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华夏小前锋在线阅读系统升级(求鲜花)

2021/4/8 12:24:41 作者:大娱说 来源:17K小说网
华夏小前锋
华夏小前锋
作者:大娱说来源:17K小说网
纪俊是一个篮球高手,有多高不知道,但是在高中时期是无敌的,但是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纪俊差点就丢了他的篮球梦,为了挽回女朋友,纪俊阴差阳错的来到了篮球圣殿NBA,加盟了马刺队,成为了马刺队的复兴希望,开启了疯狂的最强NBA之旅,之后,又是如何回归祖国。

“有钱的感觉真爽!”李朝笑着感叹的一句。

他心里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有系统的感觉真爽,但是他不能说,不然面临的将会是某些专家的切片研究。

“朝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张海航一脸‘憨厚’的夸赞,李朝听的却是想要打烂他那张虚伪的胖脸!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等着,等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坑死你!

李朝在心中怒声说道,但是表面笑呵呵的,随口说道:“我只是运气好一点罢了!”

唐静看着李朝,嘴角撇了一下,好让人厌恶的暴发户,还有,刚才他竟然敢催爷爷,难道以为唐家会黑他的这点钱,真是太气人了!

“朝哥,接下来我们去哪?”张海航一脸谄笑的问道。

“我要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应该还能赶上吃晚饭!”

李朝语气非常自然的说到,张海航一脸懵逼,回家吃晚饭?你TM认真的吗?你一刻钟挣了几千万,然后让我回家吃饭?这是人干的事?

不仅张海航懵了,玉石坊的其他人也懵了,见过抠搜的,但是像李朝这么抠搜的,他们还真是闻所未闻。

人家陪着你一起来的,挣了钱不说没给人家分点,竟然连顿饭都不请,这……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不仅是暴发户,还是一个吝啬小人!这一刻,李朝在唐静的眼中,又多了一个缺点。

李朝不会向他们解释,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前世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从未有人帮过他一把。

“不……不出去吃顿饭?”张海航气的说话都磕巴了。

“不去了,我觉得我妈做的饭,比外边饭馆里的好吃多了!”李朝说着,转身离开了唐氏玉石坊。

留下张海航独自在风中凌乱,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但他么这变的也太快了,不到二十分钟,翻脸不认人了!

众人怜悯的看着张海航,只能在心中感慨一句,这孩子交友不慎啊,以后这种朋友,能不联系就别联系了!

“回来了,饭还得等一会,你先看会电视吧!”

厨房里传来老妈熟悉的声音,一瞬间,李朝的眼泪涌出,他已经有七年没有听到老妈的声音了,他还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了,没想到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这一世,我要让你们享受到最好的生活待遇,任何想要对我们不利的人,全都会被踩在脚下!”

李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轻声自语道,脸色无比的郑重。

闲着没事,李朝开始熟悉自己的系统,这是他日后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

“初级升级系统,升级一切触碰到的东西的价值和性能,什么都可以吗?那我要升级自己可以吗?”

李朝忍不住在心中想道,比如身体的机能升级一百倍,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了超人,随便一拳就上万斤,寿命也变成了普通人的100倍,至少能活几千年。

“提示:1级升级系统,不能升级生命体!是否升级为2级?需要消耗1000万财富值!”

1级升到2级竟然需要1000万财富值,这让李朝有些心痛,不过系统升级过后,应该可以升级生命体,他觉得花1000万还是很有必要的!

“叮!系统成功升为2级,可升级植物类生命体!”脑海中响起了提示音。

李朝眨了眨眼睛,随后意识到,自己想多了,2级只能升级植物类生命体,动物类不在这个范畴里!

“是否升级为3级,需要消耗财富值1亿!”

升个毛线!李朝愤愤的骂了一句,他现在只剩下了三千多万,哪里有一个亿。

手机上工商银行的短信提醒已经发到了手机上,自己卡内余额被提取出了1000万,至于钱如何运作,怎么消失的,李朝丝毫不知,系统有它自己的方法。

李朝看到茶几上的那盆兰花,心中一动,想要测试一下升级后的系统。

“升级!”

李朝捏着那株普通兰花的一片叶子,在心中喊道。

“叮!人工培育建兰升级为中品建兰!”

李朝看了看面前的建兰,除了那两朵兰花的形状有些微小的变化之外,感觉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老爸也从公司回来了,李朝喊了好几声爸,还帮他挂了西装,让李建军有些诧异,平时儿子可是很少喊他爸,除了要钱的时候,自从上大学之后,喊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今天是怎么了。

“你小子是不是缺钱了?”李建军笑着问道,说着掏出了自己的钱包。

“不是,爸,我不缺钱!”李朝连忙摆手,同时回过头去,他此刻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这种亲人之间的温馨,他已经失去太长时间了。

“出什么事了?”李建军看出了儿子的异样,心头一紧,以他对儿子的了解,绝对是出事了。

“没,我就是想说,我前不久玩股票挣了点钱,以后生活费就不用再管你们要了,你和我妈以后也不要太辛苦了!”

李朝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李建军的心中一暖,自己儿子终于长大了,知道心疼爸妈了。

“你长大了,爸爸很欣慰,不过你在学校的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学好知识,不用担心我和你妈!钱的事你也不用管,十万八万的,你爸还是掏得起的。”

李建军又说了几句之后,忽然看到了桌子上的那盆兰花,轻声“咦”了一下。

“这盆建兰不是普通的建兰吗?开的花怎么是这样的,畸形种狮子头,这花有点意思啊!”

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票!谢谢各位读者大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着阳光走向你在线阅读第9章

    当年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下令设立天才榜,每年七月十五,各地定期为朝廷选拔资质绝佳的少年,再由朝廷集中培养,发到军中历练,许多有名的将领都从中选拔的。其中宇文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现今已经二十岁,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已是武劲七重后期!天才榜规定能参加选拔的,不能超过十八岁,所以,宇文飞已经

  • 捞尸人之序章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你还会那么的恐惧死亡吗?事实上,如同将互联网分位普通网络与暗网一般,这个世界也有着几种不同的分法。最令人感到信口开河的说法是灵魂学家詹姆森的《阴阳论》一书,他在书中将世界分位了阴阳两界,并写下了灵魂是独立于生命之外的骇人言论。灵魂学家是于2050年左右被提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