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猎魂觉醒在线阅读汉奴

2021/4/9 11:53:19 作者:离皓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猎魂觉醒
猎魂觉醒
作者:离皓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贝伦挥舞起巨剑,在他的眼前火焰翼翅燃烧。凶恶的喷吐出火焰的——那是龙。笨重而锐利的巨剑从龙的脖颈划过,没有造成一丝伤害。贝伦被击倒在地。——难道这就是尽头了吗?贝伦不甘心的攥起了拳头,眼中火焰燃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自从答应了尹兰要教授骑射之后,满珠习礼倒是格外上了心。他不仅给哈日珠拉重新挑选了一匹温顺却脚力良好的母马,更是亲自挑选了一把适合女子用的弓,每隔一日就来监督尹兰勤加练习。所幸前世尹兰虽不算擅长骑马,大学时却也跟着朋友学过一段时间,而哈日珠拉原本虽然是蒙古格格,却不喜爱户外运动,骑术很一般,射箭更是只懂皮毛,因此满珠习礼完全没对她起疑,反而时常给她讲解窍门鼓励她,让尹兰对她更加感激。

这一日,尹兰正带着阿娜日策马来到湖边。此时的科尔沁草原还没有现代时严重的土地沙化问题,水草丰茂,遍地牛羊,在好天气映衬下更是让人心情放松。哈日珠拉和阿娜日坐在马上慢悠悠的沿湖泊走着。虽说是湖泊,在尹兰这个出生南方水乡的人眼里,却只能算是个小水塘。草原广阔,又无树木房屋遮蔽,因而昼夜温差极大,幸好现在正值四月里,气候尚好,不如冬季严寒,也不如夏季干燥,趁着积雪融化,水源充足的时候,尹兰常带着阿娜日来湖边游玩。

“哈日珠拉格格,又来遛马呢!”湖边赶着牛羊喝水吃草的牧民远远的打着招呼。

尹兰微笑起来,这时候的蒙古人还是保留着原始淳朴的民风,即使哈日珠拉是科尔沁尊贵的格格,令部落里普通的牧民心生敬意,也会如寻常一般常常打招呼,再加上尹兰也并不端起架子,反而同牧民的孩子们也很亲近,更令牧民们心生好感。

“是啊大婶,我遛马呢!你家毛伊罕呢?这几日可好了?”

毛伊罕是这大婶家的女儿,今年才六岁,是个黑黑瘦瘦的小丫头,单纯腼腆,十分可爱。平日大婶放牧时她总跟着,前几日突然不见,哈日珠拉随口问了句,才知道毛伊罕夜间突然腹痛难忍,病倒了。寻常牧民家没有办法请到蒙医来家中看病,寻常小病也能夺了人命,于是大婶说起来颇为伤心。

尹兰听后细细问了症状,觉得很像是自己小时候得过的急性肠胃炎,便回去后寻了蒙医,复述症状后得到答案说是要清热解毒,列举了一些药材。尹兰一一记下,第二日就告诉大婶儿,让她去买了便宜又效果不错的药材回来给毛伊罕服用。

牧民听尹兰问起,忙不迭走到她跟前连声道谢:“毛伊罕这几日已经要大好了,昨儿晚上能吃下一块羊肉了!真是多谢哈日珠拉格格!您可是我们毛伊罕的恩人呐!”

尹兰听了抿唇一笑,虽说自己帮她问了药,却也并不是什么滥好人,买药熬药的事都是毛伊罕父母亲自来的。这时候普通人家常常无法看病医治,不少家中孩子多是因为经济拮据,父母即使知道了该怎么用药也没有钱或者不愿花钱买药,这位大婶愿意给女儿如此费心,可见真是爱护孩子的。

“大婶不用谢我,我只是顺便问了大夫,说到底,买药材,给毛伊罕吃药也是你们自己来的,要说救命的人,那也是你和大夫。”说到这,尹兰又顿了顿,回忆自己得肠胃炎时的就医经历道,“我知道这几日毛伊罕无法饮食,定是瘦了不少。只是她这病症是肠胃里的,大病初愈,还要注意清热,肉食奶食还是应等全好透了再用,否则很容易复发。”

妇人听了心下一紧,接着又是一阵感激,忙道:“这道理我却是不知道,真是多亏了格格提醒!您的大恩我真是难以回报,我家牛羊不多,过大年时却一定会把最肥最壮的牛羊献给格格!”

尹兰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笑说:“不用了大婶,牛羊是咱们最贵重的财产,还是留着自家年节上用吧!”

正说着,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尹兰转头望去,却是个管事打扮的人正拿着马鞭向地上抽打,口中还不时咒骂着,四周的羊群被这么一吓,纷纷逃散,引得牧羊人们四处追赶。尹兰皱皱眉头,仔细一看,却是个面生的男子,大约二十多岁,一身汉人书生装扮,衣服虽破旧,却整理的一丝不乱,身上手上早已满是污垢,脸上却看出也是清洗过的,头发也整齐的用个破旧发冠束着,虽然正挨打,却并没有狼狈的在地上翻滚求饶,而是咬着牙生生忍受。

只听那管事的喝骂:“我看你是不是还嘴硬!看我不打到你跪地求饶!小小汉奴,敢和我较劲儿!我打死你!”

尹兰听他咒骂,心中不悦,调转马头走近喝道:“住手!”

那管事的火气正旺,心想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送上门来,正待好好训斥,却见面前一匹枣红色小母马,品相虽不算极品,也是少有的良驹。再抬头一看,马上高坐着个十多岁的少女,一身浅蓝色格格装扮,肌肤白皙胜雪,气质清艳动人,虽然身材纤瘦,那大大的杏眼中却流露出一股迫人气势,紧抿的朱唇也让人不敢小瞧。

他心中暗恨,连忙弯腰陪笑:“原来是哈日珠拉格格,不知您有何贵干?”

尹兰扬手一指:“我从远处就听你在鞭打此人。这是何人?犯了什么事需要如此责打?”

管事的呵呵一笑道:“回格格的话,这是咱们新抓到的汉奴,来了好些天了,死活不肯跟着干活。今天这贱奴竟然还想逃跑,被我逮住了,还要跟我顶嘴,可不得给他个教训!”说着朝那人又是一瞪眼。

那年轻男子已经从刚才一顿鞭打中慢慢缓过来,正努力撑着地勉强站起来,听了管事这话,冷冷哼了一声,用还不流利的蒙语说:“无知蛮夷!君子怎能弃书放牧?我原也有功名在身,岂是你们这等小人可以轻易羞辱的?”

尹兰微微一笑,心中了然。自古读书人讲究风度傲骨,让他这样放下诗书,跟普通人一道放牧务农确实是难为他了。尹兰平日里并不喜欢酸腐书生,只是此人年纪不大,倒是真有几分傲骨,生生受了那管事的鞭子,身上早已伤痕累累,此时却还能镇定的说出这些话,更让尹兰赞叹的是,他挨打时一声不吭,同其他人全然不同的反应实在让人敬佩。草原上汉奴不少,起初也有不肯屈就的,但毕竟人都有求生本能,往往饿了两三天再挨顿打也就服了软,再给口饭吃,自然都慢慢干起活来了。

看到他这强忍疼痛摇摇欲坠的样子,尹兰心中不忍,想到自己正应该找个老师学学已经有些生疏的文史知识,同时也熟悉熟悉繁体字的书写和阅读,方便日后生活,便下马走到他身边,温声道:“听你的话,也是个读过书考过科举的,既然你不肯屈就,不如我给你个差事,请你当我的汉学师父如何?”

那男子瞥她一眼,冷言道:“我堂堂丈夫,怎能与区区女子为伍!”说完,甩袖瞥向一边,不再理会。

那管事的一听又一把火上来,扬起鞭子又要挥:“敢这么跟格格回话,我看你就是欠教训,不打不老实!”

尹兰知道这样的观念根深蒂固一时难改,也不恼,挥手制止了管事,改用汉语对他说:“我虽是‘区区女子’,却也有求知的权利。孔子也说过‘有教无类’,都是求知教学,先生为何独独歧视女子?再者,自古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说法,可见女子也是能有大作为的,先生以‘区区女子’为由拒绝我,实在是不妥。”

那人一愣,没想到蒙古草原上的格格竟然说的一口流利的汉语,还能引用经典说出一连串道理,他迟疑道:“没想到你的汉话说得这样好,只是你们蒙古人与汉人深仇大恨,一向仇视汉人,却不知你为何还要学习汉学?”

尹兰闻言便知他心中已有松动,想必这草原上挨饿受冻被人欺凌的日子也给他留下了不少阴影。她微微一笑回道:“你要说深仇大恨,我却并不大认同。同是生活在华夏大地,只是不同民族而已,哪里来什么深仇大恨,不过都是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心思在作祟。你看蒙汉交界处的百姓们,不也有不少和睦融洽相处的吗?我想学汉学,只因我敬佩博大精深的汉文化,汉家的历史、文学都灿烂恢弘,源远流长,这种积淀正是我们马背上民族所缺少的。既是求学问道,何必在乎出生民族?”

那人听了尹兰的话一阵恍惚,喃喃自语道:“是啊,哪来的深仇大恨,非要把无辜百姓牵扯其中……若是互相体谅,何至于到今天这样水火不容,我也不至于无家可归……”

尹兰趁势继续劝说:“我听先生话语,也是考取过功名的,如今流落在科尔沁,腹中诗书无处施展,不如就先当我的老师,先生只当在这草原上开了个私塾,收了个女学生,既不用放牧务农损了读书人的清誉,也好让先生一展所长,如何?”

那人仔细思索起来,心中有所触动又犹豫再三,无法决定。

一旁的阿娜日没有尹兰这样的耐心,早就等得不耐烦,张口问:“你答应不答应,倒是给句话呀!我家格格可等着呢!”

那人一听,心中一横,与其在这草原上困住挨打,不如先当个教书先生,日后如何再做打算,便咬咬牙,点头答应了。

那管事的在旁边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一头冷汗:“哈日珠拉格格,您看,一个汉奴虽不算什么,但小人这里的都是在巴根管事那里有登记着的,小人也不好擅自作主……”

巴根是寨桑身边的大管事,管理着他们这一支的各类琐事,汉奴就是其中一块,想要带走汉奴,必须得得到他的首肯。尹兰想,自己毕竟是一位格格,请师父也算是件不小的事,必须经由长辈的许可。只是去请示大福晋是绝对不行的,她大概不光不会同意,还会接机在寨桑面前诋毁哈日珠拉,不如自己当面请求寨桑来得机会更大。

做下决定后,尹兰和颜悦色对那管事的说:“我也不为难你,先把人留在你这,待我求得阿爸同意后你再放了他也不迟。”

那管事听了眉头一松,弯腰道:“格格想得周到,多谢格格体谅,小人一定看好了不让他逃跑喽!”

尹兰轻笑,转头对那先生行了一礼道:“我相信先生为人,既然答应了必不会毁约。我是科尔沁寨桑台吉之女哈日珠拉,待我禀明了阿爸,便来带先生重新安置,只是今日还要委屈先生暂住原处。”

那男子见她行礼,立刻侧身避让:“在下流落至此,实在当不起哈日珠拉格格大礼。”说着他略一迟疑,道:“在下姓范,名‘无忧’,范某还要多谢格格费心。”

尹兰一笑,心知他临时想了个假名哄骗自己。如今世道正乱,他想必是怕连累家人才隐姓埋名,可以理解。尹兰没有多说,只是细细交代了管事的好好安置,又吩咐阿娜日准备些干净的汉人衣物服饰给范先生,让他好好梳洗,明日去拜见阿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大圣放下那颗桃儿在线阅读第1节

    七月流火,流行划过紫黑色的天空,拖拽出一道长长的尾巴。身穿着墨绿色V领短袖T恤和白色休闲长裤的唐宁,推开了一家名叫RedGarlic的咖啡屋。这家咖啡屋门面并不大,但却很精致。“唐小姐,您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唐宁脸上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说道:“花谱,好久不见。”在她常坐的位置上坐下,离她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第九章在线阅读

    龙云在路上走着,他忽然发现身体轻快了不少,脚步也轻盈了起来。似乎整个身体都变轻了不少。龙云的脑袋里却在思考着一会儿见到徐翔文怎么说,怎么让他给自己最好的功法。龙云走着走着忽然停住了,他环顾了一眼四周,道路上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虽然是在上课时间但也不会连一个学生一名老师都

  • 不可知第7章在线阅读

    “不过一天时间内完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宋老板显然没有将方炎的话当真。为了这些大订单,他可是在工厂原来的基础上又多招了一百多人,而且招工的告示到现在都没有撤掉……由此可见工作量有多么巨大!“对你们来说,这当然不可能,但是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方炎嘿嘿一笑,“宋老板,一口价,一百万,一天时间内

  • 每日都会心动[娱乐圈]第七章

    和第四口棺材同时落地的,是名黑袍冷面男子。长眉凤眸,眼神冰冷疏离。他的剑,和他的人一样,蓄势待发,内敛安静又透着沉着的杀气。他将棺材竖在地面,手执寒剑,只远远站着,像是在看一场身外之戏。“窃玉公子。”慕容小小欣喜的发出声音。史飘飘自然不认识什么窃玉公子,但她懂得抓紧时机欣赏眼前美色。“在下柳无逸。”

  • 原来的世界(全5册)在线阅读第六章

    老师看了几眼我,似乎不明白我一个没有报到名的学生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班级当中。虽然在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那种鄙视人的眼神,但是我就这样坐在那里感觉有点儿如坐针毡。浑身难受,也不敢看着老师了。蒋丹还是继续看着她的书,那几位同学坐到了第三排的位置上面。老师看了看全班的同学说道【大家好,我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 从亿万家产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天时间过去了,宋清晨刚到办公室,何勇就进来了,“清晨,你准备好了吗?一会儿公司高层都会来,当初我在宁总面前推荐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何总监,你放心吧”何勇离开没多久,菲菲就抱着一大束花进来了。“宋姐,有人送你的”“谁送的?”“不知道,是花店的人送来的”玫瑰花?宋清晨其实不太喜欢玫瑰花,她总觉得

  • 素心晚来顾第3章在线阅读

    听到自己耳边的那个诡异女声,林凡浑身寒毛直立,身子都僵硬了起来。“”TMD,老子就知道....坑爹的系统啊!”林凡突然想要拿出自己的本命武器——丧魂棒,可突然发现,丧魂棒就藏在自己的丹田内,硬是拉不出来,心下变得拔凉拔凉!“公子,人家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人家呢?再这样人家要生气了!”看到眼前的这个少

  • 龙珠之卡卡罗幕之入画(01)(8)

    柳五儿跟在一位姓刘的妈妈身后,行走在宁国府内长长的回廊之中。她现在的名字很俗气,叫连蕊,不过这名字好听与否也并不重要,因为她知道,很快她就能有新的名字了。是的,虽说已经经历了一世,也看清了贾家荣宁二府的兴衰变化——在体验了雪雁的一生之后,柳五儿才知道,原来袭人、鸳鸯等人的人生并不像她原本以为的那样,

  •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机场上停着十多架小型飞船,引擎的咆哮声震耳欲聋,机场执勤人员忙碌不堪。机场草坪上已人满为患,皆来自联邦各大学院,足有千人之多。就在昨天深夜,尖刀团指挥部接到命令,地球联邦排名靠前的三十所学院都要来祖星参与此次“历练”。命令来的突然,属于突发状况。指挥部准备不足,才显得乱糟糟的。草坪上站着上千名学员,

  • 渊魅第二章

    《镜报:利兹联易主!球队老板与球队主教练是一家人,利兹联或彻底沦为德国人的玩物?》《卫报:高价引援波兰前锋,上万名球迷联名抵制!》《太阳报:最“昂贵”的主帅!海因里希的一身行头高达六位数英镑!》因为利兹联的动作太快,加上新教练海因里希拒绝了所有的采访,直接导致亢奋的英国媒体开始自嗨,各种猜测轮番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