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系统说,宿主必须死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4/9 11:45:30 作者:敲键盘的 来源:飞卢小说网
系统说,宿主必须死
系统说,宿主必须死
作者:敲键盘的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了另一个穿越者身上!一开局就无敌!但是,老系统却天天想着要弄死自己。这日子不好过啊,今天是魔王,明天就得当救世主。忙吧,反正是瞎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原来是这样。”

史东摸了摸单眼探测器,心里闪过一丝明悟。

在过去观看《激战》团体赛时,他经常看见有一些铠斗士的脸上配戴着单眼的镜片。他曾经以为那些镜片纯粹是耍帅用的装饰品。现在想来,是自己见识浅薄了。

“已记录新传送坐标,请确认。”

史东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三维的立体图,图中的人物正是他自己。

“标红的区域为传送区域。”他左眼、左耳和右臂都被标记成了红色。三维立体图在他的面前不断变化,从各个角度演示了一遍他佩戴臂铠和探测器时的外观。

“确认传送坐标。”史东低声道。

“确认完毕。”

个人系统汇报完,又“滴”的一声,发出了一声警告音:“臂铠现存能量不足,将在30分43秒后转化为烙印模式。”

“能量已经要用完了?”

史东看了眼监视窗口中的能量槽,发现能量下降的飞快。他心知这是他尚未成为铠斗士的关系。一旦成为了铠斗士,臂铠便将通过吸收铠斗士的体力回复能量,而不用变成一个纹身一般的烙印,需要外部能源充能。

而他此时也只能对臂铠做一些常规性的设定操作,并不能发挥出臂铠应有的威力。

目前为止,[魔幻]对于史东来讲,仍然只是一块紧贴住皮肤的铁皮,想要发挥出它的威力,他还需要经过一系列艰苦的修行才行。

“咚。”

一声新的警报音突然蹦入史东的脑海,监视器上出现了一段乱流,他的耳中只能听到个人系统一板一眼道:“检测到高能量反应。”

“砰。”

仿若枪声般的异响从门外传来,史东一个筋斗翻起身。他想要看看门外发什么了什么事,随即又记起了邢台的告诫。

“砰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离得越来越近,史东还在里面听见了几丝人声。他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坐回了地上。

“咣!”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在门外响起。爆炸的冲击波振动了整座房间,灰色的墙壁被炸得弯曲变形,但仍然没有破裂。

史东眼尖的发现那堵被炸得变形的灰色墙壁上,似乎留着一排拳印。他当即把邢台的告诫抛到了脑后,整人人趴到了房门的边上,悄悄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透过门缝,史东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在半空中做出了一个奇妙的折转,落到了地上。他的右手装置着一件碧绿色的臂铠,臂铠前端形成了一个咆哮的虎头,四支宛如匕首的锐利虎牙,狰狞地竖在虎口之内,时刻准备撕咬误入虎口的猎物。

但臂铠勇猛的造型不能改变臂铠主人孱弱的事实。

操控臂铠的青年已经放弃用臂铠进攻,他狼狈地左右招架,拼命抵挡如跗骨之蛆般,盘旋在身前的一抹鲜红色的凌厉光芒。

控制着鲜红光芒进攻的是一名身穿“钢”字衬衫的少女。不同于平常的铠斗士,她的臂铠佩戴在左手。

少女的右手装备了一件短小的臂套,臂套的前端伸出了一柄长长的尖刺。

“义铠。”

史东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名词。义铠是臂铠的简化形式,通常会配备相应的武器。

只有掌握“双巧手”技艺的铠斗士才会在弱势手装备义铠以增强杀伤力。义铠在防御力上要比臂铠弱上些许,但在攻击力上,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个在史东身上安装过窃听器的男人,似乎十分忌惮少女的左手的臂铠,他对少女右手装备的义铠熟视无睹,即便那柄长长的尖刺,已经将他身上的防护服刺出了好几个窟窿。

少女的攻击角度十分刁钻,义铠破坏的部位,都是输送液态金属的传输装置。

大量的液态金属不停从那些窟窿中喷涌而出,一旦接触到大气与重力,液态金属便会形成一粒粒光滑的珠子,掉落地面。

“符真,还要继续吗?”

用一个强力的刺突划破对手的防护服后,少女一挥义铠,冷笑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对手:“要不要替你换一件防护服。”

“苏珊娜,你不过是仗着新到手的[龙牙]比我的[碧虎]高上一筹而已。”名为符真的铠斗士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不屑道,“等我订购的[雷虎]运抵天文市,你依然不会是我的对手。”

“看来我应该在今天杀了你。”

苏珊娜一拍臂铠,[龙牙]立即发出一声轻吟声,她冷笑道,“我的[龙牙],还没有见过血呢。”

“那就来试试吧,苏珊娜!”

符真一脚撑地,摆出了一个蓄力的架势:“我一直想知道,你们钢武流的密传传承,是否能抵挡住我极限流的奥义。”

“啧!”

苏珊娜抿紧嘴唇,极限流以超绝的破坏力闻名于世。即便她能抵挡住符真的奥义,也无法保证身处的庭院能够承受得了这一击。

但符真已经被逼到了骑虎难下的境界,他万般没有想到换上三级精品臂铠[龙牙]的苏珊娜,实力已经超过了同样装备三级精品臂铠[碧虎]的自己。

想到这里,符真不由自主地望了眼史东所在的房间。

若是能在进门时格杀那个少年,抢走[龙牙],恐怕现在的局势已经要颠倒过来了吧?

等等……

符真看见原本紧闭的房门,现已多出了一条缝隙。他的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苏珊娜,尝尝极限流奥义吧……翔吼!”

[碧虎]前端闪过了一丝碧色的幽光,储蓄到极致的力量形成了一团炽热的冲击,直击苏珊娜。

“连你都到了这个境界吗?”

苏珊娜一脚蹬在地面,强大的力道震颤地面,她的双手在胸前拢成一个圆环,打算硬扛符真的“翔吼”,以免破坏力惊人的“翔吼”摧毁这个庭院。

“白痴。”符真一击出手后没有调息,反而是游刃有余的把臂铠对准了史东躲藏的方向,“坏我好事的小子,死吧……翔吼。”

[碧虎]的虎口中射出一团炽热的冲击,准确的击中了半掩的房门。

“我还会再来的,苏珊娜。”

符真来不及细看自己的成果,便跳上了房顶,夺路而逃。

“别想逃。”邢台想要追上前去,却被一声轻喝止住。

“笨蛋邢台,快去看看那个白痴怎么样了。”苏珊娜一震左手,红色的[龙牙]猛然爆发出一团火光,粉碎了“翔吼。”她喘出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有些担心地望了一眼崩塌的房屋,喃喃自语道,“真是难缠的翔吼,希望那个白痴不会有事。不然,我可负担不起他的医药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

  • 七夕是她的分手纪念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小白是一只成了精的三色狸花猫。它神奇、漂亮、野性,却不懂何为死亡,固执的它一直守在主人的墓前不肯离去。它想,只要自己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主人回来。可实际上它的主人是个心脏不好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十天前病发就走了。当时小白出去玩了,并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爷爷不见了。它废了好大劲儿来找到这儿。可是除

  • 悲情英雄之我的圆明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沈情请教了大理寺寺正,带着主薄等人,奔到小林村补了口供,整理出了新的卷宗。做完这些,又累又饿,还未来得及吃些东西,又被拖去看了自己在大理寺的房间。后房东边靠院墙的一间小院,就是她以后的下榻之处,领她来的是这里的管事娘胡花,来的路上,沈情听到大家都称呼胡花胡大娘,便也跟着改了口,叫她胡大娘。絮叨完,胡

  • 我的系统是个球之穿越(9)

    一个月后应铭站在洞口,抬手向洞内打出一道白气,接着手在虚空写了三个字—“云中观”,三个字就刻在洞口正上面了。如果真的有人拿着那块刻着“李先生”三个字的石头找来,将会看到一间道观,进去就会学会玄心剑宗的入门心法,其他人来是看不到这个石洞的。接着应铭走到不远处的山崖边上,看了看山下,深吸了口气抬手在虚空

  • 魔鬼典狱长在线阅读第六章

    每天的夜深人静,阿龙都穿好衣服,往医院赶,妈妈看着觉得奇怪,邻居麻将大妈更是疑惑问道:“阿龙妈妈,你家阿龙这段时间是不是又患上神经病啦!这么大热天把自己穿的像个孕妇一样,每天夜里出去跑步吗?不热啊!”龙妈妈听着也觉得很是不对劲。此时医院会议室,漆黑一片,投影机极速闪烁,屏幕前两个人影照映显得异常恐怖

  • 阴阳师观月初第九章

    都说时间飞快,幸福的时光更是一眨眼的事。林岚和白岩的日子就这样平淡却幸福地过了大半个月。“小岚,谁这么早来电话了?”周末的早晨人总是习惯懒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个够,白岩也不例外。只是偏有人不识趣,一大早电话就“铃铃铃”地响了起来。林岚用手捂住话筒,轻声说:“是舒娅。”白岩又重新倒回床上:“这舒娅今天怎

  • 请君入棺在线阅读第6章

    纪然有点想搬家,但他这房子是父母留下的,不是租的。如果把现在的家租出去,收来的租金绝对撑不起一处同样大小又地理位置优越的房子。况且,他也不忍心把这个温馨的家租给陌生人糟蹋。下了班,疲惫地走进家门前,纪然不自觉地用余光瞄着对面的门。半月以来倒是相安无事,所以纪然摸不准闻名的目的。他的作息时间不大规律,

  • 大明黑理事在线阅读第一节

    清晨,尘土飞扬的农村水泥路上,一辆破旧的大巴车老牛一般喘息着往前爬着。突然,司机刘师傅骂了声娘,一个急刹车,老牛就突兀地趴在了路边。昏昏欲睡的池慕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拿出兜里的诺基亚一看,才7点,原来上车还没到15分钟呢。旁边坐着两个学生模样的小男生,伸着脖子看慕云手里的手机。诺基亚彩屏机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