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60年代小幸福救你一命

2021/4/9 10:23:24 作者:小松鼠007 来源:17K小说网
60年代小幸福
60年代小幸福
作者:小松鼠007来源:17K小说网
包甄甄穿越60年代,收获满满的亲情,爱情和友情,智斗重生女。

眼睁睁看着又死了这么多人,对方领头的光头怒极,立刻提刀就朝那“血人”扑去。

十余人蜂拥而上,招招狠辣。

而那人有重创在身,早已经如强弩之末,不过几个回合已经露了败象,被那光头大汉一刀压住长剑,直逼的步步后退。

那光头汉子明显是天生神力,凶狠的用力一压,竟是生生将他手中抵御的长剑剑锋压入他的肩头。

利刃入肉,再寸寸入骨。

那人勉力支撑了片刻,终是体力耗尽,轰然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人的箭法堪称举世无双,而且看着年纪也好像不大,真是可惜了!”朱远山一声叹息,很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试着对褚浔阳道,“我们要不要出手帮帮他?”

“这一带龙蛇混杂,这些人的身份可能不简单。我们要尽快找到二哥,不要节外生枝。”褚浔阳抿抿唇,调转马头,道:“走吧!”

彼时身后那人已经被压倒在地,光头汉子却无一丝悲悯,提着长刀大步过去,嘿嘿冷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到头来还不是要败在我的手上,落得个埋尸荒野的下场?你若聪明早就该束手就擒,不要做这些无谓的反抗了!浪费力气!呸!”

说话间,手起刀落,向着那人颈边斩去。

这一刀下去,绝对毙命。

然则千钧一发之际,变故又生。

许是那光头的汉子胜券在握,太过自负而有所疏忽,眼见着人头不保,那倒地不起的“血人”却突然往旁边猛地一偏头。

他脑袋这一偏移,脸孔正是朝向褚浔阳。

也就是这临危一瞥,褚浔阳才于无意间一睹他的真容——

那是一张清俊的少年的脸庞,脸上沾了许多的血水和污垢,将原本的容颜遮掩的不甚分明,薄唇挺鼻,刘海被冷汗打湿斜斜的落下,掩住眉峰,而那一双眼睛,眼波清冷锐利,这般境地之下竟是全无半点将死之人的颓废和绝望之气。

两人之间,隔了五丈开外的距离。

芦花轻扬,仿佛在这旷野之间织就一场温柔而细腻的梦。

时间倒转,又回到那日东宫满门获罪被屠的刑场。

那时候她浴血而来,他打马离去前云淡风轻的缓缓一笑:“郡主随意!”

而今天,他衣袍染血拼尽一切在争那一线生机。

然她——

古道立马,成了闲庭信步的旁观者。

惊鸿一瞥,褚浔阳看着那人恍若梦中惊现的脸孔一阵恍惚。

是——

延陵君?!

彼时延陵君的头略一偏,锋利的刀锋恰是将他耳畔散落发丝切下来一缕,却紧贴着他的脖子错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却见那捉刀的光头汉子闷哼一声,突然踉跄着捂着腹部往后连退了数步——

众人这才看清,他腰间已经血淋淋的插了一柄精工制作的小巧匕首。

显然,这匕首是趁他方才倾身出刀的瞬间,延陵君从袖口里吐出来并送入他腰腹的。

匕首的刀刃不长,但很明显延陵君此时是真的已经力气耗尽,最后搏命一击也只将那匕首插入他肉里三分之一。

一击之后更是蓦的吐了一口鲜血出来,瘫在那里完全动不得了。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光头的汉子吃了亏,低头看一眼自己满手的血污面目狰狞的嘶吼:“弓箭手!给我射死他!然后剁成肉酱,丢到那边的野池塘里喂鱼!”

“是!”几个手下领命,立刻搭弓拉弦。

彼时褚浔阳才猛的从骤然重遇延陵君的震惊和疑虑之中回过神来。

按照前世种种的发生轨迹,这个人不该在这里。

他不该——

在这个时候——

出现在这里!

突然一个念头电石火光般撞进脑海,褚浔阳全身的血液沸腾,忍不住的指尖发抖,又一个被隐藏了整整六年的可怕的真相呼之欲出。

朱远山等人笃定了她是不准备插手此事,打马已经走出去数步。

一念之间,褚浔阳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了褡裢里的软鞭,弃马纵起,往回奔去。

“郡主!”朱远山七魂八魄都飞了,勃然变色的惊呼。

冷箭离弦,声声凄厉。

已然失去抵抗能力的延陵君闭上眼,正要安心受死,却冷不丁察觉眼前有风声响动,紧跟着柔韧的鞭声连响,卷起数支利箭飞散,噼里啪啦落到旁边的野地里。

再睁开眼——

那动作迅如奔雷般的冷艳少女已经翻身落地,稳稳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单薄却笔直挺拔的身躯逆光将他罩在她背后的暗影里。

“多管闲事!”光头汉子咬碎一口黄牙,刚要下令格杀,眼前却是鞭影又至,灵蛇般卷上他的脖子,生生将他后面的话尽数勒在了喉咙里。

这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光头汉子根本没有防备,却不曾想她出手会是这样的狠辣,连半点商量的余地也不留。

“给我杀了他们,一个也不准放走!”褚浔阳先入为主,冷声喝道。

“是!”骤然见褚浔阳回转,朱远山等人为着她的安危紧跟着也飞奔而至。

此时不不由分说,纷纷取了兵器就扑入战圈,和对方的十余人拼杀在了一起。

他们都是褚易安身边的贴身护卫,其实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死士,无论功夫还是杀人的手段都非常人可比。

见他们动起手来,那光头的汉子才惊觉这些人并不是普通的西越士兵。

他的脖子被褚浔阳的软鞭缠住,呼吸不顺,此时更是神情大骇,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一边死命的拽着那鞭尾试图减小脖子周围的压力,一边勉强出声,喉咙里咯咯作响道:“有——误会——手下——留情!有话——好——好说!我们是——”

“我不管你们是谁,今天都得死!”褚浔阳未等他说完就冷声打断,说话间美目一凝,又对朱远山等人嘱咐了一句,“下手利落点,不要留活口!”

“属下明白!”朱远山一剑刺穿一个汉子的胸口,回头慎重的点头应了一声,然后身形暴起,飞奔过来,从那光头汉子头顶一剑穿透颅骨刺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惊婚:嫁给男闺蜜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季准请客,韩斌在旁边嚷嚷,强烈推荐吃火锅。陈松想起季准那十级洁癖,还吃火锅?绝对不可能。果然选了家装修高大上的烤肉店,肉有服务员烤好端上来,一点烟火气息都不会有,还是分餐制。韩斌一边抱怨季准龟毛,一边将一大片淋着酱汁的牛肉塞进嘴里,口中瞬间爆发出的美味,让韩斌吞下了抱怨,大快朵颐。原本略带拘束

  • 前世今生守梦人第九章

    09。。。。。。。。。。。。。。。。。。。。。。。。。。。。。。。。。。。。。。。。。。。。。。。。。。。。。。。。。。。。。。。。。。。。。。。。。。。。。。。。。。。。。。。。最后一刻,肖思紧紧抱住叶右,停留在他体内久久不愿退出,发现叶右一动不动呼吸微弱,肖思心里咯噔一下,扳过他来看到他脸色苍白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节

    秦川十七岁之时,偶然间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商朝末年,他以强大的能量帮助武王姬发击败了商纣王。战国时期,他又帮助秦王嬴政扫清六合,统一华夏。从那之后,他沉睡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人了,他也成为修行高人心目中的神话,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一位觉醒的王者。………………东汉末年,各地群雄并起,统治了四百多年的

  • 网游之幻凝世界第五章

    阮茵茵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明明陆止砚也没有说让自己帮忙解围,自己还上赶着说出那种话。她躲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想着等会出去绝对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吃饭就好。补完了妆,她推开卫生间的门,刚准备往前走,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他身材高挺瘦削,站姿虽然随意,但却像是有备而来。阮茵茵不认识陆匀墨,况且陆匀墨和陆

  • 四方艳谭之 枕竹在线阅读第三节

    耳边嗡嗡的噪声搅得张略头疼欲裂。不过他的意识倒是渐渐恢复了一些。但同时身体剧痛也同时涌上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经。“哼……”张略忍不住的**了一声。若是平时,再痛苦他也不会吭一声。可此时他毕竟刚从昏迷中恢复了一些神智。**声也几乎是无意识下发出来的。“队长!他醒了!”张略听到一个有着闽南那边口音的人用普通

  • [黑篮]心跳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瑾阳住院第三天后醒来,他腹部被捅了个大口子,听说肠子都要漏出来了,是有人用毛巾绑着,这才把伤口堵住了。进病房前程勇先去问了医生,确定瑾阳没什么大问题后,才进去。麻药已经过去,缝针的伤口撕扯着疼痛。瑾阳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他妈让医生给他打麻药,好睡得舒服点,可他不愿,生生挨了一晚上。程勇进来的时候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彻夜,你在看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传进耳里之时,齐彻夜正在发呆。显示出某个网络页面的平板电脑就放在膝盖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盯着“传奇的美国精神——美国队长的来源始末”这篇人物介绍长文看了半晌,两眼放空,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天边。在美国队长之前,他依次搜索了“复仇者联盟”“奈特·戴维斯”“詹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第8章在线阅读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长呢?苏晓风可以告诉你,很短,短到他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司马姗岚的床上!?【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鬼:别看我╭(A`)╮我什么都不知道)慢慢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被灌醉了?好像是姗岚姐硬拉着他喝酒,结果自己喝完一杯就醉倒了?对于这一点苏晓

  • 民间继承人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片石林,有风,微弱,恰似无声,点星幽冥火,在星空摇曳,宛如来自幽冥的鬼魂一般。这时,一个佝偻的人影,悄然出现。他黑衣裹身,步行沉稳,漫步向东而去,一座阴森而又诡异的墨色宫殿,逐渐在他眼前浮现。天魔宗,九幽魔殿,魔道至尊的埋骨之地!在那邪气森森的魔殿之中,昔日纵横整个东荒大陆的魔灵,就在此地安息

  • 千年之后才开启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叫连翘奇巧儿等人守在门外,将司信唤了进来,外面的下人往门里望去只能看到大小姐再与司信说着话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司懿久久不曾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司信一开始也是耐心等待,可是到了后面却发现司懿还是不曾有人和说话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却不曾说出任何的疑问,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但偶尔却感觉到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