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娱乐老爸的奇幻之旅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4/8 21:10:32 作者:绿皮南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老爸的奇幻之旅
娱乐老爸的奇幻之旅
作者:绿皮南瓜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洛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穿越在一个小明星身上,并且获得了无限背包,本以为可以逍遥自在,横行娱乐圈。可是在参加一次音乐盛典中,意外捡到了一个“小萌娃”,可造化弄人,杨洛发现这个小萌娃不简单,更是身有隐患,无奈之下杨洛为了小萌娃,开启了他奇幻而又温馨的娱乐之旅,并且励志要成为最强老爸。(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奏乐声由远及近,马路声渐渐清晰可闻。

紧接着,先有两队太监快步行至宁府大门前三丈之处,分立两侧,摆开仪仗。随后,一队队太监宫女捧着香巾绣帕等物缓缓行来,后面八个太监抬着一顶精致华贵的轿子,脚步稳健,轿子不见丝毫晃动。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待轿子行近了,为首的太监一扫佛尘,唱到,“宁妃娘娘到,众人跪迎!”

“恭迎宁妃娘娘。”众人拜倒。

宁艳殊跟着照做,跪下之时,心中不无感触。这个年代,礼仪就是繁琐郑重,遇到比自己地位高的,动不动就要下跪。一想到自己如今一介白身,她就觉得无比苦逼。不过一看到前面跪得黑压压的人,她又释然了。这便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大家都一样,连她那当侍郎的便宜爹都不能例外,她又怎么可能例外呢。

轿子在离他们不远处停下,接着,帘子被宫女掀开,而宁妃娘娘则搭着太监的手下了轿。

前面的人跪在地上,只瞄到宁妃娘娘的一双镶着指头般大小的珍珠绣鞋,而靠后一些的宁艳殊等人根本啥也看不到,只是竖着耳朵听着动静。

“平身吧。”一道珠圆玉润的声音响起。

宁艳殊只觉得这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如清泉汩汩,不徐不疾。

说话间,宁妃上前一步,虚扶宁瀚清齐氏两人,两人忙说使不得使不得。见她执意如此,两人顺势起了身。

“娘娘,天冷,家中已备好了你最爱喝的云雾茶,还请移步大厅。”宁瀚清说道。

“云雾茶啊,本宫已经许久未喝了。”宁妃笑笑,似感叹似释然。

宫中每年都会进上好些名茶,如西湖龙井、六安瓜片、君山银针、信阳毛尖等,庐山云雾虽然也在进贡之列。

因其醇香甘润、富含营养,太医称其有延年益寿之效,颇得太后及几位太妃的喜爱,宫中的份例都紧着她们了。再者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除去打赏给受宠妃嫔的例,分到她烟绿阁的量本就不多。

平身后,宁艳殊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实则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宁妃几眼。

什么,你说干嘛这么猥琐,不光明正大地看?

你也不看看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宁妃娘娘又是什么身份?大刺刺地盯着宁妃看,一个冒犯天家威严的罪名下来,她可兜不住。况且偷瞄的人又不止她宁艳殊一个。没看到不少人都如此吗?

不过说实话,她这个姐姐容貌当真不俗。的确,能选入宫廷,并且能够身居高位的人,容貌自然是不差的。加上宁妃久居宫中高位,身上更是浸染了让人不自觉臣服的贵气。如今一身华贵的品级宫装,更衬得她雍容华贵,气质逼人。

寒暄了几句,宁妃道,“爹,娘,咱们进去吧。”说着,虚扶着两人之手,并列前行。

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太监宫女们只当未曾看到一般。

宁艳殊在后面注意到落后一步的徐氏手掌成拳,指尖紧扣掌心,瞬间隐没于宽大的袖袍之中。

宁艳殊暗忖,宁妃这般强势,是缘于她对自己御下之道的自信吗?

可转而又觉得,即使这样,她也不该这么落嫡母的面子才对啊。到底是出于什么缘由呢?直至不久后,皇帝意有所指地点了宁妃两句,宁艳殊才察觉到她这个姐姐的高明之处,她这么做,全是为了让皇帝放心啊。毕竟有明显缺点的妃嫔比那等心机深沉之人好拿捏多了。

看着走在最前头的三人,宁芷殊兄妹的眼睛很亮。

宁楹殊眼中闪过莫名的光。

宁季禹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宁炎熙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怒气腾腾,却被宁季禹一手强行压制着,然后整个人变得蔫蔫的。

不小心见到宁艳殊的样子,还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宁艳殊摸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个小霸王了。果然,七八岁的男孩,真是猫狗都厌。

大厅里,宁妃坐在主位上,轻啜了一口手中冒着热气的香茶,赞道,“果然是云雾茶。”

“娘娘若喜欢,晚些回去的时候,让宫女捎上一些。”宁瀚清道。

宁妃对此不置可否。

见她不反对,宁瀚清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五年不见,你们竟都长那么大了。”宁妃看着众弟妹,一时间不胜唏嘘。

接着,自有宁芷殊宁修南这对亲姐弟出来应答,再不济,他们这边,宁季禹宁楹殊亦是长袖善舞之辈,不需宁艳殊出来应对。宁艳殊也乐得当布景画。

和底下的弟弟妹妹们说了几句话,宁妃又说道,“此次出宫,本宫也给你们备了礼物。来人,呈上来吧。”说着,她转过头示意。

没一会,便有几位宫女捧着托盘上来。

这礼物,几兄妹人人有份。

“谢宁妃娘娘赏。”接过礼后,众人拜谢,宁艳殊跟着做了。

见众儿女都得了礼物,宁瀚清抚着胡子建议,“娘娘,你入宫五年,府中景致与先前有些不同,不若让季禹他们陪您逛逛?”

“也好,正巧本宫也想和弟弟妹妹们亲香亲香。”

今日雪停,暖阳隐约可见,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众人走着也不觉得累。

可一连逛了大半府坻的景致后,宁妃伸出手,有些疲倦地揉揉眉头。

宁芷殊看了看周围的景致,极有眼色地说道,“娘娘乏了,不远处便是姨娘的院子,不若去那歇歇脚?”

宁妃颔首,赞赏地说了句,“甚好。“

接着她又说道,“不过,莫要因了本宫而扰了你们的兴致。这样吧,刚才父亲说了,前些日子很是得了一些鹿肉。这样的雪天烤鹿肉最是风味不过的了,咱们也来试试这雪天烤肉的滋味。碧波亭那边的景色是府中最好的,本宫以前也甚爱呆在那处,不若就将烤肉的地点定在那里,可好?”

“娘娘英明。”

“如此,你们先去,稍晚本宫再过去。”宁妃高兴地说道。

“诺!”众人应了下来,知道宁妃与齐氏定是有私房话要说。

少了宁妃,一行人没那么拘谨,却也没什么精神说笑。

碧波亭很大,坐落在湖心之中,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因为四周开阔,风特别厉害。

幸亏亭子四周都挂上了挡风的帘子,帘子略透明,亭外的景致隐约可见。

得知宁妃一会会降临碧波亭,府里的管事忙指挥着丫环小厮将碧波亭再整饬整饬。

宁艳殊一行人到时,碧波亭已经整饬得差不多了。只余一些小厮在生碳生炉子,而丫环们则在碧波亭与厨房冰窖里穿梭,送上食物及酒水。

炉子还没生好,众人散在亭子外围,三三两两,或赏景或闲谈。

宁季禹倒好,让小厮将湖面砸了个洞,竟然钓起鱼来了。

宁炎熙有样学样,也叫小厮给他砸了个洞,拿着钓竿有模有样地钓起鱼了。

宁艳殊挺好奇他能不能钓上鱼的,便挑了个离他们不远又避风的地方饶有兴趣地看着。

“四姐姐,宁妃娘娘姿容出众,芳华绝代,真乃我辈楷模,你说是吗?”宁楹殊赞叹般地说着,眼睛很是晶亮。

宁艳殊有些意外她会主动和自己搭话,看她那样,想来也不需要自己回答什么,便嗯了一声,继续喝着手中的热茶。

“女人当如是,若是咱们有朝一日,能像她今日一般光耀门楣荫及家人,便是死也甘愿了。”

宁艳殊心中好笑,这娃儿,这么这点岁数,就有那么高志向了。光耀门楣荫及家人,便是世间男子,也少有人做到吧?

须知,这年头,不管男女,站在权力顶端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人,无数的人都成了垫底的枯骨。

便是宁妃如今这般风光,她们也只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不知道她在宫里是如何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呢?

不过宁艳殊转而一想,又觉得还好,人活在这世上,谁都不容易。

许是宁艳殊的冷淡,让她刚才发热的脑袋稍微回神了,最后,她只是小嘴一抿,眼中有抹势在必得的决心。

“大哥,钓上来鱼了吗?炉子生好了,可以烤肉了。”宁芷殊笑着问。

宁炎熙撅着嘴道,“没有鱼,估计鱼都被冻死在湖底了。”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好动的时候,宁炎熙拿着钓竿坐了好一会,钓竿上一直没动静,正好宁芷殊说可以烤肉了,他忙扔下钓竿,烤肉去了。

宁季禹招手叫来两个小厮,让他们握着鱼竿,也去亭子中心烤肉去了。

宁艳殊见状,也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

“大哥,咱们自己烤吧,老让奴才们代劳,没个意思。”宁炎熙摇着宁季禹的胳膊建议。

宁季禹看了其他几个弟弟妹妹,见没人反对,便道,“那好,咱们就自个儿动手,一会别把食物糟蹋了填不饱肚子就行了。”

宁季禹话落,个个都跃跃欲试,各自拿了心仪的食物放铁架上烤。

宁艳殊也似模似样地烤了两块鹿肉,还有两根红薯,红薯挑的是细长中间微凸的。

她同时烤四样,并不算多的,其他的人,每人都烤了几样,都忙乱得很。

“大哥,把酱油递我一下。”

“三姐,我要油,给我刷点!”

“二哥,你的肉烤焦了,拿开啦,薰得我一脸的烟!”

噗啪!火苗猛窜,吓了大家一跳。

“啊,宁炎熙,你油刷多了,油滴到碳里火都窜起来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众人看着手中烤得乌黑的食物,面面相觑,“这个还能吃嘛?”

“你试试?”

“我不敢,要不,你来?”

回答的是缓缓扭过去只剩下半个后脑勺。

一行人,搁现代,都是半大的孩子,平日老成了点,此时都带出了孩子气。

此时,一股食物的香味飘来,众人吸吸鼻子,看过去。只见角落处,宁艳殊面前的两块肉和两根红薯,颜色那叫一个漂亮。

“四姐,我能尝尝不?感觉好好吃的样子。”宁炎熙咽着口水。

“明心,拿碟子和刀来。”宁艳殊说道。

眨眼,明心便递过来一把刀和一个碟子。

宁艳殊迅速地将肉分成了几份,明心机灵地插上签子。

“来,大家都尝尝我烤的肉。”

众人也不客气,一人拿了一块。

“唔,好吃!”宁炎熙三两下吃完,还一脸意犹未尽。然后他抓了一把生肉,放烤架上,涎着脸说道,“三姐,你烤,我给你打下手行不行?”

宁艳殊默默地抓过一把肉,在铁架上翻烤起来。

宁季禹见此,笑道,“吃了三妹的烤肉,这回轮到你们尝尝大哥泡的茶如何?”

话落,宁芷殊也进言道,“既如此,芷殊为大家抚上一曲如何?”

“甚妙。”

“那——”宁楹殊眼珠转了转,看着宁修南笑道,“二哥,就剩下咱俩无所事事了,不如手谈一局?”她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棋。

“好主意,五妹妹,请——”宁修南将随身不离的扇子一收,手伸出来做了个请的动作。

一时间,碧波亭的氛围甚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眼前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5章

    步羡于人间再次见到辛古时,但见少年满眼的狠厉,通身还透着一股子倔强,发干的嘴唇裂开来,头发也打髻中散开来。暗红的衣摆被浸湿,甚至可闻见算不得浓的,似有若无的血腥味。辛古背倚着一株枯木,嘴角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目光凶狠,不远处还有几具尸体,和辛古面前这群家伙身着相同的暗紫色的衣服。步羡搭着散云偶然路过

  • 三国:我就是NPC在线阅读灾难

    异形龟注视着二人,朱天豪发现后,手里开始聚集火焰。虽然知道不会有任何作用,不过不能随便死了对吧。然而,异形龟看见火焰后,竟伸头到了地上,朱天豪十分茫然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然而异形龟就这样一直低着头,朱天豪壮着胆上前摸了一下,异形龟纹丝未动,朱天豪似乎明白了什么,背上青鱼坐在了异形龟的头上,果然,异形

  • 孤独网游第三章

    第三章纪雪:“……”她有那么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眼看着顾大少就这么越哭越悲伤,越哭越难以抑制,纪雪沉默了。林晟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终于停下来,抬头,用湿润乌黑的眼睛望向纪雪,说话带着鼻音:“还好有你在,不然……小七要真的出了事,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纪雪:“……”她再次确定

  • 契月吻之约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年8月,正值暑假天气最热的时候。城市像篜笼一般闷热无比,人们则像刚刚上锅的馒头,在篜熟之前纷纷四处逃亡,争先恐后前往雾山去躲避酷暑。雾山是近两年才被开发出来的风景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神秘。据说开发之前,这里常年烟雾缭绕,宛如仙境。四年前,一支探险队徒步去雾山,也不知是碰到什么机关还是触动了

  • 我在三国登录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有人出生,有人死去,有人退休,有人升职,有人成长,也有人堕落。星际移民最终没有实现,类地行星难找,大批量太空运载也难以实现。漫威中灭霸的一下弹指,宇宙间的生命随即少了一半。二十年这个不长不短的时间,也像灭霸的弹指,清除掉了人们的痛苦,担忧记忆,人们只愿意活在美好的回忆里。

  • 不良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清场看着蒋凌西冷下来的俊脸,颜钟意笑笑,放缓语气,踏回了导演与女主演之间应有的关系节奏里,转移话题问道:“蒋导,不是要讲戏吗?”“你需要我给你讲这场吻戏吗?”蒋凌西抬眸,毫不退让地看着颜钟意,并不肯让往事过去,更不肯让她缩回剧组同事关系的外壳里,“递给你的电影剧本,为什么不接?”颜钟意在大热电

  • 妙手医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黄昏二(下)“历史未必完全是人写的”,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1941年,流亡在西迁路上的某学者在日记中写道:“如果相对论基本正确,那么,在一个时空之外,肯定存在着类似时空。就像多维函数中的不同维,彼此相似,却不尽相同。如果其中某一维的存在投影到另一维之上,由于各维发展的不均衡性,对历史发展的影响将是

  • 东方演义之第四章

    “那么轮到我表演了!”千羽冲向翼人,翼人见状,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往下降,千羽怎么放过,也跟了上去,翼人转身甩出几片羽毛,千羽左手凝盾,挡住了这些爆炸羽毛,他甩开爆炸的烟雾时,发现翼人不见了。千羽缓慢的飞行,寻找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靠!跑了?”这时千羽听到他上面传来一阵破空声,立马转身双手格挡,

  • 推倒与反推倒公式真武荡魔真诀(跪求收藏)

    ※※※看看自己此时的状态,真武心中不禁暗道:“以我现在的脚跟想要化形而出,恐怕至少也得太乙境的修为才行...”要知道真武身为先天神魔,其脚跟即便是比之后世的那些天道圣人,他恐怕也丝毫不差。后世的三清圣人,乃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元神所化,大名鼎鼎的十二祖巫,乃是盘古精血化形,妖族的东皇太一,帝俊是盘古的右

  • [ABO]日在ABO第四章在线阅读

    懒得去管究竟跑了多久,龚箭就只一圈又一圈地跑着,直到发现操场边上多了一个算不上陌生的身影,才转了个方向,跑了过去,到跟前抹着汗停下,问:“大半夜的你不睡觉,遛弯儿呢?”陈善明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该死的好奇心,说:“你不也没睡么!”瞅瞅他身上汗湿的T恤,问:“你这跑了多少了?”说着拉他回跑道上溜达。“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