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穷途末路跋涉妄语

2021/4/8 21:12:49 作者:鸦语亲 来源:纵横中文网
穷途末路跋涉
穷途末路跋涉
作者:鸦语亲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说中的怪物基本与电影中的丧尸无异,但却在文中有着另一个名字“突变者”。他们诞生的因素几乎差不多与电影中无异,都是以啃咬,空气,感染作为媒介因素传播。大面积快速破坏体内细胞,侵蚀并占据本体。最终成为类似于“丧尸”的“突变者”。剧情则是围绕末尘返回校园并准备打算向妹妹“末嵘”说明母亲的死亡以及父亲的出走并澄清他们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一事。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降下了黑色的雨珠。不祥的黑色雨珠散落至大地,一种不安的心绪围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回到家,钟元正要进门,却发现梅儿正焦急的等在门口。当即打算溜走。

“少爷!你等等!”梅儿眼睛多亮?立刻三步两步上前一把抓住钟元。

“好姐姐,你饶我一回。现在回家肯定被打死的呀!”钟元一边挣扎一边苦苦哀求。他实在是怕了那个粗粗壮壮的父亲。

梅儿又好气又好笑。

“少爷,老爷不在,你就放心吧!”

钟元停下挣扎,迟疑道:“你没骗我?我爹不是要看店的?”

“没有,老爷有事去福州。客栈暂时交给一个钟毅。主母也跟着去了。”梅儿笑吟吟的。

钟元想了想,却觉得不可信。爹娘一起走了,你会在这里?我娘啥时候能自己穿衣打扮了?“姐姐,我娘就跟我爹一个人去了?就他们两个人?”

梅儿有些失落的说道:“那倒没有。是你舅舅说要去见见道明先生,据说道明先生就在福州。叫上了主母和老爷一起的。”

钟元看看左右,小心的偷瞄客栈。发现没有任何动静,顿时放心下来。

“好姐姐,我可记得很清楚,老头子那一下我可是在床上躺了足足一个月!要不是本少爷福大命大,这会指不定投胎到哪一家了!”

梅儿松开手,微微笑着道:“是是是,少爷福大命大。”

“真是个禽兽啊,连亲儿子都下手!虎毒不食子虎毒不食子,唉……”钟元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他虽然很多事情没有记起来,自己为何会躺在床上这事却记得很清楚。这也是为何他明明不愿意被钱大夫治疗,却不敢反对的原因。

梅儿却有些着急道:“少爷不要乱说,老爷还是很喜欢少爷的。”

钟元背着手,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我啊,也就是看他一个老头子,让他几分。梅儿你是知道的,本少爷可是跟南边那位高人学了本事的。若不是顾念父子之情,区区一个老头子,何足道哉!”

说着,钟元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梅儿使劲忍者,不敢笑出声,只是跟在钟元后边走进客栈。

钟元方才走进客栈,就听到有人笑着问道:“哦,阁下当真武功盖世,天下无敌?”

“哪里哪里,天下无敌说得早了,区区一个泰宁,本少爷还是有点寂寞的。”钟元下意识回答。嗯?这声音?这语气?

钟元有些僵硬的扭头,然后看见钟会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爹……,您不是……去福州了?”钟元觉得自己腿软。

钟会还是笑吟吟的。梅儿走到他身后。

“老爷,少爷回家了。”

钟会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温和的问钟元。“哦,大侠师从高人,看来老头子不是你对手了?”

钟元牙齿都开始打架。

“爹,儿子,儿子只是信口胡说……”

“怎么会怎么会,我家麒麟儿从来都是有一说一的,这个老头子还是知道的。这样吧,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也是想长进的,不如,咱们切磋切磋?”钟会一脸的谦虚。

“告辞!”钟元几乎瞬间转身,连滚带跳,一下子冲出客栈,冲进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

“哦,钟大侠?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两个粗粗的胳膊顺便抓住了钟元的肩膀。

钟元当即痛得泪水长流。“舅舅!外甥想死你了!”

来人正是钟元的舅舅王罴。

“不敢不敢,舅舅怎么觉得好外甥是想我死了呢?”王罴笑呵呵的,提着钟元就走进客栈。“妹夫,人可给你找回来了。等会我可要多喝几杯啊!”

钟会淡然道:“喝什么喝?我家开的是客栈可不是酒楼。这酒,贵。”

王罴顺手将外甥扔出门外。“哦,那就算了。”

钟元撒腿就跑。

“再跑,打断你的腿!”钟会冷冰冰道。钟元当即站住,一动不敢动。着实不敢将希望放在这个狠人上。

“妹妹!”王罴忽然叫道:“你这是准备好走了?”

钟会先是一惊,然后冷笑道:“你别吓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这小子越来越猖狂,目无尊长。非要教训教训不可!莫说是你妹妹,便是先父在这里,我也要教训教训这个兔崽子!”

说着,钟会便背着手几步走到钟元身后,轻轻探手抓着钟元的后领就走。“来,咱们爷俩好好谈谈。还要钟大侠不吝赐教哦!”

钟元苦着脸,一声不吭,只是朝着梅儿猛翻白眼。

梅儿低着头,装作看不到。只要一天老皇帝不死,太子终究是太子不是?再说了,就算老皇帝走了,不还有皇后么?太子?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钟会淡淡的说道:“弟子规你是读过了的,孝经你也读过了的,不知道老头子这个称呼是谁教你的?”

钟元疯狂转动脑袋,有了。

“老子,乃是道祖也!在儿子心中,父亲就是跟老子一般的人物。可若只是老子,难免分不清谁是谁。儿子想着,有句俗话叫做宁为鸡头,不为牛尾。是故取名为老头子!”钟元冷汗涔涔。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了。

钟会眨巴眨巴眼睛,问王罴:“舅兄,你觉得如何?”

王罴挠挠头:“妹夫,你这就为难我了不是?你也知道的,我们王家家传的营生是啥。哪有空去看这些文绉绉的东西?”

钟会沉声道:“谁跟你说这个?我是问你你家外甥可信?”

王罴眨巴眨巴眼睛,顾左右而言他。“其实我家外甥除了长得不咋地,其他还是不错的。”

钟元不等钟会说话立刻喊冤:“舅舅,都说外甥像娘舅,你确定我长得丑?”

王罴思来想去,眨巴眨巴眼睛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外甥啊,其实,长歪了也不是你的错。”

钟元气得肚皮发鼓,却毫无办法。只好不理他。

钟会摇摇头,对两人的插诨打科并不喜欢。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叫钟元去屋子里读书。读书累了就去歇着。

钟元无奈,只好一步一回头的走回去。他热切希望舅舅能够叫自己留下来。很可惜,并没有。

钟元一走。王罴立刻急不可耐的对钟会说道:“妹夫,你知道么?道明先生来见过我了!他说我们王家有龙凤之姿呢!”

“嗯?”钟会一脸纳闷的看着黑金刚模样的王罴,这玩意要是叫做有龙凤之姿,那自己该叫仙人下凡?

“是真的!道明先生还说,此乃乱世之秋,虽然大明已经一统半壁江山。但是我王家作为天地之子,自然有天道垂青。你也知道的,道明先生从来不是一个爱说瞎话的人。所以呢,我们就想着,是不是今年动手,先将福州拿下了!”

“福州拿下以后呢?称王称帝?”钟会低声冷笑。

王罴有些尴尬的说道:“缓称王的故事我们还是知道的。称王称帝太早了些。可是福州福州,有福运的州哇。我想啊,拿下了福州,咱们就可以拿下半个江南。再往下,就可以拿下广州等地。如此一来,也算是和大明划江而治了!”

“有长进啊,划江而治都知道了!那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招兵买马,粮草从何处来?兵饷从何处来?兵器从何处来?大明的火器你也是知道的,你打算怎么对付?你若是也弄火器,你的火药和火器怎么来?”钟会连珠带炮的问道。一时间,竟然将王罴问得愣住。

王罴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他答应老父的时候原本是信心满满的。谁不喜欢做皇亲国戚呢?可万万没想到,妹夫好像看上去完全没有想法呀!这可怎么办才好?

“妹夫……那个,莫非你是怕我们王家过河拆桥?你是多虑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妹夫不是?就算不念着你是我妹夫,我还得念着妹妹在你家不是?就算你们不在了,啊元总还是我王家的外甥不是?我王家可就这么一个外甥不是?”

钟会咬牙道:“好啊,果然有长进了!这个道明先生果然了不得!竟然教会你说过河拆桥了?我警告你王罴,你想找死你自己去。我钟家绝不会参与!”

王罴大急。他怎么也没想到,平常的几句话竟然叫钟会误会大了!他暗自恨自己不会说话。急得抓耳挠腮的。

“不是,不是。妹夫,绝不是这个意思啊我。你听我说!”

“说什么你说?说过河拆桥还是皇亲国戚啊?啊?你瞧瞧你这身,破破烂烂,知道的你是山大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丐帮!就你们这模样,你还真信你们能当皇帝啊?凭什么?大明百万大军就是摆着看的?你青花寨不过两百人口就能一口吃掉人家?你怎么想的?脑子呢?”

王罴眼中凶光一闪,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

“妹夫,好好说话啊,我可是念着咱们是亲戚才来找的你!道明先生也说了,泰宁不过是一个小县城,兵马不多,顶多也就一两百人。我青花寨拿下泰宁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说我穷,朱元璋那时候还是乞丐出身呢!我们王家山贼出身怎么就做不了这个皇帝了?”

“你!”钟会大怒,又感到头疼,遇上这么一个一心一意想做皇帝的二愣子,他也无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二更时分,我们屋里说。到时候嫣红也会在。咱们细细说!”

“好!那咱们就细细说。你看我妹妹是不是跟你一样无情无义!”王罴愤愤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名字叫童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孟云山山洞里,一普通仙族士兵,被抽干了血,皮肤干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对面一位深绿色女子手中,一血色圆球在缓缓转动。“哼,本想直接给你个痛快,没想到还有点用处。”说着,素鸢双手翻转几回,血球迅速褪色,继而转为金色,只是颜色非常黯淡。素鸢嫣然一笑,收回金球。往洞外走去。孟云山山洞,隐在一片翠绿的藤

  • 我眼前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5章

    步羡于人间再次见到辛古时,但见少年满眼的狠厉,通身还透着一股子倔强,发干的嘴唇裂开来,头发也打髻中散开来。暗红的衣摆被浸湿,甚至可闻见算不得浓的,似有若无的血腥味。辛古背倚着一株枯木,嘴角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目光凶狠,不远处还有几具尸体,和辛古面前这群家伙身着相同的暗紫色的衣服。步羡搭着散云偶然路过

  • 三国:我就是NPC在线阅读灾难

    异形龟注视着二人,朱天豪发现后,手里开始聚集火焰。虽然知道不会有任何作用,不过不能随便死了对吧。然而,异形龟看见火焰后,竟伸头到了地上,朱天豪十分茫然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然而异形龟就这样一直低着头,朱天豪壮着胆上前摸了一下,异形龟纹丝未动,朱天豪似乎明白了什么,背上青鱼坐在了异形龟的头上,果然,异形

  • 孤独网游第三章

    第三章纪雪:“……”她有那么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眼看着顾大少就这么越哭越悲伤,越哭越难以抑制,纪雪沉默了。林晟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终于停下来,抬头,用湿润乌黑的眼睛望向纪雪,说话带着鼻音:“还好有你在,不然……小七要真的出了事,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纪雪:“……”她再次确定

  • 契月吻之约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年8月,正值暑假天气最热的时候。城市像篜笼一般闷热无比,人们则像刚刚上锅的馒头,在篜熟之前纷纷四处逃亡,争先恐后前往雾山去躲避酷暑。雾山是近两年才被开发出来的风景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神秘。据说开发之前,这里常年烟雾缭绕,宛如仙境。四年前,一支探险队徒步去雾山,也不知是碰到什么机关还是触动了

  • 我在三国登录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有人出生,有人死去,有人退休,有人升职,有人成长,也有人堕落。星际移民最终没有实现,类地行星难找,大批量太空运载也难以实现。漫威中灭霸的一下弹指,宇宙间的生命随即少了一半。二十年这个不长不短的时间,也像灭霸的弹指,清除掉了人们的痛苦,担忧记忆,人们只愿意活在美好的回忆里。

  • 不良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清场看着蒋凌西冷下来的俊脸,颜钟意笑笑,放缓语气,踏回了导演与女主演之间应有的关系节奏里,转移话题问道:“蒋导,不是要讲戏吗?”“你需要我给你讲这场吻戏吗?”蒋凌西抬眸,毫不退让地看着颜钟意,并不肯让往事过去,更不肯让她缩回剧组同事关系的外壳里,“递给你的电影剧本,为什么不接?”颜钟意在大热电

  • 妙手医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黄昏二(下)“历史未必完全是人写的”,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1941年,流亡在西迁路上的某学者在日记中写道:“如果相对论基本正确,那么,在一个时空之外,肯定存在着类似时空。就像多维函数中的不同维,彼此相似,却不尽相同。如果其中某一维的存在投影到另一维之上,由于各维发展的不均衡性,对历史发展的影响将是

  • 东方演义之第四章

    “那么轮到我表演了!”千羽冲向翼人,翼人见状,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往下降,千羽怎么放过,也跟了上去,翼人转身甩出几片羽毛,千羽左手凝盾,挡住了这些爆炸羽毛,他甩开爆炸的烟雾时,发现翼人不见了。千羽缓慢的飞行,寻找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靠!跑了?”这时千羽听到他上面传来一阵破空声,立马转身双手格挡,

  • 推倒与反推倒公式真武荡魔真诀(跪求收藏)

    ※※※看看自己此时的状态,真武心中不禁暗道:“以我现在的脚跟想要化形而出,恐怕至少也得太乙境的修为才行...”要知道真武身为先天神魔,其脚跟即便是比之后世的那些天道圣人,他恐怕也丝毫不差。后世的三清圣人,乃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元神所化,大名鼎鼎的十二祖巫,乃是盘古精血化形,妖族的东皇太一,帝俊是盘古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