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十年之久之街舞决斗不应该是用舞技吗?(求收藏)(8)

2021/4/8 13:46:56 作者:女王驾到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年之久
十年之久
作者:女王驾到来源:晋江文学城
讲述两个心理有缺陷的男人和一个大脑有缺陷的女人的故事错不在暗恋上美男,错在暗恋上还不不自量力地想把人家泡到手.错不在想把美男泡到手,错在你泡就泡了还泡错人.错不在想泡美男还泡错人,错在泡到另一名无辜美男她还蒙在鼓里.错不在她不知道误泡到别人,错在过了十年再次相遇她仍然不知悔改.余小圆,未婚猥琐老女人一枚,十八岁时不小心泡到无辜美男一名.十年后,这位美男暗想,这次轮到我泡你了,小圆脸,受死吧!第一次写现代小言,各位看官喜欢就留个言支持下,不喜欢默默点叉出门,小女子恭送.新坑!不要相信她(张美丽&孔

“呐,我们该怎么办啊,现在舞台被巴隆队抢走了,裕也也失踪了,到底该怎么做啊!”

铠武队的基地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彷徨的气息。

在练舞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但是一到休息的时候这种焦虑不安就止不住的涌现。

“要是往常,我们现在应该在舞台上表演吧。”

“啊,好烦啊,裕也也不在,要是纮汰哥在的话就好了。”

……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纮汰他有着自己的事要做,怎么可能时时刻刻的帮我们!”高司舞看着悲观的队友不由气恼的出声道。

然而说完后她自己也沉默了。

现在铠武队的情况实在是太糟了,队长失踪,副队长更是早就退队了。

至于说剩下的队员……

要是有办法的话也不会在这里愁眉苦眼了。

基地一时间变得十分安静,大家都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呼――咻――呼――咻――”

忽然一阵呼噜声传到了高司舞的耳朵里。

在这个悲观彷徨气息弥漫的基地里也不是所有地方都是这样的,比如……某一条咸鱼躺着的地方。

“哥哥!”忽然高司舞眼睛一亮。

“对了,要是哥哥的话说不定有办法!”高司舞一拍手然后快步跑到楚离身边。

“哥哥醒醒!醒醒!”

“嗯?怎么了吗?”感受到了剧烈的摇晃楚离睁开了眼,看到了高司舞焦急的表情。

“嗯?小舞难道有哪个不长眼的来找麻烦了吗?”楚离下意识的问道。

“呃。。。没有。”高司舞否认道“是我有事情想要请哥哥帮忙。”

“帮忙?什么事情?先说好让我跳舞我可不干!”楚离扫视了一下基地见到了铠武队员丧丧的表情后说道。

“不是这个啦,哥哥你能不能借我点钱?”高司舞犹豫了一下说道。

“借钱?诺,拿去,只要你不是想要买别墅什么的里面的钱应该够了。”楚离想都不想的就掏出了一张卡。

倒是高司舞被楚离这干脆的动作搞懵了,一时间愣愣的看着楚离。

“你发什么呆呢?拿着啊!有什么想买的就去买吧,虽然你哥哥不是什么首富,但是供你的花销还是没问题。”

“对了,不要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啊!”把卡塞进高司舞的手中然后顺手摸了摸头楚离再次闭上眼假寐了起来。

最好一句话纯属当哥哥的关心,对于自己妹妹楚离还是很放心的,除了有时候太过要强以外没有什么其它的问题。

“哥哥……”高司舞眼睛有点湿润了。

“嗯。”楚离发出了一声鼻息。

看着手里的卡高司舞愣愣的转身,准备出门。

“等等,哥哥!”忽然高司舞快回头。

“哥哥你和我一起去吧!”

“去做什么?”楚离无奈的起身。

“我想要买一个好的定锁种子然后抢回舞台。”高司舞坚定的说道。

“哦,这种事啊,你去买就行了,卡里的钱应该够了吧。”楚离淡淡道作势就又要躺下。

“哥哥!”高司舞娇声道。

“你和人家一起去了,我记得你在世界树财团工作过吧,那你应该认识希德吧?”

“希德?关那家伙什么事……哦,希德啊!”楚离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定锁种子就是通过希德的手卖出去的。

“果然,哥哥你认识他太好了,我要向他买一个厉害的定锁种子,哥哥你帮我看一下。”高司舞听到楚离认识希德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过楚离就没那么高兴了希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家伙之前只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而已……这么一想楚离还真不放心让高司舞一个人去见希德。

“好吧,我就和你一起去好了。”

“yes,太好了!”

……

“呐,哥哥你知道希德那里有什么强力的锁头吗,最好是那种一下子就能打败巴隆队的那种。”

行走在去DrupeRs的路上高司舞像一只百灵鸟一样围绕着楚离。

不停的说着接下来要买多么强力的锁头,然后怎么样打败巴隆队再和队友们一起登台表演。

楚离则是一脸生无可恋,他怎么也想不清楚街舞和异域者游戏怎么搞到一起的。

为什么一群跳街舞的人决斗要靠锁头来一决高下?这两者完全没关系好吧。

你们跳街舞的决斗不应该是比舞技么?

哪怕是穿越之前的你们不要再打了也是用街舞的表现形式好伐!

“哥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高司舞注意到楚离的表情不由出声叫道。

“哦,什么,你说锁头是吧,放心吧,我一定让希德给你一个绝对强力的锁头。”楚离连忙求饶道。

“哼!”高司舞傲娇的哼了一声,不过看她眯着的眼睛可以看出高司舞还是非常开心的。

……

DrupeRs!

希德正在里面卖着自己的产品,见到楚离进来希德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啊,哥哥,那边!”

高司舞拉着楚离走了过去。

这时,两名年轻人刚好买完锁头离开了。

楚离也不客气,一下就做到了希德的对面。

然而希德却装作没有看到一样,反而把目光看向了高司舞:“这不是铠武队的小姑娘吗?怎么,想要买锁头战胜巴隆对吗?”

高司舞连连点头:“没错,你这里有什么强力锁头吗?”

希德眉头一挑道:“当然!”

说着希德就翻开了笔记本,在屏幕上面划着。

“我想想,要打败巴隆队的话就要用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希德划了几下就把笔记本然后给高司舞看了一下,都是高级锁头。

随后希德开始计算价钱了。

“这几个锁头的价格是这个……”

说着希德给高司舞看了一下价格。

顿时,高司舞脸色一变。

这个价格,有点高……

不过想到怀里楚离给的那张卡,高司舞就感到了安心。

“我……”

“等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见鬼日常第二章

    宝儿原先以为离家出走这种事就算不美好也不会太糟,但她很快发现她错了。因为,她饿肚子了。出了城一路往南,宝儿坐在好心拉她一程的送粮老伯的马车上,发现这一路竟然全是荒郊野外,没有铺子卖吃的。就是说,她身上带了银子,但是没有吃的。她饿了。自小在娘亲凤舞的教导之下,肚子饿对宝儿来说是很严重的事。她抱着包袱,

  • 林深时寻月一转再转

    香儿挨了一下,疼得小脸扭曲成一团,还是咬着牙重新跪下,看着颜心元,语气坚定:“老爷,小姐是无辜的……”“贱婢如此,主子更是下贱!”颜心元出声打断,盯着那道血痕,眼里全是血丝,似乎是被鲜血刺激到了神经,手中的鞭子再次落下。牛皮鞭打人本就难忍,更何况这鞭子是常年在战场的颜心元手中,顿时,带着破空之声,鞭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诡家仙逃跑的四张狂

    风正豪站在高处,看着何逸晨离开的方向,这时,风莎燕走了进来道:“父亲,您交代的事情,可能无法完成了。”“为什么。”风正豪语气奇怪的问道。“那个家伙,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风莎燕咬着牙,一脸的不甘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可能他并不贪图女色,想来也是,作为玄冥教的幽冥大帝,还有什么女人能让他看上眼的

  • 诡秘漫威在线阅读第5节

    城隍庙元宵庙会在上海弄的格外起劲,天还微亮时大小城隍庙就已经摆放上大大小小的灯笼。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这样的几日是格外的热闹。原本是在上海等待着父亲的回来,一直几个月后也未见到,又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回去也不是好时候,刘太太十分留恋这里,我也就不便好博了刘太太的心意了。日日与刘太太在这里,时不时

  • 我的世界之生存险境第3章在线阅读

    要不是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制止了目光主人的冲动,此时他都想冲到陆双双面前,好好的看看她的。不行,现在的自己对双双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不能贸然的跑过去的。不能走到面前去看,那就先远远的看着一解心头相思之苦也好。正看着呢,这时身后有人在喊了:“叶明翰,你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行李拿下去。”这是送他们过来的

  • 红颜风华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金钗雪里埋。勉强在马鞭挥甩的声音中移动,寒冷代表的不是温度而是身体一直以来的常态。白茫茫一片大雪,山上,地上,树上,天上,看上去可真干净啊!黑色的土地与黑色的河流被白雪掩盖,白到刺眼的山水间只有一行几个衣衫褴褛满身狼狈的人在小吏呼和声中茕茕前行。被看守的最严密、同时也是被嘲弄得最厉害的是走在前面的中

  • 斗世灵修在线阅读第1节

    “什么情况?”沉沉醒来,云痴看到周围的场景,不禁睁大了双眼,一阵目瞪口呆。这是一座位于山顶的宫殿群,看这规模,本来应是很是华丽和壮观,可现在,却是成了一片修罗场,说是废墟,也未尝不可。在这宫殿群外的广场上,有着一个被人为破坏出的又大又深的大坑,无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把整个坑底都填满了。粗略看去,这

  • 珍宝在线阅读福兮祸兮

    自从朝廷册封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李克用为云州牙将后,李国昌在振武道统领沙陀部众镇守一方,李克用则作为一名督边将领率领士兵巡守大同道的北部边界,防御北方契丹等部族的袭扰。按照隶属关系,此时的李克用并不在父亲李国昌的手下,而是归大同道节度使段文楚统领。好在振武道和大同道距离并不远,一个在今天的晋西北、一

  • 赛尔号之龙之传奇无锋

    胖子愤怒尖锐的声音在许浮生耳边响起:“废物,我的钱袋呢,你一个废物TM居然敢阴我?”胖子是在半路才察觉自己钱袋被人偷走的,回想了一路的情景,再联想刚才许浮生的动作他就明白刚才是被许浮生耍了。愤怒的他立刻带着两名护卫赶了过来,只是不敢进入玄吟阁闹事,圣元王朝规矩森严,不管什么人都严禁在店铺闹事。许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