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主角总想和我谈恋爱[系统]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4/9 13:29:34 作者:苹果馅包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总想和我谈恋爱[系统]
主角总想和我谈恋爱[系统]
作者:苹果馅包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甜文当道,虐文世界几近崩溃。为了挽救书中世界,杨可被迫绑定系统穿越各个世界,努力将虐恋情深的剧情扭转成成甜蜜宠恋。只是过时多年的破系统常常故障,这个世界她还是女主,下个世界就变成路人甲,更过分的是她还穿成过主角养的一盆葱。杨可:所以你为什么要在宅子里养葱?!男主:因为某人说她想吃葱花炒蛋。杨可:……蛋呢?男主:下个世界养鸡。杨可:我求求你多想想女主好不好。注意1.快穿1V1,男主每个世界身份记忆独立2.全部世界架空,各种胡编乱造,求别考究较真预收文《谁说竹马不敌天降》,打滚求收藏,救救孩子叭_(

三人跪倒施礼,铁青色脸的这位开口说“星君,我叫奎木狼,这位叫作娄金狗”指了指右手的这位,又指了指左边的“这位叫作昴日鸡。”昴日鸡开口请罪“昨天我下手太重了,多有得罪,望星君能饶恕于我。”

聂雨白天的时候特意问过王鹏,“有没有神仙叫作什么什么狼狗的。”王鹏也随侯爷好多年了,也学过很多文化,也听过很多神话故事。“叫狼狗的神仙还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二郎真君手下有一条哮天犬,您问的是不是哮天犬啊?”

“不是,他说叫什么木狼,还有个叫……哦,有一个叫作昴日鸡的。”

“哦,那我就知道了,您问的是二十八星宿,这奎木狼和昴日鸡,是西方白虎七宿中的奎宿和昴宿,要是还有个什么狗的,应该是叫娄金狗,是对应娄宿的。这二十八星宿分别…………”

王鹏讲了一大堆关于星宿的,聂雨也听的懵懵懂懂,看王鹏没有打住的意思,聂雨也没再问什么,直接就走了。倒是王鹏觉得讲的兴起,看到聂雨走了还有点扫兴,不过想了想,这样大的孩子,也就是对这什么听着有趣的名字感兴趣,再讲深了就不感兴趣了,也就作罢。

聂雨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三人,再听到他们亲口说,也就确信了一一些事情。“那你们是天上的神仙吗?”

“是的,我等乃是二十八星宿,受星君的召唤特地来见星君。”

“你们说我是白虎星君,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那是因为星君是转世下凡,之前的记忆都被封印住了,所以星君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那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金光?”

这次是昴日鸡开口“星君乃是金睛白虎,自然眼内有金光,能查人善恶,只不过您不会运用,无法收住金光。”

“那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

“我用我自己的血,遮住了星君的双眸,让人看不到,这就不会暴露星君的身份了。”

“那我是不是就不能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不会,当星君的能自如使用时,自然就能变回去了。”

“那我下凡是为了什么吗?”

“这个星君不必在意,只要星君平安长大就好了。”

“那你们要做什么呢?”

“星君这就是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因为星君抬头观星,我等误以为是星君召唤我等,所以我们下了凡间,我们也回不去了,只能和星君一样,投胎为人,修行圆满才能回到天庭。”

“那我真是对不起你们了,让你们不能回去。”聂雨说着就做了个揖。

“哎呀,星君不必如此,折杀我们了,白虎星君怎能白白的给人行礼呢。”昴日鸡急忙过来,搀住了聂雨。“这都是我们的宿命,而且这天下也需要我等。”

奎木狼站起来说“我们准备传授星君一些技艺,以帮助星君有所成就。”

“什么技艺啊?”聂雨不解。

“就是些拳脚兵刃、马上步下、轻功提纵、内外气功。”

昴日鸡接过话,“还有兵书战策、攻杀占守、逗引埋伏、抽撤连环、行兵布阵,最主要的是要教你法术。”

“可义父说了,等我再大一点也会交给我这些的,也会找会武艺的人。”

“那可不一样,我们会的可是天上的,就这个些凡夫俗子能教会星君什么,而且法术没人会吧。”

“那倒是,义父没说要教法术,也没说教什么轻功、气功之类的,就说教我前面的拳脚兵刃了。”

“那他还要教什么吗?”

“义父说会教我,马上十八般兵刃,马下十八般兵刃。”

“那都是什么东西,不值一提,要教就要教最好的。”昴日鸡一脸的不屑,本来昴日鸡长得就不错,是个英俊的人物,这一脸的不屑更是让人看着,别有一番风流之气。聂雨就这样抬头看着,觉得这个人真的很是英俊,自此就把这个表情记在心里了。

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娄金狗开口了“昴日鸡你又有什么本领,就是嘴厉害呗,等我有一天把你那嘴给嚼碎了,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昴日鸡看着娄金狗,眼睛一咪“好啊,等到了那一天,我也要先将你的牙给掰下去再说。”

两人就这样拌起嘴来,奎木狼想要管可实在说不出什么。聂雨倒是看到有趣,到底还是小孩子,装不了什么样子,看着两人拌嘴就笑了起来。

昴日鸡知道在吵下去就耽误事了,不再理娄金狗,对奎木狼说“你先教星君武术、兵刃、气功,既然那北平王王忠会教兵书战策,就让他先教,给星君作为铺垫,具体的以后慢慢教。”

奎木狼说是,再对聂雨说“星君咱们到外面去,我教星君武艺,在屋内施展不开。”

“可到外面被别人看到怎么办,王鹏有时候会在外面看着门的,怎么和他说啊!”

“不必担心,咱们皆是在梦中相见,不会有人看得到,而且因在梦中,时间可长可短,就算在这里练上三五天,外面也不过是过了一更而已。”

“那我在梦里面学的东西,在现实也用不了啊。”

“不会,星君梦中所学,除了身体上的变化,其他的都会带回去,就算在这里受了伤,睡醒了也不会有事,只不过星君身体强度有限度,所以待北平王王忠教你拳脚武艺时,可要下心打好基本功,提高身体素质,才能更好的使用在梦中所学的。”

就这样,聂雨跟着这三位开始学习武艺、兵法和法术。这三位每天三更来,在梦中过上六个更次的时间,外面一到四更天就走。聂雨在梦中学武,过了六更的时间,可一起来一点疲倦之意都没有,反而还比之前一睡睡一晚上更精神,觉得整个脑袋越来越清楚。干脆每天醒了之后,在床上练习气功,并且在脑中反复回忆所学的武艺,后来又学会了法术。起开始只是普通的,能在体内运作,后来就能放出体外,也能生个小火什么的。不过昴日鸡严肃的提出,这法术不比其他,不允许聂雨在外人面前展示,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不许轻易使用。

聂雨不不解,就问昴日鸡“那我学法术有什么用,不能使用和不会有什么区别。”

“至少也要等星君有自保能力,或者在同样有法术的人面前,遇到危险,才能使用。”

“天下还有很多人会法术吗?要怎么确定呢?”

“天下窥看得到天机的人不多,可总是有的,等星君遇到后就能看出来。”聂雨也就不再问了。

每日半夜四更,聂雨起床打坐,随着能为提高,就越来越感觉不对。总是有一种被人偷看的感觉。起先专注练习也不在乎,后来可以一心多用了,就感觉到了。很长一段时间,王鹏都不来门口守着了,白天也能看到,可也不问最近夜里会不会再做梦什么的,一到晚上就主动的走开,可就算如此聂雨还是觉得这个王鹏有问题。

转眼间,已经过了三年了,聂雨长到十一岁。这段时间北平王白天也开始教武艺和兵法什么的,王夙的大哥王平送到了国子学,又拜在当朝宰相门下,开始多少接触朝廷的事情。聂雨每次都是学习的时候来,又只看兵书,王夙觉得没意思,都没人可以玩了。倒不是王夙不学兵书,只是还是学武对他的吸引更大,大概三天的时间用来学武,一天学兵书就是这个比例。而聂雨是一天练武,三天学文。。

聂雨心里想的明白,这教武的教师本领太弱了,除了比自己年纪大了点,力气大了点,单论技巧自己能打他八个。而兵书就不一样了,每次去学总能学到新的东西,再加上晚间昴日鸡教的,混合起来总能学到新的,因此对兵书上的钻研较深。

学武总是比学文来的慢,兵书上的今天记住了明天不忘,这就算是进步。可武术不同,你今天会的明天在打,就是不一样,总是要不断的练习,久而久熟才行。所以教书先生的对聂雨的评价要好些,而武教师怎说不上来什么太好的评价,无非就是力气长了些,跑的快了,站桩更久了。

时间长了,王忠对聂雨的评价就高了,王夙就有点不开心了。小孩子之间总是要挣个高下才好,既然文化上比不过,那就在武艺上打赢他,王夙这样想的就来找聂雨。

王夙看到聂雨在屋中看书,就过来拽他,聂雨急忙拦住问“你要做什么?”

“玉人儿,我今天就要和你一决高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在线阅读第8节

    索菲娅带领人来到一片空地:“就在这里,形状么……”她用枯枝在雪地上画了个长方形:“和这个差不多就行,至于面积就在四十个平方左右,深度大约要五米,记得把泥土运回城堡的仓库。”“一定要运回仓库?”这个嘛,由于系统的原因,她建造时只能使用仓库里的材料,不然就无法建造,她展现出坚定的态度:“嗯。”莱斯利自然

  • 神豪从买比特币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捷来爸爸这。”张行之向倪捷伸出手,“我原是想和妹妹谈一些话,让小捷在鬼屋工作人员那边待一会儿的,只是忽略了小孩子的感受。”“谢谢文先生和你的同伴了。”“不用谢。”两拨人各自演着戏互相道别。“你是怎么知道张行之想杀苏娜的?”白黎问。“我没有说过啊。”“可是你不是说怕他对苏娜做无法预计的事情,刚才又

  • 盗幻天机之第九章

    翌日。颜彦打来电话时,秦书还在睡梦里,昨晚被韩沛那番话给彻底搅乱了,好不容易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着。结果颜彦给她来电话了。她眯着眼,问颜彦是不是回北京了。颜彦:“没,还在上海。”她在上海一家企业做尽调,估计元旦前回不去了,就是一大早公司微信群里炸开了锅。秦书:“什么事?”颜彦怒其不争:“还不是跟你

  • 哈利波特之驯兽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店小二死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冲击着何欢的第六感,就如这夏日的艳阳,越来越浓烈。赵捕头一脚跨出客栈大门,后院那一角柴房前已没了人影。借着巷角街尾的隐护,何欢疾行于院落与墙角之间,几起几落,终到了那个回形巷子的角落。虽没刻意打听,但要知道哪里出了人命,倒也不难。耳听,眼观,只须捕风捉影,再加察言观色,便

  • 神医九王妃之鬼打墙(4)

    这是我太爷讲的故事,我太爷也就是我爷爷的爸爸。以下以我太爷的口吻讲述。那天晚上,我和你(指我)太婆正在火炉烤火,大冬天的早早天就黑了,我从屋里看出去便看到河对面有火把。往年没有电灯,人们照亮便把竹子用石头砸烂点燃照亮,这是很平常的事。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对面那个人拿着火把,一会从河那面走到河这边,一会从

  • 侠圣在线阅读第三章

    陈文没有理会众人好奇的目光,淡定的拉着薛幼容的手一脸淡然的朝放烟花的工作人员那边走去。陈文倒是一脸淡定,只是苦了薛幼容被这么多人围观,一张脸低着几乎快挨到胸口了!围观的人太多,凌婉婷又是处在最中间的位置,等到陈文两人穿过人流走到工作人员那边的时候,她才发现陈文好像还牵着某人的手?她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

  •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单刀赴会西元继续浏览下去。“疑似名人堂第二玩家,此单刀赴会是彼单刀赴会吗?”一个红红的标题引起了西元的注意。下面是一段视频及几句评论:随着巅峰出世,《强世》已然到了穷途末路,名人堂第一的玩家西元的退出也引起了连锁反应。既西元乌江自刎后排名第二的单刀赴会也宣布退出《强世》,此单刀赴会会是《强世》

  • 穿越之伪仙女发家记第5章在线阅读

    “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的窗琴声的远方是谁弹奏安详时光逐渐的流淌很久以后的街上擦肩而过一瞬熟悉的模样却不曾回头望弹起华丽的乐章阿悄:撕下最后的伪装两个人依偎在不同的身旁回想着同样的时光风中折断的翅膀找不到你的方向一道伤两扇窗不同的晚上涣散着同样的月光孤单冰冷的月光枕边长发的芳香透过老旧

  • 痴情相公,惹火侠妻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过这回还好,目光过去,只看到几个行动的人影,离我们大概有个几百米远,在这种沼泽地中,没有太多的植被,所以看得还是比较清楚。“望远镜。”我立即向那个小弟伸了一下手。那小弟立即从背包里翻出我们之前买的望远镜递了过来,拿过望远镜向那边看去,立即清晰了许多,那边果然是一支队伍,看样子,大概有个二十来人。我

  • 秦时明月之羽筱歌衫热闹庆功宴

    今日,魏家将最好的山珍美味全都拿了出来。山中珍稀猎物中,诸如有虎、狼、豹、熊掌等等;湖中珍稀鱼类中,诸如有,鲟鱼、刀鱼、鲥鱼等等。不过,这些都算不上什么,有样东西最稀世珍贵,那东西是一罐窖藏之酒,此酒乃是魏继友父亲当年所酿造,名为仙露果酒。这罐窖藏美酒是在魏继友刚出世不久,他父亲用最好的高粱、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