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气武记在线阅读第8节

2021/4/8 21:15:42 作者:点走首 来源:纵横中文网
气武记
气武记
作者:点走首来源:纵横中文网
气者,体之冲也。何为气,气不是某种具体的物质,但却是人生存的根本。大陆之中,练气者千千万,更有能人异士研究无上绝技。火炎,寒冰,暗黑,光明……..人界,魔界。这又是两个怎样的世界……..人类,妖兽。谁又是大陆上的主宰……..炼器,炼药。哪个又更受人尊崇…….

同伴的定义,广泛而又模糊。

因为友情而能够相互托付后背的是同伴;因为利益而暂时走到一起的也叫同伴;甚至,就算是那些没有任何目的,聚在一起只是为了吃喝玩乐的人们,也可以被称之为同伴。

但是,很明显的,白墨口中的“同伴”,具有相当强的指向性。

“同伴么?”

乍一听到这个词,八云紫是十分震惊的,毕竟,她可从未想过能够和一只实力强大的大妖怪成为同伴的事情。

但是,在震惊之后,心思复杂的八云紫却又强行压抑住自己纷乱的思绪,开始分析起得失利弊。

毫无疑问,和白墨这个实力恐怖到无法想象的大妖怪结成同伴,自然是有着许多好处的。

白墨的庇护,意味着八云紫不用费劲辛苦躲到海天之角,不用睡在那个待长了就会令人觉得胸闷气短的隙间。

至于说,与白墨结成同伴有什么坏处?

八云紫看着眼前这只憨态可掬的黑白团子,在确信白墨真的是以竹子为主食之后,八云紫实在是想不出,像这样的一只妖怪,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理智之外,八云紫的直觉却在隐隐之中提醒她,如果真的与白墨结成同伴的话,很可能会发生一些十分不妙的事情。

可是,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心中拿不定主意的八云紫,有些犹豫。

相比之下,单纯的风见幽香可就没有这么多复杂的心思了。

“当然,我们早已经是同伴了。”

事实上,早在宴会开始之前,当白墨将风见幽香举起来,放到他头上的那一刻,风见幽香就已经将白墨认定为自己的同伴了。

而且,是“最高等级”的同伴。

不过,在下一瞬间,风见幽香却话锋一转,突然偏过头,用一种近乎于厌恶的目光看着八云紫,气鼓鼓地说道:

“但是,我绝对不会把她当成同伴的,永远不会!”

单纯却又小心眼的花妖十分愤慨的表示,要记八云紫一辈子的仇。

不过,理所当然的,对于一只弱小花妖的愤慨,八云紫肯定不会放在心上。

“切,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我堂堂境界妖怪,怎么会和一只小花妖为伍?”

“我的同伴,自然也是强者。”

八云紫十分傲慢地说道,但是,她也的确有着傲慢的理由。

论潜力,能够颠覆世界的境界妖自然不是一只小小的花妖能够比拟的。

风见幽香不服,想要辩驳,但是却有无从辩驳,只能十分气愤地跺了跺脚,又在心中的小本本上记了八云紫一笔。

花妖报仇,千年不晚。风见幽香发誓,早晚有一天,她一定要让八云紫好看!

而白墨呢?看着眼前这两只明显起了争执的萝莉妖怪,白墨不仅不拦着,反而还笑呵呵地看着两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怪不得后世紫妈和花妈之间的关系好像是一直不大对付的样子,原来,两个人的仇怨在这么小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么?

难道,这就是历史的惯性么?

不知道以后的八云紫会不会后悔今天装下的逼啊?

不过,就在白墨想到“以后”事情的时候,白墨的内心却突然一动。

他看着眼前这座竹林,隐隐感觉以后这里可能会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但是当他沉下心来,想要仔细想象的时候,之前那种感觉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对此,白墨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的修为,都是靠着吃竹子提上来的。

而刚才那种缥缈的感觉,则是因为白墨体内堆积了太多天地灵气无处发泄,以致强行把他的修为提高到了某种境界,牵扯出他天机的缘故。

可惜的是,白墨并不擅长什么卜算之数,确切地说,除了那招被他唤做“嘤熊咆哮”的声波功之外,他什么术都不擅长。

因此,白墨并不能进一步挖掘这隐藏着的天机,窥探更多的隐秘。

不过,也无所谓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再说,就算是祸,又能把我这个黑白团子怎么着呢?”

作为国宝,就是要这么自信!

……

翌日,夕阳西下,月上东山。

又是一个月色明丽的夜晚。

睡意逐渐褪去的八云紫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月亮,突然愣了一下。

“这……不对吧?”

“我觉得我已经睡了相当长的时间了啊,怎么还是晚上?”

有些睡迷糊的八云紫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十分不解的想到。

而在下一瞬间,当一阵凉爽的夜风吹过八云紫的头顶,将八云紫的那些睡意完全吹去,让八云紫的理智重新回到她的大脑之后,八云紫才突然意识到,她竟然睡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这怎么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的八云紫突然瞪大了眼睛,表现出一种比刚才还要惊讶的表情。

她竟然睡了整整一天!

也就是说,她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心中惶恐的八云紫瞬间想到了昨天的那种不安,并且,聪明的她立刻就明白了,这种不安感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有强大妖怪的庇护,导致我的警惕性降到了最低,以至于睡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没能修炼……”

“如果长此以往的话……”

想到这里的八云紫,又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她可是有自己抱负的妖怪,可不想成为一个废物。

可是在下一瞬间,当八云紫注意到,眼前这座竹林不仅被白墨改造成一片十分适合居住的桃源,而且在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还开发出一座温泉浴池之后……

那哗啦啦的水声,以及热腾腾的白色雾气,让年纪尚小,天性就渴望着玩耍的八云紫内心一动。

“如果只是放松一小会的话……”

“应该,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PS:我已经在很努力的更新了,真的。

但是,五更真的是人类的极限了。

嘤嘤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幻西游:打图就变强在线阅读第9章

    “你别瞎嚷嚷,好好说话!”把失魂落魄的苏强请到屋子里,给他泡了杯热茶。山猪把老婆孩子都赶到卧室里去看电视,坐到他面前,语气严肃的问道。“我,我刚才,真的见了鬼了……”捧着热茶,感受到热腾腾的温度,苏强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跳渐渐趋于平缓,飞散的三魂六魄也聚了回来。把刚才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全部说给山

  • 极品小村官第2章在线阅读

    琴雨召唤出来了一个小狐狸,然后琴雨问小狐狸一切东西知道了,那个小狐狸叫小莫,然后三条尾巴的叫小奴,五条尾巴的叫小肖,七条尾巴的叫小吘,八条尾巴的叫小黑,九条尾巴的嘛我们知道。三年后,巨大的死亡森林里。一位穿白色上衣,白色短裤,白色忍鞋,蓝色长发直到腰部!上衣背后镶嵌着一把扇子,这时宇智波家族特有的标

  • 暮云收尽第6章在线阅读

    我们嘱咐两个女生,有什么情况马上叫我们,而我吴悔,陈宇三人睡在隔壁房间。吴悔爱干净,就提议打扫一下再睡,我倒觉得没什么,倒头就睡,我以前苦日子可比他过的多了,倒是吴悔,明明家境显赫,书香门第的,为什么要来蹚这浑水。吴悔点燃盗墓贼遗留下来的煤油灯,就叫我和他去找两把扫帚把屋子打扫一下,我不同意,他就使

  • 时光许我一世倾城在线阅读第1节

    在高三这种学习氛围最紧张的阶段,只有八卦和零食能够消除一些压力。“她上次还跟张珊说我喜欢她对象,我都无语死了好吗?当我对象是死的啊!”“真的,她把跟她对象说过话的女生全怀疑了一个遍!真是醉了。”江月一手拿着试卷,一手晃着笔,听她们两个叨叨班上的八卦。这节课是物理课,老师让小组讨论昨天的月考试卷。都说

  • 英雄联盟之冰凤涅槃第10章在线阅读

    某日,黄钞在课堂上无精打采的样子,章明泰要其背诵前日的文章也背不出来,让其解今日所习得字义,也答得风马牛不相及。待放学后,章明泰留下黄钞,问道:黄钞,今日你与往日大不相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你家中是否出了什么变故?黄钞回答道:没有,先生。章明泰又问道:那你今日缘何这般模样?黄钞欲言又止,章明泰道:

  • 我不是一只猫第4章在线阅读

    普莱舍星人编辑怪兽人普莱舍星人(プレッシャー/Pressure-seijin)身高:1.95米-47米体重:80千克-29000吨登场:第26集《奥特之王对魔法使》中文名怪兽人普莱舍星人外文名プレッシャー/Pressure-seijin其他名称普莱舍星人登场作品《雷欧·奥特曼》身高1.95米-47米

  • 篮球之2k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09我回到家里时,发现这次来蹭饭的只有泉奈,而且家里的气氛也不太对劲,老爸直到现在还没回家,老妈也没有用没有像往常一样用锅铲教训我不要乱跑,而是坐在一旁叹气。泉奈的眼眶红得厉害,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我好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曾经族里一个跟我们家关系很好的小哥哥死在战场上时,也是这种感觉。他是家族里

  • 网游之失落的军团在线阅读修罗座

    张北和唐筱柔骑着马跑了半天,直到夜晚终于看到一座小城,随即两人在一家酒馆住了下来。“呼,我还以为要完了呢,今天谢谢你了”,唐筱柔看着张北说道,“不过害你损失了一件法宝,等我到了天云宗后,我一定会用同等级的法宝赔给你的。”“哈哈,没事,不用赔给我,你看这是什么。”张北右手一伸,只见一点光芒在他的手中闪

  • 网球王子之超级天才在线阅读第二节

    雪如柳絮飘飘荡荡的落下,迎着飘雪,一朵朵不染人间污秽的雪莲悄悄绽放。雪莲簇拥着一座美妙的水晶宫殿,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着七彩的光。在这座宫殿里的一扇门外,一个青衣的妇人焦急的来回踱步,门内,不断的有痛叫声传出。“公主,使劲啊,公主……”“啊……啊……”听着屋内的声音,门外的妇人更是焦急。突然,一群衣

  • 一世歌之王妃不回家在线阅读第1章

    在无名小镇中,有一个灰头灰脸的少年,在药铺里清点着草药。他一身灰色的粗麻破衣,人看起来瘦瘦的,一双不知补了多少次的烂布鞋,他的手上是长期与药打交道留下的老茧。远处,躺在椅子上的肥胖药铺掌柜对陈凡高喊着“陈凡,草药清点的怎么样了?明天他们就来拿药材了,你动作麻利点”陈凡唯唯诺诺地说道“掌柜大人,我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