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十八岁的天空之超级教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4/9 10:58:28 作者:码字进行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十八岁的天空之超级教师
十八岁的天空之超级教师
作者:码字进行时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十八岁的天空成为三年级八班的班主任古越涛!在最强名师系统的协助下古越涛彻底创造了三年级八班的辉煌成绩!学生成绩名列全市的前茅?高考重本率百分之百?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终将成为享誉国内外的超级教师,在课外,他的众多科研创造也带动了2002年之后世界性的科技产业改革!!【全网首本十八岁的天空同人!致敬我们逝去的青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奥卡小镇。

夜色完全降临之后,暴雨再次袭来,土地重新变得泥泞,一些简陋的木屋禁不住暴雨的袭击直接倒塌,冷风吹翻屋顶,白银骑士守在小镇入口,脸被雨水无情地击打,风吹得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

雨水一遍一遍地冲刷着他们身上的银色盔甲,过于夸张的低温冻得白银骑士脸色发青,身体僵硬,牙齿止不住地颤抖着。

暴雨倾盆,视野受到了很大的阻碍,三个狰狞的灰色影子借着夜色的遮掩明目张胆地接近守卫在入口的白银骑士,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灰影贴近白银骑士,灰雾凝聚成的手掌伸向骑士腰间的银色长剑,长剑噌地一声被抽出,剑的主人后知后觉地低头,眼前一道银光闪过,头颅和身体已然分成了两个部分。

骑士的同伴被温热的鲜血溅了满脸,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胸口突然一阵剧痛,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灰影速度飞快地解决了守在入口的四个白银骑士,它们飘到尸体上方得意地张牙舞爪,随即慢慢消散在空中。

一大一小两个红色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年长一些的少女手里把玩着一根黑色的法杖,身上的红袍被暴雨淋湿紧紧地贴在身上,有些卷曲的棕色长发温顺地垂在胸前,少女的灰色眼眸不屑地盯着地上的尸体,红唇微扬,笑容带着浓浓的讥讽,“一群垃圾。”

鲜红的血液和雨水混在一起流到了少女的脚下,她抬起脚故意用靴子去踩那些血水,看着靴子变得脏污,她像是很开心一样咧嘴笑了起来,可爱又甜美的长相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尤妮丝。”站在少女身后只到她腰间的小女孩望着被黑暗笼罩着的奥卡小镇,低声开口,“贝蒂姐姐好像不在这里。”

尤妮丝侧头,眉头不悦地皱起,“是你说她被关在这里的。”

小女孩捧着一只骷髅鼠,灰色的眼眸难掩担忧,“可能在我们来之前被带走了。”

尤妮丝的心情陡然变得烦躁,她黑着脸,冷声呵斥道:“你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小女孩对尤妮丝的呵斥权当没有听到,她将手贴在骷髅鼠身上搜寻了一圈,抬眸看着某个方向,说道:“在北边。”

尤妮丝把玩着法杖大步向北边走去,丝毫不管小女孩跟不跟得上她的脚步。

小女孩还不到十岁,在暴雨中走起路来没有尤妮丝那么稳,但她还是尽力跟上,对着尤妮丝的背影,喊道:“切尔西好像也在那里。”

走在前面的尤妮丝撇了撇嘴,那个连路都不认识的家伙这次运气怎么这么好了?

真是可恶。

暴雨下了一夜,辛西娅和切尔西坐在壁炉旁边也等了一夜,吉雅在半夜的时候就苏醒了,不过她可能也知道辛西娅和切尔西不会给她初拥,所以就裹着毯子安静地坐在床尾,生怕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会惹怒她们。

不过……她抱着毯子偷偷地抬起头,有些困惑地盯着辛西娅和切尔西的背影,这两个血族好像和她见过的血族不太一样。

雨势渐小,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辛西娅微微睁眼,虽然她自穿越过来之后就没怎么好好睡过觉,但精神却非常好,一丝疲倦感都没有。

切尔西将斗篷兜帽戴上,对着辛西娅点了点头。

门口传来敲门声,辛西娅清了清嗓子,扬声道:“进来。”

四五个白银骑士押着六七个女巫走了进来,女巫的手腕还有脚腕都拷着重重的锁链,在暴雨中连夜赶路,让她们看起来异常狼狈。

这种锁链都是血族特制的,就是为了锁住这些特殊的血奴。

被抓住的女巫年纪都不是很大,她们身材娇小身上又拷着重重的锁链,再加上被囚禁的这些天一直在被放血,有几个已经虚弱到快要站不住了。

女巫队伍的最后面,一个棕红色长发的少女精神还算不错,她一边搀扶着同伴,一边抬眸打量着房间里的人,视线在和切尔西对上时,心中一惊。

切尔西对着少女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伯特子爵摆着肥胖的身躯迈进房间,一边习惯性地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对着辛西娅谄媚道:“尊贵的血族大人,人我已经给您带过来了。”

“就是这几个,您看看怎么样?”

辛西娅抬手抵着下巴,装作在打量这些女巫,过了一会儿,才勾唇说道:“比你昨晚送过来的食物看起来要更有胃口一些。”

伯特子爵这时才看到坐在床尾的吉雅,他惊呼道:“血族大人,您昨晚没进食么?”

“我不是说了,我对人类的血液腻烦了。”辛西娅的语气平静,但伯特子爵却觉得她好像有些生气了,他缩了缩肩膀,小心翼翼地赔笑,“是我的错,我居然送这些劣质品给您。”

他对着身后挥了挥手,一个白银骑士走过去将吉雅粗鲁地抓下来,押着她向外走去。

吉雅害怕地开始哭泣,转身哀求般地看着辛西娅,白银骑士担心吉雅的哭叫声会惹怒房间的两个血族,干脆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他拖着吉雅向外走,刚迈出房间,肩膀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按住。

一个高大又英俊的男人将吉雅从白银骑士手里拖出来,男人脸色苍白如纸,金色卷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双红色眼眸犹如血一样浓郁,他单手拎着腿软的吉雅,饶有兴趣地盯着辛西娅,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瞧瞧我这是看到了什么?”

“一个假的六代血族?”

男人说着嗅了嗅空气,嗤笑出声,“这难闻的气味让布鲁赫的血族闻到她们会被气疯的。”

辛西娅和切尔西就是在用布鲁赫氏族的气息做伪装。

“威尔顿大人!”伯特子爵看到男人惊讶地捂住了嘴,不够聪明的人脑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威尔顿刚刚在说什么,他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说道:“您刚刚说什么?假的血族?”

伯特子爵震惊地盯着辛西娅和切尔西。

切尔西心中一紧,威尔顿周身的气势和那双猩红色的眼眸都在表明着他的身份,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六代血族。

她的巫术只能蒙骗一下六代以下的血族,六代以上的血族轻而易举就能识破。

为什么这个小地方会有六代血族……切尔西藏在斗篷里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空间宝石。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相对于心情变得凝重的切尔西,辛西娅看起来就轻松很多,淡定的模样让伯特子爵都觉得这可能是个误会。

伯特子爵茫然地看了看威尔顿又看了看辛西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早有心理准备的辛西娅只是微微摇头,淡淡地说道:“被你发现了。”她的目光四下一扫,见旁边站着一个白银骑士就伸手将他腰间的银色长剑抽了出来,对白银骑士来说都有些重的剑在她手里像是没有重量一样。

威尔顿看到她抽剑的动作,挑了挑眉,有些好奇她想要干什么。

辛西娅抽剑不过是因为手里什么都没有觉得没有安全感,她抓着轻飘飘的长剑,退后两步来到切尔西的身侧,叹了一口气,不抱希望地说道:“看你的了。”

切尔西:“……”

虽然辛西娅对血族的实力了解得还没有多深刻,但是她在看到威尔顿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她们凶多吉少了。

威尔顿见辛西娅这么淡定还以为这个神族有什么能力,心中正警惕着,听到她们的对话,他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让他的脸色瞬间黑沉。

“抓活的。”威尔顿冷冷地吩咐道,身后有数道黑影冲了进来。

切尔西看到黑影脸色微变,她抽出一根漆黑的法杖,低声吟唱咒语,灰色的雾气开始在房间里弥漫,很快就遮住了众人的视野。

切尔西将一个空间宝石塞到辛西娅的手里,快速地说道:“把这个交给那边的女巫。”

说着又挥动法杖,几团灰色的影子裹着辛西娅和另外一边被锁住的女巫们从窗户飞了出去。

辛西娅和女巫们被灰影扔到了外面,红色的雾气从地底蔓延慢慢地将小镇笼罩住,辛西娅感到有些阴冷,抓着长剑的手也在不自觉地颤抖着,但这种不适感只维持了几秒钟就消失不见,淡淡的白光萦绕在她的手掌,驱散了周身的血雾。

辛西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惊讶,一个凝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六代血族的领域。”

辛西娅回过神,转头去看说话的人,对方是个女巫,看起来年龄和切尔西差不多,五官还没有长开显得有些青涩,但比起其他惊慌失措的女巫,她虽年纪小可却稳重许多。

她见辛西娅打量自己,就微微点头,棕色的眼眸中不见慌乱反而透着平和,她低声道:“我叫贝蒂来自于加西亚一族。”

加西亚……辛西娅想起刚刚切尔西的嘱咐,将手中的空间宝石递给她,“这是切尔西让我给你们的。”

贝蒂怔了一下,她将空间宝石接过来查看,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切尔西居然带了法杖。”

她们的法杖和巫术材料都被搜刮走了,又被拷上了封印巫力的锁链,这让她们和弱小的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贝蒂将法杖分给其他的女巫,正在忧愁手腕上的锁链要怎么办时,余光突然瞄到一抹银光,锋利的剑刃擦着她的手腕砍在了锁链上,锁链应声而断。

贝蒂低头看着恢复了自由的手,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你……”

这锁链是血族特制的,她们用巫术都不一定能打开,这个人居然用剑就砍断了?

辛西娅不知道贝蒂在惊讶什么,还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刚刚会砍到她的手,就对着她笑了笑,带着歉意说道:“第一次用剑,有些控制不好。”

说来也奇怪,银色长剑又宽又厚,一看重量就不会太轻,辛西娅一开始还担心自己举不了太久,但握在手上之后,她就发现这剑在她手中轻飘飘的,怎么挥舞都不会觉得累。

看来神族的身体和人类对比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啊,不,这没什么……”贝蒂抬起头,发现辛西娅已经去给别的女巫砍锁链了,就将快要脱口的疑问吞了回去,血域已经成型除了杀了威尔顿之外,她们没有第二个逃离这里的办法。

贝蒂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法杖开始吟唱咒语。

巫术咒语吟唱时间太长,发动的速度太慢,偶尔还需要一些材料辅助,而使用出来之后攻击力也远远不够对付这些天生就擅长战斗的血族。

女巫们对上血族永远都是处于劣势的,除非是血族踏进她们事先准备好的法阵,或许才能转劣势为优势。

虽然贝蒂也好,切尔西也好,两个人都属于年轻一辈最有天赋的女巫,但是让她们在这种情况下去杀一个六代血族还是有些天方夜谭的。

可即使她们杀死威尔顿的几率为零,但是切尔西和贝蒂也没有想要放弃等死的意思。

血域一定程度地阻碍了她们的视野,辛西娅将女巫身上的锁链都砍断后,抬眸环顾四周,但却完全找不到切尔西的身影。

沉重整齐的脚步声在血雾中响起,白银骑士开始在血域中搜寻她们的下落,辛西娅握着剑微微后退,后背碰到一个冰冷的铁框让她警惕地回头。

几十个面黄肌瘦、伤痕累累的人类坐在铁笼子里沉默地看着她,眼神呆滞,对这突然出现的红雾还有些惊恐和惧怕。

辛西娅蹙了一下眉头,正要说些什么,身后突然一阵冷风袭来,她本能地闪身,手臂抬起,长剑横在身前,挡住了白银骑士偷袭的长剑。

剑与剑相撞,辛西娅手中的剑泛着淡淡的白光,白银骑士感觉手臂一热,身上的盔甲不知为何突然自燃了起来,他发出一声惨叫,不一会儿就被燃成了灰烬消散在空中。

辛西娅的眼眸微微睁大,诧异地盯着自己手中的剑,这是……她将长剑换到另一只手上,垂眸凝视着掌心,那里有一团淡淡的不太明显的白光。

女巫召唤出来的灰影主动找上了正在搜寻她们的白银骑士,双方开始拼杀,喊叫声让辛西娅收敛心神,贝蒂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贴着辛西娅的后背,低声说道:“我留两个召唤物保护你,你找机会逃跑吧,我要去帮切尔西了。”

辛西娅诧异地看着她,挑眉笑道:“这种情况我自己一个人也逃不了吧。”不过这个女巫倒是挺善良的。

贝蒂叹气,一脸低落,“对不起,连累你了。”她以为辛西娅是切尔西找来的帮手,对带着她一起陷入这种危险的情况有些于愧疚。

“先别放弃,也许会有什么转机……”辛西娅安慰贝蒂的话还没有说完,她们头顶的血域就突然崩裂,一支碧绿长箭破空而来,刺穿了血域直奔站在一旁看戏的威尔顿而去。

威尔顿正看着自己的属下戏耍那些女巫,长箭破掉他的血域时他才惊觉不对,威尔顿狼狈地躲闪,才堪堪躲开了飞来的长箭。

血雾散去之后,辛西娅才发现小镇不知何时已经被绿色的藤蔓包围,一阵狂风将头顶的乌云吹散,金色的阳光洒在藤蔓上,身穿绿色衣裙的美丽少女手持长弓,赤脚踩着藤蔓,长发随意地编织着松松散散地垂在膝弯,尖尖的耳朵让她们看起来灵气十足。

“精灵……”贝蒂一直紧绷的后背微微放松,她慢慢放下法杖,瞪着眼睛望着那些精灵,低声自语:“转机居然真的出现了。”

她们居然会在这里碰上精灵。

一阵箭雨飞来,血族和白银骑士狼狈躲避,但还是被刺穿胸口倒在了地上,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捕猎者和猎物的身份调换,威尔顿察觉不妙,也不管什么女巫和神族,转身欲跑。

一支碧绿长箭嗖地一声逼近威尔顿,犹如闪电一般刺进他的后背,从他的胸口飞出,箭尖上还扎着一个早已不在跳动的心脏。

威尔顿不可置信地低头,抬手捂着心脏跪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辛西娅被这支箭的威力惊到,但是转头寻找了一番,并没有看到这支箭是哪个精灵放出来的。

多亏了血族喜欢戏耍猎物的习惯,切尔西才能支撑到精灵的出现,虽然威尔顿一直没有出手,但是独自一人对抗四五个七代、八代的血族,对切尔西来说也是有些艰难的。

切尔西放下法杖,抬手擦着嘴角的血,脸色苍白如纸,她扶着墙慢慢地蹲下,脑袋里一阵眩晕让她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辛西娅和贝蒂找到切尔西的时候,她都快要昏过去了,贝蒂跑过去查看了一下切尔西的伤势,然后将她扶起来,担忧地问道:“你还好吗?”

“我没事。”切尔西在贝蒂的搀扶下站起来,一抬眸就看到站在旁边的辛西娅,她将辛西娅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有些意外地说道:“……想不到你运气还挺好。”

她们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只有辛西娅还是那个样子,一点不见狼狈,就好像她也是看戏的人之一一样。

辛西娅本来想说什么,但想到那个不知原因就突然自燃的白银骑士,解释起来有些复杂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将小镇里的血族和白银骑士都清理干净之后,精灵们从藤蔓上跳下来,开始搜查小镇,辛西娅看着她们明显在找什么的样子,侧头向切尔西询问道:“她们在找什么?”

切尔西还没有回答,贝蒂开口说道:“她们在找自己的族人。”

“我们被关在奥卡小镇时,曾经见到过几个被抓的精灵,她们被几个六代血族看守着,很快就被转移走了。”

精灵数量少,但是战斗力很强大,即使用锁链锁住她们,靠白银骑士也是看守不住的,只有六代以上的血族才能制住她们。

精灵们将小镇搜查了几遍没有找到被关的族人后就撤离了,只是在撤离之前,还特意将关着人类的铁笼全都打开了。

地上的藤蔓开始枯萎,辛西娅低头看了一眼,耳边突然传来女巫的惊呼声,她疑惑地抬起头,顺着女巫们的视线看去,发现在小镇的入口处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队精灵。

这些精灵要年长一些,有男有女,背后全都背着一把长弓,只有为首的精灵背上什么都没有,微卷的淡绿色长发几乎一直垂到膝弯。

为首的精灵仅穿着一条白色长裙,银色的腰带勾勒着她纤细的腰身,垂在身前的长发遮不住她傲然的身材,精灵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五官让她看起来不似真人。

“……她是谁?”辛西娅凝视着精灵所在的方向,若有所思地问道。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应,忍不住转头看着切尔西又询问了一遍。

切尔西看着为首的精灵,想了想,回道:“应该是精灵女王奥莉薇亚吧。”

丝塔图大陆第一美人,传闻中可以与二代血族相对抗的奥莉薇亚精灵女王。

她虽然也没有见过精灵女王,但看这个气场和容貌,她应该不会猜错的。

精灵少女归队之后,精灵们就转身离开了,珀莉走在奥莉薇亚的身边,见她有些心不在焉,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道:“女王陛下,您在想什么?”

奥莉薇亚蹙着眉头,淡绿色的眼眸微微垂下,声音清冷,“你看到刚刚那个神族了么?”

珀莉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像是有个神族。”那个神族的容貌和气质都挺不凡,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

“找个精灵跟着她,看看她要去哪里。”

珀莉点头应下,转身下去安排。

奥莉薇亚带着族人穿过森林,有一条藤蔓从树上垂下来,藤蔓上开着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就垂在奥莉薇亚的肩膀,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奥莉薇亚停住脚步,抬眸望着被乌云半遮半掩的太阳,眼神深邃,神族……被光明女神眷顾的种族,真的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

  • 七夕是她的分手纪念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小白是一只成了精的三色狸花猫。它神奇、漂亮、野性,却不懂何为死亡,固执的它一直守在主人的墓前不肯离去。它想,只要自己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主人回来。可实际上它的主人是个心脏不好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十天前病发就走了。当时小白出去玩了,并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爷爷不见了。它废了好大劲儿来找到这儿。可是除

  • 悲情英雄之我的圆明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沈情请教了大理寺寺正,带着主薄等人,奔到小林村补了口供,整理出了新的卷宗。做完这些,又累又饿,还未来得及吃些东西,又被拖去看了自己在大理寺的房间。后房东边靠院墙的一间小院,就是她以后的下榻之处,领她来的是这里的管事娘胡花,来的路上,沈情听到大家都称呼胡花胡大娘,便也跟着改了口,叫她胡大娘。絮叨完,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