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男二的我被男主盯上了 [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4/8 18:07:07 作者:干几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二的我被男主盯上了 [穿书]
穿成男二的我被男主盯上了 [穿书]
作者:干几来源:晋江文学城
(###排雷###本文主角受是傻白甜小怂货,不喜勿入)【本文先苦后甜OuO小天使们要坚持看到后边啊~】【预收文《和豪门反派假结婚后我逆袭了[重生]》求收藏~】#晋江独家发表,禁止转载原本已经对生活感到绝望,却在车祸后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披着商战皮的狗血文里,还悲催的成了里面的苦情男二!从此男二人设开始崩塌,从霸道阴狠总裁成了傻白甜怂货。明明深爱的女主和大集团CEO男主好上了,明明反派接二连三来拉拢,是个报复男主的大好机会,结果这个怂货却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下定决心勾搭男主!当自己扭腰摆臀成功抱得男

这会儿来的客人已经不少了。

本来正是秋忙的时候,没几个人愿意来参加什么周岁宴的,终究是一件耽误工夫还费钱的事儿。

但今天请到的亲戚都来了,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宋祈彦家的童养媳可是个福相的人,跟着她能沾光带福气,所以,无不是将手边焦急的活儿都推了,赶到宋家来瞧瞧这位了不得的福娃的!

这福娃是看到了,果然打扮喜庆,富贵,长相也是福相,可人,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娃娃能比的。

但这会儿,宋家老三媳妇又闹出来一出,这一出可是针对老太太的,老太太是服软呢,还是强硬呢?大家都很好奇。

“老三家的,你还好意思在咱们家宾朋好友都来的时候闹事儿?你不嫌弃丢脸,我都替着你娘家爹娘害臊,真是家门不幸,才教导出你这种不知道分寸不说,连自己个儿几斤几两都没数儿的女儿来?”

老太太一开口就没有好的,直接骂了李彩凤,连带着她那身后的娘家。

“老太太……”

李彩凤也怒了,连娘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老太太,“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就丢脸了?我是给你们宋家丢了撒了,还是把你们祈文给祸害死了?今天你当众如此说我,骂我娘家人,不说出个幺二三,今天这周岁宴谁也别想过好了!”

她也是气猛了,觉得脸面丢尽,想要破罐子破摔了。

“好,诸位亲朋都在,大家就给我老太太评个理,我说她丢脸,是因为她来我宋家五六年了,给我宋家只生下了两个赔钱货!俗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被我宋家三媒九聘用了娶嫡女的阵势娶回来的,是指望着她能给我们家祈文留后,等祈文老了的时候,也能有人养老送终!可结果呢,到现在,她都没生出一个儿子来!好,这事儿我权且当她还年轻,以后还有生儿子的机会,我也不跟她计较,那么今日是我给我家云庆的童养媳云福过周岁宴的日子,云福虽然也是女娃,但她可不是我们宋家的女儿,而是将来的媳妇,这女娃来到我们家后,给我们家带来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别的不说,来那日,就救了我的命,你们说,这等福娃,我怎么能不爱?从她进了我们宋家一天,那就是我们宋家的人,任何带来的福气都是属于我们宋家的,而你,李彩凤,老身我再说说你生出来的这两赔钱货!好容易养到大了,一年花银子不少吧?临了到出嫁的时候,还得有嫁妆吧?你就说,你这两个赔钱货给我们宋家带来了什么?你让我怎么能把他们跟云福一样对待?今儿个,我还就把话撂这儿了,你呢,愿意留在宋家,我看祈文跟两个丫头的份上忍了你这回儿,但是再有下回,我定然让镇上姓李的来把你领回家!如果,你觉得没必要呆在我们宋家,那现在就滚,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祈文啊,你个不争气的,你看看你娘是怎么对我们娘几个的啊?”

李彩凤一看老太太对她动了真章了,立刻就扑向宋祈文了。

宋祈文本来见着自己娘子跟老娘干起来,他躲避到一边去了,但他这娘子眼尖,非要把他拽出来,他无奈只好站出来。

“闹什么闹?都是一家人,和气生财!”

他是个读书的,只能说这些来劝和。

“生财个屁你生财?你成天就知道读书,连我们娘几个受欺负你也管不了?走,我带着丫头走……”

李彩凤使出杀手锏来了,她满心以为着,平日里自家相公对她那是百依百顺的,这回,一定也能跟着她走,对抗老太太,那样的话,老太太不顾念别的,还得顾念宋祈文是他宋家的儿子呢!

所以,嘴上如此说着,实际上手是拉着宋祈文跟两个孩子,一起往外走的。

辛娘跟宋祈彦一看不好,马上就追过去拦着。

这一拦,就更滋长了李彩凤的志气了,她更是嚷嚷着不停。

“辛娘,祈彦,你们别拦着,就让她走!宋祈文,你今天若是敢踏出我这屋子一步,从今往后,你就不是我宋家的儿子,我也没你这样的怂货!可有一样,当年老爷子把那么肥硕的土地留给你,可不是留给不是宋家儿子的男人,所以,你今天出去了,那边宅子,还有那边的地,就都不是你的了,你愿意跟着这泼妇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死了,不是我宋家的鬼,生,不是我宋家的人!”

老太太也是真的怒了,这样的话都说了。

原本她也料到了,一旦这云福的一切给老三媳妇看到了,她会跟自己别扭几天,但也着实没想到,这老三媳妇是个喜欢耍泼的,直接就在周岁宴上闹腾开了。

她的颜面尽失,这她哪儿容得下啊!

“哎呀,亲家啊,他们都是小辈儿,咱们做大人的可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啊!”

闹着的时候,辛家庄的辛老爷子,也就是辛娘爹爹跟弟弟,弟妹一家就都来了,进门辛老爷子就忙劝架。

“哎呀,亲家啊,可是让您看了笑话去了!我这张老脸啊算是没地儿搁了啊!”

老太太眼圈一红,险些哭了。

“奶奶,奶奶……”

怀中的云福早被吓得小脸皱皱巴巴的,小嘴嘟嘟着,大眼睛也是含着泪珠子了,这一看老太太要哭,那孩子就人精似的先哭了,哭得还没声儿,只是大眼泪珠子扑簌簌地往下滚,跟珍珠似的,那表情就叫一个委屈,一个可怜啊,把众人看得都心尖颤颤了,个个都劝说老太太,“你快不要这样了,没看着把小娃儿都给吓哭了吗?可怜劲儿的!”

众人这一说 ,老太太再低头这一看,见她的宝贝疙瘩哭了,那心疼劲儿,立刻就哭了,“哎呀我这是造孽啊,我还没死呢,这就说不了算了?我做什么了?我不过给我未来的孙媳妇庆了个周岁,我招谁惹谁了?我这宝贝孙媳妇招谁惹谁了啊?”

她这一哭,辛娘也心酸难受,眼泪汪汪了。

辛娘哭,云良跟云庆也哭了。

尤其是云庆,这会儿识字多了,知道这童养媳的意思了,明白将来这个肥嘟嘟的小丫头要跟自己一起过日子,她受宠其实就是自己受宠,反正受宠得来的东西都是他的,所以他早就不嫉妒云福了,反而看云福哭得那么伤心,还是默默无语两眼泪的姿势,他就心疼了,不舍得了,近前一步,就打了红梅一拳,“你个坏丫头!”

云良见云庆动手了,他也跑过去,一把就推红英,“你走,你快离开我们家!”

这一下,大人孩子都哭了。

眼见着好事儿就变成这样了。

李彩凤再泼性,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她往四周看看,那些来客们都对她露出鄙夷的神情来,顿时就有些心慌了,她回头一拉她家男人宋祈文,“宋祈文,这里今天我是没法儿呆着了,你说话,你跟不跟我一起走?”

宋祈文就被将在那里了。

他想说,娘子不走吧,走啥走,都是一家人,和气生财!

但看他娘子那架势,他是劝不住的,但再看看自家老娘,根本懒得看他,那意思,你走吧,走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他虽然痴迷读书,但一般的账本还是算得明白的。

他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离开了祖上给他的那点地跟房子,他能去哪儿啊?

“你走吧,我不走!”

最终这位读书的痴迷者还是选择了跟老娘站在一边。

这可把李彩凤气坏了。

也惊着了。

她根本没想到宋祈文会这样。

“宋祈文,你确定,你不跟着我走?”

“我确定!你太闹了,一点事儿不能好好说,闹成这样,被人笑话,我娘也真生气了,我不跟你好了,你回去吧,若是想要休书,我明儿就给你写好!”

啊?

休书?

这下李彩凤可是傻眼了。

一套银首饰没要来,却要来一张休书,这不是她最初设计的梗儿啊!

怎么办?

骑虎难下了,她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但再怎么当着这些客人的面儿,她也不能厚着脸皮再留下啊,所以,一把拉过两个丫头,就要走。

“不行,孩子你得留下,那是我们宋家的!”

宋祈文不乐意了,一把就又将红梅跟红英拽回来了。

“宋祈文,你……”

李彩凤这回可真给气绝了!

“三弟妹,你不要生气了,都是一家人,说说就了了……”

辛娘近前去,想要留下她,给她个台阶下,却被李彩凤喷了一脸唾沫星子,“你少在那里假惺惺的,今儿这事儿还不都是你唆使的?辛娘,看起来你是端庄的,实际上就是个不要脸的货……”

她说急了,扬起手就要打辛娘。

云福一看疼她爱她的娘亲要被打,顿时忍不住了,大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喊着,奶……奶,坏人,坏女人打娘,呜呜……我不要坏女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着阳光走向你在线阅读第9章

    当年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下令设立天才榜,每年七月十五,各地定期为朝廷选拔资质绝佳的少年,再由朝廷集中培养,发到军中历练,许多有名的将领都从中选拔的。其中宇文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现今已经二十岁,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已是武劲七重后期!天才榜规定能参加选拔的,不能超过十八岁,所以,宇文飞已经

  • 捞尸人之序章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你还会那么的恐惧死亡吗?事实上,如同将互联网分位普通网络与暗网一般,这个世界也有着几种不同的分法。最令人感到信口开河的说法是灵魂学家詹姆森的《阴阳论》一书,他在书中将世界分位了阴阳两界,并写下了灵魂是独立于生命之外的骇人言论。灵魂学家是于2050年左右被提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