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你听,风在唱在线阅读第8节

2021/4/9 0:14:18 作者:司风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听,风在唱
你听,风在唱
作者:司风落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初……苏朵朵:喂,正好咱俩你未娶我未嫁,一起搭伙过日子,怎么样?丁梓钧:胡闹!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他把她护在身下。他狠狠地亲了亲她:如果咱俩都能活着回国,我就娶你!她湿了眼眶: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我!后来……丁梓钧:咱们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是不是该领个证了?苏朵朵:当初我跟你求婚,你不是说我胡闹吗?丁梓钧:我那是瞎说呢!我想跟你结婚,想跟你过一辈子,想得浑身都疼。他是中国“蓝盔”的一员,肩上扛的是“地球与橄榄枝”;她是随军记者的一员,用笔与相机向世界传递真相。苏朵朵:你守护世界,我追随

他与制作人之前产生的矛盾,其实双方都没有错,这种口水歌他从出道时,就已经十分嫌弃,直到第六张专辑了,公司还要他唱这种歌。

每次他将自己写的歌递到老板面前的时候,老板只搪塞的说会考虑、会听听看,就都没下文了,有时候甚至还听到公司员工有流言说他唱歌走音,专辑的歌全都是靠设备调好的。

顾冥东越想越恼火,吉他声又停了,他看着楚暮伊,口吻平静却掺杂这无可奈何:“你不懂的。”

看着顾冥东突然变得这么认真,她哪里不懂,同一时空另一个草根楚暮伊,喜欢他这么多年,看着他一步一步受到大家的认可成为巨星、偶像,其中的心酸她楚暮伊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知道此时男神要的并不是安慰,而是肯定。

得想想法子让顾冥东高兴起来,楚暮伊在录音室里四处转了一圈,双手放置身后,认真的思索了一阵又嬉皮笑脸的说:“你说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帅了,别人才不相信你会写歌。再说了,你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说不准下次老板听到你的歌觉得好听,就肯收录进新专辑了呢!”

顾冥东想着这女人说的话,也不知道她说的是赞扬还是讽刺,细细揣摩又不觉得哪里不对,疑惑的盯着这个女人。

楚暮伊只觉得被他这么盯着怪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装作嫌弃的说:“哎我说,你赶紧的录,我还想早点下班呢。”边说还偷偷观察着顾冥东的神情。

谁知这一嫌弃,他也不郁闷了,心里只觉得哪里怪怪的,早上那样高冷,现在又这样跳脱,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这女人戏弄了一般,也打起主意想要其弄回去。

他微微低眸想了片刻,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衣领,故作无辜含糊的问:“你昨天干嘛脱我衣服?”

话还没落地,楚暮伊就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你这话题转的太突然了吧?我...我脱你衣服干嘛啊?无缘无故的真的是,哎哟.....”

一边捂着眼睛她还一边挥着手,动作滑稽的很。

顾冥东只觉头上出现了三根竖线,不耐烦的吼道:“我说昨天。”

楚暮伊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什么,尴尬的眨了眨吧眼,“昨天,昨天是吧?你昨天啊,自己把酒往你自己身上撒,拦都拦不住,我不帮你衣服脱了,你不难受?”

顾冥东不自觉的舔了舔他自己觉得干裂的上嘴唇,本想逗下这个女人看她害羞的样子,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真不知害羞,瞬间好胜心被激起又不死心的问:“那你干嘛把我丢地上啊?”

楚暮伊只觉得无奈,她向后退了两步,大力摊手:“我搬不动你啊大哥。”

顾冥东继续追问:“那你干嘛躺我身上啊?”

“我..我喝醉了晕了啊,昨天到酒吧去捞你,你那群什么朋友死活不让,非要我喝酒才放你走,你知道我喝的是什么吗?FINAC酒...现在胃里还在燃烧你知道嘛?”她指着自己的肚子,抱怨着。

...

突然画面静止,二人突然觉得气氛不对,楚暮伊的脖子好像生了锈,“咯噔、咯噔、”的扭过头看向玻璃外。

只见玻璃窗外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甚至有个人还莫名的竖起了大拇指佩服的看着她。

她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靠,声音没关?.....”不过这楚暮伊也不知是什么构造,竟然不觉得难堪,和玻璃外的人比出了‘OK’的手势,互动了起来。

顾冥东“嘶”了一声,眼神凌厉的让楚暮伊背后一阵冰凉,她也倒觉得没什么,朝他眨了眨右眼走了出去。

无可奈何的男神只有默默地走到录歌的位置,心里憋着的闷气全部砰发了出来,对着门外的吼道:“录歌!”

顾冥东一声令下,倒像是发号施令的将军,制作人咬着牙明显有些不爽,不过好在顾冥东这个祖宗终于松了口,愿意录音,经纪人白姐也急忙打着圆场跟制作人说着好话,不久后录音棚里正式开始工作。

听着欢快具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坐在录音室里的每一个人都沉醉在其中,录这一首歌刚刚也确实磕磕碰碰了许久,可自从顾冥东不闹别扭了之后,也不知怎的,随后的工作异常顺利,制作人也十分难得的露出了笑脸,情不自禁的感叹:“看来这传言也不能全信啊!”

白姐得意的笑了笑,对制作人说:“老师您等等我,我交代一声待会儿请您吃个饭。”

这位大牌音乐制作人确实是卖了白姐的面子,白姐自然是要有些表示,她对楚暮伊交代着一些接下来的工作事宜,谁知一声喷嚏声打断了她两的对话。

顾冥东一声不吭的走到楚暮伊的身后,又是一声“阿嚏”,楚暮伊吓了一跳,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后有没有被他的鼻涕‘误伤’。

这动作明显就是在刺激顾冥东,明明知道他是处女座有洁癖,还嫌弃他...不讲卫生。

顾冥东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鼻子,气愤的说:“我说小白,你找的这是个什么助理,天这么凉把我往地上扔。”

白姐早已习惯了顾冥东没事找事的脾气,平淡的安抚他说:“宝贝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就要拍摄了,保持好最完美的状态,啊!”拍了拍顾冥东的肩膀,又对他身边的楚暮伊说,“我还有事,你照顾下他。”

楚暮伊点头。

既然收到了指令让他回家好生休息,便要盯着这只不受控制的小野狼安全到家,直到上床睡觉闭上眼、打了呼噜才能离开。

她就像个狗皮膏药般的粘着他了,他走哪楚暮伊便跟到哪。

顾冥东被这跟屁虫粘的四处乱窜,走到某处过道,眉间一挑一个侧身窜进了卫生间,楚暮伊顿时刹车立在了门口,大喊一声:“你三岁啊,还望厕所躲呢?无聊!”

可怜的楚暮伊真是没料到,男神竟然幼稚成这样,她双手叉腰站定,做出一副不信你不出来的架势,男卫生间出出进进的小鲜肉们看到门口立了一个人,统统都做出惊恐的模样全部都绕着走开,楚暮伊倒也奇怪,不就是站在男侧门外吗,有那么奇怪?

隔了许久,顾冥东照照镜子臭美一番,倒也在有特别气味的地方待不住了,再一细想这些天这女人的异常举动,万一正在外面等久了、惹急了,她厚着脸皮冲进来也是很有可能的,只是想到一男一女从卫生间走出的画面,他就毛骨悚然。

顾冥东一脸沮丧的走出男侧,眉间隐约颤抖,像是在强制的隐忍着什么,压低声线问楚暮伊:“你跟着我干什么...下班了,你不回家?”

楚暮伊放下手机,抬头轻声一笑,“嗯?”好似没有回过神来,她的一瞬抬眸,让顾冥东之前强制忍下的怒气好似瞬间消散,也不知是不是在这男侧里被什么味道给熏瞎了眼,竟然对刚才的画面有些痴迷,他嘴皮有些微颤,问:“你、你到底跟着我干嘛?”

“噢。”楚暮伊这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跑上前去仰头对他说:“不让你四处浪啊,你病了就该回家好好休息,我看着你乖乖躺在床上,闭上眼你就看不到我了,怎么样?”

此话一出,顾冥东微一摇头,轻轻撞过楚暮伊的肩快步而行,将她甩在身后,让她看不到自己稍稍脸红的表情,语气强制压低变冷的说:“不怎么样。”

楚暮伊拉不住他的步伐只好自己加快脚步,边喊着:“喂,小哥哥你等等我呀。”可越喊他就走得越快。

顾冥东微微回头,强做出一副懒得和你说的嘴脸一直走到了停车场。

最后还是口硬心软的载着楚暮伊像她的住处行驶,路上她一直在车上不停地絮絮叨叨,一边强调着工作上的事,还有一些她这一个月见过的有利于顾冥东发展的投资商。

顾冥东越听越觉得对这个女人不可信,她分析的形式以及看人的眼光甚至是对这份工作的熟悉度,完全超过了她的职责范围,还有最可怕的就是她对顾冥东的熟悉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月的了解程度。

虽然车里现在依旧十分安静,但他始终感觉坐在身旁的女人和早上有点不同,他试探着说:“你能像你早上来的时候那样安静吗?”

楚暮伊果然是秒怼了回去,露出一副莫名奇妙的神情:“我有说话吗你就叫我安静?”下意识的怼完顾冥东,她又故作害羞一笑,做作嗲声嗲气的说:“难道你想说,你满脑子都是我的声音吗?”

本就只是想调戏调戏男神,可没想到他却这么大反应,竟然爆了粗口:“哎呀我去,你想多了。”

楚暮伊切了一声,突然换了相反的语调,痞气的说:“开个玩笑嘛,何必这么认真呢。”

顾冥东疑惑,手掌紧握方向盘,提醒自己对这女人出现的好奇不过是怀疑的心思在作祟,像刚刚被某个画面迷惑的幻觉绝对是被臭气给熏昏了,告诫着自己的同时,突然身旁的楚暮伊似乎看到了什么,急忙喊着停车,“哎...停一下停一下。”

“多事。”顾冥东嘴上抱怨,却还是按照她说的做了,将车停到了路边,问:“你又想干什么?”

“你等我一下,别走了啊!”

楚暮伊利索的下了车,“砰”的一声用力关上了车门。

车里传来了顾冥东的抱怨:“都说了多少次了,对我的车轻点。”楚暮伊朝他吐了吐舌头,直接往街边的药店跑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日常根本就不对劲九紫九珠凌空境

    “来,妈妈,赶快趁热把药喝了吧。不然一下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凌叶尘坐在床边,手上端着一个药碗说。躺在床上的刘尘心面露慈善的微笑说:“傻孩子呀,这两年可是苦了你了,这药先不急喝,妈妈我先问你个问题啊。”凌叶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嗯,妈妈你问吧,不过问完了可要乖乖的把药喝了呦。”“好,都听你的”。

  • 星罗天界在线阅读第3章

    洛风之所以不去计较,是因为他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三足小鼎上的那枚铭文,居然又再度变得金光闪闪!“难道是因为我使用医术救活了一个人的原因?”似乎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的通了。手术室内,张明松等人以为林雪雁已经痊愈了,但那只是表面现象。初步接收铭文医术的洛风,现在还没有达到融会贯通,手到病除的地步。原本

  • 混沌神衍第八章在线阅读

    她很期待。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和保姆住,后来有了怀怀陪她保姆就辞去了,可是她总是觉得少了什么。所以在winner找上她的时候,问她能否接受宿舍制,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甚至心里有几分激动。————时间分割线————第二天,余暖烟在吃完早餐准备补番的时候收到了来自dormant的微信。[战队经

  • 网游之暗夜之王在线阅读杀人报仇

    根据‘帝星’的提示,张自然要找的人正是眼前这位正在胡gao的凌少。两人正沉浸在YuWang的云端,突然听到破响声,齐齐看向窗边,冷生生的站着一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那女的美美突然尖叫声起,慌不择乱的把衣物往身上套弄。而凌少也套上kù子,泰然处之。这才仔细打量张自然,大一看张自然一身红蓝相加的锦缎长袍,

  • 穿越从神医喜来乐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打他,程坚!别让他跑了!”一所居于小巷之中的网吧里传来一个男孩的喊叫声。他叫陆煦,是程坚的铁哥们。而坐在他旁边的人便是程坚,二人此时此刻正在网吧里玩的不亦乐乎。他们玩的游戏更是千千万万青少年的最爱--英雄联盟。程坚喜欢玩中单,而陆煦因为实力的原因,一般玩辅助混分,当他实在是不想玩辅助的时候,也会选

  • 北辰逍遥仙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出意料,我求婚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去荷兰领证,然后举办世纪婚礼。我个人想先在巴黎圣母院,在“命运”的邂逅和天使的祝福中举办一次西式婚礼;然后我想要在沉入深海的亚特兰蒂斯中,在发光的水母、艳丽的珊瑚、斑斓的鱼群和人鱼的歌声中举办一次童话的婚礼;再然后……等等,刚才我喜欢的人说了什么?“虽然你长的很好看

  • 系统之修仙录在线阅读第7节

    顾明枭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陆南北在演戏,不管是想要偷懒也好,还是单纯的想要自己背他,他都愿意配合。陆南北趴在顾明枭的背上偷偷傻乐,还时不时巩固一下“剧情”,可怜兮兮地说:“真的好痛哦~”真是把谢尉宇说话的精髓都学到了!谢尉宇气到走路差点崴脚,干嘛腌臜完我的眼,还要模仿我说话啊!不对!我才不会那么做作哎!

  • 修仙奇缘之成就仙帝明老

    “哦,那我放弃这个机会吧,你连人都不知道在哪,怎么可能会知道出口呢。”刚说完,云远已经自顾自地开始摸索起来了。“你,你,你这个顽子,呼,呼……”如果不是洞窟之内一片漆黑,明老又是在云远的身体里,可以想象此时明老已经是吹胡子瞪眼了。此时云远看似在慢慢地摸索,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哈哈,哪怕你是个老前辈也得

  • 夜将修仙录荒野求生

    林少年起身之后,目光便下意识的四下打量起来,除了几步之外的小木屋四下里居然一个其它的建筑物都没有。有的只是茂盛的草丛和不知名的高大树木,这明显一幅原始森林的景象。摸了摸身上居然连手机跟烟什么的全不见了,在这个全民都用手机支付的年代,现金更是不会随身携带的。这下可怎么回去啊,就身边这个小木屋总共不过五

  • 江湖不见周少侠第二章在线阅读

    等莫小路有了意识,才发现周围声音乱糟糟的,吵得她太阳穴都疼。唉,这是哪?难道她现在正在做梦?下意识的掐了自己大腿,嘶~是疼的,有感觉。莫小路这才发现,她的周围还有人,个个都是麻布粗衣,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而她,此时正躺在地上!什么情况?见那些人都围着自己讨论,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莫小路冲她们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