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从葫芦娃开始之抛下(9)

2021/4/8 14:19:05 作者:大道布欧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从葫芦娃开始
穿越从葫芦娃开始
作者:大道布欧来源:飞卢小说网
黄慧东,觉醒自己魔人布欧灵魂力量,毁灭月球进入时空旋涡,在旋涡之中,进入了一个诡异的葫芦娃世界,在里面灭杀一名穿越者孤独月,系统觉醒开启穿越万界能力,布欧玩转世界的道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黛儿姐姐,你和娘亲是什么关系啊?”戚木木眨巴眨巴眼睛,她真不是故意卖萌的~

莫以黛走到椅子旁边坐下,素白长裙被她坐在下面,举止之间处处充满着优雅。

“婉儿师姐比我先拜入师傅门下,况且夏家与莫家同为三大世家之一,因此我们二人更为熟悉。”

她顿了顿,脸上微微露出红晕,“若不是婉儿师姐,我也不会认识他……”

“他是谁?”戚木木好奇。

莫以黛脸上的红晕更浓,“便是……许尘。”

“许尘与你是什么关系?”

莫以黛微笑,抚摸着戚木木的头,脸上的红晕逐渐消失,她抬头望望窗外流淌的水流,道,“我喜欢他,但他不喜欢我的关系。”

“许尘哥哥喜欢娘亲吗?”

“也许是吧。”莫以黛叹气。

“姐姐,不要伤心……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两厢情愿的事情……更何况,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

莫以黛哑然失笑,“你这些歪理是从哪儿听来的呀?我比你大十三四岁,竟然要让你来和我说这些……”

戚木木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听王府里的一个婆婆劝一个丫鬟就是这么说的……”

莫以黛点头表示明白,心里也暗暗地想到,以后,千万别让自家女儿听到这些话,要不然,好好的孩子,被那些人不经意间就带坏了啊~

“对了,黛儿姐姐,许尘去哪了?”

莫以黛的笑容瞬间凝固,“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自从齐国被灭,他也没有再出现过,与此同时,许宁也没有出现过不是么?也许是死了吧。”

“如果他还活着,你会去找他么?”戚木木问道。

莫以黛沉默了半晌,然后点头,“当然会,既然喜欢他,又何必不能浪费自己的时间去找他呢?”

戚木木又问,“万一他真的死了呢?你又会怎么办?”

莫以黛抬头看窗外,“随遇而安吧,遇到一个如意郎君便嫁了吧。”

戚木木听到莫以黛的回答,心里也有些发颤,这个女孩,心里早已洞悉了一切,也为自己的未来做好了准备,坦然的接受未来,真是一个能与许宁抗衡的女子~

窗外的水仍然流淌着。

戚木木却突然想起一件事,“黛儿姐姐,我爹娘他们看到我不在会不会担心我呢?”

“不用担心,我派人去告知他们了。”

见到她淡然的模样,戚木木又说,“黛儿姐姐,你说我娘拜师?她学什么东西啊?”

“婉儿师姐学习解毒,我学习制毒。”

“那么,姐姐你和娘亲谁比较厉害呢?”

莫以黛思考了一会儿,“也许是你娘吧,只要我制作的毒物,你娘亲大都能解。也许,各有千秋吧。”

“莫小姐,该把女儿还给我了吧?”

戚木木望着在门外水面上站着的青衣男子,心里暖了起来。

“爹爹~”戚木木咧开了嘴。

平王看着女儿,心中的顾虑什么的全部消失,女儿没有受委屈,便是最好的结果。

他并不十分了解莫以黛,只知道莫以黛的身份,却不知道她的人品怎么样。

平王从水上漂过,戚木木看着他的身形,心里嫉妒了,以后她定要向平王学习轻功水上漂!

平王身子微微蹲下,抱起戚木木,转眼看莫以黛。

“莫小姐,请以后不要随便将我的女儿抱走,不仅是我,婉儿也会担心的。这种玩笑,不值得开,开玩笑开多了,会过火的。”平王眸色微冷,竟敢把女儿掳走,还好女儿没有如何,要不然他定要与这莫以黛拼命到底。

莫以黛轻笑,并不在意平王的话,她微挑眉头,“平王,我还有一事要与你说。”

“借一步说话。”

平王点头,将戚木木放下,轻声嘱咐,“木木你等爹一会儿。”

戚木木恩了一下。

二人便先后踏上水面,远去了。

------

平王回来后,莫以黛并没有跟着回来。

平王面色凝重,眉头紧蹙,他看到戚木木时,面色更加凝重了。

戚木木不知道莫以黛和平王说了什么。

她只能用她那纯洁无比的小眼睛注视着平王。

许是盯得时间太久,平王咳了两声,“木木,爹不是有意无视你的。”

戚木木点头,“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平王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现在还不能回去,你就留在这里吧,武功可以向莫小姐学,莫小姐的轻功十分了得,也许比爹还要好。你也可以向她要一些能够保护自己的毒药,但千万不要伤到自己。你不必等爹娘,待到合适的时候,爹娘自然会来接你。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爹先回去了,省的你娘瞎担心。”

“木木,若是有空,爹会来看你的。”

平王似是想要记住戚木木的模样,仔仔细细盯着戚木木的脸,仔细端详了好久后,轻叹一声气,踏着水面离开了。

戚木木不明白,平王为什么要让她呆在这里,莫非,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是因为她的缘故吗?

------

莫以黛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思考。

戚木木并不是被她弄晕的,那日她确实想要把戚木木掳走,但却有人先行一步。

那天她看着戚木木遇到了那个女子,但由于在暗处,她并未听清楚她们交谈的内容。

戚木木离开那女子之后,她本想出去带戚木木走,却不料有人先走近戚木木,弄晕了她。

莫以黛一路追着那人,也许那人觉得戚木木是累赘,便把她扔下,逃走了。

她本想继续追,但想到戚木木,便生生停了下来。

莫以黛担心平王夫妇会担心,便叫人去告知。

她和平王说的,便是发生的一切。

究竟是什么人呢……

什么人要弄晕戚木木,又要掳走她呢……

什么人……呢?

------第一卷-------END--------

默……烂七八糟= =。

希望各位看官。。能够满意= =。

这卷完毕= =。……

我对自己= =。无奈了……

满意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晴空向阳第三章海水与火焰(1)

    成为朋友后,青蕙和辛霓一起制定了很多细小的相处规则,比如上厕所时一定要一起,吃零食时一定要把第一口让给对方,礼拜六要穿同样颜色的衣服……她们互相交换秘密,无聊的时候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通过“犯罪”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慢慢的,辛霓知道青蕙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作家,当然,精明的青蕙表示在成为作家前,她必须

  • 神魂封印:倾世王妃之将信将疑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八时五十二分】六人之中有一个长相端庄的人走近门前,而其他人见状都端正了姿态。近前的人突然弯腰鞠躬并直言正色:“您好,我叫加奎,我们此次前来,实有不情之请,有不到之处,请您见谅!”陈潇感到出乎意料,没曾想那人竟然有如此礼数。“额,额,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陈潇仍然高度戒备着。加奎

  • 落地一本葵花宝典在线阅读第1章

    清晨,晨曦微露,雾气还没散去。章老五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从郊区进了一大批蔬菜和鲜肉。他在大学城开了一个小店,辛苦经营,还能赚点钱。回到店门口,他发现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鲜嫩的红色肉片,肉质紧致,稍稍带一点肥肉,看着像是牛肉。可能是某位邻居掉的,这一袋子可值不少钱,章老五赶快把袋子藏进店里。学

  • 卮罹之第三章

    温妮莎头发中间夹杂着几点白花花的玩意儿,估计是从犯人脑门上的弹孔溅出来的脑花,一想到这她就拱起腰干呕,幸亏没吃什么东西,只是恶心了一会。“我们让你来GCPD呢……”老男人说着,但是故意停顿了一会,引得温妮莎直起腰身,抹了一把嘴巴——除了唾沫之外什么都没有“是为了让你办理一下暂住证,这样你在哥谭就可以

  • 后世书之修炼准备

    从厅殿退出后,苏宸四人便被张执事带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收拾东西后就该搬到合欢宗内门去了。虽说尚未开始修行,可在苏宸他们见过各大长老后,光凭“宗主之子”的身份,就应该按照规矩换个符合身份的住处。当张执事谈及各个弟子居的环境时,苏宸微笑道:“既然我是兄长,自然是要让着弟妹们的,便由弟妹们先选罢了。”果不

  • 受之无愧(G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没想到师长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只好讪讪笑了笑说:“师长,一个人没有水,没有食物,在沙漠里,失踪时间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找不到他能活着的理由!”师长点点头说“你这分析,也不能说错,换做别人色话,的确没有任何的生还可能,可他不一样,他是彭加木!”我一脸糊涂的问道:“彭加木是神吗?难道不是人?”师长冷

  • 零班档案第四章在线阅读

    “多谢大哥讲解!”里央听罢,再次拱手。那男子却摇摇手道:“好说好说,下次有江湖上不懂的都可以来洛城找我,我叫做百晓生,专门解答各类江湖问题。”“一定再来请教!”里央拱手道。“好说好说,老弟客气了!”百晓生在自己的袖口掂量着银子,眉间那自是得意的笑。.....大概了解这血字排行榜之后,里央转头就拉着柰

  • 回到八零年代打排球第二章

    宾利先生很给力地说:“莉奇,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简也说:“莉奇,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啊有木有!伊丽莎白激动地看看宾利,又看看简,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倒是班内特夫人很感兴趣地问宾利:“亲爱的宾利,那位先生的庄园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家人都在庄园过圣诞节吗?那位先生结

  • 随身携带酷狗听听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系统想了想,忽然觉得好像也是耶。直接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一个陌生人是有点不安全。“那...那为什么要叫亡啸呢?”系统还是不解。“好听,霸气。这解释怎么样?”白啸反问。“呃,好像是这样。”结束了与系统百无聊赖的对话,白啸心中对着苍天一声大吼!老子拼了!!!再次对那些天材地宝一一叮嘱,白啸决定粉碎所有天材地

  • 云城赋缘分

    2深秋的月亮又白又亮,透过玻璃,冷冷地洒进车内。路野看着主副驾驶的俩人,此时此刻,他非常后悔。洛言偏头低低笑了声,为了缓和车内的气氛,他率先开口:“表哥,这是我朋友,我们刚才真的是在玩游戏。”在这之前,洛言已经解释很多遍了,他们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路哥抽到了大冒险,要求强吻下一个开门进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