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一觉醒来变成崽[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2021/4/9 12:02:09 作者:醉扶摇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觉醒来变成崽[娱乐圈]
一觉醒来变成崽[娱乐圈]
作者:醉扶摇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洪荒最知名的大龄狐狸精,涂山老祖有个远大志向:跟长得好看的物种搞对象!他找了十几万年,也没找着这物种。一朝天雷劈身,他流落到了没有灵气的21世纪。法力全失,退化成幼崽的涂山白,“吱吱吱???”……这是一个娱乐圈萌宠沙雕小甜文,又名:《涂山老祖》,《跟铲屎官搞对象》,《狐狸精》等等……——预收都耽《顶级关系户【娱乐圈】》点这里→→→大学报道的第一天,白翡被星探盯上,带去‘荣耀国际’签了艺人合同。合同上,家庭成员介绍这一项,他是这么填的——大哥做娱乐类型的工作,二哥做金融类型的工作,母亲做服装相

你是荒野哪阵风

文/瑾择

2018/10/25

凌晨三点,陈燃被一阵猛烈的摇晃弄醒。

她有些懊恼,翻身继续睡,脑袋却跌进某位宽阔的胸膛里,对方滚热的气息轻吐在鼻尖,接着是她嘴唇上,脑袋立马清醒,睁眼,瞳孔里赫然出现了某张男人的睡脸。

陈燃立马起身,愣怔两秒,撑着双臂坐起来,只见房内一片狼藉。意识到发生什么,脑袋轰地炸了,她神色阴沉,五指紧紧缠住额头,低言咒骂:“该死!”

都是酒精惹的祸!

陈燃套上衣服,发现那男的已经醒了,他手缠住头发,神色难喻,估计也在回想喝断片儿的那段时间。

陈燃开了灯,室内不怎么亮堂,忽闪忽暗的,毕竟这里是邮轮,光线不好,外面还闹着大海浪。

“喝水吗?”陈燃举举手头杯子。

傅谌明掀开眼皮子,盯着陈燃:“是你。”

“嗯,昨晚上坐你边上的那位。”陈燃坐下来,男人不动声色地瞧着她,她弯眼笑起来,“又没发生什么,还好只是睡觉。”

他没回答,表情生硬。

“所以别紧张。”陈燃眼睛笑得眯起来,拍拍他肩膀,“搞得我像只吃肉老虎,又不好这口。好像快要到港口了,你要不先去那小浴室洗把脸吧。”

男人低沉应了声,望见她身上套的那件松垮衬衫:“你衣服呢。”

“好意思说呢。”陈燃嘴边咬着烟头,轻轻嗤笑声,“昨天也不知道你还是我,把我衣服撕破了都,我只能捡了你的穿,现在都不好出这门。”

“不好意思。”男人敛下神色。

陈燃微微挑眉,这世道原来还有乖乖道歉的男人。

“没关系,过会儿劳烦您出门帮我找件衣服。”

“好。”

陈燃咳两声:“那个,昨晚上的事儿就忘记吧,谁没个什么喝断片的呢。”接着手夹住烟头,淡淡说了句,“再说也没真发生什么,就我衣服破了件。”

“我去找身衣服。”

最后衬衫被他顺溜走了,枪随后扣在裤兜里。腰背挺直,如果比起身高来,这男人可能比她还要高出一颗半的脑袋。陈燃穿好裤子,上身只裹了件单薄外套,男人离开前,把自己贴身证件交给她。

“什么意思。”她笑着问。

“我回来取走。”

“噢。”她认真地点点头,意思是证件留着,他不会轻易逃跑,可以放心点待着。

傅谌明瞧着她一脸没所谓的样子,把旁边大衣丢过去给她:“把这件衣服也套上,我马上回来。”

“噢。”陈燃愣愣地拉下外套,“谢谢。”

——

清晨五点多,光芒从海域尽头一点点渗透进来,它穿过圆形船窗一下恍过眼睛,天际还很昏暗,紫黑得一片。

陈燃坐了很久,以为那家伙不回来,门却被忽然撞开,接着是皮靴踏响船板进来的声音,她怔三秒,站起来:“我想你们走错房间了。”

一位绿装士官跟在某位满脸熏红的军官身后,好像吃了不少酒,他摇头晃脑,手指着陈燃,用别国土语指着她说:“这女的长得真漂亮。”

“你说得一点都没错,华德先生。”

“哦上帝,她说我们走错房间了吗。”

“是的,华德先生,我们走错了。”

那位军官笑起来,神色不言而喻:“走错也没关系,这么漂亮的女人。”

陈燃面不改色:“请你离开这里。”

见此,华德立马捧腹大笑起来:“这模样真可怜,是被男人直接丢在这里了吗,噢,别担心漂亮的小姐,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

“我说了滚开。”陈燃冷冷蹦出这句话,可还是没有阻止那两男人前进的步伐,在他们眼里看来,陈燃只是被随意丢弃的坏家伙。

为首的华德先向她伸手过去,掌心却被刺来的匕首划开了一道大血口子,华德老兵痛得大叫,目眦欲裂狠狠盯着那女人:“那臭女人!烂大街的东西还敢拿刀刺我!”

另一位绿装士官立马扶住华德:“您没事吧先生。”

“把那女人立马给我捆起来押回去!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好的华德先生。”那家伙没有犹豫,走过来快速夺过她手里的匕首,幽绿的眼珠子紧紧向下盯着她说,“这位小姐,请您走一趟。”

陈燃摇头,那家伙抬手,掌心快要覆盖住她的脑袋,陈燃愣怔,手劲却扳不过对方。

然而士官还没碰到陈燃的脑袋,右手忽然被某种强劲的手力遏制,士官侧头,就见一黑发男人满脸冷冽,傅谌明懒得吭声,只是五指用力,将士官的腕部硬生生掰断一截。

士官低叫一声,双膝跪地表情痛苦难言,男人还不解气,拿脚直接踹开他,嘴里冷冷蹦出句:“真晦气。”

陈燃看见他,眼睛亮了亮:“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傅谌明朝她微微笑了下:“我的证件还在您这里。”

这事儿还没完,华德老兵直接被傅谌明踹下了床。回神过来,只看见那黑发男人隐隐泛光的犀利黑眸,傅谌明嘴唇紊合,淡淡说了“滚”字。

华德尖叫一声,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绿装士官也跟着跑了。

“谢谢先生。”陈燃昂头朝他咧嘴笑笑,傅谌明把衣服丢给她:“先穿好。”说完,他就想走了,陈燃却拉住他。

“怎么了。”

“也没什么,能不能帮忙守一下门口。”陈燃拉拉他衣角。

“好。”

此时光线压顶,盖住了男人胸膛以上的宽阔身体。他垂下眼皮,面无表情,只见到陈燃那张笑咧咧的脸,稍微蹙了眉,侧过脸,从兜里掏出了把精致手.枪放在桌上:“这游轮上的家伙都不是好犊子,这五枚子.弹留着防身,匕首不顶用。”

“谢谢先生。”陈燃拉下嘴角,又问他,“船上的都不是好犊子,那先生您是好犊子吗。”

“不是。”他说。

“噢,我也不是好犊子。”陈燃喃喃,从兜里掏出某种止疼药,捻着药片的塑料包装,磕碎薄片,仰头一把吞了药片,傅谌明看完她这一套流水行程,眼睛也不眨一下,回神过来,却发现陈燃正瞧着他:“先生您叫什么名字。”

“我的证件您刚刚没看吗。”傅谌明说得慢条斯理。

陈燃接着笑:“我没有偷看别人证件的兴趣。”拿起衣服走进那间狭小的洗浴室,“劳烦您一下。”

傅谌明身体后退几步,倒坐回床上,看见被丢在一旁那把带血的匕首,稍微愣神,如今只敢拿刀和外境士兵拼命的家伙已经不多了,关键敢拼命的还是那种小姑娘。

傅谌明垂头,摁摁太阳穴:“真要命了。”嘴里缓缓吐出口气来,还好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陈燃换好出来,傅谌明刚好把门关上,他好像在门外停留很久,像在矛盾什么东西,又不像,过几秒,他才走了。

陈燃装好东西出来船板,邮轮停靠的第二站下了很多人,为了不碰上像华德那种难缠的家伙,左转右拐,她终于找到路,回到了自己的睡卧船舱里,船舱与她同住的还有一位外国女人,叫妃罗,她是来看她丈夫的,

虽然是中型游轮,可去往战争频发地区的游客并不多,船上主要只有官兵记者摄影师之类的人,陈燃并不是这三者之一,她只是医生,去这种国家并不是舍生忘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伟大的革命精神,只是工作调配需求。面对医院主治医师全79位的抽签仪式,她中了1/79的彩头,而且赢得了全医院给她的高额奖项。

“…………”

这奖她宁愿不要,还在这该死的邮轮上和男人睡了一晚,虽然只是睡觉,但最可恨的是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猪脑袋。

陈燃想想就头疼,将烟头丢进烟灰缸里捻灭,着手瞧着资料,板上吊着的灯泡光线很弱,她从包里掏出手电筒悬空吊着才好些,妃罗从船板上回来,一脸欣喜的表情,却在闻到舱里的烟味后敛下脸色:“陈小姐。”

陈燃看见妃罗立在旁边,她那双漆绿的漂亮眼睛微微闪着光,陈燃和她打招呼:“妃罗,我有一晚上没见到你了,睡得还好吗。”

“挺好的。”

“隔壁那大爷们的呼噜声没吵到你吧。”

“他昨晚没回来,应该在上楼酒厅喝酒吃。这些话不多说了,陈小姐。”妃罗有些严肃地对着陈燃,“吸烟对身体有害,您应该多注意这些,我爸爸就是因为这个才得了肺癌。”

“妃罗,多谢关心。不过我三月前才开始抽烟的,应该还没到得肺癌的程度。”陈燃朝她咧嘴笑道。

“是有不顺心的事儿吗。”

“男友……前男友绿了我一帽子,三个月前。”陈燃的语气好像事不关己。

“那你应该找人揍他一顿。”

“我只是说了他一通。”

“只是吗。”

“像电视剧上面一样泼了他满脸洗脚水。”

“……啊,洗脚水啊。”

“踹了他一脚蛋蛋说让他滚蛋。”

“……噢,那真解气,我丈夫说如果被人踹到那东西就等于要了他半条命。”妃罗说。

“是啊,没错。”

陈燃想起傅冉当时黑到发紫的表情就好他妈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足球]那些年我见过的男人们之她是合法虐他!

    简宁被乔虞那嗓子堪称娇羞的宋哥给惊悚到了,强行拽着他出了别墅,然后离他一米远,喘着气,谨慎的观察他的表情。乔虞站在那发抖。简宁看了好一会,被他抖的有点心软了,脚步动了动,刚要靠近,勉强给他点温暖,乔虞突然表情一变,甩了甩头,眉心皱的能夹死苍蝇,脸上再无半点刚才的矫揉造作,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阴云密布。简

  • 我能调节世间万物在线阅读第5节

    弋清喘着粗气儿,闭着眼睛缓了半天,后背撞的生疼。“真是够了!”弋清咒骂了一声,靠着石壁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了眼,眼眶里映着丝丝湿气。弋清靠着墙把牙齿咬的嘎吱响,拳头攥了又攥,眼里渐渐积满了愤恨。除了愤恨还有一丝悲伤,最终像泄了气儿的皮球似的耷拉着脑袋,眼底全是无奈。还有诸多委屈,明明很害怕这些东西

  • 被遗忘的科技哭声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不知是沙子入了眼,抑或是为回忆所伤,还未落地便已被风干。许多事,原来不是你想忘记便能忘记,也不是你想阻止便可以不发生,人在这茫茫红尘中,微乎其微,渺小的如沧海一栗,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默默承受冥冥之中的安排,正如这一段没有结局的因缘。柳黛轻轻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收回飘渺的思绪,

  • 大道巅峰宫殿守卫

    一路上,突击内心平静地走过阴冷的过道,前方的爆炸打破了沉默,在烟尘中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宫殿守卫!周围的门也瞬间封锁。“呵呵,明白了。宫殿已经被控制,能让宫殿守卫出来探路,想必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解决了我,那么女王也就会顺着这条路线逃生。可惜,斯代萨已经在外重重把守,自己也只是被忽悠过来陪葬的

  • 天琴帝国编年史第五章在线阅读

    讲话,分队,站军姿,军训第一天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教官们便带领各自的队伍去食堂用餐。训练场里有一个专门的食堂,菜谱都是帝国最顶尖的营养师制定的,特意聘请大厨掌勺,每一份餐不仅营养而且美味。适应γ射线很辛苦,所以在别的方面学院无意为难学生们。军训中的用餐时间,是最容易建立友谊的,其他学生们都三两结伴,

  • 荒古之上之孔雀的情书(4)

    俊美清雅的流云大神官对鸢泪的唠叨总是保持沉默,连句评论也不发表,对她熟视无睹。鸢泪一点也没有身为鸟族含蓄的自觉,明目张胆地发花痴,看流云的眼神活像一匹饿了三月的狼,一口能把他囫囵吞下。流云浑似没瞧见,依旧轻衣俊颜,眉眼清雅地舞剑,像晨光里妖冶的莲花。偶尔回头望过来一眼或是应一句,站在一旁观看的鸢泪便

  • 魔国驭夫记在线阅读第3章

    时值2017年的最后一天,面临元旦放假的团队人员心里更是轻松,大家纷纷举杯庆贺韩西得奖。“干杯!”一片觥筹交错中,大伙们一个个酒意正酣人微醉。“韩西姐,孔老师有事先走了,现在您就是头儿!您拿了大奖,又赶上今晚跨年!待会儿,不请大家去三里屯喝一杯?”“李登鸣,你看你脸喝得都成猴屁股了?还喝呢?”扎着俏

  • 乱世佳丽人之死神终结(2)

    观众台上议论纷纷,擂台上却是另一番情景了。往往高手比试切磋都不会打先手,可要是遇上性子急的而且虚荣心强的人,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死神怒了,就连死神也没想到自己对手的来历这么的强大。地下格斗场?排行第七?有意思!只见死神瞬间暴走,疾射而出,眨眼便到了白面小丑面前。拳拳到肉的攻势异常凶猛,一拳接着一拳轰

  • 重生之豪门误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当太阳爬上树梢的时候,鸟儿已在树上欢快的唱着,在喜庆的日子里,又增添了一分色彩,天气格外晴朗,道路两旁新生出的树叶上泛着悠悠的绿光。医院的诊疗室里,肖佚林面对着医生坐下,“医生,怎么样,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这几天经常会感觉眼前突然一黑?”肖佚林问道。“这个,呃,这个嘛,”医生吞吞吐吐

  • 科幻三百年之第二章(2)

    等叶楠沿着原路返回去后,发现之前给她指过路的姑娘们还在原地,一看到她还特别热情地对着她不停挥手询问:“小姐姐找到要找的人了吗?”叶楠走了过去,对她们微一颔首致谢:“找到了,多谢诸位姑娘出手相助。”结果她下意识往口袋里一掏,动作便僵住了:她没带任何东西可以作为酬谢。叶楠也不知道自己这次闭关究竟闭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