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京鬼面具之第七章(7)

2021/4/8 11:05:27 作者:柯笙 来源:17K小说网
京鬼面具
京鬼面具
作者:柯笙来源:17K小说网
慕家少年,到底背负着怎样的命运,19岁那年的命中劫数又是什么?体内‘它’的存在,又将给少年带来怎样的危机与机遇?千年秘辛,传承下来的面具,到底又有怎样的故事?

“都跑了这么多天了,你爹应该找不着了吧!”叶荻瑟挠挠眉心,暗戳戳地看着沈庭筠。

沈庭筠一脸嫌弃,转过脸靠在树上说:“猥琐这个词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你的。”顺便赏了叶荻瑟一个白眼。

“喂!我可是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怎么能用猥琐来形容呢!”

“……”沈庭筠再次对他的厚脸皮表示无语。

“哎呀!走了走了!难得出来,怎么也得好好玩玩!”叶荻瑟拉着沈庭筠继续往前走了。

雷泽上空乌云密布,狂风卷着水浪在湖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南绥手提“无觞”,临水而立。

水面逐渐浮上来一具尸体,已经泡得发白,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想是被水里的礁石刮破了。南绥将尸体拖至岸边,竟隐约发现好像是陆妆成。

别的阙言宗弟子都是受到蛊雕的攻击而身体残缺不全,陆妆成肢体完好,不知因何而死。南绥仔细检查了尸体,意外在后心处发现了一块似火焰烫过的痕迹,那是莫漓鸢的“炙炎”剑独有的印记。

陆妆成的身上为何会有炙炎剑的痕迹?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被莫漓鸢所杀。至于原因,一定是陆妆成知道了什么,联想到之前莫漓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答案呼之欲出。

镇上百姓看到雷泽再起波澜,皆以为是蛊雕再次作乱,纷纷四散逃命,待看清楚后发现是个女子,一身红衣,犹如女鬼。人人只道雷泽再出妖女,却不知一身红衣乃鲜血染就。

人总是对不知道的事物格外好奇,只有在感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知道害怕。看着这红衣女子一步步走向镇子,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充满戏谑。

“滚!”南绥怒吼道,冰冷的眸子充满着嗜血的光芒。长剑一挥,街道两边的酒棚茶肆倒了无数。

瞬间街道上的人滚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来不及收走的摊子散乱的倒在墙边。

“哇!这么大个镇子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叶荻瑟看没人,就有一下没两下地乱翻,从一个包子铺的蒸笼里拿了几个包子,闻了闻没啥问题,就开吃了,又顺手递给沈庭筠。

“不问自取就是偷。”沈庭筠义正言辞道。

“你看这哪有人啊?我上哪问你不吃我全吃了啊!”

沈庭筠纠结一番,还是把包子塞进了嘴里,边吃边说:“味道还不错。”

两人临走又拿了几个包子。

阙言宗山门外,守门弟子不敢相信地轻声叫了一句:“南……南师姐?”毕竟在阙言宗所有人的意识里南绥已经死了。

冤有头债有主,莫漓鸢的仇与旁人无关。南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轻轻说道:“嗯,是我。”因为是自己人,守门弟子就没有拦,南绥直接便进了阙言宗。

池溟听说南绥回来了,忙出了珩曦殿,君落尘紧随其后也出来了。

“南绥?你……你竟然还活着?你不是已经殒身蛊雕口中了吗?”池溟惊讶道,他之前虽然对莫漓鸢的话有所怀疑,但这几天宗中事务繁多,还没来得及详细盘查,南绥就回来了。

“怎么?我在阙言宗已经是个死人了吗?”南绥放声苦笑。

池溟紧皱眉头,他之前虽然也不太喜欢南绥,但因为一些原因,到底留她在阙言宗照顾了几年。池溟本不想传授南绥剑道,但每日讲学,南绥总会自己偷偷躲在窗外偷听,久而久之,竟然还学得有模有样,比有些正经听学的弟子学得还好。

再加上南绥时常央求池溟传她剑道,引得宗中弟子议论不断,池溟再不喜欢,迫于舆论也只得答应了南绥,为此南绥还高兴了好一阵呢。

为讨宗主欢心,南绥每天都很自觉得练剑,平日里又对池溟恭恭敬敬的,池溟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由得她去了。

而此时的南绥竟如此不顾礼仪,在他面前肆意大笑,还如此衣衫破烂不修边幅。池溟早已怒火中烧,但碍于南绥刚回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发作,便暗暗忍了下去。

房中的莫漓鸢隐约听到前边大殿吵吵闹闹地,叫人也无人应声。就自己起身穿戴好衣服,出了房门。

莫漓鸢刚走到珩曦殿门口就看到了眉目冷峻的南绥,顿时心里一阵惊慌,同时又不敢相信,蛊雕那么凶猛,南绥又受了伤,没道理还活着。

莫漓鸢正在暗暗地想怎么办,毕竟南绥一回来,他之前的谎言也就瞒不住了。师尊本来就对他不甚信任,若是……

“莫漓鸢。”他一抬头正好对上南绥那双冰冷的眼神,瞬间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慌乱。

“你怎么了?”君落尘最先注意到了莫漓鸢的反常。

莫漓鸢强装镇定地说:“我……我就是看到南师妹回来太激动了。”

“激动?不是紧张?”南绥笑盈盈地问道。

“南师妹,你这是什么话?你能回来师兄当然高兴了。”莫漓鸢强压住内心的不安,而其实手心早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池溟对他这个弟子还是比较了解的,此刻已经猜到了几分,只是莫漓鸢虽然骄傲跋扈,终究没做过什么恶事,心中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想。

“莫漓鸢,我没死,你怎么会高兴呢?你既把我推到蛊雕口中为你挡死,就该想到我若没死,你会有什么下场!”南绥依旧笑吟吟地说着。

而莫漓鸢已经脸色惨白,嘴唇颤抖,仍旧嘴硬不肯承认,“你胡说什么!”

“啊!差点忘了,陆妆成被你一剑贯心,死的可真是凄惨!莫漓鸢,毁尸灭迹的道理你不明白吗?”

此刻的莫漓鸢心理防线已经完全崩溃了,他跪在池溟面前哭喊道:“师尊你相信我,我没有,我没有。都是这个妖女诬陷我。”池溟脸色铁青,天下第一仙门竟然教出了这么个败类,耻辱啊!

南绥看着眼前的场面冷笑道:“莫漓鸢,这些日子已经是你赚了。拿命来!”说着右手向后一挥,妖艳如血的无觞剑从南绥的掌心幻化出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南绥就已经飞身上前一剑刺向莫漓鸢的面门。君落尘反应迅速,一剑挡住了南绥的攻势,“莫漓鸢倒行逆施,自有师门惩戒,阙言宗内不可内斗,请南师妹见谅。”

其实君落尘只是希望能按门规妥善处理这件事,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但这话落在南绥的耳朵里却成了君落尘有意袒护莫漓鸢。

顿时怒火中烧:“你当真要护着这等狂恶之徒”说着已经催动灵力召唤出体内怨气,避开君落尘,缠满黑气的无觞剑径直刺向后面的莫漓鸢。

怨气轻盈,南绥的攻势敏捷迅速,君落尘有些诧异,就在这略微诧异的一瞬间,南绥已经到了他身后,一剑砍断了尚在养伤,无力反抗的莫漓鸢的喉咙,当即就死了。

围观的众弟子显然被南绥怨气缠身的样子吓蒙了,一个个不敢说话。池溟暴怒,南绥枉顾宗内戒规,已经让他大失颜面,忍着心里的怒火对南绥说:“你先回去。”又对其余人说:“把这儿收拾一下,都散了吧。”

池溟和君落尘也注意到了南绥的不同之处,怨气缠身,分明已经魔化了。如此弟子,简直丢尽了阙言宗的颜面。

“落尘,你随我来。”池溟对君落尘说道。

楠宇居内,池溟两手背后,对君落尘说:“南绥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她怨气缠身,万一不受控制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必损了我阙言宗的声誉,得尽快处置。”

君落尘对自己的师父说出这样的话感到很意外,辩解道:“南绥虽然魔化,但莫漓鸢所作所为确实天理难容,也不能全怪她。这件事若处置不慎,恐出祸乱。”

“确实得好好思量一番。”堂堂仙门大家出了这样的丑事,宗主池溟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千金归来狐假虎威

    第七章李然一肚子火,特别想摔了手里的本子当场骂人。然而他刚抬脚要进屋的时候,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是陆寻发来的一条信息:【如果有选手不配合,直接让他们走人,不要发火。】李然看着那行字微微一怔,瞬间便领会了陆寻的言外之意。事到如今,选手人都来了,真让人家走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一旦李然表现出“爱

  • 大宋之最强老爸第1章在线阅读

    殇州,通天河旁,一座无名峰下,风声渐渐呼起。一个身穿漆黑衣服的人影依靠在古树上,双瞳微闭,睫毛微微颤动,仿佛是在沉睡一般。清风一扬,一枚落叶从树梢上缓缓而落,忽然那人猛地睁开眼睛,右手一把将那落叶抓住,微微抬头,淡然说道:“如何?”“禀圣女,一切皆如计划那般,如今万事具备。”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人凭空

  • 媚婚之嫡女本色之第二章

    她不禁疑惑,究竟是何等情景,竟会令临天国的帝王和一干臣子,在一刹那间,生出如此多的表情?她忍不住回头去望,先是看到步入殿中的九皇子,他俊美的面容带着僵硬的笑,那笑容仿佛是被人生硬的拉扯着嘴角一般,目光闪烁,似是在逃避着不敢看高位之上的帝王,只是硬着头皮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前进,就好比砧板上的鱼,明明看着

  • 熙雪沁烟陵在线阅读故事的开始

    未来,某年,初夏,C城。公交车上,“诶诶,我给你门说,神坛老好玩了,我的游戏仓前天晚上送来的,连夜建了个号,进了游戏,诶油!那感觉……”车后面一个胖子正唾沫横飞的给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前后几个青年人都一脸艳羡的凑了过去听着。“嗨,你们知道的,一个游戏仓价格不菲,我可是借了我两任女朋友的钱才凑够的,昨天

  • 小城记事在线阅读第3节

    等到敖三公主放弃了纠结,恢复了神智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在某个茶庄的厢房里坐定了。一壶上好的清茶,几碟精致的糕点,很有杨戬的风格。望望一边打着折扇一边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杨戬,敖寸心觉着自己的压力颇大,于是很自觉的为某位真君大人泡起来茶水……烫壶,置茶,温杯,高冲,低泡,分茶,敬茶,动作一气呵成,素手端

  • 薄凉在线阅读柳若

    我往旁边一看,是我的同事柳若,柳若是我高中时代的学姐。她比我大一岁,工作中很照顾我,我平时喜欢开玩笑喊他若姐。柳若今天穿的很正式,戴着金丝眼镜,小西装,窄裙高跟鞋,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职业ol的妆容,非常大方漂亮。我赶紧闭上了眼镜:“哎呀,大美女,大美女啊,我快认不出来了我。”若姐笑着打了一下我肩膀:

  • 女婢在线阅读恶魔的宣言(求收藏,求鲜花)

    “21世纪,我们生活的时代正在发生变化,地球是否也会随之发生巨变呢?相继出现的怪兽和巨人的光临,这可能是给过分沉溺于和平的人类的一个警钟呢”旁白说道“那两个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两个巨人,听说你们把这两个巨人叫做迪迦奥特曼和赛斯奥特曼是吗?居间惠队长这两个奥特曼,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呢?有没有可能是我们人

  • 都市之道教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王大牙子唾沫横飞的介绍着,伸出手捏住那姑娘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的更高一些,同时眼睛也不停的在台下人群里搜索着,希望能有个人把这个赔钱货给带走。“八两……八两呢?买回去当个粗使丫头也不吃亏啊!”台下有人挥了挥手,笑骂着怼了回去,“王大牙子,你这坑人呢!她这小身板,买回去当丫头,万一三天两头的病着痛着,

  • 都市之全能修真在线阅读第2章

    李半再次被电话吵醒。前面被封矜矜吵了一次使得他这一觉的质量太差,脾气也因此有些不好,所以接起电话的时候也没看是谁,出口就不耐烦:“又怎么了?”“又?”岑清溪在电话那头懵了一会儿,不过从李半说话的态度就把今天热搜上那爆炸性的两条新闻想通了个大概。“你怎么回事?今天不是要陪矜矜回老家么?你在睡觉?跟苏伶

  • 叶罗丽:开局万亿魔法值在线阅读第一章

    “外门弟子凌炎,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天海宗,终生不得再踏入天海灵山半步。”雄伟的大殿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下方,凌炎静静伫立在殿中,神色苍白如纸,听着那无情的宣判,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兴许力道过大,指甲都插进了手心,浸出了鲜血。丹田破裂,无缘仙修。凌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