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南城旧往在线阅读第7章

2021/4/8 13:54:48 作者:凌糜 来源:17K小说网
南城旧往
南城旧往
作者:凌糜来源:17K小说网
南边的小城,一阵一阵风吹过,带走了逝去的时间,还有,我们的青春。我们总在那时候觉得自己是对的,喜欢一个人,偷偷的看着他,或者她。不一样的年华,一样的青春。走着走着就散了,懵懵懂懂回过头。却发现,我们,不再一起了……

她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要哭。

可眼泪还是像不要钱的一般落了下来。

心里难受的厉害。

先才还满腔热血,现在便心如飞灰了。

她不是故意的,哪里会知道那树上的苔点子是他故意留着的?

待身后的人走后,叶知秋仍摸着梅树上斑驳的苔胎。这墙角栽的梅树乃是他多年前重金购来的别角晚水,百年的老树才生了这么高点儿,再加上原生地气候湿润,树干上存了不上漂亮的苔斑,当真是难得的精品。

可如今一个不察,那丫头便将这树上存了百年的苔斑都擦了干净。怄的叶知秋心里的火气冲到了脑门,恨不得将她提拧了,给丢出去。

但,事已至此,再怎么咬牙切齿、心烦意乱已成定局了。昨夜见她小狗巴巴似得来讨好他,他的心里的确柔了一会儿。可今日之事又让叶知秋下定决心。与其将这个会添乱子会一点儿照顾人的丫头留下,还不如重新还给春十三。免得有朝一日看着她气的怄了血!

田甜自知做了错事,疯狂的想要做点儿什么来弥补,却发现叶知秋已经怕了她了。拘着她不让她再去碰什么东西,就连三餐都是叫了镇上的酒楼送了来。

看着样子,叶知秋是铁了心了,等春十三来了,就把田甜还给他。

田甜局促不安的站在这亮堂的大厅里,低着脑袋看着自己脚下的黑布鞋。先才踩了雪水,沾着泥巴点化了晕在鞋面上,看上去脏兮兮的。

叶知秋坐在火盆边的椅子上,翻看着书,好像没看到屋内有她这么一个人,全然的把她忽视掉了。

屋外的雪又下了起来,老北风呼呼的刮着,一道一道的刮到了田甜的心坎里。

前前后后已去了六日的功夫,明日便是春十三再来拜访的日子。这几日田甜努力的讨好叶知秋,可他已经硬了心肠,说什么也不愿意将眼神挪给她一丝半点儿。

田甜真的很惶恐,她多想留在这儿啊,哪怕是做个丫头做个奴婢,也远远比做窑姐儿好的多。

再说了,那日春十三和杜娘子的话她都听明白了,若是自己不能让叶知秋将自己留下,到时候春十三把自己还给杜娘子,杜娘子不但要给赔他一个花魁,还得接受自己这个拖油瓶,她能有什么好果子吃么?

想到这儿,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全身也开始发抖起来。她微微抬起头,看到叶知秋那张淡漠的脸,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噗通”一声,直直的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什么面子,底子她都不要了,只求他能把她给留下来,留她一条活路,免得自己被发卖到窑子里去。

额头撞在光滑洁净的大理石上,磕的碰碰有声,叶知秋将书卷搁在膝头上,就那么无甚悲喜的看着田甜,一点儿怜悯都没有。

田甜磕过头,伏在地上,求命一样颤抖的发声道:“叶少爷,求您留下我吧,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就算是做牛做马都会记得的,您若不喜欢我,把我留下来支到您看不到的地方都行——只要您愿意把我留下来。”

让我能有个屋檐遮遮风,能做个奴才,只要我能不卖到窑子里去。

可惜,田甜算错了一点儿。这叶知秋并不是平常人家的公子哥儿,他生在京城宫闱,生母早逝,是吃宫女太监的百家饭长大的,心在沸水里不知滚过多少遭,看惯了人的虚情假意、悲欢离合。更何况,他原本就是做主子的,对下人的磕头求饶早就免疫掉了,于是他只是淡淡的看着田甜,拿来纸笔,写了张条子丢了过去。

白纸从半空中掷下,田甜颤抖的接过来,捧在手心,细细的看着,一个字都不敢错过。

“我不喜你,留你作甚?”

田甜眨着眼,努力的将自己酸涩的眼泪忍下去,却没成功,一颗滚热的泪落在地上,折射这昏黄的火光。

她揉着纸,张嘴,想再辩解什么,却实在也说不出了。

她已经,已经很努力了,很努力地想让叶少爷将她留下来,很努力的想摆脱自己被发卖到窑子里去的命运。

可惜,她失败了。

田甜将纸条收好,明明知道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可还是问了一句:“少爷,您真的能不能把我给留下来?”

叶知秋冷冷地看着她。

死皮赖面、不知廉耻!

费了这么番功夫,求着要留下来,难不成以为就能这样慢慢的接近他?春十三到底给她许了什么好处,能让她在自己五次三番的为难下还腆着脸皮想要留下来?

想到此,叶知秋勾了勾薄唇,如魔鬼一般笑的恶劣,他摇摇头,言简意赅道:“不能。”

田甜心里最后的一片希望也碎了。她难受的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抹干,跪在地上又给他磕了个头,这才扶着自己的膝盖慢慢站了起来。

她出门,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往什么地方去。天地浩大,却没有能容下她的地方。

她不想回厢房,那里明天都不是她能睡的地方了,也不想回厨房,做了饭叶知秋也不会再吃。

她该去哪?

她能去哪?

大雪如鹅毛一样从半空中纷至沓来,田甜昂起脑袋,闭上酸涩的眼睛,吸了吸通红的鼻子。

田甜,别哭,别绝望。

这是你的命。

她对自己说道。

可是她的命为什么会这么苦?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离世,父亲娶了后娘后便当没生养过她这个女儿。

如今她只是想留下来,想不要卖到窑子里去。

有错么?

为什么老天连这个简单的愿望也不满足她?

她推开门,襄阳城在风雪之中银装素裹,几乎看不到行人。田甜没有撑伞,步履维艰、有些麻木的往镇子里的菩萨庙走去。

小的时候她和娘一起在庙里上过香,娘说菩萨会保佑善良的人平安喜乐。

但是善良的外公却被山中的落石砸死了,善良的娘也因病去世了。

娘说菩萨会保佑他们,可菩萨什么时候保佑过他们呢?

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菩萨庙香火旺盛,庙内的五彩的经幡被风绞在了一起。因为冷,穿的薄,田甜从漫天大雪中浅一脚、深一脚的踏入了庙宇里。不远处有悠扬的钟声响起,田甜站在蒲团边,定定的看着面前慈悲的菩萨相。

娘说,菩萨最是慈悲,看到那些可怜的人,都会发善心帮他们渡过难关。

可如今她努力过、苦求过,还是走到了绝境。她没办法了,她的命运就只能这样了,被卖到窑子,讨好男人。

死?自然是简单的,抹了脖子死了便是。

可她害怕,她怕疼,她更害怕看到三途河边的娘亲,害怕告诉她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

她很自私,也很怯弱,想活着,想过好日子。

这些有错么?

可老天爷一步步的将她推到了绝境,她如今也实在没办法了。

身边有小沙弥看到满身风雪的她,放下手里的木鱼道:“施主要上香吗?”

上香?

田甜盯着那慈悲的菩萨,缓缓的摇了摇头。

菩萨不会保佑她的,从前是,如今是,以后也是。

小沙弥见她目光哀愁、悲痛,以为这少女是受了什么打击后来到菩萨这边找慰藉,盯着她瞧了会儿见她没什么过激的举动,便又回到蒲团上打坐敲木鱼去了。

田甜仍看着那尊菩萨相,可看着看着便笑了,一边笑一边哭。

都是假的,什么菩萨,什么佛,都是骗人的。

他们高高在上,哪里会渡他们这些蝼蚁?不会的。

他们看见了只装作没见、他们也是偏软怕硬的人,让那些坏人长命百岁,好人短寿促命。

他们也势力得很!

还做什么装作一副怜悯、高高在上、普度众生的样子?

田甜垂眼,拿着那案桌前的香炉直直的往菩萨相磕上去。

小沙弥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有人的胆子会这么大,竟然敢砸菩萨的相!好半晌,他们才缓过神,蜂拥而至将田甜压在地上。

田甜一边哭,一边笑,任他们怎么处置。

她的命已经是这样了,再坏也就这样了。

忽然,小沙弥们松开了她,田甜趴在地上,慢慢撑起自己的胳膊,看见前些日子去叶府中的老者慢慢从佛堂后院走了进来。

他看着她,很是惊异,同身边的沙弥说了什么,刹那,偌大的佛堂内只有他们二人。

老者盯着她看了许久,好久才说道:“你胆子真大,竟然敢砸菩萨相。”

田甜扭开头,声音低低的:“都是假的。”

老者一怔,身子也僵硬,好久没有说话。好半晌他转身看了看菩萨相对田甜说:“你说的不错,那些确实是假的,只不过是活在世上的人给自己留个寄托。”

言罢,他随和的坐在蒲团上,缓缓说道:“你不在叶知秋身边伺候着,来这儿做什么?”

田甜本就不是个欢脱的性子,什么事情总喜欢忍在自己心里。可如今她末路难寻,心里又极其难过,于是从地上慢慢爬起来道:“我不是他的丫头。”

“哦?”老者挑眉。叶知秋这么多年不喜女子,居然会收一个陌生人在身边留着?

田甜紧紧的捏着手,将心里那酸涩的东西吐出来:“我是被春十三带来的,他让我在叶知秋身边待一周.......”说着,说着,田甜眼里就有泪了:“他说,叶知秋若是不留我,便把我送到窑子里去。”

老者眉头微皱。

田甜继续说道:“叶少爷根本就没打算留我,更何况,我还做了错事,明日春十三一来,便把我送走。”

说完,她的泪又下来了。

明明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可还是忍不住。她年纪才过十四岁,本就不大,这几日的事情层层的往她身上叠,连个喘气儿的机会都没有,她差点儿都快被压垮了。

老者听后,默了好久,才将手阖在她头上,拍了拍。

田甜抬头,看到老者看着她,却又好像透过她看着了别人。他眼里有伤心、也有难过,自然不是给她的。

许久,他站起来,说道:“若我的孙女还活着,如今也差不多和你是般大的年纪了。”

田甜擦干泪,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脚,没敢说话。

老者长叹一口气:“你先回去睡着吧。别哭伤了眼睛。”说罢,他便要走,欲出门前他顿了步子:“以后莫砸菩萨相了,小心菩萨惩罚你。”

说完,他又盯着田甜看了会儿,好像在她身上找自己孙女的影子。

田甜也累极了,回了府后又坐在厢房的火盆边靠着桌子腿便睡了一夜。天空在她的辗转不安和噩梦连连中放了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掠夺城市在线阅读第九章

    叶淼乍听之下,以为自己理解错了,愣愣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我要你吻我。”在空中扩散,因而显得过于虚幻飘渺的声音骤然聚拢成了一道。阴影遮笼过头,叶淼水光流转的瞳仁中,近在咫尺地映照出了怪物化为实体的高大身躯。黯淡的光晕下,除了和人类男子形似的身躯外,叶淼依稀见到了祂头上类似于山羊的弯曲长角,以

  • 天秤堡垒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名字叫郭兴旺,从小我就是一名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我特别爱帮助同学,富有爱心而且极其善良,见过我的人都说我长得貌似潘安,帅的不得了,当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当初我进这个小学的时候我一点力气也没花,校长看了我的英俊面孔和魔鬼般的才华直接就将我招收录取了,想来想去一定是我才华太过出众了吧。记得有一回我被

  • 沉醉在线阅读第10节

    周宇真是一个棘手的家伙!他知道我调查薛嘉嘉的事情!如今薛嘉嘉失踪了我自然脱不了关系,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找到了警察,李重一定顺藤摸瓜会抓住我的把柄!我绝对,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杀了薛嘉嘉!可是周宇怎么办?他这么贪心注定会贪得无厌!很快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我的两双手忍不住收紧,冷汗涔涔。这场比赛赢

  • 时间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经在线阅读第三节

    “骂的就是你!”老乞丐中气十足,脏兮兮的面容下双眼格外的晶亮,拿着竹棍冲我挥了两下,嫌弃的说:“看你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非要当个色鬼!呸!”卧槽!这就不能忍了!现在正好下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不少白领,偏这老乞丐嗓门又大,引得周围人都盯着我看。“老东西日子过腻歪了是吧!我特么今儿不打你还真不成了!”我

  • 超神学院之超神大宝剑第6章在线阅读

    “结个屁哥我在等合适的人呢。”徐金东无语,这家伙是要把重担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大哥,你不是跟佳姐来往听密切的吗?我觉得佳姐挺好呀。”徐金雨仰起头。“佳姐,是谁?”徐金锡愣了下。“也是一个明星,跟大哥是一路人。”“回头让我把把关,要当我嫂子没有点本事可不行。”徐金锡点点头刚开头已经被徐金东一个暴栗打在

  • 颜色战士之白衣少年在线阅读第1节

    一:我居然能开创造?奇迹。啊...一束温暖的阳光射入罗宇的眼中,由于阳光太过于刺眼,照得罗宇不得发出一声,啊。待眼睛渐渐适应过后,wc。罗宇:“wc,这是哪啊。”周围全是方块构成,使得罗宇脱口大骂,就连自己的身体居然也变成了方块,等等,有点不对这场景,有点像我的世界啊。罗宇慢慢起身,发现这是一片鸟语

  • 秦石传奇在线阅读第十节

    徐子奇心里有点想笑,这彪哥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是刚刚那白衣男比起来,真是差远了,不是你们故意找的我吗?还装作一副偶遇的样子。“行了行了,我不想跟你们废话,你们今天晚上找我有什么事情,咱们直接点吧。”“什么事,呵呵,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在网吧先是抢了我彪哥的位置,又打伤了我彪哥,但是我彪哥大人不计小

  • 开局:我便成功反杀在线阅读第2节

    凌野一脸阴沉的拎着东西回家了,原因无他,只不过是那个吊白眼小子说完自己的名字后就一把拉过他按在椅子上。就仗着比他高一点点!混小子!这小鬼什么态度,明明看起来只比自己大一点点,说话好欠揍呀!如果他以后有孩子可能会因为太暴躁被嫌弃吧!更多是他这种暴脾气没有老婆!离开超市走了好一会,路过一处花坛听到了几声

  • 组合解散后我爆红了在线阅读第3节

    傅莹说:“走,带你去按摩,咱们今天先庆祝一下。”“花那个钱呢。”傅林说。“我就是没钱还爱享受的命啊。”傅莹拨了一下波浪发:“按摩完以后咱们再吃个大餐。”傅林想了想,就答应了。他觉得傅莹是该多享受享受生活,少吃些苦。最后车子在一家按摩馆门前停了下来。这按摩馆就坐落在一群五金店烟酒店中间,红牌子挂着,天

  • 重生学霸千金要逆袭之第七章

    系统999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惶恐之中。作为虐渣系统,它和宿主一直以来完全把这个世界里的人当成是游戏里的NPC,从未清楚的意识到,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生命过。李榭轩的一切行动都超出了它的预想,就好像是玩着一款游戏,刚出新手村就碰上了最终BOSS,惨遭秒杀一样。它慌忙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看着愈发疯癫的唐