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偷走了月球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4/8 21:38:10 作者:一碗毒鸡汤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偷走了月球
我,偷走了月球
作者:一碗毒鸡汤来源:飞卢小说网
听说过劫人、劫车、劫飞机,第一次见人劫火箭……赣昌卫星基地,李辰一番操作猛如虎,搭上了长征三号运载火箭的顺风车,准备偷走月球之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新书起航,提醒各位,请坐稳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孙凤娘这刚走,杜仲鸯就捧着脸颊,认真思考起来。

霜叶在她身旁笑道,“小姐,你是在想到时候要表演的才艺嘛?”

“才不是呢。”杜仲鸯摇了摇头,又朝着霜叶勾了勾手指,“你去跟阿大阿二打听一下,看看润州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咱们总算是可以出一次远门,可得要抓住机会好好玩。”

看着自家小姐兴致勃勃的样子,霜叶扑哧一声笑道,“我就猜到小姐肯定只想着贪玩。好,我这就去打听打听。”

三日后,杜仲鸯去琵琶苑与娘亲告别之后,带着霜叶和阿大阿二一起启程,前往离金陵城一百八十里外的润州府。

本来大可明日再出发来润州,但杜仲鸯有私心,想来镇海玩上一天,便提前出发。孙凤娘自然也知道这小妮子的玩心,也不拆穿她,索性由着她去了。

足足颠簸了大半日光景,一行人才到达润州,紧赶慢赶算是在天黑关城门前入了府。

这日夜里,他们并未到镇海节度使府上入住,而是找了家客栈住下。

入住时候,小二热情的跟霜叶他们介绍着,“几位客官,过两日便是中秋,咱们润州夜里会有花灯会,到时候可热闹呐。到时候你们可以去瞧瞧。”

坐在一旁戴着兜帽的杜仲鸯听着这话,轻纱下的水眸闪过一抹好奇与期待。

中秋花灯会,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

奔波了一整日,回到房间沐浴后,杜仲鸯一躺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夜安稳。

翌日,清晨。

在客栈用过早饭后,杜仲鸯便带着霜叶一起出门,打算好好逛逛润州城。

“小姐,咱们金陵渡口瞧瞧吧,听说那里观景最好不过。”霜叶在一旁提议,她也随着杜仲鸯从小便困璇玑坊内,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也难以掩饰心中的欢喜。

“好啊。”杜仲鸯应了下来,主仆两人一起朝着金陵渡而去。

金陵渡口在润州城高处,站在此登高望远,可见滚滚长江长流,很是壮观。走在渡口的青石板老街上,两侧是一户户青砖砌成的民居,鳞次梓比。沿街的店铺也开了张,茶馆、面馆、珍宝阁、墨宝斋,游人们熙熙攘攘的在街上游走着,很是热闹!

“霜叶,咱们买两串糖葫芦尝尝。”

“你快看看,这个泥人瞧着像不像阿大?”

“这里还有卖昆仑奴的面具,我也要买个回去玩。”

杜仲鸯兴致勃勃的在各个摊贩面前流连,这条街还没逛完,她和霜叶的手中就提了不少东西。

等到走到一个书画摊子前时,杜仲鸯的脚步稍微停了下来。

这个书画摊子很是简陋,只有七八幅字画摆着,摊主也不吆喝,耷拉个脑袋坐着,眼睛木木的盯着手中的书卷,时不时舔一舔手指翻动书页。

“你看这摊主的心思完全不在生意上,咱们都站了这么许久,他都没察觉到。”杜仲鸯小声的对身后的霜叶说道。

“小姐,那咱们就走吧,这些破字画有什么好看的?”霜叶看那摊主一副穷酸秀才模样,心里猜想着,这摊子上买的书画估计也是出自这潦倒落魄的秀才。

杜仲鸯却没有挪开脚步,她的眼睛盯着右手边的那副枯荷寒鸦图,细细的品味着。

眼前这幅枯荷寒鸦图,笔法简单,黑白着墨,倒是将寒秋萧瑟凄凉的意境勾勒的淋漓尽致,别有一番趣味。

“摊主,请问你这幅画怎么卖的?”杜仲鸯出声问道。

那摊主听到声音,这才抬起头来,朝着摊子前面看去。当看到杜仲鸯指着的那副画时,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奇怪了,怎么今日这画如此受欢迎了。”

顿了顿,摊主将手中的书卷放下,说道,“姑娘,就一盏茶功夫前,你看中的这幅画已经被人订下了。要不,你再看看别的?”

“被人订了?那你怎么不收起来,还摆在这里作甚?”霜叶竖起柳眉,不悦的问。

“嘿嘿,实在对不住,我这个人懒。那卖主还没来取,我也不着急包起来。”摊主淡淡的笑了一下,消瘦的脸庞倒是有几分不羁傲气。

“你!”霜叶被这摊主满不在乎的态度给刺激到,刚想发作,衣袖却被杜仲鸯给拉住。

“好了,霜叶,既然这幅画已经被人买走了,那就算了。”杜仲鸯摇了摇头,眼底还是有些不舍,“咱们继续前面逛逛吧。”

听到自家小姐都这样说了,霜叶也只好垂眸跟在身后。

杜仲鸯刚提步离开书画摊子,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对话声。

“老板,我来取画了。”

“好,公子,我这就给你包起来。”

杜仲鸯听着这明朗悦耳的男声,心中不由得好奇,是怎么样的人会与自己看中同一副画?

她脚步停下,微微侧过身子,朝身后看了过去。

只见那书画摊前站着一位穿着浅青色长衫的男子,他身形高大,皮肤白皙,侧脸轮廓清秀又俊朗。

杜仲鸯看到这男子的第一眼,脑中蹦出“竹子”的形象来。眼前这男子的身形、气质,倒真是如竹子一般清朗,长身玉立,翩翩君子。

似乎感受到热切注视的目光,那位公子转过脸,朝着杜仲鸯这边看来。

一瞬间,四目相接。

杜仲鸯愣怔住,这个男子的眼睛真是漂亮,如同山间清泉般,清澈无暇。

她在璇玑坊呆了这些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但从未见到过这样一双清澈的男子眼眸。

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有些萌动。

“小姐,小姐——”霜叶连着唤了自家小姐好几声,她刚想伸手去拉杜仲鸯的袖子,杜仲鸯正好回过神来。

“小姐,你看什么呢,我们回去吧?”

“嗯,好。”杜仲鸯悻悻的收回目光,一想到刚才的目光接触,脸颊不自觉的染上绯红,好在有面纱遮着,倒也看不出什么。

杜仲鸯跟着霜叶继续走着,心中却还时不时地惦念着刚才那个男子。

等她再次回头想要看一看时,书画摊前已然寻不到那道萧萧肃肃的如玉身影。

杜仲鸯的心底不由得多了几分怅然,当她意识到自己心底的怅然时,她又是一愣——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对一个一面之缘的男子心心念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

  • 七夕是她的分手纪念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小白是一只成了精的三色狸花猫。它神奇、漂亮、野性,却不懂何为死亡,固执的它一直守在主人的墓前不肯离去。它想,只要自己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主人回来。可实际上它的主人是个心脏不好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十天前病发就走了。当时小白出去玩了,并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爷爷不见了。它废了好大劲儿来找到这儿。可是除

  • 悲情英雄之我的圆明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沈情请教了大理寺寺正,带着主薄等人,奔到小林村补了口供,整理出了新的卷宗。做完这些,又累又饿,还未来得及吃些东西,又被拖去看了自己在大理寺的房间。后房东边靠院墙的一间小院,就是她以后的下榻之处,领她来的是这里的管事娘胡花,来的路上,沈情听到大家都称呼胡花胡大娘,便也跟着改了口,叫她胡大娘。絮叨完,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