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逐天之道之饿鬼3(修)(10)

2021/4/9 0:22:44 作者:拾舟 来源:17K小说网
逐天之道
逐天之道
作者:拾舟来源:17K小说网
有万象为先,无始无终,亘古不灭者,可谓之:逐天。

方齐砚换用极低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可那鬼还是无动于衷。他便不再枯等,而是从袖子中摸出那只藏匿的包子,轻轻打开包在外面的白纸,在饿鬼面前晃动两下:“用这个和你换信息,如何?”

果然,此招见效了——眼前的饿鬼不再对他视若无睹,但见被子的缺口处,又飞快冒出其他几只饿鬼的大脑袋来。个个眼中闪着垂涎之色,紧紧盯向他手中的包子。

可它们还是不说话。

不会是哑巴鬼吧?方齐砚也有些纳闷。若真是这样,可和之前预测的完全相反了……他不甘示弱地又连续掏出墨水,毛笔,薄木板在这群小鬼面前一一展示,并引诱道:“这些可以做成灵牌位哦,供奉后就能吃到包子了!仅此一个,谁要?”

饿鬼群中渐渐出现骚动。有些两两对视,目光中写满了黑人问号;有些则用怀疑的视线打量起这个可以看见它们,却又不知有何企图的奇怪人士。

最终,一只头比其他鬼都小一圈,整体显得更为瘦弱的紫色饿鬼挤了出来。它扑到床的边缘,朝下伸着手,结巴道:“给、给我!”声音仿佛从窄窄的喉咙里硬挤出来似的,又尖又细,十分刺耳。但在方齐砚听来,即便是破锣嗓子,也总好过不声不语。

幸好,是可以沟通的类型。

“你的名字是?”他在地上摆好墨水和木板,捏起毛笔作书写状。那鬼迟疑片刻,终是对包子的欲念更甚,张口报出了一个二字之名:XX。

听上去倒是极为普通的人名。

问清字的写法后,他在木板上刷地写下“XX之灵位”五个小字。随后小心竖立在床角,将包子放在牌位正前方,示意对方食用。心中却忍不住揣摩起这个名字,暗念道:莫非这鬼……曾经为人?

只是从它们的外表来看,完全无法和人类相提并论。

那只紫色脑袋的小头鬼,在其他同伴艳羡的眼神中,火速伸出嘴里的针状物,一个拐弯便准确刺入地上的包子,狠狠吸食起来。

虽知鬼吃不了实物,吸食的都是其中精气,但它对着包子吸得腮帮都扁了的样子,多少还是令人有点倒胃口。

须臾后食用完毕。这鬼倒也未食言,收回嘴里的针状物并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后,它爬回齐伯身上,开始回答起方齐砚的问题——为什么要附在齐伯身上?

自然是因为:齐伯为人善良!不仅在架空村里有名,在他们这些流连于村子附近的鬼群中,也是十分出名。

而齐伯帮人一向来者不拒,有求必应。鬼们视之,也都记在心里。久而久之,无人供奉的它们便开始偷偷模仿成别人的声音,在附近叫唤他的名字。

齐伯果然每回都应。

经年累月后,附身在他身上的鬼,就变得越来越多……

听闻这些,方齐砚啧了一声,皱起眉头,算是明晰齐伯被附身的真正原因了。果然是被好心利用!顿时觉得眼前这群青青紫紫的大头鬼,着实可恶。思量片晌,又开口问:

“那你们为何不去地府,停留在这人间?”

“我们都、都是饿鬼呀,”那只尖利嗓音的鬼高高昂起脖子,不知为何有些激动。倒是开门见山地公布了它们的身份。此刻忽然目光闪烁,双眼含泪,合着弱不禁风的瘦削身材,浑身上下竟是泛起一股凄苦之感……它可怜兮兮地看着方齐砚,乞求道:“你、你既能看见,可、可是道士?能渡、渡我们吗?”

没想到会被对方主动要求超度?方齐砚不知它们到底是想弃恶从善,还是故意伪装,请求怜悯……一时有些为难。但也不想欺骗对方,只能摇头说不是。

那鬼发出一声长长叹息,闭目流下一滴浑浊眼泪:“你既提到、地府,那你知道、审判吗?”方齐砚点头,饿鬼哭诉道:“我也曾经是、是人!但死后,去地府审判的结果却是、是坠入饿鬼道,重返现世受、受饥饿之苦。”

原来并非所有留在人间的鬼都是主动停留啊……还有因受罚才来人世的鬼?

他也算是长了见识。

所谓六道轮回,或许其中的饿鬼道,指的就是它们。

这只饿鬼见他听得颇为认真,又絮絮叨叨地说起它在现世遭遇过的各种凄惨经历。并不时瞟一眼,指望引起同情。

而千言万语,可归纳为一句——便是在来这之前,无人供奉的鬼于每一天都在忍受饥寒交迫,直到经别的鬼介绍,附在齐伯身上后,才缓解了这份苦楚……

倒豆子似的的说完过往,饿鬼抹了下眼角,用和丑陋外表不符的温柔动作,转身抚摸齐伯的左手,满脸皆是愧疚:“我每天都、都只吸食刚好能解除饿意的食物。绝不给、给齐伯增添多余负担。”

方齐砚瞩目它的表情。这只饿鬼的确外表是比其他鬼要小一些,遭遇也凄惨,但这绝不是为减轻自己痛苦,就将其强迫转移到齐伯身上的正当理由。再怎么说,它也是加害者!如今余罪未消,又添新孽,虽能解一时之苦……长久来看,肯定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只是,人间判刑尚有期限。不知它们受罚的具体时限,究竟是多久?便抛出了这个问题。

“……没、没有时限。”小脑袋的饿鬼一转眼珠,又舔起嘴角:“只是如、如果可以一次吃到饱,也就自然破、破除了这个刑罚!到时我们可能也、也会顺归地府,等待新的轮回。”

这倒是与之前商议的计策连接上了。方齐砚审视它的表情,不知这话可信度有多少。但看到的却是一双没有恶意的真诚眼睛,充盈着对未来美好归宿的憧憬。

如果提供食物真可帮它缩减受缚时限,也等于是帮齐伯提前解除身上枷锁……方齐砚决定相信它,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可以供奉你大量的食物。贵的虽然买不起……几锅白米饭加菜还是没问题的。这样算不算能破除?”

饿鬼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一点不挑食!其他饿鬼见状,也跟着凑了过来,纷纷开口,说要吃饭。

“但有一个条件。你们得先离开齐伯,随我回去。这样我便每天供奉你们,直到各自吃饱为止。”方齐砚补充道。

结巴的饿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又再次点头,并看了一眼身侧同伴,带头喊起他的名字:“段、云、箫。”

其他饿鬼也都开口跟随,一同叫起。

一时间,满屋内都回荡着它们的尖声细语。而它们摩拳擦掌的样子,便是只等方齐砚一答应,就要跳到他的身上。

对此狂热之景,方齐砚生出一种它们在打call的感觉……不免揉了揉眼睛。下一步,便是让它们离开齐伯之身,转附到自己身上。

只是数量众多。保险起见,他决定让这只瘦弱的结巴饿鬼先上自己身,好亲自判断下,身体到底能够负荷到什么程度。

而这只饿鬼,现在正用狐疑的视线审视他——为何喊了他的名字,却还无法吸附上去?

这个场景,方齐砚几小时前曾在脑中幻想过,当时自己就乐不可支。现下真看到饿鬼那呆呆的模样,便知它在迷惑,仍觉得有几分好笑。随后,他在它耳边低声说出自己的名字,并对其他竖着耳朵仔细听的饿鬼摆手道:

“它先来,你们等等。”

没被指名的饿鬼们大都露出了失落的表情。有些甚至开始哭泣,一颗颗豆子般的眼泪从它们眼中滑出,落在床上,又不见了踪影。

得到他真名的那只饿鬼,磕磕碰碰地呼唤起他。方齐砚应了声。在这答应的一瞬间,对方就如同闪电般,飞身跃到了他的肩上。

只是并无任何异感。

闭目凝神驻足了一会,他仔细感受身体的每一寸变化。却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而合眼时间越长,倒是困意渐渐升起。

不得不睁开眼。

方齐砚侧目看着乖巧坐在他肩上,轻轻晃悠双腿的饿鬼,心想:虽知鬼并非有实体,但也没料到会是如此轻松的状态——简直毫无一点负担!

按这趋势,别说一只两只,哪怕十只都一起附身,应该也没太大问题。

只是当视线触及躺在床上的齐伯时,他的心里隐隐有一些担忧,并有种矛盾感。

难道要附身多年,才会像齐伯那样给身体造成极大影响?

可惜过去未曾有过被附身的经验,他现下也无从比较……只能根据此刻身体的状况判断,好像并无什么大碍。

他将地上摆放的物品收拾好,准备回去一次,让肩上这只饿鬼先和姜书昱打个照面,听听他的看法。

回头再来接余下九只也不迟。

见方齐砚突然要走,屋里的十只饿鬼齐齐发出恸哭——似是都不想与对方分离。

“也带我们一起走吧!”那些站在床上的饿鬼们哭喊着朝他伸出细长的小手。肩上的结巴饿鬼也在他耳边发出可怜的啜泣声,并哀求道:“不能带、带它们一起去吗?”

被两边此起彼伏的刺耳哭声夹击得有些无奈,又对饿鬼之间也会建立起同门情谊而感到有些好奇。方齐砚犹豫了一会,终是认为:既然比纸还轻,索性一次带走算了。早点解决,也能早点回去睡觉。

于是,他便也答应了其他饿鬼的呼唤。

没多久,全身上下就挂满了青青紫紫的饿鬼。

好了,应该没什么事情了。他舒出一口气,打算掐灭桌上的蜡烛,然后回家。只是,身体却在这时急转直下的出现了变化——

原本没有重量的饿鬼们,一瞬间变成了千斤铁般的存在!于全身压迫的同时,也使得他的脚步无法朝前迈开一步……像被看不见的钉子,钉在原地。

而那些哭喊声,正逐渐转变成了嬉笑声与嘲笑声。在他耳边连绵不绝,聒噪不已……令人心烦!

就觉得事情有点太顺利了……看来自己还是轻信了它们的鬼话。

刚才还存有的丝丝困意,现下已完全清醒过来。好在,对于这种状况,之前也不是没有设想过对策——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把这一群饿鬼带回家!

只是思想的流动,完全无法牵起身体的行为。眼下他根本就动不了……为保存体力,方齐砚靠着桌子,慢慢滑坐到地,思索该如何先走出这扇明明很近,却够及不到的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遗忘的科技哭声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不知是沙子入了眼,抑或是为回忆所伤,还未落地便已被风干。许多事,原来不是你想忘记便能忘记,也不是你想阻止便可以不发生,人在这茫茫红尘中,微乎其微,渺小的如沧海一栗,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默默承受冥冥之中的安排,正如这一段没有结局的因缘。柳黛轻轻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收回飘渺的思绪,

  • 大道巅峰宫殿守卫

    一路上,突击内心平静地走过阴冷的过道,前方的爆炸打破了沉默,在烟尘中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宫殿守卫!周围的门也瞬间封锁。“呵呵,明白了。宫殿已经被控制,能让宫殿守卫出来探路,想必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解决了我,那么女王也就会顺着这条路线逃生。可惜,斯代萨已经在外重重把守,自己也只是被忽悠过来陪葬的

  • 天琴帝国编年史第五章在线阅读

    讲话,分队,站军姿,军训第一天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教官们便带领各自的队伍去食堂用餐。训练场里有一个专门的食堂,菜谱都是帝国最顶尖的营养师制定的,特意聘请大厨掌勺,每一份餐不仅营养而且美味。适应γ射线很辛苦,所以在别的方面学院无意为难学生们。军训中的用餐时间,是最容易建立友谊的,其他学生们都三两结伴,

  • 荒古之上之孔雀的情书(4)

    俊美清雅的流云大神官对鸢泪的唠叨总是保持沉默,连句评论也不发表,对她熟视无睹。鸢泪一点也没有身为鸟族含蓄的自觉,明目张胆地发花痴,看流云的眼神活像一匹饿了三月的狼,一口能把他囫囵吞下。流云浑似没瞧见,依旧轻衣俊颜,眉眼清雅地舞剑,像晨光里妖冶的莲花。偶尔回头望过来一眼或是应一句,站在一旁观看的鸢泪便

  • 魔国驭夫记在线阅读第3章

    时值2017年的最后一天,面临元旦放假的团队人员心里更是轻松,大家纷纷举杯庆贺韩西得奖。“干杯!”一片觥筹交错中,大伙们一个个酒意正酣人微醉。“韩西姐,孔老师有事先走了,现在您就是头儿!您拿了大奖,又赶上今晚跨年!待会儿,不请大家去三里屯喝一杯?”“李登鸣,你看你脸喝得都成猴屁股了?还喝呢?”扎着俏

  • 乱世佳丽人之死神终结(2)

    观众台上议论纷纷,擂台上却是另一番情景了。往往高手比试切磋都不会打先手,可要是遇上性子急的而且虚荣心强的人,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死神怒了,就连死神也没想到自己对手的来历这么的强大。地下格斗场?排行第七?有意思!只见死神瞬间暴走,疾射而出,眨眼便到了白面小丑面前。拳拳到肉的攻势异常凶猛,一拳接着一拳轰

  • 重生之豪门误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当太阳爬上树梢的时候,鸟儿已在树上欢快的唱着,在喜庆的日子里,又增添了一分色彩,天气格外晴朗,道路两旁新生出的树叶上泛着悠悠的绿光。医院的诊疗室里,肖佚林面对着医生坐下,“医生,怎么样,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这几天经常会感觉眼前突然一黑?”肖佚林问道。“这个,呃,这个嘛,”医生吞吞吐吐

  • 科幻三百年之第二章(2)

    等叶楠沿着原路返回去后,发现之前给她指过路的姑娘们还在原地,一看到她还特别热情地对着她不停挥手询问:“小姐姐找到要找的人了吗?”叶楠走了过去,对她们微一颔首致谢:“找到了,多谢诸位姑娘出手相助。”结果她下意识往口袋里一掏,动作便僵住了:她没带任何东西可以作为酬谢。叶楠也不知道自己这次闭关究竟闭了多久

  • 金粟山盗墓笔录第10章在线阅读

    韩觉看着自己的手,时不时的朝着一旁的桌子挥手过去,很快,桌子上面就已经布满冰霜。“这能力倒是不错,不愧是天赐宝箱里面才能开出来的东西,尤其是可升级,估计以后真的可以掌控温度。”韩觉点了点头,看着林婉仪跑到别的屋子休息了,自己开车离开了这里,留下酸液蜥蜴保护这里。还有十个小时就是第二日降临的时候了,韩

  • 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第1章在线阅读

    八月,透蓝的天空,骄阳似火,树丛中的喧蝉不耐寂寞,高亢叫唤。夏日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灼灼烈日下,我穿着大裤衩坐在树阴底下,拿着一张写着招聘广告的报纸认真的阅读起来,天地网城招收网管三十名,底薪1200元,提成200……龙腾饭庄招收服务员,底薪1000元,外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