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复仇公主的幸福之恋在线阅读第3章

2021/4/8 12:41:37 作者:瞳瞳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复仇公主的幸福之恋
复仇公主的幸福之恋
作者:瞳瞳月来源:飞卢小说网
【已完结】她们是美若天仙的公主,是拥有强大身份的公主,她们会和王子们碰出怎么样的火花呢?他们会幸福吗?她们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幸福,还是悲伤?他们中间有挫折,有误会,有开心快乐,到了最后究竟如何,敬请期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他这一闭眼,只听耳边突然传来一响巨大的撞击声,期间还夹杂着抽冷气的声音,预想之中的疼痛却始终未曾到来。

任孤鸣茫然地把眼皮掀开一条缝这么一瞄,瞬间被眼前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刚刚要将他掏门板似的豁成两半的凶尸眉心钉着一柄纤细轻盈的剑,凶尸双目圆睁,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下意识一伸手,云浪生感受到他的意念剧烈震动起来,随后倏然脱出,快如白虹,顺遂地落进了他手中!

这剑隔着剑鞘摸不出来,入手却沉甸甸的极有分量,即使刚从凶尸脑中拔出剑身也半点尸液不沾,湛蓝流光从剑尾一划而过,至断口熔接的材料处居然融了进去。他盯着这把剑,莫名其妙地“心念一转”,云浪生自己脱手呼哨着径直贯穿了身侧另一只凶尸!

他心意连动,轻松得好似玩遥控赛车似的,剑势不止,真正是开云腾浪、破空翻江,随他心意一连扫了三四只凶尸才肯罢休。

出剑归鞘都在瞬息之间,小茶棚摇摇欲坠腥气逼人,只余下“铮”地一声落鞘脆响。

云浪俱矣。

步家仅剩几个弟子比茶棚好不了哪去,无一不是喘息不定精疲力尽,那少女面前的凶尸扑通一声栽了下去,她才回过神来震惊地膜拜世外高人似的看着任孤鸣。

世外高人挠了挠头,有点意料之外,自古断剑多奇遇?这又是哪门子破烂套路设定?

平心而论这个剧本里坑太多了,有些是任孤鸣亲手挖的,有些则是拜他的同仁所赐,那么小小一块碳都快挖成蜂窝煤了。即使任孤鸣早已做好被坑的心理准备也没料到报应来得这么快,刚逃出生天就一头栽进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挖的大坑里。

少女扶着一个腿软的门生在仅剩一个比较完好的木凳上安顿好,表情奇怪又冷漠,刚刚几个同他示好的门生只剩下一个还勉力站着,其他几个都躺在了血泊里,此刻活着的俱是战战兢兢偷眼看他。

危机暂时消除,却有点尴尬,被揍成落水狗的散修轻描淡写解决了尸群,真的世家弟子死的死伤的伤,还想护着人家。

怎么看都有点将人家好意喂狗、耍人玩似的。

“这位道友好生厉害,”步家门生们各自掏出了灵符妙药修整,那少女手指一用力碾碎了一颗红药,胡乱涂在右臂伤口上,虽然任孤鸣看起来好像有点拿丹药假装他项上人头出气的感觉。

“先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任孤鸣当即矢口否认,极力准备从坑里跳出来:“不是,没有!兴许是家兄在天之灵......”

他自己都有点说不下去。

他望着满地尸液积血和残剑符灰突然想:原来这就是人死了,剩一堆尸骨皮囊,也不知道魂魄会往何处去。

直至此时他才油然有种真实的触感,他已经遥离原来稀松安稳的生活十万八千里,性命之忧已经架在他脖子上,稍一不慎就会像这堆尸骨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能驱使这把剑,我之前不知道的。”任孤鸣发现他辩无可辩,也不知道怎样解释才能让人相信,徒劳道:“对不起,我如果知道不会不救你们的。”

少女低头专注地燃符求援求援,她淡淡地盯着他,根本没听他辩解,也不回应他的道歉,气氛冷固凝重,她问道:“还未求教道友名号,也不知今夜谁人援此大恩。”

这分明是记仇了。任孤鸣无奈地想,他嘴角一抽,没想好怎么推说自己是谁,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在下姓任,表字孤鸣。”

少女诧异地一抬头,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随即嗤笑道:“瞎扯也讲点良心——你是不是还要说你那把剑叫殒星,你是人称孤灯照夜的寒州君?”

任孤鸣眉峰一挑心里一跳。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设定集第一行就写着主角自陈“在下东阳裴氏照,表字衍青”,又没时间给自己凭空捏个名出来,只能照着主角往下扒,有样学样。

结果对方表情不太对劲,连讥带讽,还涉及一个没听过的人名,一时他也有点心虚:“这倒不是,我这个剑也不叫殒星,可能是重名吧。”

少女终于实打实地嗤了出来,一点面子都不留了,估计是实在不愿意和这个满嘴假话的骗子多言,冷笑道:“那你挺会重名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您走您的,不必再和我等混在一处,委屈装弱了!”

说完把眼一垂,不再说了。

任孤鸣长长叹了口气。此情此景说不愧疚委实不妥,可他也没义务愧疚,最多是有点恻隐同悲罢了,没有云浪生那紧要一剑,他兴许也得躺在地上和这群倒霉门生为伴。

他慢吞吞收好云浪生往地上盘腿一坐,居然是死皮赖脸不动了:“小姑娘最好还是别意气用事,你把我撵走了再来一群凶尸怎么办?”

少女万万没想到这人还大言不惭开口和她讲话,不可置信又带点冷笑道:“被飞尸咬死也比借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犬狼之徒苟活痛快百倍!”

任孤鸣已经不是小姑娘这个年纪了,他虽然没经过大风大浪,可以前也是在人心眼子堆里长袖善舞的人,少女唾沫星子还没砸地他就从容接道:“你痛快了,想拖着这么多人陪你一起死吗?”

她一僵,显然任孤鸣快嘴利舌戳到了她痛处。

旁的门生都低着头,他们已经耗不起尸潮再来一次了,任孤鸣乘胜道:“我若存心不救你们,何苦刚才又出剑救人,若是想害你们独吞宝贝,又何须多说,宰了便是。”

这话说得十分在理,他这样的确是多此一举卖力不讨好,况且修行一道的确有许多玄之又玄的东西,他说的也不无可能。

几个弟子先是耐心耗尽,又被天降凶尸围攻得九死一生,心态本就濒临崩溃,任孤鸣一剑斩群尸更令他们先生出了一种盲目拜服,被他三言两语一挑拨竟也纷纷动摇。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得很,其实心里瑟瑟发抖,惟恐其外金玉没捂住露出其内败絮——任孤鸣头脑转得飞快,他不知道原主与大梁山的人和事有怎样的牵扯,如今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往出爬:)

少女死死盯着他,没有半点缓和的意思,却也没再多说,任孤鸣看他们也都从刚刚杀得焦躁的状态下慢慢回转,笑吟吟问道:“还未请教这位姑娘芳名?”

“步岑姜。”她疲惫地靠在伤腿弟子坐着的半截完好木凳边,露出裙摆的半截小腿还在无意识地颤抖。

“好的诸位,”任孤鸣本意是想拔云浪生,可惜转念一想接下来要干的事情麻烦它有点屈才,遂从地上捡了一把崩裂的剑。

他倒不嫌脏,在挨近的一具尸体旁站定,“不知这几位道友在诸位眼中实力如何。”

步岑姜略微思索答道:“尚可,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何况我等目睹他们离开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从未听说过尸变如此之快的情形。”

任孤鸣了然,仔细打量躺在地上的尸体。这人眼球暴突无白,面色锈青,唇角有牙龇裂口和血沫,看起来已经十分不体面了,任孤鸣隔着外衣捏了捏他的手臂,居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软腻感。

“我怎么感觉他在......”少女也跟着摸了一把,表情古怪:“融化?”

任孤鸣当机立断,暗道一声“得罪”,一剑破开这人胸口。一绺颤巍巍的细弱飞絮沾着他剑尖蓬蓬飞起,悄然落在了地上,肉眼可见地枯萎成了一团绒球。

尸体腹腔都塞满了白花花的絮状物,一接触空气就大面积地爆出蓬松的花来,任孤鸣恶心得快要吐了,又不好让小姑娘动手,只能自己谨慎地用剑扒开白絮往下翻。

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腹腔上,没成想一个凑过来的弟子突然惨叫一声,捂着脸往后倒了下去。

步岑姜连忙伸手想要捞他,余光却见一条鲜红色的长环虫从他眼下一闪而没,她大喝一声,急匆匆转手又把他推了出去。

这弟子踉跄几步,猛地站直了,不过瞬间,他眼仁一翻,十指铮然划勾,高声尖啸不止,眨眼间朝坐在凳子上的弟子扑了过来!

任孤鸣顾不得思索,云浪生凌空出鞘一剑削下他头颅,斩钉截铁道:“立刻离开这里,处理掉所有的尸体,否则等里面的东西钻出来就糟了——带火种了吗?”

一行人拔腿就走,步岑姜奚落他:“现在谁还带火种。”

她一甩手劈出三道光明火符,枯竹老草搭的茶棚一点即燃,很快在茫茫大山里烧成了一炉通天的火把,几个人靠在一起凝视着彤红炽热的火棚,一时间各自悲情,谁都没有言语。

刚刚死里逃生的弟子被人扶着,借着火势向远处望去,他脸色一变。

“起雾......雾气封山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晴空向阳第三章海水与火焰(1)

    成为朋友后,青蕙和辛霓一起制定了很多细小的相处规则,比如上厕所时一定要一起,吃零食时一定要把第一口让给对方,礼拜六要穿同样颜色的衣服……她们互相交换秘密,无聊的时候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通过“犯罪”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慢慢的,辛霓知道青蕙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作家,当然,精明的青蕙表示在成为作家前,她必须

  • 神魂封印:倾世王妃之将信将疑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八时五十二分】六人之中有一个长相端庄的人走近门前,而其他人见状都端正了姿态。近前的人突然弯腰鞠躬并直言正色:“您好,我叫加奎,我们此次前来,实有不情之请,有不到之处,请您见谅!”陈潇感到出乎意料,没曾想那人竟然有如此礼数。“额,额,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陈潇仍然高度戒备着。加奎

  • 落地一本葵花宝典在线阅读第1章

    清晨,晨曦微露,雾气还没散去。章老五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从郊区进了一大批蔬菜和鲜肉。他在大学城开了一个小店,辛苦经营,还能赚点钱。回到店门口,他发现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鲜嫩的红色肉片,肉质紧致,稍稍带一点肥肉,看着像是牛肉。可能是某位邻居掉的,这一袋子可值不少钱,章老五赶快把袋子藏进店里。学

  • 卮罹之第三章

    温妮莎头发中间夹杂着几点白花花的玩意儿,估计是从犯人脑门上的弹孔溅出来的脑花,一想到这她就拱起腰干呕,幸亏没吃什么东西,只是恶心了一会。“我们让你来GCPD呢……”老男人说着,但是故意停顿了一会,引得温妮莎直起腰身,抹了一把嘴巴——除了唾沫之外什么都没有“是为了让你办理一下暂住证,这样你在哥谭就可以

  • 后世书之修炼准备

    从厅殿退出后,苏宸四人便被张执事带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收拾东西后就该搬到合欢宗内门去了。虽说尚未开始修行,可在苏宸他们见过各大长老后,光凭“宗主之子”的身份,就应该按照规矩换个符合身份的住处。当张执事谈及各个弟子居的环境时,苏宸微笑道:“既然我是兄长,自然是要让着弟妹们的,便由弟妹们先选罢了。”果不

  • 受之无愧(GL)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没想到师长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只好讪讪笑了笑说:“师长,一个人没有水,没有食物,在沙漠里,失踪时间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找不到他能活着的理由!”师长点点头说“你这分析,也不能说错,换做别人色话,的确没有任何的生还可能,可他不一样,他是彭加木!”我一脸糊涂的问道:“彭加木是神吗?难道不是人?”师长冷

  • 零班档案第四章在线阅读

    “多谢大哥讲解!”里央听罢,再次拱手。那男子却摇摇手道:“好说好说,下次有江湖上不懂的都可以来洛城找我,我叫做百晓生,专门解答各类江湖问题。”“一定再来请教!”里央拱手道。“好说好说,老弟客气了!”百晓生在自己的袖口掂量着银子,眉间那自是得意的笑。.....大概了解这血字排行榜之后,里央转头就拉着柰

  • 回到八零年代打排球第二章

    宾利先生很给力地说:“莉奇,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简也说:“莉奇,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啊有木有!伊丽莎白激动地看看宾利,又看看简,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倒是班内特夫人很感兴趣地问宾利:“亲爱的宾利,那位先生的庄园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家人都在庄园过圣诞节吗?那位先生结

  • 随身携带酷狗听听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系统想了想,忽然觉得好像也是耶。直接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一个陌生人是有点不安全。“那...那为什么要叫亡啸呢?”系统还是不解。“好听,霸气。这解释怎么样?”白啸反问。“呃,好像是这样。”结束了与系统百无聊赖的对话,白啸心中对着苍天一声大吼!老子拼了!!!再次对那些天材地宝一一叮嘱,白啸决定粉碎所有天材地

  • 云城赋缘分

    2深秋的月亮又白又亮,透过玻璃,冷冷地洒进车内。路野看着主副驾驶的俩人,此时此刻,他非常后悔。洛言偏头低低笑了声,为了缓和车内的气氛,他率先开口:“表哥,这是我朋友,我们刚才真的是在玩游戏。”在这之前,洛言已经解释很多遍了,他们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路哥抽到了大冒险,要求强吻下一个开门进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