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伪装小奶狗1.4 是坚持?还是忍耐?

2021/4/9 10:41:39 作者:半棋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伪装小奶狗
伪装小奶狗
作者:半棋来源:晋江文学城
卓霂死了,裴霄阳也不想活了,十八层楼想都没想一跃而下。再睁开眼,没有奈何桥也没有孟婆汤,只有一个铁笼子,裴霄阳惊觉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小狼崽子!他哼哼唧唧的装可怜,嗷呜嗷呜的卖凶,逃过了猎人的枪没逃过狗肉馆的棒子,奄奄一息之际居然被还活着的卓霂捡了回去。卓霂:可怜的小狗子,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裴霄阳:嗷呜嗷呜(老子是狼!)卓霂:哎呀,怎么这么可爱,奶凶奶凶的,么么哒!裴霄阳:汪汪汪(你说得对!我是小狗子,还是奶狗!)互宠文,甜度+++++++++++++++++

在过去,有人形容城市生活是纸醉金迷、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美女如云。实际,单纯从字面上仔细分析,城市生活就不是一种安逸、舒适的生活,就是给有钱人准备的生活。

田劲的一家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农村,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田劲能够考上大学,走进城市生活。田劲让他们的梦想变成了现实。1991年,他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只是让几位亲戚感觉不爽的是,在北京读一次大学,还是农大,毕业后是不还要回家种地?当然,田劲知道,他毕业肯定要到城市生活。

果不其然,田劲毕业后回到了H市工作。因为他的家族里曾走出过一位高官,在省里面曾任副省级干部,田劲希望回到H市工作,与他有直接关系,一是希望得到他的帮助,二是因为他的成功曾在田劲心里埋下了,农村人也能成功的希望火种。事实上,在田劲走入H市后的一些关键事情,都与这位老人家有关。老人家从内心高兴,自己的家族能够走出大学生,还表现出一定的才华,他当然愿意帮助田劲找一份好工作。虽然这中间也经历了一些坎坷,最终,田劲还是得到了报社的工作,成为一名大报记者。

在最初的三四年时间里,田劲都非常兴奋地工作,到处采访,看到不公平的事件,还要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那时候,在全国各城市中中巴作为交通工具十分泛滥,由于等客时间长、乱停乱占,以至于造成了乘客与车主之间争吵不断,交警对这类车毫不放过,甚至有时候十分过分。田劲在一次坐车中便遇到了一次交警与车主之间的争执。那是一个中午,田劲所乘坐的中巴仅有几名乘客,为了能拉更多人,司机在各站台都要停留十几分钟,让人心急。到终点时仅剩两个人,一名交警走过来,告诉司机,车辆超载罚款200元,司机感到很恼火,车上仅有两人,怎么是超载,乘警于是告诉他,刚才肯定超载。虽然,田劲对司机等客时间过长充满气氛,但这次他开始对这名交警发火,“我可以作证,中巴的确没有超载”。中巴车十分感谢他,他头也没回地走开了。

三四年后,他开始从社会新闻转到经济新闻报道,这成了田劲生活中的一个转折点。自那以后,他要接触广告客户,了解经济生活。从保健品到民办学校,从商业到地产,田劲的目光逐渐盯向了有钱人,因为只有他们能做广告。也就是这样,田劲能够了解到更丰富的城市生活。

这时的他似乎明白,自己要坚持什么?要忍耐什么?虽然,内心总有一种需要摆脱的纠结,可他隐隐感到只有坚持朴实的勤劳的本质的东西,才能更长久的结交更多朋友,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才能一点点进步,在进步中在工作中在积极努力中,获得一点物质积累和精神升华;他要忍耐,忍耐这个烦躁不安的社会环境,忍耐那些没有能力没有水平却能平步青云的家伙,忍耐自己要常常装出恭敬且要从命的低姿态,因为他实际是一个骨子里很孤傲的人,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一个认为人与人只有坦诚相待就能相处的好的人,或许他因此犯了许多错,在后来的道路上,他不断纠正着这些错误,调整着自己的行走方向,可他还是很纠结,为什么城市里的生活就不能简单些,为什么城市人与农村人不一样。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环境,钢筋水泥难道比天野山川更能改变人吗?

搞经济新闻,让田劲更多了解经济社会,了解老板、大款和他们的一些生活。一次,他去采访H市的第一家鱼翅店,他看到也第一次吃到了传说中的鱼翅。这次采访午餐,成为他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把这顿午餐当做吃大餐吹牛的案例。当天中午,老板把他们领导H市一个繁华中心地带,老板介绍说自己开了个饭店,但是没有招牌,只有几个小包房。来的客人都是上流社会,注意保养的人,他们提前预约吃鲍翅、吃燕窝、海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吃海参还是一个令人感到陌生、并未像十年以后那样流行。他还告诉我们,一些省市领导,不到这里来吃饭,但是会打电话让人送到家里。于是,对于田劲的眼界,认为这是城里才能有的不可思议的饭店和吃法。

虽然,这时的他常常去远方亲属家串门——曾官至副省长。田劲爷爷去世早,后来逐渐长大后听说家里有个传奇式的爷爷,从记者一直到副省长。于是,田劲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朦胧中觉得人能够改变,而不是庄稼地里长大就要在庄稼地里生活一辈子。从大人们的言谈中,他能够感到城市里的生活应该是一种惬意、一种舒适,一种令人向往的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想到40年后,当他在城市里生活了块20年,他的内心却有了一种想逃离城市生活的想法,逃离城市生活的攀比、浮躁、夸大,逃离城市生活圈的虚伪、飘渺、压抑。他也在坚持着,希望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2009年他还把父母、弟弟都从农村带到了城市,尽管他不情愿这样做,尽管他深知城市生活并非农村乡亲们的相像。可是他还希望父母能实现一生的愿望,到城市里生活,尽管这是一个荒唐的梦,这是一个永远不现实的梦,因为城市本身就是一个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后余生尽陌路之第十章(10)

    而在此刻,直播他们的弹幕已经疯长到把屏幕全部遮住,有说虐狗的,有说真由不要脸的,也有说出久不是个东西,告白竟然让女人来,不过更多的是在刷着真由威武霸气。木夏看着屏幕挺纠结的,他完全不想要这种舆论趋势,因为给出久的定为是温柔类偶像英雄,如果被爆出与某人交往的话,人气会一落千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木夏走

  • 幻海寻梦第6章在线阅读

    江震弯下腰捡起铜币和那张毛皮,野兔的毛皮(任务品):据说野兔的毛皮可以用来制作衣服。把野兔的毛皮收进背包,随后江震将目光放在了另一只野兔上,一剑刺出直接命中它的眼睛,顿时一个大大的伤害数字出现—13!果然,江震暗中暗喜,在神魔的官方说过,任何的怪物都是有弱点的,就算是boss也不例外,攻击怪物的弱点

  • 再见从前在线阅读第六节

    繁星点点的星空下,两道身影相对而立,做着相同的动作,其中一位身材苗条,精致的面庞上透漏着英姿飒爽的风采,另外一位,宽广的身躯,刚毅的面庞上透漏着一丝迷茫。不错,这两位就是我和小樱,我已经在这坚持修炼了快三个小时了,除了慢慢疲惫的身体,其他什么也没感受到,别说灵气了,就是意念驱使都时断时续的,不着要领

  • 或许人生只是一梦在线阅读第二章

    金色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阴暗的空间带来一丝生机,床上凸起的一团蹭出个脑袋,茫然地四处张望,半晌痛苦地抓了一把因为姿势不对变得乱糟糟的银发,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什么啊……已经早上了啊。”卡卡西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板上,有条不紊地洗脸刷牙一气呵成。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昨晚的疼痛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

  • 三国之诸葛天下在线阅读第3节

    就在系统的冰冷合成音刚刚说完的时候陈峰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并且感觉视力也得到了很大的增幅可以看的更远了,陈峰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表现出惊讶的神情。陈峰看来一下面板果然任务哪里出现了一个地图,并且自己和城镇之间由一条绿线相连。“和现实生活中的导航差不多嘛”陈峰在心中想到。就在陈峰准

  • 无限恐怖同人——未来在线阅读引龙法典

    第八章聊了很久后龙女终于肯走了,人又可爱打架又厉害这种女人去哪里找啊,风抑扬靠着窗边看着街上的行人静静的发愣,夜幕降临了可他完全没有要干点什么的想法,静静的发愣“导师人呢?”崭新的一天开始了,罗马辉夜内风抑扬在新的班级里三十二名年龄不一的男女坐在教室里。简单来说东方跟西方的班级要分开,所以襄州来的十

  • 我在195局的那些故事-4

    关心对这个世界的科技很感兴趣,她之前乘坐的小飞船,面积大概只有二十多个平方,很小,很窄。而她现在踏上的这个据说是目前帝国最大体量的商用载客飞船,共有五层,节目启动现场是在这所飞船顶层的其中一个宴会厅,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容纳5000名参赛选手以及300多名工作人员绰绰有余。整个会场被划分为四类,用

  • 三月桃花雪在线阅读第6节

    进入上清宫却被守卫弟子告知师尊并不在太虚殿,而是在后面的云轩殿。走入多少有一些人气和生活气息的云轩殿,发现师尊准备了一桌充满灵气的精致膳食。看到桌上摆放着三副碗筷,叶溯雪心中一阵欢喜。师尊肯定知道素素现在不能跟凌霄同桌吃饭,所以其中一副碗筷一定是为她准备的。果然,坐在上首的云寒掌门对两人道:“过来用

  • 混沌起风云在线阅读第6章

    头目和众人点头称是,转身逃离。张安斋却从没有正眼看过这些人,只是在听到李典抢先问话之后,盯着李典看个不停。李典被看的心里发怵。一拍脑门。“哥,墨麒麟!”闪身就往后院马棚跑,石秀、张安斋、方丈都跟在后面。其他僧众被监寺长老安排收拾打扫、休息去了。刚才说话时,张安斋就对李典很感兴趣,因为是面对面遥遥相对

  • 下沙集第一章

    看着即使是在睡梦中,依旧正气凌然的少年,清间溪沉默了。凌乱的床铺,散落在地板四周的衣服,还有漂浮在空中的淫.靡的气味,都清楚地告诉她了一个事实。她把邻家弟弟给睡了。宿醉后的头痛还在不断侵袭她的脑子,她却没有时间理会,侧身看着依旧在睡梦中的少年,目光一寸一寸滑过对方俊美清逸的容颜,往常一直带着的眼镜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