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电竞小狼狗[电竞]在线阅读玉山派

2021/4/8 22:34:12 作者:眠什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电竞小狼狗[电竞]
电竞小狼狗[电竞]
作者:眠什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年前,池暮在俱乐部发现一个长相十分对胃口的青训生,碍于面子没敢撩。一年后,再次重逢。他被青训生压在床上挥汗如雨。对方掐着他白嫩的腰,一下下疯狂冲撞,在他耳边发出低沉的喘息。“……哥,好喜欢你。”原以为是小奶狗,没想到是一匹小狼狗。忠犬攻(季闫)×骚话受(池暮)*隔壁连载文:《转学后我和校渣组了CP》校园小甜饼欢迎收藏!!*微博@咸蛋肉松卷qaq

绵延曲折的山路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并肩前行,山路不宽,恰好两人并肩通过,路旁树木郁郁葱葱,正好为两人挡下烈日,远处树丛中传来声声蝉鸣。

“翠绿凭山绕,蝉鸣山更幽。”赢隆摇头晃脑吟出句诗。顺手又往嘴里扔了一粒葡萄。“你要不。”

“不要,三剑叔叔人很好,每年都会往山上送葡萄的。”

“人是不错,一看就淳朴。”赢隆翻了翻白眼。“你看人家说葡萄不甜,还真就不甜。”说着又往嘴里扔了一粒。

“嘿嘿,三剑叔叔的葡萄甜不甜全看他的心情。”疏影嘿嘿一笑。“他心情好种出来的葡萄就甜。”

赢隆“……”到底是应该说你你叔叔任性还是葡萄任性。甜不甜还看心情,赢隆咂了咂嘴,看今天的葡萄,你叔叔心情可能不太美丽。

吐槽归吐槽,那个三剑本身实力是不简单,从赢隆多年看电影的经验,独守上山之路,相当于门派的第一到防线,也是门派的门面。一定是门派中的高手。

除去这个不谈,像他那样卖葡萄,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说不是高手,可能吗?

“看,我们到了。”穿过一大片树林后,疏影指着不远处的高墙说道。

两人向着朱红色的大门走去,大门气势磅礴,上面挂着个牌匾,上书“玉山剑派”四个字,笔锋苍劲。大门关着,门上有些斑驳,貌似有些年头了。

“我去叫门。”疏影快步跑过去,开始砸门。

过了一会儿,门后传出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我家掌门不在家,等他回来就有钱还你们了。”

赢隆:“???”

疏影难得的脸红一下,看了一眼赢隆,转头喊到:“清风,是我,我是你师姐。”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一条缝,一个略显稚嫩的清秀少年在门后小心的张望。

“大师姐”少年看到门外的两人后,惊喜的叫道。清秀的脸庞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惊喜。煞是可爱。

“清风,我回来……”“砰。”疏影小姑娘本来面含笑意着往前走去。想来是叫清风的这个小弟子看到大师姐回来太过兴奋,急着把消息告诉给师父,使劲把大门一关,就往回跑去。疏影的那张秀脸就贴在了门上。

“师傅,大师姐回来了。”门后隐约传来清风渐行渐远的声音。

“你没事吧。”赢隆凑上前去,担心的问道。

疏影也不说话,默默转过头。

赢隆一看就乐了,小姑娘鼻头红红的,一双大眼睛眼泪汪汪,龇牙咧嘴。

疏影看赢隆偷笑,恼羞成怒,又没处发泄,气的满脸通红,“清风。”最后咬牙切齿低吼出一句话。

赢隆看她的表情如此狰狞,明智的没有接话。

疏影现在是火气腾腾,感觉自己最好来两粒速效救心丸,刚带个朋友回来就丢人丢到大门口了。没脸见人了。

“吱呀”“我宝贝女儿回来了。”一个精壮大汉打开大门,朗声说道,只见这壮汉身着紫色长袍,一脸正气,一双大眼目露精光,四四方方一张脸,稀稀拉拉胡茬围绕在下巴上。

这是他们门派遗传的吧,掌门加师叔都长了一张朴素的大方脸,哪有修行之人那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那大汉跨出门来,正好看见他宝贝闺女那一张小脸。

“哎呦,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嗯?”她爹一转头,正好看见赢隆。眉毛一皱,眼看就要卷袖子打人。

“哎,”疏影长叹一口气,蔫头耷脑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得。”

总不能说被人一门板子拍的,还得害清风受罚。

“你看你,毛毛躁躁的,你点都没长进。那这位是?”她爹的目光转向赢隆,。

“这位是赢隆道友。”疏影介绍道:“这是我爹,玉山剑派掌门,青阳子。”

“青阳掌门,久仰。”赢隆双手放于胸前,行了一礼。虽然赢隆长居红尘,但该有的礼节不能少。

赢隆行的是道家之礼,是修真界比较通用的礼节,上手放于胸前表示两人是同辈,如果面对长辈或者德高望重的前辈,要把手放于头顶,表示尊敬。若是有师承的,一般按辈分论长幼,若是没啥大关系的,一般按修为,声望尊称前辈,赢隆是散修,此时用平辈之交比较合适。

“赢道友,有礼了。”青阳子微微回礼。带着两人进门。门后站着几个身着儒袍的少年。清风站在一弟子身后探头探脑。

“小友,今日过来可是来商量你们俩婚事的?”她爹走在前面,随口说道。

疏影:“!!!”

赢隆:“???”难道碰上骗婚的了,她带我上山是准备把我赚上山来,来当压寨相公。咳咳,赢隆偷偷瞄了一眼疏影。心想我可得矜持点。

疏影正张着小嘴没回过神儿,看到赢隆望了自己一眼,以为他误会了什么,小脸一红,连忙辩解道:“爹,你说什么呢?我们就是朋友。”

赢隆的确是误会了,但和疏影以为的误会不太一样。她实在是低估了赢隆的脸皮厚度,要是疏影知道他的脸大成这样,绝对一巴掌糊死他。

“青阳掌门说笑了,我和疏影是在路上相识的。”不管赢隆心里多臭美,他还是出口解释道。在掌门说完话之后,那群弟子中传来一道恶狠狠的目光,像是被抢了玩具的小朋友。看来是暗恋疏影的。赢隆可不想在山上来上一场轰轰烈烈的三角爱情故事,他还有事要做呢。

“啧。”青阳子咂咂嘴,回头说道。“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我女儿年轻漂亮,你俩你娶了她还能继承我这诺大个门派。多划算。”

还得继承你的欠款吧,赢隆暗自腹诽,你刚开始假装不在家躲债我可都看到了。再说你这门派都没啥人了,有啥好继承的。

“爹,你在胡说我可就走了。”疏影气的直跺脚。

“好,好,爹不说了。”青阳子笑着说道。又咂了咂嘴。心想这便宜姑爷怕是没戏了。欠债还得想办法。

“疏影回来了。”一道清婉的声音传来,

赢隆望去,只见一玲珑美妇疾步而来。这少妇脸上画着淡妆,眉目间带着笑意,脸颊稍显清瘦,胸前却是显得营养丰富,上身着绣有一支寒梅的白色长衫,长衫贴身,露出半截藕臂,胸前也许是太过饱满,衣服上开了条缝,露出些许雪白,充满这成熟的韵味。妥妥的古装美人,清雅又不失诱惑。

“玲珑师伯。”疏影笑着扑到那人怀里,赢隆看的清楚,那伟大的胸怀在一瞬间被压扁,然后根据物体的记忆定理,又奇迹般的复原,把小丫头都弹了起来。

“哎呦呦。”赢隆忍不住低呼,暗自感叹人体的神奇。

也不知道他眼睛一直往哪瞄。这细节把握的如此准确,跟看慢镜头一样。

“死丫头,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美女师伯宠溺的摸着怀中少女的头,“是不是又给弄丢了。”说着她把手伸到胸前从开的那条缝中,掏出一个手机。“这个手机有防丢防盗功能,师伯也不怎么用,就送给你好了。”

这古装少女画风突变,举着个手机,外壳还印着粉色HELLO KITTY。别说,还挺萌。

不对,关注点错了,赢隆低头沉思,手机是从胸口取出的,真是厉害啊,竟然能夹得住。可想而知那是多么的伟岸,有资本的姑娘就是好啊,衣服没兜都不怕。

“手机没丢,我就是想给你们个惊喜。”少女辩解道。

“哦,惊喜。”美女师伯转着脑袋四处看了看。正好看到低头若有所思的赢隆。“哎呦,真的是大惊喜,疏影真是长大了,哈哈。”美女捂着嘴轻笑,正说着。眼角瞥了掌门一眼。语气奇怪。“疏影都知道往家领人了,可有些人呐,啧啧,就像木头桩子一样,就是不开窍。”

“咳咳。”方脸掌门干咳两声。“啊,那个,少侠爬山累了吧,清风啊,带小友去客房休息。”

“是。”一个小弟子走了过来,正是开门那个。“师兄跟我来。”

“好。”赢隆忍者笑道,这掌门都口不择言了,少侠都出来了。瞎子都能看出掌门和美女师伯有故事。不过赢隆可不八卦,他就是单纯地好奇一下。

赢隆四周扫了一眼,漫步前行,脚下是青石方砖,前方隔几丈摆着一个大鼎,看着有些年头,进入主院,院中间是一个白玉池子,气势恢宏,当年这里面的龙鱼是门派的门面。后来都进了肚了。一座拱桥架于桥上,另一头直入高台,拾级而上便可进入大殿立,再往后去应该是弟子们的屋子。往山上看,高处还有一些偏殿。最上面貌似还竖着一个雕像。

看起来这儿以前也曾辉煌过,大鼎升起袅袅青烟,主院中弟子穿梭,玉清池中龙鱼嬉戏,大殿中传来阵阵仙音。可现在只剩下阵阵萧瑟,没落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繁华百年过眼而逝,曾经的繁华也终有落幕的一天。

赢隆坐在客房中暗暗思量,上山这一路上他注意了一下,没有感受到当初留下的印记。也不知这人参跑哪去了,怕不是被人给挖走了吧。要是被挖走,肯定是那个倒霉徒弟干的。那年他捞自己掌门的宝贝龙鱼都不手软,何况自己这个便宜师父。

也有可能被门派哪个弟子拣去了,大人参放在山上这么多年,保不齐哪个傻小子误打误撞闯进自己的结界中,偷了嬴隆的大人参,还美其名曰为前辈留下的机缘。

“吃饭喽。”疏影推开房门,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嬴隆闻言一怔,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了。山上昼夜温差大,疏影也换了一套紫色长衫,领口与袖口皆有金线绣的装饰,衬托出少女的庄重典雅,长衫贴身,少女玲珑浮凸的身材一览无余,引发人的无限遐想。这就是中华服饰的魅力,明明包裹的很严实,却偏偏更加的引人入胜。

嬴隆多看了几眼,开口自言自语道:“好看,真好看。”

疏影闻言,小脸微红,心想这种木头疙瘩竟然还有点眼力见。

“哪里好看。”疏影一双美目眨呀眨,目泛流光盯着嬴隆,期待这他的回答。

“衣服好看。”嬴隆自然的说道,语气真实自然,一看就是心里话。

赢隆这个钢铁直男可不是开玩笑的,单身万年的他拥有着一开口就把天聊死的技能,不是把话题聊死,就是把自己聊死。这回可能是一起死。

“……”疏影柔情似水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随即反应过来,表情淡然的把盛饭菜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其实心里已经有个小人儿把嬴隆打上了天,然后双手虚抱,补上了一发龟派气功。

“你们门派很大。”嬴隆可不知道还有一个缩小版的自己正在记忆的天空里翻滚,仍旧笑着向疏影搭话。

“是啊,最鼎盛的时候满山都是我们的弟子。”少女满脸自豪,可随即脸又垮了下来,可能是想到了门派的现状。

“啊,我明天准备到山上去转转。”罪魁祸首马上转移话题,虽然转移的很生硬,有点尴尬。

听到嬴隆的话,疏影转过头,两眼注视着嬴隆。“我陪你一起去。山上我熟,什么地方都知道,可以给你当向导。”

看着疏影,赢隆一阵犯愁,他内心是不想带她去的,虽说这玉山不是他们家的,但毕竟是在人家地头上,找到东西是不是还得讨论分赃的事儿,我说是我种的人家一定不信。万一要是玉山派蛮不讲理,说人参是他们家种的,整不好还得撕破脸皮。以现在他的实力,还不一定打得过人家一家子。

不过看疏影那样应该是甩不掉了,当时就不应该和她一起上山,晚上找个山洞啃干粮就好了,想我堂堂左龙卫大将军一生戎马,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到底是从啥时候开始变怕吃苦了。

“正好还需要你带路。”先带着吧,到山上可能还用得着。

听到赢隆同意了,小姑娘为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来,先吃饭。”疏影把饭菜推给赢隆。

“你好好休息,吃完碗放桌子上就好,有人来收。”疏影说完走了出去。留下赢隆一个人在屋中。

夜色深沉,赢隆躺在床上暗自踌躇,要不要半夜溜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就不用在担心明天小丫头跟着,赢隆坐起身来,瞄向了窗户。

窗外月色映照下,窗前树影来回摇摆,赢隆默默躺了下来。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先好好休息。还是屋里好啊,床又软,还暖和,山上风太大,黑咕隆咚的,天亮再说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

  • 七夕是她的分手纪念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小白是一只成了精的三色狸花猫。它神奇、漂亮、野性,却不懂何为死亡,固执的它一直守在主人的墓前不肯离去。它想,只要自己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主人回来。可实际上它的主人是个心脏不好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十天前病发就走了。当时小白出去玩了,并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爷爷不见了。它废了好大劲儿来找到这儿。可是除

  • 悲情英雄之我的圆明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沈情请教了大理寺寺正,带着主薄等人,奔到小林村补了口供,整理出了新的卷宗。做完这些,又累又饿,还未来得及吃些东西,又被拖去看了自己在大理寺的房间。后房东边靠院墙的一间小院,就是她以后的下榻之处,领她来的是这里的管事娘胡花,来的路上,沈情听到大家都称呼胡花胡大娘,便也跟着改了口,叫她胡大娘。絮叨完,胡

  • 我的系统是个球之穿越(9)

    一个月后应铭站在洞口,抬手向洞内打出一道白气,接着手在虚空写了三个字—“云中观”,三个字就刻在洞口正上面了。如果真的有人拿着那块刻着“李先生”三个字的石头找来,将会看到一间道观,进去就会学会玄心剑宗的入门心法,其他人来是看不到这个石洞的。接着应铭走到不远处的山崖边上,看了看山下,深吸了口气抬手在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