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嫣红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4/8 22:27:04 作者:浮生四技 来源:纵横中文网
嫣红
嫣红
作者:浮生四技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天夜晚,我,老金和小江遇到了一件离奇的灵异事件。从此后我们的人生被改变了。与我们纠缠的邪祟似乎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嫣红和我们是敌是友,一时难以分辨。我们进山,拜访我干爷爷和老道长,不料,在路上,又遇到非男非女邪祟的纠缠,我们使出浑身解数与之纠缠。我们偶然进入一座地宫。从此,一段几百年前尘封往事就此开启。通过解码,我渐渐了解了我的前士今生。干爷爷和老道长为什么一直守护这里的迷底也被揭开。我,老金和小江决定,从此以后我们也要守护在这里。不男不女的邪祟最终被制服,他也失去了调动阴兵的能力。我,老金

“也不知道这药膏有没有用,明天如果还疼得厉害,就得去医院了。”

“没那么夸张……”

谭浒关上药箱,正色道:“没跟你开玩笑,腰伤若是没处理好很有可能会反复发作,你才几岁,弄个后遗症什么的多亏啊。”

“知道知道,”腰对一个蠢蠢欲动的大龄处子有多重要,不需要谭浒说教我自然也明白得很,“我心里有数,刚就是一下子动作猛了点,睡一觉肌肉得到彻底放松就没啥事了。”

谭浒起身,眼神扫了下墙上的始终,又重新定格在我身上,再开口时似乎有些迟疑:“你今晚一个人能行吗?”

哎,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话要早半小时从谭浒嘴里说出口,我得开心到飞起。刚从谭浒那儿了解前因后果那会儿,我便打起如意算盘,想以这场突如其来的人祸为借口,索性把龌龊脑补坐实,哄谭浒在我家留宿一晚,哪怕单纯盖棉被聊天也值了,光是和谭浒共处一室的事实已经足够刺激,说不定气氛一到位,发愁半天的表白也能顺便解锁了。然而谭浒这人实在太正直了,无论我如何乐颠颠表达着好朋友的友善与关爱,他都坚持卧室几乎没有受灾,不用也不能再多麻烦我一点,我心里那个冤啊,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在上赶着求你麻烦我吗?

现在可好,谭浒倒是动摇了,前提是我把自己搞成了半残,这算什么,病人家属陪床吗?什么旖旎风光统统化为泡影,余下的只是数不尽的尴尬。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我只能强忍眼泪违心地赶人:“真男人哪有不行的道理?拜托,哥们只是腰小扭了一下,除了不能现场给你来段热舞,生活还是能够自理的好嘛!托孤已然成功,不如早点回你的水族馆吧。”

谭浒从我腰闪了就一直保持着严肃脸,丝毫没被我的俏皮话打动,抿着嘴沉默半天,最后妥协道:“好吧,你早点休息,明天如果还不舒服,要告诉我知道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从他的眼神与语调中我好像读出了不动声色的温柔,原本想说的话被堵了回去,只是下意识地点头。

谭浒望着我,脸上终于带了点笑意。他不让我送,我也没跟他客气,实在是随便动一下腰就疼得厉害,美色当前却再无调戏的力气,只能瘫在床上目送帅哥离我而去。

谭浒前脚踏出卧室,忽然跟记起什么似的又停住了脚步,我正纳闷,他转过身来问:“等你腰好了,我是不是能申请观摩一段现场热舞?”

……

反应过来的我,伤残志坚奋力拎起一只抱枕朝他甩去,不带这么欺负病患的,亏我一分钟前还沉浸在他柔情似水的关心中,哼!

谭浒笑着闪过我的袭击,轻声说了句晚安,关门上响起,室内重新归于平静。

只是经历了这一晚的起起落落,我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感受着一路嗨歌的心跳声,今晚怕是注定睡不安生了。

第二天是个工作日,好在起床之后发现,腰已经没那么疼了,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信心的。既然没什么事,自然得乖乖去上班,临出门前视线落到谭浒那两箱书上,说不郁闷是假的,昨夜这般天赐良机,对一个□□至今未刮出过五块钱的人来说简直是神来一笔,结果却被我给搞砸了,表白没表成不说,幻象中的温情一夜拉近彼此距离更是只存在于我的YY,“虎”都送上门了我都没顺利擒住,真真愧对拿虎行动唯一总负责人的庄严使命。

上了半天班,腰部隐隐又有点不适,我回忆着行里之前强制要求每个员工学习的工间操,稍稍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别说那套操做起来虽然傻帽,但效果也是有点的,等我舒服够了,只看到小郭正一脸智障地盯着我,表情不知道有多烦人,“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打拳啊?”

小郭被我吼得往后缩了半公分,啧了啧嘴回道:“恕我眼拙,只当是目睹了伤残人士努力复健的感人现场,这样吧,您下回什么时候打记得提前知会一声,我给您全程录影上传到公司大群,都是有爱心的人,那么励志的画面保管到时叶哥你收红包收到手软……哎呦我闭嘴了,别打我!”

收拾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郭,也该去吃午饭了。路上我忍不住时不时瞄一眼手机,可惜事与愿违,手机安静得很,果然除我和我爸之外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什么关心体贴,睡一晚全他妈清零了。

小郭一路独自头脑风暴了半天,仍然没研究出要吃什么,我不堪忍受他的叨叨,只能直接拍板说吃冷面。刚付完钱找到空位坐下,手机神奇地响了,更神奇的是来电人是刚刚被我打下大猪蹄子烙印的谭浒,要知道我和谭浒认识以来,联系基本靠微信,从来没有电话过,这一零的突破导致我瞬间有些亢奋,接电话的声音都比平时高了半个调,坐对面的小郭朝我投来奇怪的一眼,被我瞪了下以作警告,同时用眼神指挥他快去端面,别打扰我和谭浒宝贵的电话时间。

谭浒没浪费时间,上来直接问我的腰怎么样,还疼不疼。听得出来他的关心不是装出来的,我心里是受用的,嘴上却故意使坏说:“你这个问候来得有点晚啊?要不是我皮糙肉厚自愈能力非凡,等你想起我的时候,我已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地瘫床上凉透了。”

电话那端,谭浒很轻地笑了一声,隔着餐厅嘈杂的环境,直接在我心头不轻不重挠了一下。

“看来是好多了。”谭浒言简意赅地总结道。

我有些不服气,请不要把重点放错在皮糙肉厚那段好嘛?他很快又接着说:“昨天晚上睡得晚,今早睡过头了,你没找我说明应该没什么大碍,但我还是不大放心,想给你发消息又怕你在上班不能看手机,只能憋到午休时间再给你打电话。”

周遭的喧嚣与忙碌在这一秒仿佛被定格,只剩谭浒缓慢低沉的解释,一字一字钻入耳蜗,最后一路直达,重重地敲击在我那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心脏上——妈呀,他可太撩人了。

“你放心,跟你开玩笑呢,我哪有那么弱鸡,睡一觉,早就strong如初满血复活了。”

“恩,那就好,东西暂时寄存在你那儿,我过两天来拿。”

“不着急,又不占地方。房东联系过你吗?客厅的地板是不是得重新弄啊?如果要装修什么的,你是不是得重新找房子?要不……”

要不你先在我这儿凑活凑活得了,这话实在有些难以启齿,果然助人为乐的好事一旦掺杂了私心,对脸皮是个极大的考验。

不等我加载完勇气值,谭浒自然地接过了话头:“房东人在外地,看了我微信传他的照片,说问题不大,暂时让我先这么住着,他自己会联系楼上那户人家谈赔偿事宜。”

我忍不住“靠”了一声,“你这房东心够大的,敢情他自己不用住泡过水的房子,完了还能拿笔赔偿金,这笔账倒也不亏。”

谭浒笑了笑说:“他可能想哪天把房子卖了之前再一块重新装修吧,现在局部弄一下肯定嫌麻烦又划不来。不过其实还行,除了有些地方稍微有点起翘,我看也没什么大问题,房东甚至承诺说今年不涨房租了,下个月再给我换台冰箱,其实我也不怎么亏嘿嘿。”

“行吧,你的心也挺大。”

傻孩子,你难道没想过,可能你今年本来就不用涨房租呢?何况口头承诺而已,回头该涨的时候你还不是任人宰割的命?就那么一句空头支票你还觉得自己赚了,也是够单纯的。不过我只知道谭浒一个人在这边工作生活,却不知道他家里是什么状况,某次吃饭时倒是提过一嘴他这些年都是一个人住,这话挺容易产生歧义的,当时和他不熟也没好意思多问,靠脑补只能拼凑出类似拥有凄惨身世的小可怜独自奋斗的血泪史这种狗血故事。如今谭浒这么一说,倒是挺好理解的,这孩子这些年一定过得挺不容易的,一边想着早点表白好好心疼人家,一边又不免担忧起要是真吓坏了人家,谭浒连我这个朋友也失去了,那岂不是更可怜?

谭浒不知道我百转千回的心思,还挺高兴地说:“总之这次真的特别谢谢你。”

“那你请我吃饭呗。”愁归愁,该捞的约会仍旧不可错过。

“没问题!”谭浒非常爽快,“就这个周末吧,我还准备了件礼物,到时候一块带给你。”

“……礼物?”

这是什么喜从天降的优秀剧本?我一时怔住,脑海里尽是些恶俗偶像剧主人公将自己打包妥当蛰伏半宿熬到关键的那一分钟伴随着Duang的一声突破包装盒障碍的瘆人画面,别说,俗归俗,隐隐的有些期待算什么回事儿?爱情果然是智商的天敌。

“别问了,再剧透就没有惊喜了,但是我想,这份礼物你应该会喜欢的。”

喜欢喜欢,没有不喜欢的道理啊!

真想打个电话给陈由报喜,老子的拿虎行动眼瞅着胜利在望了!

“叶哥,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搞对象了?”

小郭端着两碗冷面,一脸愁苦地盯着我,把我看得毛骨悚然,这真心错付摊上渣男的语气是为哪般?

我无语地把一次性筷子扔给他,“你能别用怨妇的口气跟我说话吗?怎么,我搞对象还得打报告等你审批是吗,小郭总。”

小郭讪讪道:“不敢不敢,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吧,有点被组织抛弃的失落感……不是等等,叶哥你这是承认了是吧?你真的搞上对象啦?是上次一起去亲子乐园的姑娘吗?瞧你这进展啧啧,哇塞,突然发现我一不小心神助攻来着……”

“我是不是得给你唱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乙已咦半?再不闭嘴我抽你。”

对象尚在努力搞的过程中,这么辛酸的事实我能透露给你?

“啊!”小郭没来由地喊了一嗓门。

“你咋呼个屁啊!”

小郭神秘兮兮地将身体靠了过来,低声说:“难怪你今天腰会受伤,还那么努力地做工间操,叶哥,你虽然长得嫩,但毕竟跟我们这种货真价实的小鲜肉不能比,悠着点啊……”

“咔哒”一声,手里的一次性筷子经历的一次粉碎性骨折,小郭战战兢兢地看了眼整整齐齐码在桌上的四段竹签,终于识趣地闭上了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惊婚:嫁给男闺蜜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季准请客,韩斌在旁边嚷嚷,强烈推荐吃火锅。陈松想起季准那十级洁癖,还吃火锅?绝对不可能。果然选了家装修高大上的烤肉店,肉有服务员烤好端上来,一点烟火气息都不会有,还是分餐制。韩斌一边抱怨季准龟毛,一边将一大片淋着酱汁的牛肉塞进嘴里,口中瞬间爆发出的美味,让韩斌吞下了抱怨,大快朵颐。原本略带拘束

  • 前世今生守梦人第九章

    09。。。。。。。。。。。。。。。。。。。。。。。。。。。。。。。。。。。。。。。。。。。。。。。。。。。。。。。。。。。。。。。。。。。。。。。。。。。。。。。。。。。。。。。。最后一刻,肖思紧紧抱住叶右,停留在他体内久久不愿退出,发现叶右一动不动呼吸微弱,肖思心里咯噔一下,扳过他来看到他脸色苍白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节

    秦川十七岁之时,偶然间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商朝末年,他以强大的能量帮助武王姬发击败了商纣王。战国时期,他又帮助秦王嬴政扫清六合,统一华夏。从那之后,他沉睡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人了,他也成为修行高人心目中的神话,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一位觉醒的王者。………………东汉末年,各地群雄并起,统治了四百多年的

  • 网游之幻凝世界第五章

    阮茵茵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明明陆止砚也没有说让自己帮忙解围,自己还上赶着说出那种话。她躲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想着等会出去绝对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就好。补完了妆,她推开卫生间的门,刚准备往前走,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身材高挺瘦削,站姿虽然随意,但却像是有备而来。阮茵茵不认识陆匀墨,况且陆匀墨和陆

  • 四方艳谭之 枕竹在线阅读第三节

    耳边嗡嗡的噪声搅得张略头疼欲裂。不过他的意识倒是渐渐恢复了一些。但同时身体剧痛也同时涌上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经。“哼……”张略忍不住的**了一声。若是平时,再痛苦他也不会吭一声。可此时他毕竟刚从昏迷中恢复了一些神智。**声也几乎是无意识下发出来的。“队长!他醒了!”张略听到一个有着闽南那边口音的人用普通

  • [黑篮]心跳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瑾阳住院第三天后醒来,他腹部被捅了个大口子,听说肠子都要漏出来了,是有人用毛巾绑着,这才把伤口堵住了。进病房前程勇先去问了医生,确定瑾阳没什么大问题后,才进去。麻药已经过去,缝针的伤口撕扯着疼痛。瑾阳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他妈让医生给他打麻药,好睡得舒服点,可他不愿,生生挨了一晚上。程勇进来的时候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彻夜,你在看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传进耳里之时,齐彻夜正在发呆。显示出某个网络页面的平板电脑就放在膝盖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盯着“传奇的美国精神——美国队长的来源始末”这篇人物介绍长文看了半晌,两眼放空,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天边。在美国队长之前,他依次搜索了“复仇者联盟”“奈特·戴维斯”“詹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第8章在线阅读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长呢?苏晓风可以告诉你,很短,短到他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司马姗岚的床上!?【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鬼:别看我╭(A`)╮我什么都不知道)慢慢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被灌醉了?好像是姗岚姐硬拉着他喝酒,结果自己喝完一杯就醉倒了?对于这一点苏晓

  • 民间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片石林,有风,微弱,恰似无声,点星幽冥火,在星空摇曳,宛如来自幽冥的鬼魂一般。这时,一个佝偻的人影,悄然出现。他黑衣裹身,步行沉稳,漫步向东而去,一座阴森而又诡异的墨色宫殿,逐渐在他眼前浮现。天魔宗,九幽魔殿,魔道至尊的埋骨之地!在那邪气森森的魔殿之中,昔日纵横整个东荒大陆的魔灵,就在此地安息

  • 千年之后才开启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叫连翘奇巧儿等人守在门外,将司信唤了进来,外面的下人往门里望去只能看到大小姐再与司信说着话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司懿久久不曾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司信一开始也是耐心等待,可是到了后面却发现司懿还是不曾有人和说话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却不曾说出任何的疑问,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但偶尔却感觉到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