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战争机器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4/8 17:35:06 作者:墨云黯燚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战争机器
网游之战争机器
作者:墨云黯燚来源:17K小说网
白马义从“义之所向,生死相随,苍天为鉴,白马为证!”——谈笑风尘陷阵营“陷阵之志,有死无生!!”——赵氏孤儿先登死士“先登之志,纵横不败!!”——万里云烟起铁浮屠“尔等,且看我铁骑踏过!”——枪决天下背嵬军“继武穆之志,卫我炎黄!”——剑指天涯白羽林“死吧,在这鸿鹄坠地的地方!”——箭射苍穹李扶摇策动胯下地狱鬼马,擎着手中滴着鲜血的十方血杀戟,走出峡谷,面前是百万敌军,而身后,则是千里尸骸。他举起手中的长戟,看着前方的百万大军。“全军,列阵,举枪。”“全军突击!!!!!!!”

哈利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盏巨大的、黄澄澄的吊灯。它悬挂在用木板铺成的天花板上,从上面垂挂下来的吊珠摇摇晃晃,似乎下一刻就要落在他身上了。

他慢慢地坐起身,拨开被子走下床。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穿着的睡衣上。那是一件蓝白条纹的睡衣,左袖口有些发黄,右袖口的扣子已经脱落了,松松垮垮地往上折了一圈。

他从没见过这件睡衣,哈利边想边穿上床边的棕色拖鞋,这双拖鞋也没有见过。

他推开门,打着哈欠走下楼梯。他的大脑开始慢慢复苏了,他记得这儿,但它和记忆中又有些不同。这里是陋居,他去年暑假的曾在这里住过,那时候他搞砸了弗农姨夫的晚餐,所有的书本和魔法用具全被锁在楼下的碗柜里。他本以为这个假期的剩余时光自己将会在悲惨中度过,但一辆奇妙的车出现了——它会飞,浮在夜空中,载着三个红头发的男孩,他们朝他微笑着——

罗恩,弗雷德,乔治。他的脑海中浮现了这三个名字。

哈利走到卫生间里洗漱,架子上的摆设也和他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他记得原先架子上摆着韦斯莱夫人的深红色牙杯、韦斯莱先生的黑色牙杯、罗恩的球形牙杯、珀西的白色牙杯、弗雷德和乔治一模一样的两个木质牙杯、比尔的蓝色牙杯和金妮的粉红色牙杯。韦斯莱家的大哥查理因为在研究龙而满世界跑,很少在家中出现,他的牙杯被收起来放在了柜子里。

但现在这些都不见了,消失无踪。他不知道哪只是罗恩的牙杯,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发。

“啊,哈利!你今天起得有点早啊。”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哈利下意识地转过身,他没有听出这个人是谁。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他顶着一头韦斯莱家特有的红发,穿着一件黑白条纹衬衫和牛仔裤,正朝他微笑着。很明显,他应该是韦斯莱家的人,可他并不是韦斯莱先生,也不是比尔或者查理。哈利对他没有一点印象。

那人似乎没有察觉到他困惑的神色,伸长手越过他的肩膀从架子上取下了一只灰色的牙杯递给他:“这是你的牙杯,哈利。”

哈利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那只牙杯,又看向他。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他也许并没有恶意,但这只牙杯真的是他的吗?他从不记得自己会喜欢灰色,也不曾买过灰色的牙杯……

“噢,哈利,我又忘了,”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他将牙杯放在了洗手台上,“好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罗恩·韦斯莱,你最好的朋友之一。”

“罗恩?你是罗恩?”哈利瞪大了眼,他重新打量着他的面容,小小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有雀斑的鼻子,发红的耳朵……确实有点像罗恩。

但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我不能理解——我是说,你真的是罗恩吗?还是——还是说,你该不会是用了增龄剂什么的,为什么忽然长这么大?”哈利结结巴巴地问道。罗恩现在看起来至少已经有二十五岁了,而在他的记忆中他还是那个鼻子上总是落灰的小孩子。

“嗯……不,不是,哈利,其实你只是忘了一些事。”罗恩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赫敏比较擅长解说,呃……这样,你先刷牙吧,待会儿我们会告诉你发生了些什么事的。”

说完他便有些狼狈地离开了盥洗室,留下哈利一个人呆呆地望着那敞开的大门。不远处的厨房中传来了罗恩的声音,他正高声对韦斯莱夫人说着“哈利醒来了”。

哈利又在原地呆愣了几秒,缓缓转过身,拿起了那只牙杯。杯柄冰凉,内部是干的。触感十分陌生,他想。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罗恩的话,罗恩是不会骗他的。

他往牙杯里倒满了水,又挤了一点牙膏在牙刷上。柔软的刷毛摩擦着他的牙齿,哈利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他觉得陋居看起来有些陌生了。

陋居的摆设和原来没有什么不同,但家具似乎已经换了一批。那只奇特大钟还在,但它的外框换成了一只崭新的银色钟框,里面的指针似乎也被清洗过了;摆放在墙边的黑色长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张拼在一起的小方桌;就连客厅里的地毯都换了一张,哈利依稀记得之前是小猫咪图案的,现在似乎改成了抽象风格。

家具都更换了,墙壁似乎也粉刷了一遍。虽然他不愿意提起这个,但韦斯莱家并不富裕——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发生的话,他们是不会把陋居重新装修的。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才让他们把家里修了一遍呢?是韦斯莱先生中了金加隆大奖吗?还是他升职了?哈利漫无边际地想着,他不经意间抬起头,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

手中的牙刷落在了洗手台上,白沫在台面上溅出了一小圈。他忍不住尖叫出了声。

哈利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面前放着干净的餐盘和刀叉,以及丰盛的食物——南瓜馅饼、奶酪面包、蛋黄夹心饼干……还有一些他根本叫不上名字的菜肴,看得人直流口水。

可哈利此时一点也不想吃东西,当然,他很饿,他的肚子一直在叫,可脑海中盘旋的念头令他有些反胃。

他看着坐在他面前的那三个人,每一个人他都应该认识,可每一个都有不同程度上的陌生。

好吧,好吧,他无声地在内心念叨着,看来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世界的确是疯了。他疯了,他们也疯了,所有人都中了一种邪恶的魔法。不然他为什么会在镜子里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也不是完全陌生,五官轮廓还略微保留着年少的痕迹,但那棱角分明的脸型、粗糙的皮肤和青色的胡渣显然指向了一个无比残酷的事实。

“哈利,我是赫敏。你还记得我吧?”坐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指了指她自己,问道。

“噢,”他说道,实际上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呃,你好。你也用了增龄剂吗?”

女人笑了,似乎有些欣慰。

“不,不是的。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你先告诉我,你现在能记起一些什么?”

“呃,对不起,什么叫记起一些什么?”

“噢,我的意思是——嗯——你觉得你现在应该是几岁?”

“十三岁。”哈利快速地回答道,“我还在霍格沃茨呢,你们也是。”

“噢……那你记得三年级发生了什么事吗?”

三年级发生了什么事?哈利皱着眉努力回想着,可他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抓不到。

“抱歉,难道三年级——我们不是就在读书吗?”

赫敏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那么你还记得别的东西吗?比如二年级或一年级发生了什么?”

“这个我知道,”哈利这下有些高兴了,“一年级的暑假,罗恩、弗雷德还有乔治,他们开车接我来这儿,对不对?不过那时候这里还不是这样的……对了,弗雷德他们呢?”

话音刚落,韦斯莱夫人、赫敏和罗恩的脸色瞬间都变了。反应最快的是赫敏,她马上就平静下来,状似不在意地说道:“噢,他们出去了。除了这个你还能想到别的吗,哈利?”

“嗯……暂时没有了。”哈利摇摇头。

“好吧,”她捋了一下波浪卷的头发,表情变得严肃了,“我现在要告诉你,哈利,我希望你知道了以后不要太难过。实际上,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你二十四岁了哈利,而我们都已经工作了。”

“……什么?”

“你忘了一些事,”女人说道,“你得了一种特殊的失忆症,你的记忆无法在你大脑中长久储存,它们只能存留一天。只要你睡着了,第二天起来你就会忘掉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可是——可是——为什么?”哈利瞪着他们,他的目光再三个人脸上不停地扫过,他希望罗恩或者韦斯莱夫人能反驳她的话,但他们都没有说话,似乎已经默认了这一切。而更令他恐惧的是他自己的内心深处也认为她是对的,她没有在骗他——赫敏也不可能骗他,而一切迹象都在证明她所说的事实。

“如果你是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话,我只能告诉你,那是一场不幸的意外。非常不幸,完全不是你的错,哈利。”她轻声说道,声音格外温柔,“但是没关系,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但是——但是,你说我已经二十四岁了,那我都在干什么呢?我这个状态能去工作吗?”

赫敏和罗恩对视了一秒,后者马上说道:“嗯——你不用去工作,哈利,我们去就可以了。”

“可是……”

“放心吧,你只需要在家里好好休养,我们都会照顾你的。”赫敏柔声说道。

哈利咬住了下唇,不知为何,他很不喜欢他们的这些话。虽然他现在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忽然长大了十一岁,但他不想被他们像个瓷娃娃一样保护着。

他还是默默地点点头,有些僵硬地吃完了早餐——它和预想中一样美味,但哈利一点儿也没有享受的心情。

赫敏和罗恩又叮嘱了他几句便去魔法部上班了。哈利回绝了韦斯莱夫人的好意,一个人回到房间里静静地坐在床上。

他盯着那扇窗户看了许久,以前他能从这儿看见花园里的地精和远方的山路。他望着自己的手,它确实和记忆中不太一样了——掌心宽阔了许多,指腹长出了薄茧。他看向自己的腿,他不得不承认他长高了不少。

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只是他将一切都忘记了?可这些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而他们又照顾了他多久?哈利有无数问题想问,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蓦地,他想起了一件事——赫敏说他的记忆只能保留一天,也就是说,明天他就忘记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这怎么可能呢?这太可笑了,他能感觉到刚刚的记忆正好好地躺在他的脑子里——记忆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消失呢?他记得所有发生的事情,比如昨天,他——

哈利僵在了原地。昨天发生了什么?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前天、大前天、一周前,他的记忆仿佛就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运转……不,这不可能,他明明还记得——他明明还记得去年暑假里的事,他还记得罗恩他们——

除此之外呢?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心底问道。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哈利一下子抓住了自己膝盖上的布料,紧紧揪着,指节发白。他终于感到了恐惧。

“丁零零!丁零零!”

哈利吓了一跳,猛地站了起来。他感觉但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震动,颤抖着将手伸进去。他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长方体,它的四个角是圆滑的,摸起来很舒服。哈利将它拿了出来,那是一个小巧的仪器,它中间有一个小屏幕,此时屏幕正在不停地闪烁着。

哈利惊恐地盯着它,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它为什么一直在震动。他看见了屏幕上显示的那几个字:“治疗师”。

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什么,哈利打开了它的翻盖,面前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屏幕和一个布满各种按钮的键盘。所有按钮上原来的图案都被擦掉了,只留下了一个绿色的图案。

凭着一种陌生的直觉,他在那个图案上按了下去。仪器马上停止了震动。一个声音忽然从里面传了出来,哈利险些把它扔出去。

“喂,你好?”那个声音这样说道,“请问是哈利·波特吗?”

哈利瞪着它看了一会儿,慢慢地将它放在了耳边。里面传来一种电磁般的滋滋的声音,以及一个难以察觉的呼吸声。

“喂?听得见吗?”那个低沉的声音又继续说话了。哈利现在觉得他有些熟悉了,似乎曾在哪儿听见过。

“呃,你好?我是哈利·波特。”哈利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波特先生你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你的治疗师。”

“德拉科……马尔福?治疗师?”哈利皱起了眉,他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刮着这个名字,但他失败了,而治疗师这个称呼也非常陌生,“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治疗师,这几天我都在为你的病症进行治疗。”那人说道,“这部手机是我给你的,里面存了我的号码,你备注了‘治疗师’。”

“嗯……”哈利还是有些疑惑,“可是,我的朋友们没有告诉我,我正在接受治疗。”

“噢,那是当然的。因为你没有告诉他们,我们一直是私下见面的。”

“我没有告诉他们?”哈利重复了一遍,“为什么?”

“你有你自己的考虑。”德拉科说道,“是你自己决定不告诉他们的。”

哈利没有说话。他记不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所以无论他告诉自己什么,他都无法验证这是真的。

“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哈利问道。

“我们今天有一个会面,”德拉科回答道,“下午两点,在陋居旁边的娜尔思街道的咖啡厅里,到时候我会来接你。”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你的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了这件事。”

哈利将手伸进左口袋,他的指尖触摸到了一张折起来的小方块。他将它展开,上面写着一行小字:6月12日,下午两点,咖啡厅,和德拉科·马尔福的会面。

这的确是他的字。

哈利将纸放回了口袋里,他的内心已经有些相信了。

“好吧,可是我可能出不去,”哈利看了眼房间门,“韦斯莱夫人还在屋内。”

“这很容易解决。你可以从屋子的后门出去,后门就在一楼的仓库堆放被子的箱子后面。钥匙在你床头柜的小盒子里。”

“噢……好吧。我明白了。”哈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你出来以后就给我打电话,通讯录里有我的号码。你知道怎么用手机打开通讯录吗?”

他提这个问题时非常娴熟,似乎曾经多次说过一样的话。而哈利不太好意思地发现自己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

“抱歉,我不知道。”

“等挂断电话后,按一下手机键盘上的那个绿色图案就能进入通讯录,然后再按一下就可以拨打我的号码。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没有了。谢谢你,马尔福先生。”哈利挠了挠头发。

手机里响起了嘟嘟嘟的忙音,哈利将它放下来,仔细地打量着它。

他有一个私人治疗师,却没有告诉罗恩他们,他想,为什么?也许他应该和他见一面,当面问他这个问题。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无数问题想问。

哈利按了那个绿色图案的按钮,果然找到了通讯录,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号码。他打开了他的床头柜,在一只废纸中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木质盒子,盒子里装着一把布满铜锈的小钥匙。

他将钥匙拿出来,试图用指甲抠掉上面的铜绿,但他的指甲剪得很干净。

韦斯莱先生、罗恩和赫敏中午都没有回来,哈利和韦斯莱夫人两个人吃完了午餐。他一直心不在焉的,不停地回想着德拉科的话,有些期待即将到来的会面。

德拉科·马尔福,这是个奇怪的名字。他到底是谁?自己是怎么认识他的?哈利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一片崩塌的石头、升腾的黑烟,四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和哭声,以及某种尖锐的嗖嗖声,他正在下落、下落,平稳地落在了地上,他站下来正要离开,手腕一下子被抓住了。他转过身,面前是一个年轻的金发男孩,他的脸上满是汗水和灰尘,眼睛却格外亮。他的嘴唇一开一合,似乎在说什么,但那记忆却渐渐变得又轻又薄、不可抓握了。

哈利眨了眨眼,他又坐在餐桌前,面对着一碗南瓜汤了。

德拉科·马尔福。他见过他,但那时候他不是什么治疗师,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哈利走出厨房,蹑手蹑脚地溜到一楼的仓库里。仓库中光线昏暗,里面几乎没有可以站人的地方,到处都堆着旧衣服、旧鞋子、旧课本和旧毯子。哈利打了个喷嚏,慢慢地挤过那狭小的缝隙。他在靠墙的角落里找到了那只装着被褥的大箱子,吃力地将它搬开。一扇小木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利长出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那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木门发出了吱呀的一声,缓缓转开了。

哈利跨了出去,反手带上门,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他们见面的咖啡厅位于街角。店里拥挤不堪,店主在店外搭了一个露天的小亭子,不少情侣坐在圆桌边喝咖啡、听音乐,下午明媚的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

德拉科带着他在一张空圆桌旁坐下。头顶的大遮阳伞落下深深浅浅的阴影,分布在他们的脸颊、手指和桌面上,像是一把融化的金刀割开了阴阳两面。哈利好奇地打量着他。

德拉科看起来已经变了许多。他的金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严谨的黑色风衣,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个。而变化最大的是他的脸,哈利已经无法从他的眼中感受到微笑了,他似乎有些疲惫,但依然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和耐心。他要了一杯黑咖啡,哈利注意到了他的黑眼圈。

“你想要什么饮料吗?”他问道。

“噢,不必了。”

男人点点头,从携带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黑皮的小本子。本子用两根橡皮筋绑着,旁边还夹着一只笔。

咖啡很快就端上来了,德拉科拿起来轻轻啜了一口。他不明显地皱了一下眉,哈利猜测是因为太苦了。

“我是你的治疗师,波特先生。”他将咖啡杯放在了一边,面朝着他说道,“这一点你已经在电话里知道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治疗师?”哈利问道,“为什么我不让我的朋友们知道?”

“这几个问题,都可以在你的日记里找到答案。”德拉科回答道,他用两根指头将那个黑色的小本子推到了他面前。哈利没有马上接过它。他盯着这个小本子看了一会儿,又抬起头。

“这是我的日记本?”他不确定地问道,“我写过日记?”

“是的,你写过。从你开始接受治疗开始,你一直在写日记。或者说,这就是你的治疗过程的主要部分。”德拉科说道,“我建议你写日记,你接受了,就是这么简单。”

哈利迟疑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将本子拿过来,放在手心。他没有打开。

“你看过它了?”他问道。

德拉科慢慢地点了点头。

“是的,你把它交给了我。你说我可以看一看。”

哈利又看向手中的日记本。他用手掌摸了摸本子光滑的表面。

“你可以不必在这里看。把日记本带回去看,至于接下来的选择,都由你来决定。”

听到这句话,哈利松了一口气,他也觉得在他人的注视下看自己的日记是一件很别扭的事情。他起身与德拉科告别,后者将他送回陋居后才快步离开了。

哈利悄悄从仓库溜出来,韦斯莱夫人正在卧室里打扫卫生。他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从口袋里拿出日记本。他把橡皮筋拉了下来,打开了日记本。

日记本红色扉页上赫然的一行字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这本日记,那么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宣州记事之第七章(7)

    “没有钱用,那就去打工啊。”不知为何,听到打工这个词语,我控制不住自己,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洛恩惊诧地看着我,甚至就连嘴里的烤肉也掉了下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重新做到了位子上。现在是晚上,在经历了白天的闹剧过后,无家可归的我只能跟着洛恩和黑发

  • 先生今天成功离婚了吗契机

    好久没更了,献给那些默默关怀我的读者。——光照我心————————————————分割线————————————————上线,又砍杀了两个小史莱姆。南宫雪也上线了。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寒山城进发。走着走着,突然,膝盖中了一箭,我不由想起了一个游戏(额,忘了什么了)。不由得向箭来的方向看去,一个弓箭手立

  • 带着军队到异界第1章在线阅读

    银河系内部,第二旋臂边界。银古时代第96宙期9603年。“轰~轰~轰~”一击击的重炮轰击在战舰的护盾上,磁力场级的量子护盾已近濒临击溃。“超空间跳跃引擎修好了没?我们快撑不住了!”舰桥内,舰长卡洛尔•亚特兰朝工作人员大吼道。此时的舰桥内乱成一片,各种警报声回荡在嘈杂的舰桥内。“报告舰长!只完成百分之

  • [综]真的不是渣之第四章(4)

    游客发出低低的惊呼,敬佩地说:“这位教授真是伟大,他是建筑学的教授吗?所以努力保存这座江南建筑?”导游说:“不是,这我不太清楚,但不是建筑学教授,好像是理科方面的学科。听说因为晏家大院的原主人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是为了与朋友的承诺。”听到这里,晏白却是一怔,然后缓缓回过神来……纵然他与叶梦舟之间有再多

  • 爱神是芳心纵火犯之烟雨路(3)(4)

    只见金媞媱缓缓走进了正厅,福了福礼,坐在了母亲身旁。仿佛时间就这样静止了。所有人放下手中的酒杯,注视着金媞媱,注视着这个最幸运的女孩,降生于金家的女孩,出生便被破格封为长公主的女孩。从窃窃私语转变到了句句惊叹,竟有如此妖,而不艳的女孩。略带惆怅的媞媱的另一种美。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三顾频烦天下计

  • (数码宝贝)和你在一起在线阅读第3节

    “砰”窗外巨大的撞击声和警笛连绵起伏的声音将凌晨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怎么了,怎么了,拉丝儿,发生什么了?”“你的主角之路开始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脑海里传来拉丝儿甜美的声音,就是听起来怎么贱贱的。“开心你妹啊,正经点好么,到底发生什么了?”凌晨看向窗外,公路上散落着毁坏的汽车,车祸发生的痕迹充斥

  • 宠婚蜜恋:迷糊娇妻任性宠在线阅读第9章

    “陈胤,你怎么在这?”叶雪一脸惊奇看着不远处背靠大树,环抱长剑的陈胤。“看来,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陈胤看着眼前的三男二女,平静地说道。前几天,自他突破到淬灵境后期后,在这妖山外围猎杀妖兽更是十分容易,如同切菜砍瓜一样。只不过收获的妖兽内丹大约只值一百五十多点功绩点,只有目标三百功绩点的一半。为了加

  • 甜宠贴身辣妻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火车上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终于到站了,刚下车,许攸然跟了过来,问:“咱们去哪?”“先去买点东西,我至少要在封门村待上几天,你呢?”“我也差不多,我要揭开那什么太师椅之迷啥的,我会用行动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没有鬼。”许攸然道。“那走吧!”说完,我们两人带着各自的东西走出火车站,准备找家宾馆先好好休息一下

  • 爱情公寓:太受欢迎了怎么办秘密任务? (求推荐!求收藏!)

    李刑下了直播,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道“哎,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呢!今天的直播也算是成功了吧!”说着李刑便起身离开了座位,向门外走去。直播间【刚才我把小零的整集都录了下来,看来下集《主播真会玩》的素材有了!】【哈哈哈!通道中人啊,楼上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看见小零那气愤的表情,我就有点儿小兴奋!大

  •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第七章

    第七章季延卿睡得很沉,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全是关于他和宋扬的。大学时,宋扬每天晚上都要去图书馆蹲守,季延卿看书复习,他就坐在远处随意翻开一本书,撑着下巴光明正大的看季延卿。怎么看怎么都好看。低头的样子怎么那么迷人,眉头微微蹙起的样子也特别赏心悦目,就是翻书的指尖都看好的不像话,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