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第7章在线阅读

2021/4/8 17:25:29 作者:素染伊伊 来源:小说阅读网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作者:素染伊伊来源:小说阅读网
黎妤儿穿书了,穿成后宫最受宠却一心只想绿皇上的作精女配身上。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儿,黎妤儿果断远离原文男主,抱紧皇帝金大腿,好好当一位冠绝后宫的宠妃!!万万没想到,宠妃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黎妤儿控诉:“皇上,已经有三个儿子了!”“朕还未有公主。”黎妤儿:……失策了,她不要当宠妃,她要离宫出走!!!***护国将军:“妹妹不怕,离宫哥哥也能护你一世周全。”江湖尊主:“与为兄行走江湖,无人敢招惹本尊的妹妹。”绝美师兄:“师妹可与师兄居住世外桃源,一生潇洒无忧。”黎妤儿疯狂点着小脑袋,对对对!好好好!哗棱棱

不给手镯,就意味着,迟柔这辈子都无法得到她想要的。

迟柔的面色一寒,看着秋白祭的目光就变得危险了起来。

她愿意为了手镯在秋白祭身边忍受那么久,就绝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放弃。

她盯着秋白祭,试图看出她的想法来。

可是看了许久,也只能从秋白祭浅色的眸子里看出平静无波。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却又万事不挂心的平静。

迟柔突然笑了起来,她看着秋白祭,冷冷讽刺道:“是我告诉闻盼你去开房的,那又怎么了?”

闻盼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想要说什么,又顾忌着秋白祭,只能在心底暗骂迟柔阴险。

迟柔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要拿回自己的手镯。

她看着秋白祭,继续说道:“朋友?谁会把你当朋友?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到处勾引人,不知道别人怎么骂你的么,绿茶婊,□□的婊啊!”

说着,迟柔开心了起来,越发的嚣张了。

她看着秋白祭,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到屈辱和震惊,可是让她意外的是,即使是这样的侮辱,秋白祭的眼底也依旧是之前见到的模样,清澈,平静。

迟柔心底的不甘渐渐的上涌。

是这样,又是这样!不管是什么自己在乎的东西,在秋白祭这里总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

不管是别人的喜欢,还是那些她触之不及的贵重礼物,秋白祭总是这样故作姿态,就仿佛她天生应该得到这些旁人得不到的东西一样。

“嫉妒。”在迟柔以为秋白祭不会说话的时候,秋白祭却发声了。

迟柔看向了秋白祭,看到这张她嫉妒又渴望的脸,听到她轻飘飘的重复着她阴暗不愿意示人的心思:“你嫉妒,你渴望拥有我拥有的一切,却没有与之匹配的魅力。你的诋毁全数出于你扭曲的自尊和嫉恨,你想要用言语刺痛我,以获得你从来无法在我身上获得的优越感。”

秋白祭的言语是这样的犀利,简单的刺破了迟柔的心。

迟柔很清楚秋白祭说的都对,也正是因为她说的都对,才越发的让迟柔感受到了无法逾越的差距。

如果没有手镯,那是迟柔这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底气。

迟柔的目光忍不住扫过秋白祭袖口遮掩的地方。

她看着秋白祭,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心思,那么我们也没得做朋友了。秋白祭,那是我送你的手镯,你把手镯还给我。”

图穷匕见,迟柔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她不知道如果这样秋白祭都不愿意给她镯子的话,她应该怎么办?

是像个小偷一样去窃取,还是像个强盗一样去抢劫,亦或者是其他的不可告人的手段……

可是,迟柔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整个人都焕发出了光彩:“既然不是朋友了,那确实是应该两清的。”

迟柔惊喜的看着秋白祭,心底暗骂她是蠢货,眼巴巴的看着,恨不得下一秒就自己上手去替秋白祭脱了镯子。

可是,等了几秒,她也没见到秋白祭动弹。

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秋白祭,秋白祭这才缓缓说道:“既然要算账,那就要好好的算一算这四年来的账了。”

四年?迟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了。

秋白祭发现了这一点,有些愉快。她勾了勾唇,说道:“你家里不过是普通家境,我虽然钱不多,可胜在追求者诸多,那些收来的礼物,我就是转手卖了,也是一大笔钱。不过,都被你拿了。”

“衣服我买的都是些牌子货,你试穿过就没还的也不少。”

“鞋子,包包,化妆品,这些东西被你看上就拿走的,也不在少数。”

说着,秋白祭忍不住微微俯身,看着迟柔说道:“你说我婊,可你却忘了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我拿人财物从来不骗人感情,而你呢,仗着我对你的友谊,肆意挥霍,背后捅刀,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微微起身,秋白祭盖棺定论:“就是阴沟里的老鼠,行事也比你光明磊落。”

迟柔的脸涨得通红,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做的一切,秋白祭竟然是看在眼里的。

她是用了秋白祭的东西,是拿了点不属于她的东西,可这一切不都是秋白祭默许的么!她凭什么把自己说的那么卑劣!

迟柔会不会悔改,秋白祭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存款账户上的三百块余额。

秋白祭看着迟柔,说道:“认识那么多年,我也不和你多算,六万,给我,我们就两清。”

说着,秋白祭抬起了手,露出了迟柔着了魔一样想要的镯子:“这个镯子,我也会给你。”

六万?

迟柔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

秋白祭笑了,看着迟柔说道:“刚才说的那么大义凌然,现在又没钱了么?迟柔,婊这个字,你才是当仁不让的那个人。”

迟柔死死捏着拳,感受到了一阵无力。

六万,她去哪里变出六万来,她还只是个穷大学生啊。哪怕是把从秋白祭那得来的东西全数变卖了,二手的东西,哪里卖得出这样的价格?

这时候,秋白祭又说话了。

她单手托着下巴,浅色的眸子看着迟柔,整个人看起来温和又平静,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仿佛刀子一样,让迟柔无从躲避:“或者还有一个办法。”

迟柔明明知道秋白祭不安好心,可她还是只能跟随者秋白祭的话风提问。

这样的无力和屈辱,让迟柔死死的握住了拳头。

秋白祭并不在意迟柔的态度,她弯了弯眉眼,纤长的卷翘睫毛让她的眼看起来深邃了些许,无害到了极致:“这样吧,你可以只还我三万,其他三万,一万一个巴掌,怎么样?”

迟柔知道,这就是纯粹的羞辱了。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那些“婊”字,才让秋白祭起了这样的念头。

迟柔张嘴就要拒绝。

可是,拒绝的话,在舌边打了个圈,没能说出口。

她抬眼,看着秋白祭眉眼弯弯的模样,知道这就是个陷阱,也是个阳谋,只要她不想,她就能躲开。

可是……

迟柔她躲不开。

少掉三万,就意味着她能早一日得到手镯。

而早一日得到手镯,就意味着……她能早一日得到自己想要的。

钱,还是自尊。

三万,还是三个巴掌。

迟柔沉默了。

闻盼看着迟柔故作姿态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闻盼不知道迟柔是发了什么疯一定要闹着要秋秋手里的镯子,可为了这么个几百块的镯子,要拿六万块换,是个疯子才会去换。

更别提,用三万换三个巴掌了。

这要求,就是乞丐也不一定会答应。

闻盼忍不住叹了口气,心底有些隐秘的遗憾。

——她乐见迟柔倒霉,只可惜,见不到了。

“好。”声音沙哑低沉,仿佛喉咙里低哑的破螺发出的声音一般。

闻盼愣了愣,过了三秒才意识到迟柔说的是什么。

她也不假装不关注了,整个人惊呆了,直直的看向了迟柔。

秋白祭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可也是因为这种意料之中的神色,才越发的让迟柔感受到了屈辱。

不甘自己竟然为了三万放弃自尊;

不甘自己竟然要向秋白祭示弱,

不甘自己的诸多不甘……

秋白祭轻轻叹了口气,走到了迟柔的面前:“我以为你会犹豫的久一点。”

迟柔的脸涨得赤红,却还是直视着秋白祭:“要打就打,说……”

“啪”

秋白祭的手重重的甩在了迟柔的脸上,莹白如玉的手划过她暗黄的皮肤,反叫人担心迟柔的脸会擦伤秋白祭的手。

秋白祭甩了甩手,脸上是一派轻松,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无足轻重:“如你所愿,要打就打。”

迟柔捂着脸,许久都没有回神。

她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眼前和记忆力大相径庭的秋白祭,心中的憋闷,哪里是几句话说得清的?

秋白祭的这一巴掌,何止是甩在了她的脸上?

第一次,她发现这样让她看不分明的秋白祭是这样的不可捉摸。

“一万。”

秋白祭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温柔,提示着迟柔到底用她的自尊换了什么。

不是生命,也不是情谊,而是一万元而已。

迟柔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哪怕是一些自欺欺人的强词夺理,也好让她自己的心理好受一点。

可还没等她张嘴,下一个巴掌不期而至。

“啪!”

这一次,迟柔的脸上终于留下了点痕迹。

秋白祭笑了,说道:“还以为你这脸是铜墙铁骨,却想不到还有能留下痕迹的一天。”

迟柔捂着脸,屈辱犹如漫天浓雾将她淹没,晦涩、暗沉、又带着刺骨的冷和酸。

她的眼底渐渐的生出恨来。

也是这个时候,第三个巴掌迎面而来。

“啪!”

三个巴掌,打散了两个人之间的虚伪情分,也打掉了迟柔的故作清高。

迟柔猛地退后了一步,许久,才冷静了下来。

可接下来,秋白祭的一句话却让她再也无法镇定。

迟柔听到秋白祭带着惋惜和不屑的声音响起:“有三次机会你可以躲开,可以捡回自己的尊严。可是,你连一次都没有尝试过反抗。”

“这三个巴掌,卖得贵了。”

卖。

一个字,戳得迟柔鲜血淋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林深时寻月一转再转

    香儿挨了一下,疼得小脸扭曲成一团,还是咬着牙重新跪下,看着颜心元,语气坚定:“老爷,小姐是无辜的……”“贱婢如此,主子更是下贱!”颜心元出声打断,盯着那道血痕,眼里全是血丝,似乎是被鲜血刺激到了神经,手中的鞭子再次落下。牛皮鞭打人本就难忍,更何况这鞭子是常年在战场的颜心元手中,顿时,带着破空之声,鞭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诡家仙逃跑的四张狂

    风正豪站在高处,看着何逸晨离开的方向,这时,风莎燕走了进来道:“父亲,您交代的事情,可能无法完成了。”“为什么。”风正豪语气奇怪的问道。“那个家伙,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风莎燕咬着牙,一脸的不甘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可能他并不贪图女色,想来也是,作为玄冥教的幽冥大帝,还有什么女人能让他看上眼的

  • 诡秘漫威在线阅读第5节

    城隍庙元宵庙会在上海弄的格外起劲,天还微亮时大小城隍庙就已经摆放上大大小小的灯笼。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这样的几日是格外的热闹。原本是在上海等待着父亲的回来,一直几个月后也未见到,又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回去也不是好时候,刘太太十分留恋这里,我也就不便好博了刘太太的心意了。日日与刘太太在这里,时不时

  • 我的世界之生存险境第3章在线阅读

    要不是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制止了目光主人的冲动,此时他都想冲到陆双双面前,好好的看看她的。不行,现在的自己对双双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不能贸然的跑过去的。不能走到面前去看,那就先远远的看着一解心头相思之苦也好。正看着呢,这时身后有人在喊了:“叶明翰,你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行李拿下去。”这是送他们过来的

  • 红颜风华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金钗雪里埋。勉强在马鞭挥甩的声音中移动,寒冷代表的不是温度而是身体一直以来的常态。白茫茫一片大雪,山上,地上,树上,天上,看上去可真干净啊!黑色的土地与黑色的河流被白雪掩盖,白到刺眼的山水间只有一行几个衣衫褴褛满身狼狈的人在小吏呼和声中茕茕前行。被看守的最严密、同时也是被嘲弄得最厉害的是走在前面的中

  • 斗世灵修在线阅读第1节

    “什么情况?”沉沉醒来,云痴看到周围的场景,不禁睁大了双眼,一阵目瞪口呆。这是一座位于山顶的宫殿群,看这规模,本来应是很是华丽和壮观,可现在,却是成了一片修罗场,说是废墟,也未尝不可。在这宫殿群外的广场上,有着一个被人为破坏出的又大又深的大坑,无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把整个坑底都填满了。粗略看去,这

  • 珍宝在线阅读福兮祸兮

    自从朝廷册封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李克用为云州牙将后,李国昌在振武道统领沙陀部众镇守一方,李克用则作为一名督边将领率领士兵巡守大同道的北部边界,防御北方契丹等部族的袭扰。按照隶属关系,此时的李克用并不在父亲李国昌的手下,而是归大同道节度使段文楚统领。好在振武道和大同道距离并不远,一个在今天的晋西北、一

  • 赛尔号之龙之传奇无锋

    胖子愤怒尖锐的声音在许浮生耳边响起:“废物,我的钱袋呢,你一个废物TM居然敢阴我?”胖子是在半路才察觉自己钱袋被人偷走的,回想了一路的情景,再联想刚才许浮生的动作他就明白刚才是被许浮生耍了。愤怒的他立刻带着两名护卫赶了过来,只是不敢进入玄吟阁闹事,圣元王朝规矩森严,不管什么人都严禁在店铺闹事。许浮生

  • 大道邪君之错位的邂逅(9)

    清晨的雨露悄然滑过,血色的枫叶沿着曙光飘飘而落。一股冷风撂起了九阳的胡须,此时此刻,他们一行人正守在血枫林的入口处。“这血枫林邪气极中,稍有不慎便将魂断九泉!老身得饮上一壶烈酒方可进入。”说完九阳掏出伴随了他一生的真气酒壶,“咕咚咕咚”的填满了肚子。这个酒壶可以吸取九阳多年修炼来的真气与上好烈酒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