,这老人似乎很喜欢把一件简单的事情说得很复杂,换个词来形容,就是话唠。所以他也不顺着老人的话继续说,直截了当地问要怎么做。

“催眠。催眠是最简单的方法,可以轻易改变人的潜意识。楚歌,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对你进行催眠。改变你的潜意识,这样就能突破你心中的障。”

楚歌敢赌五毛钱,这老头子绝对另有目的。而且,这不靠谱的老头子还懂催眠?

虽然怀疑,但他却一点都不慌,反而觉得很好玩。仿佛还有些期待老头接下来玩出一些花样来。于是他干脆爽快的答应了:“反正结果也不可能更差了,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好说,好说……你现在放开心神,不要抗拒,看着我的眼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晴空向阳第三章海水与火焰(1)

    成为朋友后,青蕙和辛霓一起制定了很多细小的相处规则,比如上厕所时一定要一起,吃零食时一定要把第一口让给对方,礼拜六要穿同样颜色的衣服……她们互相交换秘密,无聊的时候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通过“犯罪”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慢慢的,辛霓知道青蕙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作家,当然,精明的青蕙表示在成为作家前,她必须

  • 神魂封印:倾世王妃之将信将疑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八时五十二分】六人之中有一个长相端庄的人走近门前,而其他人见状都端正了姿态。近前的人突然弯腰鞠躬并直言正色:“您好,我叫加奎,我们此次前来,实有不情之请,有不到之处,请您见谅!”陈潇感到出乎意料,没曾想那人竟然有如此礼数。“额,额,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陈潇仍然高度戒备着。加奎

  • 落地一本葵花宝典在线阅读第1章

    清晨,晨曦微露,雾气还没散去。章老五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从郊区进了一大批蔬菜和鲜肉。他在大学城开了一个小店,辛苦经营,还能赚点钱。回到店门口,他发现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鲜嫩的红色肉片,肉质紧致,稍稍带一点肥肉,看着像是牛肉。可能是某位邻居掉的,这一袋子可值不少钱,章老五赶快把袋子藏进店里。学

  • 卮罹之第三章

    温妮莎头发中间夹杂着几点白花花的玩意儿,估计是从犯人脑门上的弹孔溅出来的脑花,一想到这她就拱起腰干呕,幸亏没吃什么东西,只是恶心了一会。“我们让你来GCPD呢……”老男人说着,但是故意停顿了一会,引得温妮莎直起腰身,抹了一把嘴巴——除了唾沫之外什么都没有“是为了让你办理一下暂住证,这样你在哥谭就可以

  • 后世书之修炼准备

    从厅殿退出后,苏宸四人便被张执事带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收拾东西后就该搬到合欢宗内门去了。虽说尚未开始修行,可在苏宸他们见过各大长老后,光凭“宗主之子”的身份,就应该按照规矩换个符合身份的住处。当张执事谈及各个弟子居的环境时,苏宸微笑道:“既然我是兄长,自然是要让着弟妹们的,便由弟妹们先选罢了。”果不

  • 受之无愧(G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没想到师长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只好讪讪笑了笑说:“师长,一个人没有水,没有食物,在沙漠里,失踪时间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找不到他能活着的理由!”师长点点头说“你这分析,也不能说错,换做别人色话,的确没有任何的生还可能,可他不一样,他是彭加木!”我一脸糊涂的问道:“彭加木是神吗?难道不是人?”师长冷

  • 零班档案第四章在线阅读

    “多谢大哥讲解!”里央听罢,再次拱手。那男子却摇摇手道:“好说好说,下次有江湖上不懂的都可以来洛城找我,我叫做百晓生,专门解答各类江湖问题。”“一定再来请教!”里央拱手道。“好说好说,老弟客气了!”百晓生在自己的袖口掂量着银子,眉间那自是得意的笑。.....大概了解这血字排行榜之后,里央转头就拉着柰

  • 回到八零年代打排球第二章

    宾利先生很给力地说:“莉奇,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简也说:“莉奇,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啊有木有!伊丽莎白激动地看看宾利,又看看简,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倒是班内特夫人很感兴趣地问宾利:“亲爱的宾利,那位先生的庄园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家人都在庄园过圣诞节吗?那位先生结

  • 随身携带酷狗听听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系统想了想,忽然觉得好像也是耶。直接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一个陌生人是有点不安全。“那...那为什么要叫亡啸呢?”系统还是不解。“好听,霸气。这解释怎么样?”白啸反问。“呃,好像是这样。”结束了与系统百无聊赖的对话,白啸心中对着苍天一声大吼!老子拼了!!!再次对那些天材地宝一一叮嘱,白啸决定粉碎所有天材地

  • 云城赋缘分

    2深秋的月亮又白又亮,透过玻璃,冷冷地洒进车内。路野看着主副驾驶的俩人,此时此刻,他非常后悔。洛言偏头低低笑了声,为了缓和车内的气氛,他率先开口:“表哥,这是我朋友,我们刚才真的是在玩游戏。”在这之前,洛言已经解释很多遍了,他们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路哥抽到了大冒险,要求强吻下一个开门进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