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楚留香]好姑娘,回去找个良人嫁了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8 14:20:24 作者:迢迢碧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留香]好姑娘,回去找个良人嫁了吧
[楚留香]好姑娘,回去找个良人嫁了吧
作者:迢迢碧落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一个被穿越坑了的妹纸,秦舒窈表示:这辈子只想谈场无关风月的恋爱,只要对方不介意一辈子的柏拉图,她也可以和他恋爱一辈子。嗯,不过有个小问题要事先解决一下:这个能柏拉图一辈子的对象有些难找啊!

茅桃红以为李向元已经上学去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还真让她料对了。

她与孙俊杰在小路上的“缠绵”表演,被李向元尽收眼底。

当李向元走到拐角处,见茅姑姑看不见自己了,便立刻转身回来了。

他躲在拐角处的篱笆墙边,偷偷地看着茅姑姑。

他是想等茅姑姑走了以后,他再去参加援救钱阿姨的行动。

钱阿姨对他们李家恩重如山,这会儿她有难,父亲又不在家中,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代表李家去帮一把,出一份力的。

否则,以后就再也没脸去见钱阿姨了。

李向元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比尊重、甚至是崇拜的师傅,与自己最为爱戴的茅姑姑会有私情。更想不到他们俩人胆子大到敢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的秀“恩爱”!

这说明什么?

这个他懂,这说明他们俩人“好”了不是一天二天的了。

如果俩人是刚刚“好”上的话,绝对没有这么熟,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

“这是什么情况?”

李向元傻子、呆了。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象被灌进了浆糊一样,糊里糊涂,浑浑噩噩的,无法正常思考了。平日里一双炯炯有神的星目,此刻,空洞无神的望着坑洼不平的煤渣路面。浑身象是被拆去了骨头一样,无力的沿着篱笆墙缓缓的瘫软到了地上。

李向元一向自诩聪明过人。在茅草弄里,他是有名的“小状元”。不仅门门功课都是学校第一,还因为他兴趣广泛,博览群书,几乎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茅草弄里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常常请他来帮助他们写家信。

而年纪轻的人,如果就某一件事情的真伪打赌的话,他们也会前来问他,并且以他给出的答案来定输赢。

可是现在,他这么聪明的脑子,却无论如何想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两个自己最亲近的人搞在了一起,这在书里是怎么说的?通奸!

通奸!多么难听的词。李向元怎么也无法把它与师傅和茅姑姑联系在一起。

除此之外,在迷惘懵懂之中,他觉得心里十分的酸涩。

他实在无法忍受在他心目中女神一般的茅姑姑,被别的男人轻薄的,就是师傅也不行!

嗵!嗵!嗵!一阵重重的脚步声惊醒了精神恍惚的李向元。

“哎!快点,快点。不知道前面打起来了没有,快去帮忙!”

“我们可能晚了,还不知道赶的上赶不上呢。”

几个穿着染化厂工作服、脚上套着长统雨靴的青年工人从他面前跑过。

“哦哟!别误了正事。”李向元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救钱阿姨要紧,暂时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李向元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又揉了揉太阳穴。振作起精神站起身来,走到另一边的拐角处,慢慢的伸出头去。

远处黑压压汹涌吵嚷的人群外,已见不到茅桃红和杨俊杰了,他们早己溶入到人群中去了。

“我要是现在过去,万一让茅姑姑或者师傅看见了,那就尴尬了。他们自然会想到他们在路上的“表演”会不会被我看见了。。。。。。那怎么办呢?”

他黑亮的大眼睛嘀溜溜的转着。

“嗯?有了!” 突然,他远远的发现人群旁边的茅草屋后,有几棵高大粗壮的无花果树。其中有好几枝较粗的、长得很茂盛的分枝,已经长到茅草屋顶上来了,与下面的人群相隔不太远了。

“对!我就躲在树枝上面,下面的一切就都能看清楚了。。。。。。哦,对了,我也带上‘武器’,关键的时刻,帮他们一下。”

主意一定,他转身飞奔回家。

奶奶已经睡着了,呼吸很均匀。他放心了。

他替奶奶掖了掖毯子,转身出来,轻轻带上里屋的门。然后,轻手轻脚的爬上搁楼,从睡觉的床垫子下面摸出牛筋弹弓来,插在皮带上。又从床里面拿出一个锈的看不清颜色的铁盒子,从中抓出一把泥丸子放在口袋里。然后推开搁楼上的“老虎窗”,趴在茅草屋顶上,象只壁虎一样,轻而慢的往无花果树枝的方向爬去。

。。。。。。

前来茅草弄里抓钱秀丽的这些青年们,全都是《红星机器厂》“工人先锋队”的队员。他们都是善长冲突武斗的老手了,实战经验非常的丰富。

从茅草弄的各条羊肠小道里,突然的拥出数百人来,而且是瞬间就包围了上来。虽然令他们很吃惊也很紧张,但他们却并不害怕和慌乱。

他们不等络腮胡子丁队长的指挥,五十多个人自发的挺着闪着寒光的标枪,迅捷的四散开来。

他们用尖锐锋利的标枪枪头,遵循尽量避免冲突、不流血伤人的事前命令,小心翼翼的逼开情绪激昂的人群,背对背的围出一个防御圈来。把钱秀丽、马癞痢,以及丁队长、王子力、赵得标等七、八个人围在了中间。

面对数百名群情激昂的百姓们,从京城公安部里下来的王子力、赵得标,相互对望了一眼,神情十分的紧张。

他们上前推开了紧紧抓住钱秀丽的二个青年工人,改由他们亲自来控制她。

望着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争先恐后前来救自己的居民们。钱秀丽感动的热泪长流,哽咽不己。虽然嘴被堵住了,无法发声。她还是挣扎着“呜咽”不已,以此来向居民们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络腮胡子丁队长站在圈子中间。

他双手叉在腰间,望着周围汹涌如潮的人群,国字脸上波澜不惊、神色如常,非常的沉着冷静。

而茅草弄里的“本地人”马癞痢,此刻的脸上早就没了血色。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他已经站到了整个茅草弄的老少爷们的对立面去了。

今后,他恐怕很难再在茅草弄里立足了。此刻,他的双手颤抖着,紧紧抓着拴在钱秀丽脖子上的绳子,躲在王子力与赵得标的身后。

此时,李向元已经爬到了人群边上的茅草屋顶上了,并在无花果茂盛的枝叶间藏了起来。

他掏出弹弓,“子弹上膛”,静静的伏在树枝上,透过枝叶,观察着下面的人群。

“这个毛胡子是个好汉。” 李向元看见圈子中的丁队长木桩似的站着,纹丝不动,脸上若无其事的表情,不禁心中暗暗敬佩。

“能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中一点也不害怕,脸色都不变,佩服!佩服!” 他在心里说道。

茅草弄里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少,饭后茶余都喜欢听故事。

虽然他们没什么文化,可《七侠五义》、《施公案》、《水浒》、《三国演义》中的那些英雄人物,那都是耳熟能详,人人都能侃上一段。

所以,他们都很崇拜敬佩英雄好汉,哪怕你就是敌人也一样。

李向元生长在茅草弄里,从小到大耳闻目染的。因此,他也崇拜不怕死、不怕事的汉子。尽管这个人是带着队伍来抓钱书记的,他也很佩服他。

可当他看见马癞痢的表现时,不禁恨的牙痒痒的,真想打他一弹弓。

“这个垃圾!他妈的,他也算是茅草弄里的人?丢人!。。。。。。呸!”

然而,李向元所不知道的是,络腮胡子丁队长表面上面如止水,而他的心里却是悬心吊胆、惴惴不安的。

他其实非常的害怕。

不过,他倒不是惧怕自己的安危,也不是惧怕这数百名手拿各式“武器”的老百姓。

而是惧怕再次发生冲突,从而导致流血甚至死人的事件发生。

他的心里很是不解。只不过抓了个里弄里的总支书记,竞然会惊动到这么多的居民参与进来,他们难道不怕受到牵连?。。。。。。

自从这场运动开始以来,他已经执行了几十件类似的这样的抓人任务。

所到之处,人人都怕被牵扯进去,唯恐避之不及。哪象茅草弄这样,人人争先恐后的参与抢人的。

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漂亮的女书记,确实是深受茅草弄的居民们的爱戴的。

所以,他们才甘冒风险来救她,而不怕受到牵连。

“她一定是个好人哪!可惜啊,好人往往不长命。。。。。。也真是奇怪啊?她只不过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里弄里的总支书记,连芝麻官也算不上。可为什么京城公安部会郑重其事的派人来抓她?而且,还不通知滨海市公安局,却去找秦主任,以厂先锋队的名义来抓她。以她的身份,她能得罪京城的高官?那也太抬举她了吧。。。。。。”

“丁队长!。。。。。。丁队长!”

“嗯?。。。。。。” 络腮胡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看来今天免不了又是一场厮杀了。”

王子力让赵得标控制住钱秀丽,然后走到丁队长的身边,看着怒吼着的人群,浓眉紧锁,忧心忡忡地说道。

“什么?厮杀?。。。。。。对老百姓?”络腮胡子象不认识他似的,看着他问道。

“这么多人围着我们,不动手厮杀,你怎么出去?。。。。。。” 王子力也奇怪的回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好象在说,你这不是废话嘛。

“对不起,王局长。你叫我丁剑雄带着‘先锋队’队员们去跟老百姓厮杀,我办不到!” 络腮胡子丁剑雄脸色庄重。

他的语音虽然不高,但语气却是斩钉截铁的,不容置疑。

“你。。。。。。好,好,好。不厮杀,不动手。那么请你去跟他们说,请他们让开路,欢送我们出去。”王子力嘲讽着,冷冷的说。

丁剑雄没有理会他,皱着浓眉在思索着。

大概是意识到现在不能与丁剑雄搞僵。否则,单靠他们俩人,别说是把钱秀丽抓回去,就他们俩人能不能全身退出茅草弄,都很难说。

于是,王子力挤出笑容,用非常客气的口吻说道:

“丁队长,我们不要相互怄气了。现在我们应该同舟共济,一块想办法把钱秀丽抓回去才是。”

“我没有怄气。你们是京城里来的,天子脚下的,你们办法多,我丁某人听你们俩位的。”丁剑雄脸色平静,话语如同白开水一般,淡而无味。

“丁队长客气了。你六岁习武,武艺出众。你率领的‘先锋队’,在滨海市内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我们理应听你指挥的。再说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嘛。只要你能把我们和这个女人安全带回厂里,我们兄弟俩保你前途无量。你就是想去京城发展也没问题。” 王子力表情谄媚的恭维的说道。

他满怀希望的看着丁剑雄。

“王局长不愧是公安部里来的,我的情况你调查的很清楚啊!” 丁剑雄斜睨着王子力道。

“哪里哪里,丁队长过奖了。我们兄弟也是仰慕的紧。” 王子力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

丁剑雄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他木桩似的动也不动的望着人群。

王子力退回到赵得标的身边。

他让马癞痢来掌控钱秀丽,拉着赵得标走到一边,悄悄的“咬”起耳朵来。

丁剑雄已经没时间去关心他们了,他要迅速想出办法来,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着阳光走向你在线阅读第9章

    当年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下令设立天才榜,每年七月十五,各地定期为朝廷选拔资质绝佳的少年,再由朝廷集中培养,发到军中历练,许多有名的将领都从中选拔的。其中宇文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现今已经二十岁,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已是武劲七重后期!天才榜规定能参加选拔的,不能超过十八岁,所以,宇文飞已经

  • 捞尸人之序章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你还会那么的恐惧死亡吗?事实上,如同将互联网分位普通网络与暗网一般,这个世界也有着几种不同的分法。最令人感到信口开河的说法是灵魂学家詹姆森的《阴阳论》一书,他在书中将世界分位了阴阳两界,并写下了灵魂是独立于生命之外的骇人言论。灵魂学家是于2050年左右被提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