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穿越异界开淘宝之平行相交的线(二)

2021/4/8 19:05:09 作者:云长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异界开淘宝
穿越异界开淘宝
作者:云长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人穿越前是吊丝,穿越后就是人生赢家,珞珈穿越前是个胖纸,穿越后他变成了一个大胖纸;别人穿越后都是万人敬仰的高手,珞珈穿越后就是被四处追杀的亡灵法师;别人穿越后身边小弟成堆一呼百应,珞珈穿越后身边只有一堆骷髅巫妖等非生灵;别人穿越后随身带着的不是系统就是空间,珞珈穿越后发现自己带过来的是一个体重秤。而最大的问题在于变成胖子法师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减肥的方式还是要和一只上古雷龙接吻外加XXOO?神马?不减肥会自爆?在这一刻珞珈森森的感受到了大宇宙对胖纸的恶意。珞珈表示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宅胖纸都不行

就他笑得那么一瞬,程慈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就觉得自己继年少暗恋后,再一次被无形撩得浑身冒火,理智轰塌热血上头,然后她就跟着他跟了大半个酒吧,最后定在吧台。

也不说话,直戳戳地盯着他看。他走哪她跟到哪儿。反倒是他,不知道好奇还是好笑,问了她两句,“跟着我干嘛?”“有事?”

想搭讪来着,可嘴巴像是锈住了,没办法装认识,也没办法装不认识,于是连开场白都琢磨不出来一个,多年语文课代表都白做了,这会儿只剩下哑口无言。

也没什么经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错过怪可惜的。

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像飘在半空中,不真实。想做点儿什么,说点儿什么,但感觉怎么都不合适。场合不太对,在这种一夜|情高发的场所,谈一见钟情还是久别重逢都有些怪异。但面前的人是陆胤川,她就没法子理智。

资深颜控手控,偏爱冷淡怪,上学那会儿就喜欢那种高冷得藐视一切唯我独尊的男神,可惜不太主动,暗恋陆胤川好久,人家转学走,她都没能鼓起勇气表个白,导致她现在大概对冷淡怪有执念了。

其实这会儿回忆起来,陆胤川的面目都模糊了,有时候仔细去想,甚至有种回忆不起来他具体长什么样的感觉。可喜欢他的那种感觉,却是刻在骨髓里了。记得很多关于他的事,大大小小,事无巨细。当年他转学,她还失落了好久,心里好像有一块儿塌了,空落落的,那一年她瞒着家里人偷偷去给自己纹了个纹身,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也就做那么一件出格事。在腰上,他的名字拼写,发小罗琳每回见了都要翻她个白眼,说:“你以后千万别找男朋友,不然你就知道这纹身有多傻逼了。”

她不以为然,至少到现在,都还没后悔过。大概是她还没机会找男朋友吧!

后来辗转听说,他跟着家里人去清城上高中了。

一记,记了这么多年。

她来过这里很多次,也不知道想什么,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会再遇见陆胤川?

不是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吗?她就差把他刻在心上了。也没听见个回声。

哦不,听见了,现在不就是吗?她一面觉得上天待她还算仁慈,一边又觉得实在残忍。

他把空酒杯放在架子上的时候,先无意似地转了一圈,就那一个动作,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少年时候,那时候他喜欢转笔、转书、转杯子,转各种手边的小物件。他以前很多小动作,程慈都记得。其实第一眼就差不多认出来了,可到底太陌生,观察了这么会儿,终于从那十二分的陌生里找到些往日的蛛丝马迹,脾气好像变了许多,以前也冷,可没这么冷,以前也话少,可表情没这么锋利。

可大体上,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感觉做梦一样,还能再见面。这概率于她不亚于中了□□。

年少的喜欢,也不知怎么,就藏了这么多年,没忘记,反而隐隐有越来越浓烈的架势。她时常觉得这样不太妥,可一边又放任自己沉溺。好像这么多年,从没长大过。老程和周岚女士天天催她交朋友,她脑子里却总是不合时宜地出现陆胤川的脸,有时候也想试试,可因为各种原因,都没能成,以至于到现在都是孤家寡人,每回罗琳都要狠狠嘲笑她,母胎solo到现在,恋爱史为零,也是白瞎了那张脸。

作为只暗恋没谈过恋爱的人,至今也不知道跟冷淡的人谈恋爱,到底是有趣还是没趣。

和陆胤川谈恋爱什么感受呢?她幻想过很多次,大多是不切实际的粉红少女心催发的粉红泡泡,带着点儿空中楼阁的虚幻和自我陶醉的虚假浪漫,其实想象不大出来。罗琳倒是理智分析过,说陆胤川那样的人,多少是有些骄傲的,性格不会太好相处,听说家里关系也挺复杂,本人也好像有些阴郁不怎么明朗,这种人看外头似乎光鲜,久处不见得就还是心目中那么完美。

她听过不少,上学那会儿陆胤川作为学校风云人物,自然是不缺乏议论的,从初中到高中,听别人骂他跟听别人夸他一样稀松平常,可到底也没能动摇她那份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情愫。

为什么?说不上来。就好像她喜欢吃芒果,而罗琳特别讨厌芒果的味道一样,那些深刻而明确的喜欢和厌恶,都是没有道理的。

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

猝不及防,男人抬了下目光,似是笑了声,却有些凉,“没完了还?”他目光有些直白地从上侵到下,扫了一遍,又似什么也没看,目光又落在面前杯子上,仔仔细细擦着。“您这眼神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他勾着唇角,似乎觉得很好笑,隔了会儿,又笑了声,“这儿,没那么安全,别招惹陌生男人。”算是善意的警告。

他难得多话,但愿她能听懂。

程慈手摩挲着酒杯,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话,她窘得不行,“没……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应该不是把她当成无知小朋友就是把她当成了出来猎艳的随便女人。她有些沮丧地想,这个地方实在不是个适合重逢的好地方。虽然是她单方面的重逢。嘴巴依旧锈着,想解释,却发现无从下口。

男人嗤笑了声,没再搭话。

没多会儿,程慈坐不住了,一口把手里酒干掉,扔下一句对不起,跑了,一直跑到角落里的卡座,跟同伴说着什么。

傅子鸣几个人离吧台近了,目光顺着那个落荒而逃的妹子看了会儿,有人扭头对吧台的男人笑着,“三哥,又辣手摧花呢!”

男人哼笑了声,“一小孩儿,跟我逗乐子呢!”

傅子鸣弯腰,探进去捞了一罐啤酒,单手抠开了,偏头笑着,“你跟人说了什么?”

陆胤川垂头笑了下,嗤了声,“没什么。”

“那群小杂毛弄走了?”

“嗯,小事。”

傅子鸣无奈啧了声,“行吧,你自己掂量。”

至于那妹子,几个人也没在意,这酒吧里头,每天过来跟三哥搭讪调情的,没十个也有九个了,一点儿都不稀奇。各自捞了酒,四散着去找乐子,傅子鸣路过那边卡座,听见那姑娘沮丧地垂下头,因为嘈杂,声音是喊的:“陆胤川,我好像碰见陆胤川了。”

边儿上同伴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半晌才问了个关键的问题,“要电话号了吗?微信、QQ?”太不可思议了,这世界那么大,十几亿人四散在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人来人往那么多,能碰见的也就那么几个。大多数人,在自己人生百年里,都是一晃而过的缘分,程慈能再遇见陆胤川,简直是奇迹。

“啊,没有,没敢。我也不是很确定,或许不是吧!他好像变了很多。”她打了个岔,不想罗琳再问,其实陆胤川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人?会说什么样的话?其实她也不是很清楚,有时候罗琳会嘲笑她,说暗恋的人暗恋的都不是那个人,暗恋的是一种心情,还有带着光环的普通人。罗琳十分想不明白,喜欢一个人,没亲过没抱过没摸过,就只是单纯观望不前的仰望状态,怎么就能坚持那么久。

说实话,她自己也想不清楚,很多时候就觉得忘记他了,可偶尔还是能猛不丁想起来,归根究底是她暗恋得太过真心实意,到现在也没有个男人能拯救她跳出泥坑?

简言之,单得太久了。

也可以说,是她拒绝陆胤川之外的男生太久了,久到让她觉得自己喜欢陆胤川就该是一生一世的事,在没遇见另一个这么喜欢的人之前,她没办法轻易去放弃。

程慈摸了摸自己耳朵,灌自己了一口酒,不想了。她一身破事,自顾不暇。

然后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太不是时机了。

大概是真的有缘无份。

傅子鸣挑了挑眉头,转头回了吧台,倾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说,“三哥,认识啊,连你真名都知道。”

陆胤川在调酒,叼着烟,也没点着,边儿上围了几个女人,看得眼花缭乱,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瞅着他,那眼神却和程慈又不太一样。他照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任由旁人有意无意地撩拨他,仿佛没听见,偶尔勾起唇角笑一笑,嘴上说着玩得开心,眼神却没什么焦距,好像没正眼看过谁。这会儿听傅子鸣声儿才挑了挑眉头,表情有些茫然,“什么?”

傅子鸣指了指,那边卡座上,两个脑袋凑到一块儿,还在叽叽喳喳,“刚那妞儿,还在讨论你呢!情债?我看那姑娘都快哭了,念着你名字那感觉,就跟喜欢了你半辈子似的。而且刚我没看错是你主动搭理人家的?说真的,是不是有情况?”他有些好笑,咂摸着,总觉得不对味。

陆胤川这人,不耐烦应付女人,撩拨他不比撩拨一块儿石头容易,见过他被冒犯得紧了发脾气,还真没见过他接腔闲聊的,也不怪他想多。

“扯什么淡!”陆胤川笑了声,这才想起刚说的话,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那姑娘的脸在他脑子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他把调好的酒推到吧台对面,转身靠在了酒柜上,拢着手点着了烟,隔着烟雾,往那头看了一眼,离得不远,但架不住人多,灯光暗得几乎看不清人影,角落里全是打啵调情的暧昧场景。

傅子鸣没问到什么,看见三哥恹恹的,应该是真没情况,大约就是认识吧,单恋三哥呢?可真纯情。这么想着,人就走了。

陆胤川在旋转射灯的几次巡回里,看见那边两人起了身。有尾巴。

他捞了一件外套,也出了吧台,有人喊着,“三哥这就走了?”

他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嗯”了声,路过傅子鸣带来的一个男人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肩膀,“随便玩,记我头上。”

“哎,谢三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余温在线阅读one on one(改错)

    “降旗同学,能跟我比一场吗,我是说篮球,拜托了。”看着眼前这个正在向我深鞠躬的蘑菇头小子,我的眉头紧紧的皱起,不耐烦的开口:“不要,你挡住我的路了,小子。”可是眼前这个人似乎无视了我不耐烦的态度,再次朝我深深的鞠躬。“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拜托请和我比一场,降旗君。”走廊上人的目光全部被吸引到这边

  • 宣州记事之第七章(7)

    “没有钱用,那就去打工啊。”不知为何,听到打工这个词语,我控制不住自己,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洛恩惊诧地看着我,甚至就连嘴里的烤肉也掉了下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重新做到了位子上。现在是晚上,在经历了白天的闹剧过后,无家可归的我只能跟着洛恩和黑发

  • 先生今天成功离婚了吗契机

    好久没更了,献给那些默默关怀我的读者。——光照我心————————————————分割线————————————————上线,又砍杀了两个小史莱姆。南宫雪也上线了。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寒山城进发。走着走着,突然,膝盖中了一箭,我不由想起了一个游戏(额,忘了什么了)。不由得向箭来的方向看去,一个弓箭手立

  • 带着军队到异界第1章在线阅读

    银河系内部,第二旋臂边界。银古时代第96宙期9603年。“轰~轰~轰~”一击击的重炮轰击在战舰的护盾上,磁力场级的量子护盾已近濒临击溃。“超空间跳跃引擎修好了没?我们快撑不住了!”舰桥内,舰长卡洛尔•亚特兰朝工作人员大吼道。此时的舰桥内乱成一片,各种警报声回荡在嘈杂的舰桥内。“报告舰长!只完成百分之

  • [综]真的不是渣之第四章(4)

    游客发出低低的惊呼,敬佩地说:“这位教授真是伟大,他是建筑学的教授吗?所以努力保存这座江南建筑?”导游说:“不是,这我不太清楚,但不是建筑学教授,好像是理科方面的学科。听说因为晏家大院的原主人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是为了与朋友的承诺。”听到这里,晏白却是一怔,然后缓缓回过神来……纵然他与叶梦舟之间有再多

  • 爱神是芳心纵火犯之烟雨路(3)(4)

    只见金媞媱缓缓走进了正厅,福了福礼,坐在了母亲身旁。仿佛时间就这样静止了。所有人放下手中的酒杯,注视着金媞媱,注视着这个最幸运的女孩,降生于金家的女孩,出生便被破格封为长公主的女孩。从窃窃私语转变到了句句惊叹,竟有如此妖,而不艳的女孩。略带惆怅的媞媱的另一种美。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三顾频烦天下计

  • (数码宝贝)和你在一起在线阅读第3节

    “砰”窗外巨大的撞击声和警笛连绵起伏的声音将凌晨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怎么了,怎么了,拉丝儿,发生什么了?”“你的主角之路开始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脑海里传来拉丝儿甜美的声音,就是听起来怎么贱贱的。“开心你妹啊,正经点好么,到底发生什么了?”凌晨看向窗外,公路上散落着毁坏的汽车,车祸发生的痕迹充斥

  • 宠婚蜜恋:迷糊娇妻任性宠在线阅读第9章

    “陈胤,你怎么在这?”叶雪一脸惊奇看着不远处背靠大树,环抱长剑的陈胤。“看来,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陈胤看着眼前的三男二女,平静地说道。前几天,自他突破到淬灵境后期后,在这妖山外围猎杀妖兽更是十分容易,如同切菜砍瓜一样。只不过收获的妖兽内丹大约只值一百五十多点功绩点,只有目标三百功绩点的一半。为了加

  • 甜宠贴身辣妻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火车上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终于到站了,刚下车,许攸然跟了过来,问:“咱们去哪?”“先去买点东西,我至少要在封门村待上几天,你呢?”“我也差不多,我要揭开那什么太师椅之迷啥的,我会用行动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没有鬼。”许攸然道。“那走吧!”说完,我们两人带着各自的东西走出火车站,准备找家宾馆先好好休息一下

  • 爱情公寓:太受欢迎了怎么办秘密任务? (求推荐!求收藏!)

    李刑下了直播,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道“哎,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呢!今天的直播也算是成功了吧!”说着李刑便起身离开了座位,向门外走去。直播间【刚才我把小零的整集都录了下来,看来下集《主播真会玩》的素材有了!】【哈哈哈!通道中人啊,楼上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看见小零那气愤的表情,我就有点儿小兴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