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之毛小鲤的妖孽之处

2021/4/8 12:44:21 作者:雪子 来源:言情小说吧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作者:雪子来源:言情小说吧
作品简介:她,叶听雨,一个靓丽的现代白领;他,钟越,一个软件公司的小老板。两人海誓山盟蒙。却不料叶听雨却突遭劈腿。她被伤得痛不欲生。为了疗伤,她独自一人却旅游,却不幸被色狼盯上,她极力挣扎却无力挣脱……。穿越之后,实现了华丽的逆转:她变身为高贵的公主,皇帝御妹。他,成了贾宝玉。他把她当成……抓住她的手“林妹妹,对不起,是我负了你”……她满怀激愤上去就是几个大耳光:我呸,你个负心贼,害人精……我才不是你的什么林妹妹。你爱不起,就别乱勾引。没本事担当,就别来害人!……别让我一脚踢飞你。你给我去死!他

雪越下越大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大雪就会封山了。

毛小鲤被一阵冷风吹醒,打了好几个摆子。

天已经大明,屋里没有一个人,那个奇怪的老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火炉里面只剩下一些忽明忽暗的火星。

“有人吗?有人在吗?快来个人啊!”毛小鲤干着嗓子喊了几声,根本没有人回应自己。

他用手揉着酸痛的颈椎,感觉喉咙快要冒烟儿了。

木床旁边放着一套麻布衣衫,应该是穿在里面的衣服,最下面是一件崭新的老皮子做的大袄,油性很足,摸着挺舒服。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疤,觉着没什么大碍了,便麻利的穿好衣物,下床准备寻些东西吃。

他用瓷碗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想要润润喉咙,谁知刚刚用手拿起瓷碗,就听到“哗啦”一声,瓷碗竟然直接碎了!

毛小鲤一脸懵逼的盯着碎了的碗,下一刻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狗日的!害的小爷还不够惨吗?!老子就是想喝口水都他妈的要消遣我一下,好玩吗?!”

他气的浑身发抖,心想到肯定是那怪老头作的怪,他早就料到自己起来了会找水喝,所以提前把喝水的碗做了手脚,好让自己出丑。

眼下又没有其他的什么容器可以装水,他怒气冲冲的提起那个烧水壶,咕嘟咕嘟的往嘴里面灌水。

“嗝——”一壶温水下肚,那种舒适感瞬间席卷全身,让他舒坦的打了个饱嗝儿。

“舒坦!”他擦了擦嘴角的水,放下水壶好生打量起屋子里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屋子全是木头做到,做工略显粗糙了些,墙上还挂满了各种草药兽皮之类的东西,物件都是些老物件,就是不怎么值钱。

他瘪了瘪嘴,往火炉里添了些干松叶,把火生了起来。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火炉上的烧水壶上,身体犹如被闪电击中了一样,目光呆滞,身体一动不动。

只见那个铁皮做的烧水壶,提柄上如同被大锤砸过一般,原本是圆柱体的提柄变成了铁片状。

“见鬼了?怪老头又在捉弄我?”毛小鲤失神喃喃道,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刚把水壶提起来的时候还是完好无损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个模样了?

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烧水壶,谁知那烧水壶像是泥做的一样,一戳就戳了个大窟窿。

毛小鲤目惊口呆,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有些难以置信,烧水壶是实打实的铁做的,摸上去质感很好,和鹰嘴崖山洞里面参帮用的烧水壶的质量差不多。

他清晰的记得那水壶有多硬,有一次他烧水时不小心被水烫了,水壶也摔在了地上,他一气之下一脚踢在水壶上,水壶没飞多远,倒是他自己捂着脚呲牙咧嘴的叫唤了半天。

可眼下这个水壶,哪里有那么硬?怕不是个崴货吧......

他嘀嘀咕咕,带着好奇又戳了一下,壶身应声而破,溅了他一脸的水。

“我被鬼上身了??”他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满脸震惊道。

似乎有些不相信,他一巴掌拍在烧水壶上,只见那蜂窝团大的烧水壶,直接被他一巴掌拍成了一块铁饼!

静!如同真空了一般的安静!毛小鲤目光呆滞,任由那些水珠在自己身上低落。

“呼——哈——呼——”半刻,他才缓过神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并没有像是在做梦一样,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掌,除了比以前更细腻一点之外,就没什么不同的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怪老头趁我昏迷的时候给我吃了什么大力丸?!”他抓狂道,一不小心拍了一下火炉,只听到“轰”的一声,那个用青石砖砌的火炉竟四分五裂的塌了!

“完了完了...”毛小鲤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喃喃道,“我真被鬼上身了...”

雪越下越大了,估摸着要不了几天就要封山了。熊四爷背着个草药篓子,看着茫茫雪海想到,看来这几天得趁还有路进山,赶紧再挖两副草药,不然族部里的那些小崽子们习武就没有药浴滋养咯。

他压低虎皮帽子挡住风雪,背起今天挖的草药下山了。天已经快黑了,要是再不下山,估计今晚就得在这老林子里面过了。

熊四爷原名熊宇峰,是嵎虎隘口熊氏族部的宿老,排名老四,也是熊氏族部中唯一的一个药师,族中的大病小病都是找他治疗,连子弟们习武所用的药浴也是他配制的。熊四爷中年丧妻,膝下有一子,在隔隘口百里外的某个大族部中生活。

天刚擦黑的时候,熊四爷终于走到了村口,他笑着和族人们打招呼,看着那些活泼乱跳的孩子就好像看到了希望。

眼看就要到自己家了,辛苦了一天的熊四爷脚步轻快,仿佛年轻了二十岁。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喝口热茶,泡个脚,围着温暖的火炉暖和暖和身子了。

“嗯?”熊四爷刚走到院门前,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院门锁得好好的,还是自己出门时的那样,正常,推开门院子里的一切,也没人破坏,药圃也好好的,正常,屋子里...对!就是屋子里!屋顶上没有烟火气,说明屋内没有生火,怪不得感觉冷冷清清的,但是也不可能啊,那小王八羔子应该早就醒了,他醒了要吃东西要喝水,还得取暖,怎么会没生火呢?

熊四爷一脸不解的想到,他刚想放下药篓子,就想到了一个吓人的假设,不由脸色大变。

“糟了!那小子不会死了吧?”

他急忙丢下药篓子,猛地推开木门,脚步却被眼前的事物卡在了原地。

眼前,是一片狼藉的碎石碎布碎木头,还有一个目光呆滞的少年。

正是以为自己被鬼上身的毛小鲤!

毛小鲤听见了推门声,双眼无神的看了一眼肩披风雪的熊四爷,又把呆滞的目光放在自己的手上。

“我...我...”熊四爷一下子血涌心头,一股鲜血从他的鼻孔里面喷射而去,面目狰狞。

“你干了什么?你干了什么!”他一把抓下头上的虎皮帽,掐着毛小鲤的脖子吼到,“你他妈的都干了些什么?我的百炼壶,我的玄石青砖炉,我的人体百穴图......”

地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是——碎了一地的青砖,已经看不出形状的烧水壶,四分五裂的兽皮麻布,还有一块一块的木头渣子......

毛小鲤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原本呆木的眼神也慢慢恢复神色,他看着掐自己脖子的熊四爷,条件反射的对着熊四爷的脑袋一拍——

只见 “轰”的一声,熊四爷像布娃娃一样被他拍倒翻了几个跟头。

熊四爷两眼昏花,脑子想断路了一般,他不可思议的盯着毛小鲤,想不到他从哪里来的那股力量。

“你还敢打我?!”熊四爷摸着发痛的脑袋,声音瞬间提高八分,朝毛小鲤扑去,“小王八羔子你敢打我?你还有理了你要打我?我他妈跟你拼了!”

毛小鲤的眼神终于全部恢复神采,他看到扑向自己的怪老头,瞬间想起了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顿时怒火中烧,尖着嗓音吼道:“老王八蛋你敢害我?!”说着便向熊四爷反扑过去。

两人扭打在一起,嘴里面互相谩骂着,由于熊四爷只是个药师,气血是强大,但没学过什么武学招式,而毛小鲤也一样,空有一身力气而已,所以两人的厮打,不管怎么看都挺无赖的。你挖我的鼻孔,我戳你的眼睛,你抓我的命根,我就咬你的耳朵,你来我往下,两人很快就没力气了,改成你软绵绵的踢我一脚,我就软绵绵的回你一拳,但是嘴上谁也没饶过谁,上到祖宗十八代下到子孙万代,都被他俩得罪干净了。

屋里那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其他人,熊四爷平日在族部中德高望重,而且待人平和,族人们一听到动静就马上赶过来,以为熊四爷遭到了歹人的暗算。

结果看到他和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扭打在一起,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帮着打不合适,看俩人的劲头把他们拉开也不是。

“要不,去叫族长?”一个健壮的族人弱弱的问道。

“别!嘶——”熊四爷一听,揉了揉发昏的脑袋,喊道,“千万别!要是把族长们都叫来,老夫这脸不就丢大了吗?”

“臭不要脸!”毛小鲤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骂道,“先是暗算小爷,后来又给小爷吃了不知名的怪药,现在还动手打我,打小孩,你还要这张脸干嘛?”

“小王八羔子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给你吃怪药了?!”

“老王八蛋你自己心知肚明!”

“你娘的骂谁老王八蛋呢?!”

“我就骂你了!你敢把我怎么样?!”

“你再骂一句试试?!”

“老王八蛋老王八蛋你就是个老王八蛋!”

“你!”

两人如同市井泼妇骂街一样,你骂我一句我还你一句,让周围的人都大开眼界,这群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淳朴汉子哪里见过这样精彩的骂战,以前有矛盾都是用拳脚解决,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不输武术的决斗。

“真是...没有想到啊!”其中一个汉子感叹道,如此精彩的决斗,要不是场上的人是四爷,他甚至想搬个小板凳抓点零嘴来边吃边看。

“想不到四爷不仅医术精湛,连嘴上功夫也这么了得!真是...我族的...大宗师!”另一个汉子说到,眼里全是崇敬之意。

“让一让,让一让,大兄来了。”后面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围观的众人连忙让了一条路出来。

只见熊厉肩披风雪,一脸疲惫,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怎么回事?”他看着鼻青脸肿的一老一小,强忍着笑意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来的时候四爷和那小鬼已经打起来了,好像是四爷给那小鬼吃了什么药,那小鬼就把四爷的屋砸了......”众人三言两语的说道,很快把看到的经过讲了一遍。

熊厉闻言大吃一惊,他看着那个精瘦的少年,显然不相信那副瘦小的身躯里面拥有能与气血圆满的熊四爷对抗。

他伸手想要去试探一下毛小鲤的力量,却不料毛小鲤一巴掌拍在他手臂上,强大如他也感受到了一股麻意。

“少年人,放轻松,”他眼中浮现出赞许,蹲下身子说道,“我没有恶意,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秦方现在是我徒弟,他那么关心你,我总不能做对不起徒弟的事吧。”

毛小鲤听了眼睛褪去戒备之色,他连忙歪着嘴问道:“您是秦方哥哥的师父?他现在在哪里?怎么没来找我?秦方哥哥快来救我啊!”

不管他之前多么凶残,终究是个半大的孩子。

“哥哥师父,你快救救我,帮我一起揍这个老王八蛋!”他抓住熊厉的手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熊四爷躺在一边,听了吹得胡须直颤抖,指着毛小鲤对熊厉叫道:“厉小子,你今天要是不帮我把这个兔崽子揍一顿,以后别想找老子给你配药了!”

熊厉一时无言,他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道:“有什么好看的?留几个人帮忙收拾,其他人都给我散了。”

说完对熊四爷说道:“叔,这怎么回事儿你还没给我说呢,你让我帮谁?”

“有什么好说的?摆明了就是这小王八欺负我老人家!哎呦我的老腰哦,我的百炼壶,我的玄石青砖炉,我的......”他看着地上的碎片,一脸心痛的喊道。

“老王八蛋你还要点脸吗?你喂我吃怪药,做妖法捉弄我,还把...还把我割了......”毛小鲤越说越气,最后委屈的双目落泪。

熊厉听了一时脑大,听到最后面带古怪,“停停停,一个一个的说,四爷你先说,他把你怎么了?”他赶忙出声劝解道,生怕两个人再次打起来。

“这小王八羔子忒不知好歹!那天你们把他送过来,我见他气血那么虚弱,用最好的药给他调养身体,处理伤口,可没想到我今天出门采药,回来就看见他把我的宝贝全砸了!哎呦,我的百炼壶啊,我的玄石青砖炉...心疼死老夫了......”熊四爷破口大骂,看着地上那一块块碎片,心如刀绞。

“毛小鲤,是不是四爷说的那样?这些都是你砸的?”熊厉闻言盯着毛小鲤问到。

“是我砸的!可您是不知道他对我都做了些什么!”毛小鲤理直气壮的说,把自己醒后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我为什么砸?要不是他那么对我,割我皮,喂我吃怪药,捉弄我,我砸错了吗?是他自己活该!”

熊厉听了眼带异色,他一把抓过毛小鲤的手,从指尖溢出一道清气钻入毛小鲤的体中,感应他体内的气血。

那缕清气进入毛小鲤的经脉中,一路向心脏涌去,只见那些粗大的血管之中,一股如同滔滔江流的气血奔腾,横冲直撞,涌向心脏。

清气跟随气血洪流一同向前,所看之处莫不震撼。

终于,它来到了让气血奔腾不息的源头——那颗缓缓跳动的心脏。

而眼前的一切让它震惊无比,甚至带着些许惊恐把眼前的一切反馈给熊厉。

熊厉猛地看向毛小鲤,嘴巴微张,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那个心脏,有节奏地跳动着,声音如大道梵音,心房内,气血如汹涌澎湃的海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着阳光走向你在线阅读第9章

    当年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下令设立天才榜,每年七月十五,各地定期为朝廷选拔资质绝佳的少年,再由朝廷集中培养,发到军中历练,许多有名的将领都从中选拔的。其中宇文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现今已经二十岁,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已是武劲七重后期!天才榜规定能参加选拔的,不能超过十八岁,所以,宇文飞已经

  • 捞尸人之序章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你还会那么的恐惧死亡吗?事实上,如同将互联网分位普通网络与暗网一般,这个世界也有着几种不同的分法。最令人感到信口开河的说法是灵魂学家詹姆森的《阴阳论》一书,他在书中将世界分位了阴阳两界,并写下了灵魂是独立于生命之外的骇人言论。灵魂学家是于2050年左右被提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