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爱是一道光河中紫舟

2021/4/9 14:16:10 作者:春日十五 来源:17K小说网
快穿之爱是一道光
快穿之爱是一道光
作者:春日十五来源:17K小说网
今日问题:被人绿了怎么办?岁欢:谢邀,当然是绿回去。1.花瓶(还没我火,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恋爱)2.养母(老男人你收好,本富婆更爱小狼狗)3.…

买醉楼有上下两层,龙晴进了一个雅间,随便点些吃食。不一会儿,小二送上一壶酒来,道:“客官请尝尝,这是本店的佳酿。”

龙晴以为小二送错了,道:“我未曾点酒。”

小二忙笑道:“这是小店赠送的。是……是因为您正好是本店第一万名客人,所以赠送一壶好酒。”

第一万名客人?那还真是好巧。

小二摆好杯盏,斟满一杯,放到龙晴桌上:“这是本店特酿……米酒,客官一定要尝尝。”

龙晴看了酒色不禁皱眉,这哪是米酒,分明就是迷魂药酒,而且因为放得量过多,酒色都有些浑浊了。龙晴擅长医术,当然也擅长辩药。

小二依旧殷勤劝道:“客人,您请尝尝,绝对特色。”

小二身材健壮,丝毫没有慌张之色,一看就是个老手。这莫非是一家黑店?龙晴虽然不愿多生事端,但如遇上黑店,也不好不管。便道:“你放在这里吧。我一会喝。”

小二犹豫了一下,点头笑道:“好,您慢慢喝,若有什么需要,只需喊上一声,小的马上来伺候。”然后才点头哈腰地退出去,顺手拉上雅间的门。

龙晴不由好笑,看那酒色浑浊,哪有胃口去喝。龙晴凝心运功,细细搜索,果真听到隔着的第三间屋子里有人说话,听语音正是那位金戈洗月轩的小轩主落月。

落月焦急地道:“他可喝了吗?”

回话的正是给龙晴送酒的店小二:“小轩主,我看咱们的迷魂药粉是不是放得多了一些,酒都混了,他恐怕会起疑心。”

落月道:“怎么会多,既然是下迷药,自然是越多越好。”

店小二不敢反驳,道:“是,小轩主说的是。只是这种下迷药的法子好像不太光明磊落。若是轩主知道了,恐怕要责怪小的。”

落月笑道:“你不用害怕。若是哥哥问起,自然有我担当,你就照着吩咐去做。”顿了一顿道:“这家伙武功极高,我看你还是再给他多送一壶迷药去。”拿出一包药粉来,悉数倒进一个壶内,又用力摇了一摇,道:“你一会在给他送去。”

店小二忍住笑,应了声是,转身想走,落月又拦住他,有些担心问道:“你说这些迷药的分量会不会不够。”

店小二道:“怎么会不够,就是一头牛也迷倒了。”

落月又有些担心:“那不会伤了他的性命吧。”

店小二道:“这个绝对无妨的,小轩主不必担心。”

龙晴不由摇头。将短剑拿出,放到桌子上,又放了一锭碎银子,起身离开。他就要去给武修拜寿,实在不愿意多生事端。尤其是这种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还是少惹为妙。况且自己已有婚约在身,言行间更应该谨慎才是。

关外景色壮丽,龙晴有些流连忘返,反正时间尚早,就是傅家镖局也不着急过去,而是信马驰骋,观赏景色。龙晴跃过一片碧绿的草地,前面有条小河,河水清澈,波光粼粼。

龙晴让马儿饮水,自己坐在河边发了会呆。抬目处,从对岸驶过一条紫色的小船来。船仓是紫色的,船浆也是紫色的,就连船上的帆也是紫色的,这些紫色又深浅不同,令小船看起来颇具生气。只是船上无人划桨,小船顺水而行,颇显自在。

龙晴看着紫色的小船飘荡在暮色中,心里觉得柔柔暖暖的。同时也生起一丝好奇之心。他微微一笑,纵身而起,飘落船上。小船本在河中心,离岸边有五六丈的距离,可是龙晴只是轻轻一步,人已经到了船上。

龙晴飘落船上,船纹丝未动。龙晴站在船头,看着船仓悬着一方紫色的布帘。抱拳道:“冒昧打扰,还请主人见谅。”

船仓内有人哼了一声道:“你来都来了,还客气什么。”

龙晴一笑,弯腰挑起紫色的布帘,行了进去。

行进仓内,龙晴顿觉眼前一亮,这仓内居然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地板,白色的桌椅,白色的屏风,连布帘的这侧,也是白色的。船仓的窗棱也漆成了白色,雕刻着一朵朵白色梅花。

一个一身淡紫色罗裳的少女背对着自己站在仓内,裙角轻扬,看来摇曳生姿。

龙晴嘴角略过一丝笑意:“姑娘的小船,倒是颇雅致。”

少女转过身来,一个浅浅的酒窝在腮边绽放,明眸慧婕,长得甚为甜美动人,她咧嘴一笑,两个小虎牙显得很调皮:“多谢公子夸赞。登舟是客,就请小酌一杯吧。”说着话,伸手肃客,一个圆桌上,摆着精致的小菜,和一壶酒。

龙晴笑道:“多谢姑娘美意,我只是好奇这精致的小舟有何样的主人而已,如今既已得见芳容,怎能再冒昧相扰。告辞。”

“公子请慢。”少女道:“既来之,则安之,公子何必着急走。况且我还有事情要请教公子。”

龙晴看看少女微笑道:“既然如此,在下洗耳恭听。”

少女抬了抬手,斟了一杯酒:“公子你看我是什么人?”

龙晴有些不解。

少女忽然冷了脸色,道:“我大概还算是不太丑的女人吧。”

龙晴点头:“姑娘堪称国色天香。”

少女听了心里十分受用,脸色依旧摆得很冷,道:“你呢,也大概勉强算是不太丑的男人吧。”

龙晴微笑道:“多谢姑娘抬爱。”

少女瞪了龙晴一眼,才继续自己的话题,道:“这船上好像并无他人了吧。”

龙晴道:“好像没有。”

少女一板脸孔道:“既然没有,你说这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于礼何在?”

龙晴淡笑道:“君子不欺暗室,我与姑娘光明磊落……”

“这么说,公子自诩是个翩翩君子了。”

龙晴微笑道:“大概勉强算是。”

少女道:“好,都说君子不夺人所爱,你自诩君子,自然也是如此了。”

龙晴心里一动,暗想,莫非她没看见我放在酒楼上的短剑吗。便道:“姑娘的佩剑,我已放在酒楼上。”

少女脸一红,道:“谁与你说什么佩剑……”话一出口,已经警觉道:“你知道我是谁?你认得出我?”

龙晴一脸黑线,这位姑娘是话本看多了吗?不过是穿男装束发,然后又换女装梳髻,除非故意装作,否则如何会认不出来?

这少女当然还是落月,她不觉一呆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又道:“你因为知道是我,所以才会上船来是吗?”

龙晴注目落月不语。落月也看向龙晴,一时二人无语站立,对望凝眸。

落月的眼睛里,似乎就有什么东西就融化了。

龙晴见落月痴痴凝望,也觉心弦颤动,忙移开目光道:“落姑娘既已收到佩剑,龙晴就此别过。”言罢,转身欲走。

落月见龙晴又是说走就走,不由急道:“你站住……你若是走了,我便再也不理你。”

龙晴没有停步:“我与姑娘萍水相逢,只怕也没什么再见的机会。”

落月此话本是情急出口,话一出口,已有所后悔,哪知龙晴竟说出这等绝情的话来,不由愣住,遂赌气道:“不错,咱们本就不识,当然用不着再见。”一拧身子,转了过去,眼泪却已滴滴落下。

龙晴已是举步行出。此时天色已暗,晚风习习,龙晴暗吁一口气,飞身上岸。

马儿仍在岸边徘徊,见了龙晴,发出嘶鸣。龙晴用手牵了马,回首河中,紫色的小船在暮色中渐暗。

龙晴来到傅家镖局,已是掌灯时分。镖局大门仍然未闭,门前两个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卓然侍立。龙晴马蹄声响,两人连忙迎过来,单膝点地,道:“燕云、燕雷见过三叔。”

龙晴一笑,道:“你们等了很久了。”

燕云接过龙晴马缰,道:“是,禄总管说三叔下午会到,吩咐我们在门前相候。总管来看了几次,三叔都未到,总管这会都急坏了。”

有的话燕云可没敢说。他其实是先和燕雨一同守候来着。午饭一过,两小便奉命侍立门外,等着龙晴到来,龙晴迟迟未到,禄伯来门口看了几次,未免心中焦急,便责问燕云二人是否偷懒,没有好好守候,以至错过了龙晴。其实,就算燕云、燕雨不在门前守侯,龙晴又岂有不识自己家门之理。

禄伯脾气火爆,关外的子弟都很惧怕,燕云诺诺称是,不敢辩驳。燕雨年纪小些,见了禄伯如此,便道:“总管何必着急,三叔既来关外,如何会不来镖局?您何必担心?也许三叔只是赏玩山水、耽误了时间而已。”

禄伯斥道:“三老爷奉命来给武场主祝寿,哪会没有轻重。”

燕雨道:“谁说不会,燕文师兄已经来了多时,三叔却还未曾到……。”

禄伯脸一沉道:“让你好好守在门口,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燕雨委屈地道:“我和燕云哥哥都站了这许久,也没见三叔,没准三叔在哪里歇下了,明天才会到呢。”燕云阻挡不及,燕雨已噼里啪啦说完了。

禄伯本是心里本正焦急,见燕雨顶嘴胡说,不由气恼,抬手打了燕雨一个耳光,道:“放肆,你还敢顶嘴吗。”

燕雨挨了打,虽然心中不服,可不敢再说,连忙跪下道:“燕雨知错。”

燕云只好也跪下道:“总管息怒,燕雨年轻,不知分寸,实在不是有意顶撞您老。”

禄伯看了一眼燕雨,脸上五个指痕清晰,不由有些后悔,脸上却并不表露,只冷着脸斥责道:“我教了你们多少次,傅家弟子绝不许对长辈不敬,更不许顶嘴,你还敢在身后编排你三叔的不是!到后院跪着去,给我好好思过。”

燕雨满腹委屈,却不敢辨说,应了声是,自去后院受罚。

禄伯看燕云道:“你仔细看着。”燕云忙应声是。

禄伯这才进院里去了。不一会,燕雷走出,对燕云一躬身,站到大门右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日常根本就不对劲九紫九珠凌空境

    “来,妈妈,赶快趁热把药喝了吧。不然一下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凌叶尘坐在床边,手上端着一个药碗说。躺在床上的刘尘心面露慈善的微笑说:“傻孩子呀,这两年可是苦了你了,这药先不急喝,妈妈我先问你个问题啊。”凌叶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嗯,妈妈你问吧,不过问完了可要乖乖的把药喝了呦。”“好,都听你的”。

  • 星罗天界在线阅读第3章

    洛风之所以不去计较,是因为他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三足小鼎上的那枚铭文,居然又再度变得金光闪闪!“难道是因为我使用医术救活了一个人的原因?”似乎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的通了。手术室内,张明松等人以为林雪雁已经痊愈了,但那只是表面现象。初步接收铭文医术的洛风,现在还没有达到融会贯通,手到病除的地步。原本

  • 混沌神衍第八章在线阅读

    她很期待。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和保姆住,后来有了怀怀陪她保姆就辞去了,可是她总是觉得少了什么。所以在winner找上她的时候,问她能否接受宿舍制,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甚至心里有几分激动。————时间分割线————第二天,余暖烟在吃完早餐准备补番的时候收到了来自dormant的微信。[战队经

  • 网游之暗夜之王在线阅读杀人报仇

    根据‘帝星’的提示,张自然要找的人正是眼前这位正在胡gao的凌少。两人正沉浸在YuWang的云端,突然听到破响声,齐齐看向窗边,冷生生的站着一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那女的美美突然尖叫声起,慌不择乱的把衣物往身上套弄。而凌少也套上kù子,泰然处之。这才仔细打量张自然,大一看张自然一身红蓝相加的锦缎长袍,

  • 穿越从神医喜来乐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打他,程坚!别让他跑了!”一所居于小巷之中的网吧里传来一个男孩的喊叫声。他叫陆煦,是程坚的铁哥们。而坐在他旁边的人便是程坚,二人此时此刻正在网吧里玩的不亦乐乎。他们玩的游戏更是千千万万青少年的最爱--英雄联盟。程坚喜欢玩中单,而陆煦因为实力的原因,一般玩辅助混分,当他实在是不想玩辅助的时候,也会选

  • 北辰逍遥仙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出意料,我求婚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去荷兰领证,然后举办世纪婚礼。我个人想先在巴黎圣母院,在“命运”的邂逅和天使的祝福中举办一次西式婚礼;然后我想要在沉入深海的亚特兰蒂斯中,在发光的水母、艳丽的珊瑚、斑斓的鱼群和人鱼的歌声中举办一次童话的婚礼;再然后……等等,刚才我喜欢的人说了什么?“虽然你长的很好看

  • 系统之修仙录在线阅读第7节

    顾明枭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陆南北在演戏,不管是想要偷懒也好,还是单纯的想要自己背他,他都愿意配合。陆南北趴在顾明枭的背上偷偷傻乐,还时不时巩固一下“剧情”,可怜兮兮地说:“真的好痛哦~”真是把谢尉宇说话的精髓都学到了!谢尉宇气到走路差点崴脚,干嘛腌臜完我的眼,还要模仿我说话啊!不对!我才不会那么做作哎!

  • 修仙奇缘之成就仙帝明老

    “哦,那我放弃这个机会吧,你连人都不知道在哪,怎么可能会知道出口呢。”刚说完,云远已经自顾自地开始摸索起来了。“你,你,你这个顽子,呼,呼……”如果不是洞窟之内一片漆黑,明老又是在云远的身体里,可以想象此时明老已经是吹胡子瞪眼了。此时云远看似在慢慢地摸索,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哈哈,哪怕你是个老前辈也得

  • 夜将修仙录荒野求生

    林少年起身之后,目光便下意识的四下打量起来,除了几步之外的小木屋四下里居然一个其它的建筑物都没有。有的只是茂盛的草丛和不知名的高大树木,这明显一幅原始森林的景象。摸了摸身上居然连手机跟烟什么的全不见了,在这个全民都用手机支付的年代,现金更是不会随身携带的。这下可怎么回去啊,就身边这个小木屋总共不过五

  • 江湖不见周少侠第二章在线阅读

    等莫小路有了意识,才发现周围声音乱糟糟的,吵得她太阳穴都疼。唉,这是哪?难道她现在正在做梦?下意识的掐了自己大腿,嘶~是疼的,有感觉。莫小路这才发现,她的周围还有人,个个都是麻布粗衣,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而她,此时正躺在地上!什么情况?见那些人都围着自己讨论,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莫小路冲她们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