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极星坠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8 22:29:29 作者:★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极星坠世
极星坠世
作者:★陨来源:飞卢小说网
极星坠世,终成眷属(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雨之森的北部,是艾露娅最北边的建筑物——占星楼。再往北就是毗连艾露娅和普拉斯汀的初霁海峡,所谓‘光风霁月’,在海峡的南边,整片艾露娅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雪,‘霁’的话有雪又有雨的意思吧,那么初霁海峡就是雨和雪的分界点了。

孤独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绿色的乔木早就让萨娅·芭芭拉十分厌倦了:“杉树、松树、榕树、不知道什么树...”她zui里嘟哝着。(世界上没有‘不知道什么树’这样的树吧!)占星楼中唯一的朋友,莉莉托米娅约定今天就要回来的,但是却始终还没有回来,无奈,只能‘抓走了’靛蓝来陪自己。

“喂!喂!”靛蓝在一边被五花大绑着:“萨娅姐姐!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为什么人家那么喜欢你,你却总是想要逃走呢!”萨娅很不高兴地嘟zui说着。

“刚才只是和您在玩捉迷藏而已~我根本没有想要逃走啊!”

“不要骗人了!靛蓝你明明就是喜欢那个叫莉蜜艾塔的家伙吧!”

“...”靛蓝的脸颊一下子通红,奇怪,为什么一提到莉蜜自己就会脸红呢?(这个就是爱啊!)

“可恶!!”萨娅一下子愤怒起来了,她拿起蜂簪做出要发射的姿态:“居然真的喜欢她!!”

“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约定的人终于来了,一个灰头发的少女走了进来,很轻盈的感觉,她身着着可爱的女仆服,恩,充满了爱的丝袜,充满了爱的裙摆,充满了爱的发箍,她只是低声地说着:“萨娅不要胡闹了。”声音应该很好听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说得很轻,而且没有任何感QingSe彩。

“莉莉托米娅!!~~”萨娅冲上去一下子抱着女仆哭了起来,她的声音可是充满了感QingSe彩...是离别后相见的感动之情么~

名叫莉莉托米娅的女仆依然是腼腆的淡淡笑容:“萨娅这样子是不对的。”莉莉指了指一边被绑得牢牢的靛蓝。靛蓝觉得这位可爱的女仆姐姐真是救星啊,拼命地点着头。

莉莉托米娅把手shen.进了萨娅淡紫色连衣裙前的大口袋里:“啊~果然还在呢~”是那条镶着彩虹的白色蕾丝NeiKu。萨娅立刻羞红了脸:“这个,我还没问这个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萨娅是个笨蛋所以很想捉弄萨娅一下。”莉莉shen.出食指从容地说着,依然是没有语气,这样不是反而更让人愤怒么,而且,有这么捉弄人的吗...

靛蓝拼命地点着头,示意放开他,莉莉托米娅却一下子把自己手中拿着的带彩虹图案的物体塞进了他zui里,靛蓝只觉的鼻血直涌,直接晕了过去...

“所以说萨娅这样子是不对的,怎么能让他讲话呢~”

“莉莉...莉莉托米娅你在做什么!!”萨娅的脸诚然如番茄一般,是一种夹杂着愤怒和羞涩的情愫吧~

“放心好了,萨娅的东西我都是洗干净的!~”(这个回答的逻辑...)

“莉莉托米娅是个变态变态大变态!!”萨娅挤着眼睛大喊着。(从莉蜜那里学来的‘三连击’?)

“先别说我了,救他的人很快就会来的吧~”莉莉托米娅往窗外望去,远处分明是三个影子(两位少女是被背着的嘛~),“有三个人呢~”莉莉托米娅掰着手指数着:“不对,是四个吧...”

“你这个家伙连数数都不会!!”萨娅拉大了嗓门喊道。

**************************

克里斯特他们终于来到了占星楼下,意外的是占星楼没有雾化,而且萨娅和一个女仆分明就在那里‘迎接’他们。

“真是恐怖的敌人,难道她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吗?知道我们会来...”克里斯特擦着汗,声音越来越低。第一次在这里,他被蜂簪刺成了刺猬。

丹洛普斯却冷静地分析道:“恩,对手有两个,一个已知目标是萨娅·芭芭拉,是个很可爱的连衣裙金发少女,恩,另外一个虽然没见过,但是通过观察是女仆属性...”(您这是哪门子分析啊?)

伊萨克·舒特勒则在那边使劲地抚摸着织梦的头:“啊~织梦放心,舒特勒叔叔一定会救出靛蓝的~~”(伪娘您怎么变身为怪叔叔了...克里斯特影响属性叠加×1)

只有披着红色斗篷的莉蜜艾塔还保持着真正的“冷静”:“喂!萨娅·芭芭...萨娅·芭芭...总之!快把靛蓝还给我们!!”(--!冷静对于卷舌音无影响!)

注视着眼前的阵容,萨娅有点哆嗦,被业火击中过的痛苦回忆还萦绕在她的记忆之湖中,一直荡漾着荡漾着...

莉莉托米娅却显得xiong有成竹:“恩。”她轻轻抚摸了一下灰色的及肩发束:“一共有六个人呢...”她随后就发现不太对,掰着手指确认着。“喂!喂!明明是五个人,明明是五个人啊!”萨娅忍不住补充着。

“哈,这样子啊。”莉莉托米娅转过头去,和萨娅面面相觑:“我把萨娅也算进去了...”

“我是自己人啊!!!”萨娅大声喊着。

克里斯特好奇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对着身边的邮递员小丹说着:“喂...,她们在做什么?”

丹洛普斯对克里斯特摇了摇手,然后他大声对对面的两个小女生喊道:“喂,靛蓝的姐姐来接靛蓝回家了!!”

“姐姐?靛蓝的?”萨娅的搜索系统立即全开,马上就发现了伊萨克身边的织梦,一身红白的祭司服和长长的黑发,蓝色的发带和发辫的搭配也很可爱,“靛蓝的姐姐啊...”萨娅不自觉地就脸红了。

“萨娅真是个笨蛋,又胡思乱想什么呢...”莉莉托米娅应该是在责怪,不过她实在是没什么语气。

萨娅却是完全地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恩,恩!一定要把巫女小姐一起抓走!!”(...萨娅大人...你...)

“你们好,我叫水月织梦,是水月靛蓝的姐姐,靛蓝在那边打扰你们很久了。现在我想来接他回去~”织梦走上前说着,一边眯起眼睛笑着,这个笑容...

“织梦吗~~~好可爱的名字啊~~~~”萨娅的双眼立刻水泡化...看来水月家的都对她有十足的‘杀伤力’。

“恩~萨娅的名字也很可爱呢~”织梦摆了摆头,颈部的铃铛立刻摇动起来,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真是看不下去了...织梦是莉蜜的!”莉蜜艾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去:“绯色!!!”一道火焰立刻在萨娅面前落下,沉浸于对织梦爱慕之中的萨娅被这瞬间的绯色之火吓到了,“可恶!莉蜜艾塔!偷袭可是最可耻的行为!!”

“我才没有想要偷袭你!刚才是警告而已!”莉蜜艾塔的分贝也十分惊人(其实明明很用心的在瞄准,只是打偏了...)

“恩,恩,莉蜜的射击更加精准了~”伊萨克在一边表扬着,“恩?克里斯特君?你在做什么?”一边的克里斯特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套绿色的消防服:“哎,丹洛普斯这个家伙,偏要拿淡绿色的!”

“克里斯特君?!”伊萨克依然惊异不已。

“笨蛋!”克里斯特拿出一件抛向伊萨克:“你没看见吗!凯西小姐正在和萨娅·芭芭拉决斗吗?绯色的力量你不了解吗?!”(--!未雨绸缪×1)

莉蜜艾塔专心的和萨娅战斗着,绯色的火焰每每把蜂簪射出的毒针烧落下来,而毒针偶尔还是能够擦到莉蜜的,两个人就这样不断交换着位置,六芒星的魔法阵一开始还是很规则的,但是之后两个人似乎打乱了,魔法方阵开始随处出现,绯色火焰的弹射和蜂簪的无数毒针无处不在,丹洛普斯在一边躲来躲去:“喂,喂!克里斯特大人,给,给我一件~”“不好意思,只带了两件,另一件给了舒特勒老师了!”克里斯特戴着面具(防毒面具?),声音也有点扭曲了。

“伊萨克,你太可恶了!一来就抢走了我的克里斯特~~!”小丹立刻开始了抱怨...(你们也SanJiao恋?)

“嘿嘿~”伊萨克摆了个胜利的pose,却没看到从天而降的绯色....

“伊萨克!!”等到克里斯特和小丹确定以后,伊萨克浑身已经被‘炸得’衣衫不整了,眼镜也被烧坏了,头发更是被烧得零零落落...

“demill公司的产品原来...也不管用...”伊萨克泪目...(莉蜜的话,即使是著名公司生产的消防服也是够能轻易烧毁的吧~)

“战斗退散!!”织梦忽然从大大的袖子里掏出了两张灵符,用最快的速度捕捉到了莉蜜和萨娅,一阵清脆的铃声过后,一下子,两个人就行动不能了...魔法阵也再召唤不出来了,两个人的脑袋后面都被贴上了淡huang色的灵符。

“爷爷说打架是不对的~”织梦又眯着眼睛说道。

“织梦...”莉蜜依然认真地瞪着眼睛。而萨娅却早就‘缴械’了,蜂簪也丢在一边:“织梦说的话就是真理,织梦说的话就是真理,织梦说的话就是真理...”(莉蜜的‘三连击’真的被您学去了...)

“莉蜜!这边,舒特勒老师!”克里斯特和丹洛普斯‘召唤’着莉蜜,莉蜜艾塔走近一看,舒特勒老师已经被绯色弄得面目全非了:“啊...真是抱歉...我...”莉蜜想要道歉却又发现了伊萨克的穿着,她又抬头看看克里斯特的装扮,瞬间羞愧而又愤怒的低头捏拳...

“请,这边,靛蓝就在里面~~”萨娅牵起了织梦的手,莉莉托利亚却忽然出现在萨娅的背后,拿起刚才萨娅掉在地上的蜂簪敲打了萨娅的脑袋:“萨娅是个大笨蛋!”这次的语气终于稍微重了一点:“就这样妥协是不行的。”

“好痛...”萨娅摸着头躲到了一边,“萨娅,没事吧?”织梦在一边关切地抚摸着萨娅的脑袋。

“真是...太麻烦了!”克里斯特忽然大喝一声:“那个,把靛蓝救出来不就好了吗!”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扭曲了,不够有英雄气概,他一下子就把身上的防火服连同面具扯了下来:“听着,对面的女仆!”

“恩?”莉莉托米娅仔细地听着。

“你叫什么名字...”克里斯特的语气忽然一低,脸上微微泛红...

“莉莉托米娅·梅徳”女仆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回想起来,突然知道了克里斯特的抱枕上那变态的图案,仔细看一下原来是女仆的图案啊!原来克里斯特他...(嗜好:女仆控×1)

“虽然,的确是个很有精神的女仆,我稍微有点下不了手。”克里斯特的台词永远那么自恋:“不过,我克里斯特·弗雷姆还是会战胜你!救出靛蓝的!因为,我是...@#$%”

“是吗...有在好好做自我介绍呢...”莉莉托米娅依然是没什么语气,但是不一会她就厌烦了克里斯特强大的自我介绍...

“果然是最喜欢的女仆,真是下不了手啊...”克里斯特总算介绍完了,正在迟疑的他却发现一旁的丹洛普斯已经跃跃欲试:“恩,恩!让我来!让我来吧!”

“男人的事情还是让男人来解决!”克里斯特直接推开了丹洛普斯。(可是邮递员叔叔不是男人吗?)

克里斯特看着眼前的莉莉托米娅,依旧是一动不动的,额...黑色长袜..纯白裙摆...再加上女仆头带!

下不了手,对峙...两个人对峙着...继续对峙着...

“「星辰坠」!”首先打破寂静的还是莉莉托米娅,她双手呈祈祷状,脚下出现了透明色的六芒星魔法方阵,灰色的头发飘动着,这个招式就是能够从天空落下流星雨一般的神奇法术,彩色的流星十分美丽,但是被击中的话也是很致命的,饱览qun书的克里斯特很了解这个招术:“原来梅徳小姐是木系法师啊,星辰坠的话,哼哼,还不到火候呢!”暗之屏障马上就召唤出来了,这个当年连雨点也挡不住的招术,现在已经能够挡住流星雨了!

“好华丽的法术啊!”丹洛普斯看着美丽的星辰坠落:“这个光芒,好耀眼,好接近,真的好耀眼,好接近...真的”戛然而止,一颗流星不偏不移地打中了丹洛普斯...

“躲来躲去好过分啊。”莉莉托米娅说着:“那么雨再大一点就好了。”

更加‘激烈’的星辰落了下来,密度更加惊人了,而且暗之屏障很明显抵御不住这样强大的法术了,关键时刻,克里斯特的脑中闪过一个想法:“业火?”但是他马上就删除了这个想法:“答应过奶奶的,不会用业火的。”(之前不是因为气昏头而用过了吗...)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来帮忙就好了。”克里斯特又浮现出了另一个想法,然而伊萨克已经焦头烂额了,回头找丹洛普斯,已经被流星雨击晕了,额,那个,还有谁呢?

“莉蜜艾塔...凯西小姐吗...”克里斯特的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红色的斗篷,戴着红色的帽子。

“克里斯特老师!”莉蜜坚定的表情让克里斯特很怀念,之前在法尔拜访的时候,莉蜜就好像有过这样的表情。现在信任的人只有莉蜜了,织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是呢,灵符一定打不过木系的至高法术吧~

“没关系,莉蜜会救老师的!绯色!!!”莉蜜的脸上是自信的表情,克里斯特感觉到莉蜜的温暖,就像太阳一样,恩,莉蜜就像太阳一样,值得信任,用温柔的光照耀着他,绯色,从莉蜜手中的红色六芒星中飞出,的确是很温暖呢...等等,为什么会感到热?克里斯特明显地感到了自己被什么击中了,莉蜜艾塔的绯色火焰,根本没有打中莉莉托米娅,而是直接击中了克里斯特...XD

******************************

“就在里面了!”萨娅蹑手蹑脚地打开了门,门里面,除了简单的家具外,靛蓝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zui里....

“靛蓝!!!”织梦一下子就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靛蓝:“姐姐好想你~~”

“我来松开靛蓝吧~”萨娅将绑着靛蓝的绳子解开,然后‘野蛮’地直接把靛蓝zuiba里的东西抽出。

重获自由的靛蓝立刻摔倒在地上:“啊...啊...闷死我了...不过真的好香啊...”

“?”由于萨娅的动作太快,织梦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于是她很有礼貌地对着萨娅shen.出了手:“芭芭拉小姐,那是什么呢?”

“...这个...”萨娅羞涩无比:“是萨娅无聊时画的彩虹啊!”萨娅将蕾丝NeiKu小心得露出了些许,她以为是正面的,恩,她以为‘展示’的是正面的,但是事实上,织梦只是看见了一条女式NeiKu...

“靛蓝,喜欢这个吗?姐姐也有哦...”织梦回过头来对着靛蓝微笑...说着祭司服就掉到了地上...(我实在写不下去了...)

“不要,不喜欢,不喜欢!!”靛蓝急忙摇手...

******************************

“战斗总算是结束了呢!~”这次的表情总算带着点笑容了,克里斯特他们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逃走的,但是总算还是逃走了,而现在,对于莉莉托米娅,更是应该高高兴兴地回去好好庆祝了,兴致勃勃地她却看到萨娅一个人孤零零地躲在椅子后面:“出来吧,这里家具那么少,玩不了捉迷藏~”

“那个...莉莉,靛蓝已经走了...”

“萨娅是个笨蛋...”蜂簪重重地打在了萨娅的脑袋上。

“莉莉托米娅才是的!居然把...把...总之放到靛蓝的zui里是不对的!!”是受织梦的影响吗,萨娅似乎懂得了那样是不对的了...(毕竟是自己最私人的东西啊)

“因为萨娅是个笨蛋所以想捉弄萨娅一下。”莉莉托米娅依旧竖起了食指,显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过。”萨娅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织梦说会再来看我的...”

******************************

水月府依旧是那么安静,雏田爷爷正喝着龙井茶,身边已经没有了织梦和靛蓝,他形单影只...

“织梦怎么还不写信回来啊...”雏田爷爷担心地想着...“不会是忘记了吧...”雏田爷爷的脑子里浮现出了织梦双手抱着脑袋道歉的样子:对不起,我忘记了。

事实上,织梦的确忘记了,而且水月雏田爷爷,完全被丹洛普斯欺骗了,水月织梦,还要在雨之森住上好一阵子~

她们,在雨之森,还要继续做一些“可爱的事情”。(总感觉是越来越出位的事情...--!)

彷佛回到了,记忆的故乡。那温柔的,触摸起来感到温暖的地方,她的心房,曾经一起的青葱岁月,青梅竹马,断开的点点滴滴,为什么那天以后就好像忘记了一样呢,全部都记不起来了,她仿佛只是一个过客一样,来过,然后离开...

艾露娅的四月,芳菲已尽,桃花树下,hua瓣飞舞...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一起逃走吧,离开艾露娅,去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发自心底的呼喊,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答应的吧,然而她却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脸上是依旧温柔美丽的笑容,有点残酷的笑颜。“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做噩梦,难道真的是梦里面那样吗?”

她没有说话,依然微笑着,难道她已经,放弃了吗?还是,从没想过要挣扎。

“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你不会是喜欢他吧?”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东西,脑子里的东西乱成一团,“什么...都不是吧...”还在努力,想要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一直都在责问着她,同时深深地谴责着自己:“我什么都不是吧,但是我不相信...”

她慢慢张开了朱唇,“喂,克里斯特,樱花和桃花,是不同的吧?”

“恩?”

“如果都是粉色的话,为什么还是会有不同呢?”

“...”说不出话。

“喜欢樱花的话,也只是那一瞬间吧。”

“...”依然说不出话。

“法尔和你都是那种颜色的。”

“...”想要说‘都是粉色的吗?’,但是却始终说不出口,不想和那样的家伙一样。

“能够遇见你们真是幸运,不过,克里斯蒂,我喜欢你。”很多次的‘我喜欢你。’这次却有点不同,淡淡地,却像被锋利的匕首刺过一样。

“...”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呢,说不出来,什么东西让自己哽咽住了,说不出来,好难受,但是他却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我...会和法尔结婚。”充满矛盾的句子,hua瓣挡住了他的视线,她在哭泣吗,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我素梦之分界线**********

紧握着的双手,忽然松开了...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握不紧。

“坚强的活下去,作为二十四兵团的一员活下去!”

“不要,不要!!”看着眼前的已经不支的战士,是自己深深崇拜的队长:“不要!不要!我不会走的!”

“住口!能够活着是一种幸运!你是被羡慕的。”

“队长...”

“只要你活着!我们就没有全军覆没!”

“可是...”

不断有光束和火焰在他们身边爆炸,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月光洒在整片「莎耶海滩」上,明明是那么美丽那么宁静的一副图景,然而此时此刻,红色的海水正浸润着他们,行将就木的队长和不愿离去的战士...

月光带给他唯一的回忆...

他从此发誓不再参军。因为他是那个唯一逃走的人,他一直这样认为,自己不是被羡慕的,而应该是被憎恨的。

军人,只有马革裹尸,没有苟且偷生。他说,他不配做一个军人。

**********************************

莉蜜艾塔悲伤地看着躺在木屋里双人chuang上不省人事的两位老师,一直昏迷着的克里斯特和伊萨克,都是被莉蜜艾塔的绯色所伤,十几个小时以来一直昏迷着。莉蜜焦急万分,而身边的织梦却依然温柔地安慰着莉蜜,“莉蜜别难过了~克里斯特老师和舒特勒老师都是很强的法师,一定会没事的~”说着一边摸着莉蜜的脑袋,一边眯着眼睛露出祭司最纯真的笑容。

“织梦...”莉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而靛蓝也在旁边安慰着:“恩,恩,姐姐说得对,莉蜜姐姐并不是故意的~克里斯特老师和舒特勒老师一定会原谅莉蜜的。”

“恩...”莉蜜点了点头,心情终于平覆了一些。

“不过。”靛蓝忽然义正言辞地:“用绯色打到克里斯特老师和舒特勒老师始终都是不对的。”

“....啊呜呜呜。是莉蜜错了!!”莉蜜艾塔大哭起来,织梦急忙拼命地摸头,“别哭了,乖~~”(--!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吧~)

“靛蓝好过分~”莉蜜边哭边喊着。

“恩,是呢,是呢~靛蓝这样子是不对的!!”织梦回过头来对靛蓝说着:“以后不要说这样过分的话了。”

靛蓝点了点头,很抱歉地看着莉蜜:“莉蜜姐姐,对不起呢~别伤心了~”

“不过...”织梦忽然舔着手指问道:“刚刚靛蓝说了什么呢?”(--!记忆力真是‘惊人’!)

丹洛普斯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拄着一根拐杖,头上包扎得像个重伤员。

“啊~看来要在这边打扰一阵子啦~”邮递员先生这样子说着:“我已经把请假声请交给艾露娅邮局啦~”

“小丹叔叔要住下吗?”

“对哦~织梦不想多住一阵子吗~或者干脆就不要回去啦~雏田爷爷那边我会去说的啦~”

“啊!糟糕!我忘记写信了!”织梦双手抱着头。(...现在才想起来啊)

织梦匆匆忙忙地就跑去一边写信了,梗梗一跳一跳地跟在她后边。丹洛普斯看着‘病chuang’上的两个人,“恩?!”他突然发现两个人都泪流满面:“啊~他们两个人,都在做什么梦呢?居然,这么感动!”

“恩?”莉蜜走上去看着:“克里斯特老师?舒特...老师?”(卷舌音朗读不能×1)

“克里斯特~伊萨克~难道我的后宫生活终于就要开始了吗~!”丹洛普斯shen了个懒腰说着,不过他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肩膀一阵阵的酸痛,马上行动不能。(您的后宫...邮递员先生您要先考虑您自己的属性!)

莉蜜认真地看着两个人,虽然都在睡觉,但是他们的确是哭了,他们的确是在流泪,都没有生命危险,果然是两个厉害的法师啊~“为什么会流泪呢?”莉蜜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克里斯特和伊萨克,你们一定也有你们自己的故事吧?法莉阿姨和克里斯特老师的美丽恋情,一定是发生过的吧!伊萨克老师曾经是个军人,一定也有很多感人的回忆吧~,你们,以后有空一定要告诉我哦~”莉蜜微笑着,靛蓝在一边傻傻地看着莉蜜,眼前淡粉色发髻的莉蜜艾塔,是那么善良,那么美丽,“多么温柔的人呢~”想着想着靛蓝不自觉地脸就红了。

“恩?”莉蜜回过头去,却发现班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正在和小丹叔叔说着什么...

“五个金币!!!丹洛普斯先生,虽然这样子拿你的钱不太好意思,不过您显然是不了解克里斯特大人,他的身体素质可是整片艾露娅中的佼佼者。”

“恩~~”邮递员先生摇着头:“班捏你就不了解啦~伊萨克可是烈火雄狮二十四兵团的一员哦~这种程度的业火对他来说是小场面~啊!~不如十个金币吧!~”

“奉陪!”

“...”莉蜜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时无语,而织梦已经写完了信,正在问着靛蓝:“喂,喂~他们在做什么呢?”

靛蓝也知道自己的姐姐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纯洁祭司,连忙解释:“他们,是在祈祷自己的朋友能够早日醒来,你看,姐姐,一开始用五个金币来做祷告,后来他们觉得要花十个金币才行,这样他们的朋友才能更快的醒来~”(超强歪曲解释×1)

“好像祭祀的仪式呢~”织梦一下子激动起来,她快步走到两个人身边,铃铛声依旧是那么清脆~

“喂,喂,我能够帮忙吗?”织梦说着。

小丹和班捏看到织梦忽然走过来自然很热情:“啊~是织梦啊~织梦猜是谁先醒呢?”

“恩?”织梦好奇地眨着眼睛,完全不理解的样子:“那个,我出二十枚金币!~”她忽然眯起眼睛笑着说道。

“...”莉蜜艾塔在一边看不下去了,居然在两个被自己绯色击晕的人身上赌博,似乎还有拉着织梦一起赌的趋势,莉蜜怒道:“要不,我们等一下赌小丹叔叔和班捏先生谁会先醒?”她低着头,双手握拳,身边分明有绯色的六芒星方阵在闪烁。

“啊~~!”丹洛普斯和班捏同时后退了好几步:“开...开玩笑的~”不知不觉就退到了门边上,谁知道门忽然地就打开了,班捏和邮递员先生一下子就被门打到了墙上...

“萨...萨娅...”莉蜜惊讶不已。

“萨娅姐姐?!”靛蓝也十分诧异,不过莉蜜却更加诧异:“靛蓝!!你怎么可以叫她姐姐!!!”

萨娅却丝毫没有吵架的意思,荷叶帽下的她双颊微红,看来有点不好意思,眼睛里也只有羞涩而已,等等,她的眼中似乎还残留着水珠,她,刚刚哭过吗?

还是织梦先走了过去,依旧是有礼貌地打着招呼:“萨娅有什么事吗?~”

**************************************

“原来是这样子啊!”莉蜜艾塔用拳头敲着手掌:“莉莉托米娅果然是个恐怖的家伙!”

“如果不赶快找到草莓的话,莉莉一定会不理我的!!”萨娅悲伤地哭泣着。(甚至会把你大卸八块吧...)

“原来这样的人也会喜欢吃草莓啊!”靛蓝也在一边哆嗦着,看来莉莉托米娅的确给他留下了一段‘痛苦’的回忆。

丹洛普斯一直都在旁边偷听:“不过呢~虽然雨之森一年四季都和春天差不多,但是草莓的确只有夏天才会有哦~”

“啊?可是莉莉托米娅她明明是找到了草莓啊?!”萨娅的反应速度倒是很快。

“恩...”丹洛普斯托着下巴作思索状:“的确,在雨之森东北边有个法师是种草莓的,用自然系法术控制着的那片土壤可以一年四季种美味的草莓。不过那个老家伙是个很变态的人,要问他买草莓的话非要和他下棋,赢了他以后他才肯卖草莓呢。”

“下棋?!”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听着:“下什么棋啊?”

“什么都可以哦~”丹洛普斯说着:“我曾经去那边买过草莓哦~我可是战胜过他的哦~~哦哈哈”看来邮递员先生很骄傲的样子。

“拜托您一定要帮我!”萨娅哀求着。

“为什么要帮助你呢,是你射伤克里斯特老师的,这次还害伊萨克老师...”莉蜜口齿不清激动地说着。

萨娅意外地没有反驳,而是低着头很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是我错了。请原谅我。”

织梦走过来微笑着:“恩,恩,我们一定会帮助萨娅的!呐~莉蜜?”织梦转过头来对着莉蜜微笑着,铃铛又清脆地响了一响,梗梗在一边也‘汪汪’地叫着,织梦温柔地抱起自己的宠物,梗梗脖子上的铃铛也同样发出声响。(织梦大人您还没想起来要把铃铛给靛蓝吗?)

“好吧,好吧,我会帮忙的!”莉蜜终于软下了心:“不过呢~我可是不会下棋什么的!”她立刻又说出了让人遗憾的话。

“所以小丹叔叔,请一定要帮忙哦~!”织梦的微笑始终是那么有杀伤力,丹洛普斯当然无法拒绝。

************************************

雨之森东北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有一条清澈的河水流经这里,沿着这条小河一直走,走过了最后一片树林,终于看到了一块很大的空地,四周搭着支架,构筑起了一座草莓园,大大的草莓很明显地生长在草莓地上,绿叶之中红扑扑的草莓是那么可爱,那么诱ren,彷佛就像是一个个小孩子等待着别人来抚摸~~(糟糕比喻×1)

“好可爱的草莓啊~~真的好想吃一个呢!”莉蜜艾塔无法抑制自己满溢的心情。

“恩~”织梦依然是那样迷.人的微笑,一切都很顺利呢。

“哈哈~”丹洛普斯缠着绷带傻笑着,看来受伤的他一路过来的确很累,汗珠一粒粒往下掉。

“恩,就是这个草莓了!”萨娅很满意地说着,金色卷发在阳光照耀下愈加闪亮,萨娅,如果不那么任性,的确也很可爱呢。(任性也是可爱×1)

正在大家都很高兴的时候,一个老年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一脸的皱纹却没有胡子、瘦削的躯体、粗糙的皮肤,很难和可爱的草莓联系在一起。

“恩,今天来了不少可爱的女孩子啊~”老人笑得很恐怖,所有怪叔叔、怪爷爷的笑容都很恐怖吧~

丹洛普斯则是热情地打着招呼:“呵呵~好久不见了啊~弗海茨先生~”

名叫弗海茨的老爷爷勉强地笑了一下:“洛普斯先生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啦~?真是奇怪呢~”不过他马上就猜到了他们的来意:“那么好吧~你是来买草莓的吧?”

“的确~”邮递员叔叔一脸微笑。

“嘿嘿~正好我想再和你玩一下‘象棋’呢~”弗海茨yin险地笑着:“不过这一次我可不让你一车一马了。”

丹洛普斯急忙摆手:“不...不...这次其实不是我要买草莓呢,是她们哈~”

“恩?”弗海茨看着萨娅、莉蜜、织梦和靛蓝,还有在一边因为恐惧而安静的小狗梗梗,然后老人说话了:“你们要下什么棋呢?”

“小丹叔叔!”莉蜜抗议着:“您不是赢过他吗,再赢一次不就好了吗!?”

“啊~上次是人家让我的啊~”丹洛普斯挠着绑着绷带的头说着:“这次他不让我棋子了,那是必败无疑啊~”

“上次没有想到你居然就是那个少年组象棋冠军,真是yin险。”弗海茨似乎一直对输给丹洛普斯这件事耿耿于怀:“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把草莓卖给你们的”

萨娅忽然走了上去,似乎她是憋了一股勇气呢~“好吧,要下棋的话!那么是随便什么棋都可以的吧!”荷叶帽的萨娅说得似乎她是棋届高手一样。

“恩?”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萨娅。

“对哦~那么你要下什么棋呢?”弗海茨似乎xiong有成竹。

*********************************

草莓地旁的小洋房里,各种各样的棋一应俱全。

“哇!好好玩的样子!”全场只有织梦认为那是好玩的,所有人都在一边叹着气。

“飞行棋的话不是纯靠运气的吗?”莉蜜在一边偷偷咨询着丹洛普斯。

“恩,不过在这里,这类靠骰子啊,点数啊之类的棋,是绝对赢不了弗海茨的,似乎他有在用法术操纵着点数哦!”

“你们在说什么呢?”弗海茨忽然抬头看着莉蜜说道。

“没...没什么...”莉蜜立刻恢复了安静。

整个房间寂静无声,只有棋子碰撞棋盘的声音和骰子转动的声音,以及所有人窒息的声音。(窒息了就不会有声音了吧...)

“啊!!!!”萨娅快要抓狂了:“为什么我一架飞机都没有达到!你却全部到达了!”

“看来是完败啊...”靛蓝叹了口气。

弗海茨咳嗽了一下,喝了口水,笑了笑说着:“哼哼,这样子的话,草莓就不能卖给你们了哦~”

“让我来吧!”靛蓝站了出来,男人吗,就是应该这个时候站出来的!

“靛蓝...”萨娅红着脸看着靛蓝,恩,这样子才有男子汉的气概!“靛蓝!靛蓝!加油!”“汪!汪!”织梦和梗梗也在一边加油。

*********************************

“我输了吗??”靛蓝问着身后的莉蜜艾塔,然而对于象棋一窍不通的莉蜜艾塔,她也只能摇头。

“无论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条呢...”丹洛普斯在一边很‘冷静’地分析着局势:“就剩老将一只了,看来靛蓝是完全被捉弄了啊...”(这也需要分析?)

“看来草莓还是不能卖给你们啊~~”弗海茨依旧是让人感到沮丧的笑容。

莉蜜艾塔在身后不满地说着:“可是这样子,老爷爷你不是什么也卖不掉吗,这样子不是赚不到钱吗!!”

“是这样子吗?你们不知道吧,我可是艾露娅王室的直销商哦~”弗海茨似乎丝毫不用担心自己草莓的销路。

“...”莉蜜艾塔无言以对。

“好吧,看来我必须要重出江湖了,为了我可爱的莉蜜~”丹洛普斯很帅气地将头上的绷带撤去:“就用东方文化的精髓,象棋,来一决胜负吧!!”

“织梦能试试吗?”一边的水月织梦似乎跃跃欲试。

“你会下这个东西??”莉蜜立刻表示怀疑。

“恩,祭祀的时候大人们没事就玩这个的,偶尔看爷爷下过几盘。”

“这样子吗...”邮递员先生刚想上场,却被织梦打断了,他真诧异:织梦的记忆力...能下象棋吗...?

“那么小姑娘,我们开始吧~”弗海茨看来很轻视织梦。

“等等!~”织梦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灵符贴在自己的前额:“元气招来!”(--!织梦姐姐,请一定在考试前帮我,当然那样或许算作弊...)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真厉害...”弗海茨满头大汗:“这个棋路,怎么这么像那个老家伙。”

“爷爷的战术真管用!~”织梦似乎完全不累的样子,看来灵符带来的集中力让织梦很轻松。

“织梦好厉害!!”莉蜜艾塔尖叫着:“虽然我完全看不懂的样子...”(看不懂就不要瞎凑热闹!)

萨娅在一边看得热泪凝眶:“织梦!织梦!谢谢你,织梦!!”

奇迹,水月织梦,或许在象棋上,有过人的天赋...

“好吧,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你们可以去采草莓了。”弗海茨说着,一边继续研究着残局:“难道这个小姑娘水月雏田附体?!”

丹洛普斯看着眼前的弗海茨,只能傻傻地笑,他又低头看着织梦:“织梦,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可爱女孩啊!”

“恩?小丹叔叔?”织梦忽然抬起头,注满水的双眼萌模式全开。

“啊!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邮递员叔叔的鼻血又骚动起来了...

*******************************

虽然距离草莓采摘的季节还有些时日,但是这边的草莓却已经成熟了,弗海茨除了下棋之外,最强的似乎就是培育草莓了。少女们在草莓地里尽情游玩着,新鲜的草莓,让人ChuiXian欲滴,萨娅开心地狂奔着,莉蜜艾塔和织梦也高兴地弯着腰,把脸凑到一株株草莓旁边,让自己的呼吸和草莓同步,这样的生活,多么美丽啊!细细观察,零星的白色草莓花也点缀其中,和少女们一起,一起诠释着雨之森的美丽,雨之森的这边,有这么美丽可爱的草莓。

“汪!汪!”连梗梗也沉浸在这样的欢乐中,脖子上的铃铛响个不停。

“我整个人都草莓了~~”萨娅的眼球也似乎变成草莓了,她笑得很痴,手里拎着一大袋子的草莓,新鲜的雨之森味道~

“啊,这些一共30金币!”弗海茨很不乐意做这笔生意,下棋无敌,却输给了一个小姑娘~

“啊??”萨娅一听到弗海茨的这句话顿时愣在那里。

“怎么了,萨娅?”织梦很关心地问着。

“我...”萨娅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差:“我...没有带钱...”

莉蜜艾塔立刻蹦了起来:“什么?!来买草莓的你居然没有带钱!!”

“呜...”萨娅立刻蹲在一边哭泣着。

这个时候靛蓝走了过去:“萨娅姐姐,这样吧,我这边有五个金币啊...”

“恩,我这边也有二十个金币呢!”织梦还是那样迷.人温柔的微笑,织梦和身边的梗梗在一起,就像个天使一样。(梗梗,天使的宠物狗...)

“织梦!靛蓝!!”莉蜜艾塔虽然那有点不高兴,但是仍然从口袋里掏出了十个金币:“恩,真拿你们没办法!好吧,不过我也要一点草莓哦~”

“谢...谢谢...”今天的萨娅怎么说也有点过于谦逊了。

******************************

“恩,这次就原谅你~”女仆服莉莉托米娅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语气、没有任何气息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法莉的糕点日记。

“喂,莉莉,你是在弗海茨爷爷那买的草莓吗??”萨娅试探性地问着。

“当然了,现在还不是草莓上市的时间吧~”莉莉托米娅shen.出食指很有学问的样子。

“那么莉莉是怎么买到草莓的呢?莉莉托米娅你似乎不怎么会下棋的样子。”

“需要会下棋吗?如果不卖给我的话就用「星辰坠」全部毁灭掉好了~”说着这么让人生畏的话,却依然是一副很安静的表情。

“原...原来是这样子的啊...”萨娅的双脚不停的颤抖着...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豪从买比特币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捷来爸爸这。”张行之向倪捷伸出手,“我原是想和妹妹谈一些话,让小捷在鬼屋工作人员那边待一会儿的,只是忽略了小孩子的感受。”“谢谢文先生和你的同伴了。”“不用谢。”两拨人各自演着戏互相道别。“你是怎么知道张行之想杀苏娜的?”白黎问。“我没有说过啊。”“可是你不是说怕他对苏娜做无法预计的事情,刚才又

  • 盗幻天机之第九章

    翌日。颜彦打来电话时,秦书还在睡梦里,昨晚被韩沛那番话给彻底搅乱了,好不容易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着。结果颜彦给她来电话了。她眯着眼,问颜彦是不是回北京了。颜彦:“没,还在上海。”她在上海一家企业做尽调,估计元旦前回不去了,就是一大早公司微信群里炸开了锅。秦书:“什么事?”颜彦怒其不争:“还不是跟你

  • 哈利波特之驯兽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店小二死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冲击着何欢的第六感,就如这夏日的艳阳,越来越浓烈。赵捕头一脚跨出客栈大门,后院那一角柴房前已没了人影。借着巷角街尾的隐护,何欢疾行于院落与墙角之间,几起几落,终到了那个回形巷子的角落。虽没刻意打听,但要知道哪里出了人命,倒也不难。耳听,眼观,只须捕风捉影,再加察言观色,便

  • 神医九王妃之鬼打墙(4)

    这是我太爷讲的故事,我太爷也就是我爷爷的爸爸。以下以我太爷的口吻讲述。那天晚上,我和你(指我)太婆正在火炉烤火,大冬天的早早天就黑了,我从屋里看出去便看到河对面有火把。往年没有电灯,人们照亮便把竹子用石头砸烂点燃照亮,这是很平常的事。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对面那个人拿着火把,一会从河那面走到河这边,一会从

  • 侠圣在线阅读第三章

    陈文没有理会众人好奇的目光,淡定的拉着薛幼容的手一脸淡然的朝放烟花的工作人员那边走去。陈文倒是一脸淡定,只是苦了薛幼容被这么多人围观,一张脸低着几乎快挨到胸口了!围观的人太多,凌婉婷又是处在最中间的位置,等到陈文两人穿过人流走到工作人员那边的时候,她才发现陈文好像还牵着某人的手?她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

  •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单刀赴会西元继续浏览下去。“疑似名人堂第二玩家,此单刀赴会是彼单刀赴会吗?”一个红红的标题引起了西元的注意。下面是一段视频及几句评论:随着巅峰出世,《强世》已然到了穷途末路,名人堂第一的玩家西元的退出也引起了连锁反应。既西元乌江自刎后排名第二的单刀赴会也宣布退出《强世》,此单刀赴会会是《强世》

  • 穿越之伪仙女发家记第5章在线阅读

    “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的窗琴声的远方是谁弹奏安详时光逐渐的流淌很久以后的街上擦肩而过一瞬熟悉的模样却不曾回头望弹起华丽的乐章阿悄:撕下最后的伪装两个人依偎在不同的身旁回想着同样的时光风中折断的翅膀找不到你的方向一道伤两扇窗不同的晚上涣散着同样的月光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

  • 痴情相公,惹火侠妻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过这回还好,目光过去,只看到几个行动的人影,离我们大概有个几百米远,在这种沼泽地中,没有太多的植被,所以看得还是比较清楚。“望远镜。”我立即向那个小弟伸了一下手。那小弟立即从背包里翻出我们之前买的望远镜递了过来,拿过望远镜向那边看去,立即清晰了许多,那边果然是一支队伍,看样子,大概有个二十来人。我

  • 秦时明月之羽筱歌衫热闹庆功宴

    今日,魏家将最好的山珍美味全都拿了出来。山中珍稀猎物中,诸如有虎、狼、豹、熊掌等等;湖中珍稀鱼类中,诸如有,鲟鱼、刀鱼、鲥鱼等等。不过,这些都算不上什么,有样东西最稀世珍贵,那东西是一罐窖藏之酒,此酒乃是魏继友父亲当年所酿造,名为仙露果酒。这罐窖藏美酒是在魏继友刚出世不久,他父亲用最好的高粱、稗子、

  • 沙雕剑修的大冒险戬莹之战

    超兽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向龙族大殿走去。“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几个士兵拦住了超兽战士们,“报上名来!”“我们是超兽战士。”泰雷说,“来解救第二平行宇宙的。”“超兽战士?”领头的士兵一愣,随即抽出了挂在腰间的牛角,“呜”的吹了起来——大批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将超兽战士包围住,领头的士兵带着他们向超兽战士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