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异变火影世界之穿越者乱入第9章在线阅读

2021/4/8 18:38:12 作者:预小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异变火影世界之穿越者乱入
异变火影世界之穿越者乱入
作者:预小测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时空混乱,多个穿越者来到了火影世界,同时这也是个不一样的火影,就在众多穿越者和鸣佐联合打败辉夜时,新的危机却悄然降临……PS:本文关系网比较复杂,各种虐心恋爱故事剧情较虐,不喜勿喷!PPS:本文不按原著剧情走,剧情考据党请靠边站!本文除了鸣佐CP外,其他人物设定都为正常,鸣雏党和佐樱党请谨慎阅读!※QQ群号:1006969725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眼眸是暗金色的,那就是岚柯城城主路西华。”

“所以呢?”伊芙一脸迷茫地追问。

“咳!”高文不厚道地笑了。片刻后在奕优凛冽的目光压迫下为伊芙解释,“伊芙小姐您应该知道岚柯城吧?”

伊芙点点头,这个她倒是知道。岚柯城是三大帝国交接处的城市,三大帝国的分布如同三叶草的形状,而其中心就是岚柯城。岚柯夹杂在三大帝国中间,几百年来一直屹立不倒,近些年来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强大、最繁盛的城市,和三大帝国平起平坐,就连岚柯城里的居民,都称呼他们的城主为‘主上’。

知道就好办了,高文继续解释,“现在的城主六年前新上任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和奥兰多帝国非常不对盘。六年前,就是他暗中指示摩罗帝国出兵,攻打奥兰多帝国的。要不是殿下英明神武,力挽狂澜,现在的奥兰多还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呢!现在奥兰多和岚柯城的关系,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势同水火。”

伊芙一个激灵,“这得是多大仇才会一上来就灭人家国呀。”

“奕氏皇族族內一直有一个传说,拥有暗金双眸的人,是不容于世的恶魔。”奕优的低沉凛冽的声音响起,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伊芙一脸怀疑地看着奕优,“你连占卜都不信,还信族內的传说?”

一直没开口的兰斯洛特插嘴,“但路西华的那双暗金色双眸确实有些诡异,和他对视的人都会感到恐惧和臣服,我曾和他对视过一次,那种迫人的压力非同寻常。如果有人和他对上的话,还没动手气势上就会输得一败涂地。”

……伊芙回想起自己看到那双暗金双眸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绝不是恐惧或者臣服,那种感觉,仔细回想的话,倒是非常像占卜师的直觉……

不过奕优所说,路西华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暗金双眸的话她倒是不怀疑,路西华之前,伊芙确实从未见过也未听过谁的眼睛是暗金色的。

“我记得,13号包厢的客人并不是路西华。”开口的是凯,虽说索斯拍卖行对客人身份保密性极高,但作为银翼骑士,自然不可能毫无准备就到达现场,凯在来之前已经将每个客人的身份都查清了。

“一张请柬而已,对路西华而言轻而易举。”奕优的声音盼着他手指敲打红木家具的清脆声,很是悦耳,只是话中暗示的内容就很沉重了。

有这么一个实力强横又不怀好意的对手,任谁都不会高兴的。

“呀!”伊芙清脆地叫了一声,“我们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怎么现在都在这儿聊天呢?之前的拍品都错过了!”

奕优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卡布奇诺,“我们的目标是拍卖会的压轴品,其他拍品,无足轻重。”

“那是你!我可是为了看拍卖会来的!”伊芙瞪了奕优一眼,转身看拍卖会去了。不过她瞪的那一眼委实没什么气势,看上去倒更像是撒娇。

奕优含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慢慢看,有喜欢的我买给你。”

伊芙不屑地回了句,“谁稀罕。”,就专心致志的看拍卖会了。

此时正拍到一件女士软甲。

从拍卖场的穹顶上吊下来一个银质托盘,托盘由三根锁链稳稳吊住,锁链的另一头连接在穹顶处的环形轨道上。拍卖师将那件女士软甲放在托盘上,托盘便盘旋而上,托着软甲以环形轨迹从每个包厢的阳台前经过,每到一个包厢就停顿一小会儿,算是让买家自己“验货”。

软甲绕场巡游的同时拍卖师在下面解说:“各位,这件拍品名为凛冬软甲,是由十位工艺精湛的矮人联手采用低下三百米的稀有金属打造,全部重量不超过一千克,但可以抵御武灵以下的攻击,承受24个小时以上的火焰灼烧……”

听起来是好东西,就是外观不怎么好看,伊芙嫌弃地瞥了瞥软甲,等着下一件拍品。

一件接一件拍品被拍下,魔核、法杖、宝石、古董摆件、功法卷轴、武器、名画……什么奇珍异宝都有,伊芙从最初的兴致勃勃到后来的兴趣缺缺,最后几乎恹恹欲睡。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我们的惊喜时刻!老规矩,接下来的拍品,以零底价形式拍卖!同样,我们无法确定接下来这件拍品的价值,”拍卖师揭开盖在拍品上的红布,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卷古老的羊皮卷,“这是一卷受过魔法加持的羊皮密卷,根据我行专家的鉴定,这卷羊皮卷至少有两千年的历史,上面的字迹至今保存完好,但很可惜,我们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众所周知,在几千年前,羊皮卷是十分珍贵的书写材料,记录在羊皮卷上的无一不是珍贵的资料……”

难怪这卷羊皮卷会以零低价形式拍卖,毕竟上面的文字连索斯拍卖行都不认识的话,就很难有人能破解了,在不知道上面内容的情况下,拍下这卷羊皮卷确实是份豪赌。

羊皮卷转到伊芙面前的时候,她抬眼扫了扫,原本恹恹欲睡的神情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分明是梵伽记载占卜术的羊皮卷!

伊芙对羊皮卷上的文字再熟悉不过了,她被木真讽刺“惨不忍睹”的字迹就是拜临摹了太多占卜的文字、图形、符号所赐!梵伽不像梵伽以外的世界,纷纷扰扰搞得许多东西没有传承下来,梵伽的传承一直是严格而长久的,就以占卜术的传承来说,即便梵伽中的占卜师和预言师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也会将自己毕生的知识以文字和图形的形式记录下来,交由梵伽保存。近六千年来,虽然这个世界上的文字由于种族、国家、领地、文化等等原因不断改变和分化,但梵伽依旧将最初用于记载的原本完完整整地保留下来。

当初伊芙学习占卜术,看着没有翻译的原著拓本,入眼全是陌生的文字,捧着比自己都高的《古文字大全》第n次修订版,学得欲哭无泪。

现在的这卷羊皮卷上以古文字记载占卜术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占卜术,但也不容小觑,这卷带有世界之树图案印章的羊皮卷本该安安静静地躺在梵伽的图书馆里或者某个梵伽人手中,现在却被公然拿来拍卖。

到底是那个混蛋让这卷羊皮卷流到拍卖会上来的!

但拍卖会上的人显然没意识到这卷羊皮卷的价值,对他们而言这件拍品就是个助兴的小插曲。

买家们半是玩笑半是给拍卖师捧场地喊道:

“一个铜币!”

“两个铜币!”

“三个铜币!”

……

持续了十几分钟,羊皮卷的价值还没有超过一百个铜币。

这场拍卖会的规矩,除了压轴品外,其他拍品的拍卖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为的就是避免这种不断加价但增幅不大影响后面拍品的情况。

熟悉这种规矩的买家,会利用半小时的最后几分钟故意叫一个高价,这时其他人就会不敢跟价,因为这个买家对方多半是卖家的托,继续跟价的话他就亏大了。但也有少数时候,叫高价的买家是认出了拍品的价值,他叫的价虽然高,但远比不上拍品的实际价值。等其他买家反应过来的时候,拍卖已经结束了。

这种方法很是被一些眼光毒辣的买家推崇,因为比起一开场就叫高价和不断跟价来说,这种方法最保险而且也最省钱。一开场就叫高价固然可能镇住其他买家,但更可能让别人意识到拍品的价值,叫出更高的价,而不断跟价,也会让其他买家意识到拍品价值,如此反反复复加价,价格会被推到很高。

但这种方法能用上的时候不多,毕竟很少有价值连城的拍品真的拍满半小时的。

伊芙打算不动声色地拿回羊皮卷,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现在的形势,在最后几分钟叫一个高价。毕竟这份羊皮卷在场的人都看过,难保不会有记忆力超群的人记下内容,她固然可以以极高的价格强硬地拍下羊皮卷,但也等同向在场的人昭示:这是一份珍贵无比的羊皮卷。到时候这场拍卖会的买家凭着记忆制作或者向索斯拍卖行收购副本,情况会比现在更加麻烦!

最后一分钟,叫价。

“一百金币。”

“一百金币。”

伊芙愣了一下,和她同时出声的是13号包厢里的客人,路西华。从包厢里传来的声音很好听,即便是毫不掩饰的冷意也无法掩盖完美无瑕的音质,明明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却宛如海边歌唱的人鱼那般动听而又带着些魅惑,其中又隐隐包含了君主般的威仪,仿若垂垂天幕。

泠泠如山间皑皑白雪,灼灼如四月芳菲桃花。如清泉潺潺,又如雷霆阵阵。

“一万金币。”

伊芙愣神的瞬间,路西华已经反应过来,在最后一刻加了价。

拍卖师一锤定音的时候差点激动地把捶柄敲断。

一万金币。路西华从开场到此刻只拍下了这一卷羊皮卷。

“那个,”高文的声音有些尴尬地响起,“虽然我们不介意用些非常规手段帮您拿到刚才那个东西,但那个人,实在是不好惹。”

“去看看他还在不在。”伊芙盯着高文,表情认真。

高文下意识看向奕优,得到奕优首肯后,才离开包厢。

十分钟后,高文回来,“13号包厢里已经没人了。”

伊芙的瞳孔微微一缩,这么说,路西华是冲着那卷羊皮卷来的?

仅仅是为了那卷羊皮卷,还是为了梵伽?

是敌?是友?

“那份羊皮卷很重要?”奕优问道。

伊芙摇摇头,“重要,也不重要。不过是因为是我老师的东西,不好流入外人手中。”

之后的拍卖伊芙索性不看了,直接在包厢里回忆梵伽和路西华之间究竟有没有什么联系。

首先路西华绝对不可能是梵伽人,除了审判者加百列,伊芙看过梵伽所有人的资料,但加百列是她老师,她怎么会认不出。而剩下的几百人,没有一个是和路西华资料相符的。至于其他联系,那可能性就多了。

伊芙深思恍惚地想了一下午,直到拍卖会上的压轴品登场,才略微收了一点心神来看奕优千里迢迢赶到伊利里亚要买的东西。

压轴品终于到了包厢的阳台前。

伊芙脸色都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第九章在线阅读

    龙云在路上走着,他忽然发现身体轻快了不少,脚步也轻盈了起来。似乎整个身体都变轻了不少。龙云的脑袋里却在思考着一会儿见到徐翔文怎么说,怎么让他给自己最好的功法。龙云走着走着忽然停住了,他环顾了一眼四周,道路上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虽然是在上课时间但也不会连一个学生一名老师都

  • 不可知第7章在线阅读

    “不过一天时间内完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宋老板显然没有将方炎的话当真。为了这些大订单,他可是在工厂原来的基础上又多招了一百多人,而且招工的告示到现在都没有撤掉……由此可见工作量有多么巨大!“对你们来说,这当然不可能,但是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方炎嘿嘿一笑,“宋老板,一口价,一百万,一天时间内

  • 每日都会心动[娱乐圈]第七章

    和第四口棺材同时落地的,是名黑袍冷面男子。长眉凤眸,眼神冰冷疏离。他的剑,和他的人一样,蓄势待发,内敛安静又透着沉着的杀气。他将棺材竖在地面,手执寒剑,只远远站着,像是在看一场身外之戏。“窃玉公子。”慕容小小欣喜的发出声音。史飘飘自然不认识什么窃玉公子,但她懂得抓紧时机欣赏眼前美色。“在下柳无逸。”

  • 原来的世界(全5册)在线阅读第六章

    老师看了几眼我,似乎不明白我一个没有报到名的学生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班级当中。虽然在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那种鄙视人的眼神,但是我就这样坐在那里感觉有点儿如坐针毡。浑身难受,也不敢看着老师了。蒋丹还是继续看着她的书,那几位同学坐到了第三排的位置上面。老师看了看全班的同学说道【大家好,我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 从亿万家产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天时间过去了,宋清晨刚到办公室,何勇就进来了,“清晨,你准备好了吗?一会儿公司高层都会来,当初我在宁总面前推荐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何总监,你放心吧”何勇离开没多久,菲菲就抱着一大束花进来了。“宋姐,有人送你的”“谁送的?”“不知道,是花店的人送来的”玫瑰花?宋清晨其实不太喜欢玫瑰花,她总觉得

  • 素心晚来顾第3章在线阅读

    听到自己耳边的那个诡异女声,林凡浑身寒毛直立,身子都僵硬了起来。“”TMD,老子就知道....坑爹的系统啊!”林凡突然想要拿出自己的本命武器——丧魂棒,可突然发现,丧魂棒就藏在自己的丹田内,硬是拉不出来,心下变得拔凉拔凉!“公子,人家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人家呢?再这样人家要生气了!”看到眼前的这个少

  • 龙珠之卡卡罗幕之入画(01)(8)

    柳五儿跟在一位姓刘的妈妈身后,行走在宁国府内长长的回廊之中。她现在的名字很俗气,叫连蕊,不过这名字好听与否也并不重要,因为她知道,很快她就能有新的名字了。是的,虽说已经经历了一世,也看清了贾家荣宁二府的兴衰变化——在体验了雪雁的一生之后,柳五儿才知道,原来袭人、鸳鸯等人的人生并不像她原本以为的那样,

  •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机场上停着十多架小型飞船,引擎的咆哮声震耳欲聋,机场执勤人员忙碌不堪。机场草坪上已人满为患,皆来自联邦各大学院,足有千人之多。就在昨天深夜,尖刀团指挥部接到命令,地球联邦排名靠前的三十所学院都要来祖星参与此次“历练”。命令来的突然,属于突发状况。指挥部准备不足,才显得乱糟糟的。草坪上站着上千名学员,

  • 渊魅第二章

    《镜报:利兹联易主!球队老板与球队主教练是一家人,利兹联或彻底沦为德国人的玩物?》《卫报:高价引援波兰前锋,上万名球迷联名抵制!》《太阳报:最“昂贵”的主帅!海因里希的一身行头高达六位数英镑!》因为利兹联的动作太快,加上新教练海因里希拒绝了所有的采访,直接导致亢奋的英国媒体开始自嗨,各种猜测轮番上演

  • 殉江山在线阅读第6章

    确实,科林知道的太少了......不过萨尔不打算现在告诉他,无论是萨尔还是科林都太弱了,弱者没有资格知道太多,萨尔能做的只有在获得足够实力之前守口如瓶,而科林只需要保持现在的一无所知。要知道,萨尔穿越带来的那个系统,虽然在最后化为了真实之眼就消失不见,并且真实之眼在萨尔的精神海中,基本上不会有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